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十九章 佛魔皆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乾枫扶住桑颐的手彻底僵住,原本毫无波澜的眼眸终有一丝松动,直到掀起汹涌澎湃的波浪,那是难以置信的绝望。

    闻宛白察觉到乾枫落寞的神色,弯唇,眸色无波:“本宫给过你机会。”

    她盈盈走到穆夜身前,抬手虚扶起他,语气平静无波,丝毫没有一丝愧疚感:“谁让你来的。”

    他如今伤了眼睛,一个人怎会这么巧妙地找到此处。

    除非,还有一个人,知道此处,并将此事告知于他。

    闻宛白撩了撩眼角,她的身边,不知何时变得危机重重,一步踏错,便将万劫不复。

    可她闻宛白,介意的从不是万劫不复,而是这条通往万劫不复的路上,唯她一人。

    穆夜推开她,冷冷道:“你杀了她。”

    即使他如今无法视物,常年以来对桑颐的熟悉,也让他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桑颐,一定在这里。

    闻宛白冷漠地看着自己被推开的双手,淡言:“是。”

    果断,干脆。

    “为什么?”穆夜踉踉跄跄地退开两步,他来时已晚,却清晰地听见桑颐凄厉的惨叫声。

    他从前虽认定闻宛白杀了桑颐,心底却一直隐隐抱着期待。他盼望着闻宛白尚有几分良知,顾念着同门的情谊。

    可他错了,大错特错。

    若他能早一点猜到闻宛白会将桑颐藏匿在此处,定当竭尽所能救她出来。

    可他现下,甚至连望一眼桑颐的模样,听听她的声音都不能。

    何其可悲,何其可笑。

    闻宛白轻轻一愣,上前强行握住他的手,薄茧的质感忍不住让她轻轻摩挲。“你冷静一点。”

    穆夜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语气淡淡:“你已是这水月宫名正言顺的主,为何不能放我与她离开,非要如此,横加阻拦?”

    闻宛白挑眉,眼眸中充满了认真,一字一顿地说道:“因为本宫最喜欢夺人所好。”

    乾枫掌风一动,将束缚桑颐的铁锁劈开,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

    “阿夜,别再问了。”乾枫的脸色十分不好,声音中透露出满满的无力。

    “师兄?”

    穆夜未曾想到,这么久都不曾见过的师兄,竟然会在此时此地出现。

    穆夜顺着乾枫的声音,摸索着走到他面前,一点点蹲下身,意外地抚摸上一具尚有余温的躯体。

    闻宛白冷冷的扫过二人,邪气地勾起唇角。

    她不在意,一点也不在意。

    可不知道为什么,心竟会钝钝的痛。

    “师兄,你告诉我,这是……桑儿么?”

    穆夜的手微微颤抖。

    乾枫深深望了闻宛白一眼,充满血丝的眼睛暴露了他真实的情绪。但他却握住穆夜的手腕,阻止了他的下一步动作。

    “不是。”

    在这二字落地时,闻宛白忽而怪异地望向乾枫。

    乾枫拍了拍穆夜的肩,“闻师妹一直顾念着手足之谊,否则,你我也不会活到现在。”

    闻宛白眸光一顿,“乾枫,本宫不需要你的虚情假意。”

    “穆夜,人是我杀的。我人就在这里,等着你,有朝一日,杀了我,为你心心念念的桑儿,报仇雪恨。”

    闻宛白冷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穆夜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渐渐失了神采,如同一个被抛弃的木偶。“师兄,你何必企图用这样蹩脚的理由来蒙混我呢?”

    “我明白的。”

    “可却这样,无能为力。”

    “你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得这么卑微的?”

    这一夜,终是难眠。

    闻宛白不知道砸了多少东西,才让自己的心情勉强好一些。她看着一壶壶空了的酒壶,头脑却分外清醒,忍不住苦涩一笑。

    她也想像从前一样,温柔小意。可她只要一碰到与从前有关的事,便会失了分寸,根本没办法控制好自己的脾性。

    她的性子真的越来越暴戾了,从杀第一个人时的害怕到现在的波澜不惊,她体内的嗜血因子甚至变得更浓。

    这是她第一次因为杀了一个人而难过。

    闻宛白回到屋子时,苏晔之正坐在一桌饭菜前,似乎是等了她许久。

    她微微一愣,望了一眼漆黑的夜色,“你在等本宫?”

    苏晔之鸦黑的睫毛轻轻一颤,并未否认,不卑不亢:“是。”

    闻宛白突然想起一件事,他今日为她受了伤。

    可那又如何,她讥诮地弯了弯唇,这世界上从来没有所谓真心,她亦不期待他人的所谓真心。

    她淡淡地应了一声:“本宫吃过了。”

    “你早些休息。”

    语罢,转身离开,姿态潇洒,毫不留情。

    苏晔之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书房。

    唤来小侍,仔细交代好这两日的事宜,突然发现在这水月宫,无一人她能真心托付,不禁有几分好笑。

    她阖了阖眸,再睁眼,眸底清明一片。“四大护法自明日起归位。”

    小侍小心翼翼地应着,这大宫主估摸着又要闭关了,他总算能清闲几日了。

    “不知宫主还有何吩咐?”

    “给苏晔之做几件合身的衣裳。”闻宛白冷不丁冒出这一句,令小侍一惊。

    闻大宫主对这位新得的男宠,颇是上心。

    闻宛白皱眉,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跟在本宫身边多久了?”

    小侍暗自抹了一把汗,小心翼翼地回道:“大致是三个月零七天六个时辰。”

    “叫什么名字?”

    “回宫主,小的叫何首乌。”

    “你觉得本宫是一个怎样的人?”

    “宫主自然是美若天仙杀伐果断天上有人间无的……”

    闻宛白冷冷刮了他一眼,他立刻噤声。

    “本宫想听实话。”

    小侍再次捏了把汗,生怕说错了话,下一刻便会小命不保。

    “宫主,无论你怎么做,小的都支持你。因为宫主能够做到旁人做不到的事,这就足够了。”

    闻宛白心一暖,冷冷哼了一声:“能留下确实有你的本事。”

    暗牢内,乾枫一记手刀将穆夜敲晕,“师弟,得罪。”

    他轻轻抚摸了一下桑颐蓬乱的头发,眸中一闪而过温柔,背起她,走出暗牢,施展轻功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