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六章 特来领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抬脚迈进里屋时,苏晔之方才包扎好伤口。触及他苍白的脸色时,她凤眸一凝。

    “疼么?”

    一侧的人见到闻宛白步入里屋,立刻知趣地起身告退,只是在望向苏晔之时的目光,多了一分怜悯。

    苏晔之低眸,他一早便明晓,自己的伤势并不重。但闻宛白并不好哄骗,尤其是在二人还并不如何相亲近时,他不能铤而走险乞求以伤势博得她的同情。

    他轻轻捂住受伤之处,鸦黑的睫毛轻轻一颤,淡淡启唇:“并无大碍。”

    闻宛白心中如一面明镜一般,那利箭本是朝她而来,倘若无他,她势必危在旦夕。念及此处,闻宛白的眉眼难得温和了下来,她迈步上前,轻轻抚过他柔顺的发。“你很坚强。”

    她的眉目温柔,不似平日嚣张恣意,更无夜夜笙歌时的慵懒妖娆。

    可她的动作,哪怕是再温柔,都更像是在逗弄一只能讨主人欢喜的猫。

    屋外的雪花纷纷扬扬,分明已下了一夜,却无将尽之势。几片雪花大胆地钻进窗来,被屋内格格不入的热气扑成卑微的水光。

    比雪花更卑微的,是人心。

    闻宛白起身去关窗,回身时犹疑地问:“你为何会出现在穆夜院子里?”

    苏晔之抬起漆黑璀璨的眸,语气有几分委屈:“宛白,你不喜欢我么?”

    闻宛白一愣,未料及他会出此言,那委屈的表情由他做来是那般的晃人心神,一不留神,她心中的疑虑便消失殆尽。

    她抿了抿唇,仔细凝着他的眉眼:“本宫自然是喜欢你的。”这句话,自她口中娓娓道来,是那般的熟练。

    “那你便不要再去找穆夜了。”他得意地勾起唇角。

    “穆夜”二字一出口,便砸得人心微微一颤,他落寞的模样钻入闻宛白的脑海,那仅存不多的情意,又微微燃起新的火光,泛的人心生疼。

    闻宛白一掀长袍坐在他旁边,轻轻一笑,语气有几分嘲讽:“苏晔之啊。”

    苏晔之谨小慎微地轻轻“嗯”了一声,眉眼弯弯:“宛白,怎么了?”

    她目光有几分飘忽,此时分明是对着他,却更像是透过他,望向另外一个人。

    一个只要提起,就再也忘不掉的人。

    “本宫很早就提醒过你,做戏要做全套。”

    一个自以为装的天衣无缝,另一个却看破不说破。

    “你嘴上说着爱我,眼睛里却写满了恨意。”闻宛白一手轻轻抚上他的衣襟来回抚摸,被她抚摸过的地方如同起了火一般,灼烧他的理智。

    她莹润的红唇轻轻蹭了蹭他的脖颈,禁不住轻轻咬了一口。

    “真香啊。”

    苏晔之忍不住低吟了一声。

    而闻宛白难得浅尝辄止,未再做下一步动作,却扯的苏晔之心一痒。

    半晌抬起水眸,玉指轻轻滑过他的眉眼,“苏晔之,告诉我,喜欢么?”

    苏晔之轻轻喟叹一声,他想活下去,所以,他弯弯眉眼,口不择心:“喜欢。”

    闻宛白一手挑起他的下颚,“说话的时候要看着我的眼睛,这样才能让我相信你的话是真的。”另一手轻轻抚上他坚实的背,凝聚起一团热流,一点点渡入他体内。

    苏晔之第二次接受她的好,并无初次时的惊愕,多了分理所当然。“谢谢宛白。”

    闻宛白贪婪地吻了吻他的唇角,“本宫的人,自然亏待不得。”

    苏晔之只觉闻宛白的脸色有几分苍白,他忍不住轻轻抬手拂过她的脸庞。这两日,她为了他的伤势,耗费了不少心力。

    闻宛白虽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却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自然禁不住这样耗费内力。

    “为什么?”

    他忍不住问。

    闻宛白凝着他精致的眉眼,猝不及防地笑了。“因为我喜欢你呀,苏、晔之~”

    苏晔之明知她只是调侃,心依旧未忍住一颤。

    闻宛白有些倦怠,她这两日似乎是为苏晔之疗伤上了瘾,就像贪婪他身子一样,食髓知味。

    她盈盈起身,笑意斐然,除了脸色稍显苍白外,再看不出有什么不对。

    “本宫尚有宫务处理,你在此处好生休养,晚些时候,本宫会派人替你赶制几件合身的衣裳出来。”

    她一字一顿,入骨销魂。

    苏晔之乖顺地垂下眼眸,声音温润:“晔之等宫主回来用晚膳。”

    闻宛白推开门时,心跳的厉害,头脑有几分昏沉。她抬起手仔细瞧着,葱白的指复一点点握紧。还有两日,便是初七。

    她将会在初七这一日,失去武功,成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这对一个嗜血如命的人来说,是多么残酷的一件事。

    她闻宛白不喜欢亏欠于人,无论这苏晔之是真情还是假意,他都救了她一命。

    即使,微不足道。

    闻宛白讥讽地抿了抿唇,没有人会明白,她多么迫切地希望,有那么一柄剑能准确无误地插进她左胸口的位置。

    那感觉,该是多么的刺激。

    在她的书房前,立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闻宛白半分也不惊讶,只是轻轻哼了一声。“你也知道回来。”

    乾枫已重新穿上一件崭新的黑色斗篷,他低垂的眼眸不再带丝毫情绪,周身冷漠肃杀,散发着断情绝欲的气息。

    他轻轻拱手:“乾枫特来领罚。”语罢,复添:“还请宫主,亲自责罚。”

    他的语调平静无波,这一次,他真正意义上将自己当做了闻宛白的暗卫。

    正如闻宛白那一日所说,下次相见,他们再不是师兄妹,他只是她忠心的暗卫。

    仅此而已。

    ——————

    每次写闻宛白的时候,都忍不住脸红心跳……这一章还有两三百字,我马上补齐,就是看盗版的同学有点惨了,谁让酒酒喜欢修修补补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