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七章 干卿何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听见他这样说,眉眼轻轻弯了起来,撩了撩眼尾,惬意慵懒如猫。

    “本宫废了你一只手,便教会你‘除此无他’这四字,确是笔不错的交易。”

    乾枫已垂在身侧的右手微微一僵,喻遥分明已为他重新接好。可当闻宛白提及此事时,受伤之处却复开始隐隐作痛。

    她抬脚朝前走了两步,猝不及防地掀开乾枫的斗篷,他白皙的脸庞立时暴露无遗,语气漫不经心:“你想本宫怎么罚你?”

    凛冬已至,冷风吹在人的脸上,恍如刀割。女子艳美的容颜与这白雪皑皑相互映衬,一身冽冽白衣又与这银装素裹的世界融为一体。

    美的摄人心魂,不凡于俗。

    比这皮囊更灼热人心的,是她那唯我独尊,敢负天下人的胆色。

    乾枫一双眸毫无波澜,似乎丝毫都不在意闻宛白的轻佻,淡漠疏离地退后两步:“但凭宫主吩咐。”

    闻宛白眸光一凛,纤纤玉手顿在空中,却在一瞬心领神会地收了回来,理了理衣襟上的褶皱。

    “本宫突然有点想桑妹妹了。”

    乾枫眸色无波,出乎意料地不为所动。“乾枫只是宫主一人的暗卫。”

    闻宛白勾了勾唇角,满意地看了一眼乾枫。“你让本宫很开心。”

    她一抬脚,便朝书房走去,乾枫重新理了理斗篷,亦随之跟上。

    他明白,闻宛白不会轻易放过桑颐。

    果不其然,再来到书房下那间牢房时,他再次见到奄奄一息的桑颐。

    他的手忍不住轻轻攥成拳,却又在触及闻宛白挑衅的目光时,徒然松开。

    至少,闻宛白还没有动手杀了桑颐。他身为她的暗卫,不能够有任何多余情感的流露。否则,于他,于桑颐,皆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暗牢不似昨夜凄冷,添了几分血腥的气息。

    几位玄衣男子轻轻拱手,齐声道:“参见宫主。”

    闻宛白望着昏昏沉沉垂着脑袋的桑颐,皱起眉,摆手示意为首的一人过来,指了指桑颐,故作可惜的语气:“下手忒狠。”

    那人一愣,毕恭毕敬道:“属下只是遵从宫主的意思,每隔两个时辰上一次刑罚,直到问出答案为止。”

    “可本宫还有事要问她,你们打昏了她,本宫如何问?”闻宛白一字一顿,慢条斯理。一改之前暴戾,可这般慢声细语,更是令人恐惧。

    “属下明白。”那为首之人向一人使了个眼色,那人拿起身侧的水桶便朝桑颐泼去。

    桑颐骤然惊醒,本便奄奄一息的样子更添几分楚楚可怜,肮脏的衣物湿漉漉地紧贴着身子,展现出玲珑的身段。

    她是天生的尤物,即使置身黑暗。

    闻宛白勾唇,“醒了?”

    桑颐艰难地抬起头,身上的伤新旧交错,气息微弱,却是恨极:“闻……宛白。”

    瞧啊,这世上的人,恨她之人居多。而她贪婪地吞噬着这恨意,任之在心中疯狂滋长,焕发出残忍的光。

    闻宛白轻轻一笑,转眸瞥向那沉默寡言的男子,悠悠道:“师兄~”

    这一句“师兄”,成功地吸引了桑颐的注意力。她勉力抬头寻找,在目光触及那一抹黑色时,眸中闪过一丝欣喜。

    乾枫垂眸,不为所动。“不知宫主有何吩咐?”

    桑颐眸光一顿,字字诛心:“师兄,你真令我失望!”

    闻宛白拾起一条长鞭,“啪”一下朝桑颐脸上打去。

    女为悦己者容。

    闻宛白却是要在她已几近半毁的脸上再增颜色。

    可长鞭落下之时,桑颐面前突然出现一道黑色的身影。

    乾枫用他的背,生生接住了这一鞭。

    他的背上顿时出现一道可怖的血色长痕。

    这两日,他受了太多伤,来源尽是闻宛白,不免令人有几分无奈。

    桑颐瞪大了眼睛,满是难以置信。

    “宫主既然想得知那事的答案,便不应这般草率行事。”乾枫波澜不惊地说,仿佛受伤的人不是他。

    他只是冷冷直起身,再次走到闻宛白斜后方。

    冷漠,淡然,置身事外。

    闻宛白捏紧手中的长鞭,强忍住即将涌起的脾气,眼神示意众人退下。待暗牢中只余她三人之时,方启唇言:“乾枫,你在教我做事?”

    乾枫拱手:“属下不敢。”

    桑颐恶狠狠地盯着闻宛白,语气怨毒:“闻宛白,你若是再这般残忍地对待同门,便永远也不要想知道复活寒水草的办法。”

    闻宛白噗嗤一声轻笑,讥讽地勾起唇角。“桑妹妹,本宫一直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桑颐一脸不耐的表情,身上的疼痛早已抵不过她心间日夜疯狂滋长的恨意。

    闻言,桑颐冷笑:“你不配。”

    乾枫静静地透过斗篷一角,望着倔强的师妹,心神一阵恍惚。他想起过去,桑颐曾是师父最为器重的女弟子。而闻宛白,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小弟子。

    那时桑颐趾高气昂,对人颐指气使。

    而闻宛白总会跟在穆夜身后,一颗真心如明月般皎洁。

    可桑颐与穆夜的一纸婚约水月宫上下皆知。闻宛白自始至终,不过是一个人的独角戏。

    那时,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讥讽她嘲弄她。

    作为大师兄,未能及时制止此事,让闻宛白一步步成长为今天这个模样,是他的失职。

    闻宛白勾了勾唇,不以为意:“桑妹妹究竟是在意穆夜多一些,还是在意乾枫多一些呢?”

    她撩起一绺儿青丝抚弄,字正腔圆:“还是都喜欢呢?”

    桑颐狠狠咬住下唇,被闻宛白突如其来的问话一噎。

    良久,她气急败坏。“干你何事,闻宛白,你便是做了宫主又如何,还不是一样孤独。所有人都不会爱你,你将在永恒中陨灭。”

    “穆夜哥爱我,乾枫哥在意我。而你得到的,永远只有他们机械执行的任务。”

    桑颐不知从何处获得的力气,一次性说这样多的话。

    “桑颐,够了!”

    乾枫的脸一点点变得苍白,他欲阻止桑颐,却发现心有余而力不足。

    ——————

    还有六分钟就是崭新的一天了,各位要早一点休息哦~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