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五章 恻隐之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凤眸骤然一眯,那箭锋所对之处,不偏不倚,正是她的心脏。

    她葱白的手指轻轻按住欲倒下的苏晔之,眸中闪过一丝错愕:“苏晔之?”

    苏晔之一袭蓝衣浸染着漫漫血意,苍白的脸上不带一丝血色,声音依旧温润清冷:“是我。”

    苏晔之彻夜难眠,临近天亮时披衣而起,顺着冥冥之中的指引来到此处,恰巧见到闻宛白遭遇不测,他的理智在一瞬崩盘,反应不及便为她挡下这来势汹汹的一箭。

    闻宛白自怀中取出一枚翠绿色的口哨,置于唇畔轻轻一吹,一众暗色衣服的人奔涌而出,抱拳听命。

    闻宛白用望废物的眼神望着众人,落下的字一个比一个冷:“给本宫追,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暗杀之事于她并不少见,只是像这样明目张胆的事却只有这一桩。

    如无她令,哪怕是遇到生命危险,这些死士也不能出现。她今日确实是大意了,此番倒要感谢苏晔之。

    “是。”

    众人齐唰唰应下,起身便去追。

    闻宛白这才将目光落在苏晔之身上,眸中难得多了一丝温度:“你忍一下。”她手中凝聚起力量,渡向他的体内。

    须臾,她打横将他抱起,匆匆踏出门外,穆夜的声音却在此时不合时宜地响起。

    “闻宛白。”

    他冷冷叫住她。

    他的眸子虽瞧不见,耳朵却极其敏锐,可猜测即使再精准,也耐不住这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洞感。

    闻宛白脚步一顿。

    苏晔之疼的低吟起来,素来清冷的声音竟染上几丝撒娇的意味,“宛白,我疼。”

    闻宛白心一揪,往日也只有在高。潮时,他才会表露出自己最真实的一面,不免眸光一闪:“乖。”

    素来的漫不经心被突发的情况冲乱,她的心情有几分微凌,匆匆留下一句“我们的事以后再说。”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

    穆夜微微一愣,这么多年,他早已习惯她的死缠烂打,突如其来的冷落,让他有些无所适从。

    他向来独来独往,如今伤了眼眸,偌大的小院更显得冷冷清清,纷纷扬扬的雪花依旧在不停地落下,他抬起骨节分明的手,触及双眸,刺痛的感觉一点点蔓延开来,他痛苦地弯下腰,喃喃:“桑颐,我错了么?”

    那声“桑颐”轻飘飘地顺着冬风钻进她的耳朵,复涌起早该平息的惊涛骇浪。

    待完全步出穆夜的院子,闻宛白脚步轻轻一顿。

    苏晔之虚弱地抬起头,冷不丁地问:“怎么了?”

    闻宛白只是冷冷唤了一声:“出来。”

    小侍忙不迭从某个方向跑了出来,“宫主。”

    她毫无怜惜之意地放下他,与方才温存判若两人。“送他回去。”

    苏晔之讽刺地勾起唇角,他的所作所为,在她看来,原是半分都不重要的。

    “等等。”她扯下华贵的大氅,拢住苏晔之单薄的身体,“去唤柳郎中来为他诊治。”

    小侍一愣,而后点头如捣蒜,背起苏晔之一溜烟便没了人影。

    她在原地立了许久,直到几道暗影飘下,“宫主,寻遍整个水月宫,都未见到刺杀之人的踪迹,只好先行封锁了所有水月宫出口。”

    闻宛白负手而立,玲珑窈窕的身姿颇是惹人垂怜,雪花落在她的发间,她却像感觉不到丝毫冷意一般。

    “废物。”她冷哼一声,“是何人敢在水月宫撒野。”

    为首暗色常服的男子小心翼翼道:“很可能是水月宫中人。”

    闻宛白凤眸危险地一眯,“本宫给你们三天时间,查。”

    “是。”

    这厢苏晔之在闻宛白看不见的地方惬意地眯了眯眼,慵懒的模样同她沉迷酒色时如出一辙,丝毫无该有的疼痛可言。

    他的武功正在渐渐恢复,况且方才的箭扎得并不深,只是表面看起来比较严重,才勉强令闻宛白起了几分恻隐之心。

    小侍张了张嘴,劝道:“宫主许是有公务处理,公子不必过于伤心。”

    苏晔之趴在他的背上,毫无任何伤心可言,只是淡淡地“哦”了一声,须臾,复添:“多谢关心。”

    他一点都不伤心,一点都不。相反,还有几分兴奋。

    暗处,一片冰冷的衣角一闪而过。

    乾枫是在一阵温暖的气息中姗姗醒来的,他动了动右手,意外地发现并不疼痛,如同从未受过重击一般。

    “醒了?”高傲的少年见到他睁开眼眸,冷不丁问道。

    乾枫一愣,这个少年他并不陌生,正是闻宛白众多男宠之一,似乎……名唤喻遥。

    只是,他为何会出现在那里,又是以怎样的本事将他带走的。

    “多谢救命之恩。”

    喻遥摆手,也不正眼看他,颇是不屑地说:“不必谢我,我只是看不惯她欺负人的样子。”

    这小院也只住了他一人,整个屋子都暖烘烘的,袅袅燃起的檀香昭示着主人优雅的格调。

    乾枫挣扎着坐起来,胸口处却闷闷的疼。看着他不加掩饰的神色,喻遥轻轻一哼:“她下手倒是狠,给你吃的用的药皆淬了毒,短暂地让你感受不到疼痛,若不加以处理,可是会落下无穷祸患的。”

    “这样恶毒的女人,不值得你费心。”

    乾枫的手狠狠攀着床沿,苦涩一笑:“所有人大概都应该这样认为她吧,但我相信,她是有苦衷的。”

    喻遥的眼眸中镶满了难以置信,宛如是在看一个怪物,“你清醒一点,如果不是我,你差点死在她手上。”

    乾枫抬起手摸了摸胸口,方才用力过猛,隐隐有鲜血沁出绷带。“你是她的男宠,谨言慎行,方能长久。”

    他忽而愕然地发现衣物尽换,沾了血迹黑色的斗篷被随意地丢在一边。

    身上只着一件白色裘衣,里面空无一物。

    喻遥狡黠地一笑:“你在担心什么?”

    “我的衣服,你换的?”乾枫吞了吞口水,一抹绯红飞上脸庞。

    喻遥讥诮地看了他一眼,那模样像极了闻宛白,可惜只学了她三分神韵:“都是男人,怕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