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十章 深藏不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动了动有几分麻木的脖子,眺望远方,一向清明的眼眸难得出现了几分茫然。

    大雪绵绵下了不知多久,从前她是最喜爱这样的天气的,可如今瞧起来却甚是碍眼。

    小侍见状识趣地退下,在开门的那一瞬间,灌入的寒风令闻宛白心神一凛。

    她揉了揉眉心,疲惫地皱起眉,这几日宿醉令她有些吃不消。

    纤手拂过桌案,却不小心震落了一叠宣纸。弯腰去捡时,却见字迹半掩,苍劲有力。

    这是那年穆夜下山历练时,亲笔写给桑颐的信。这一封信终究是未曾送达桑颐之手,便被她暗自截下,不知摩挲了多少遍,因握得有几分紧,连指尖都开始泛白。

    在眸光触及开篇“卿卿”二字时,她讥讽地勾起唇角,手中愈加施力,捏碎了整张宣纸。

    穆夜心上之人,向来是桑颐,与她闻宛白无关。

    可她,偏爱夺人所好,若是得不到,便欲摧之。

    寒水洞,水月宫极寒之地。

    洞中央一水池中,雪白的莲花盛开,腾腾的雾气将之衬托的端庄又神秘,自纯洁中透露出几分妖艳,神奇的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场并不显得突兀,恰巧能够巧妙地融合,予人视觉上的冲击。池水“咕咕”地发出声响,若是离得近了,便会发现,池中有几尾鱼欢快地游动着,令人不由得身心放松。

    这一处似乎丝毫不受洞中寒气的影响,便只是靠近几分,便能察觉到一股温和的暗流涌动,而最耀眼的不是这一池盛开的白莲,而是那中央一株将枯的草,看起来稀松平常,并无特别之处。

    若是不留心,恐怕无人会发现,这便是所谓水月宫圣物,寒水草。

    那株本该被苏晔之错手毁掉的寒水草,在千钧一发之际,被她救下,只是再无法变回从前光芒万丈的模样。

    水月宫圣物,解世间奇毒。

    她今夜,杀了唯一一个知晓何以复活寒水草的人。

    而对于修炼过水月禁术的人来说,寒水草是最好的解药。

    她断了自己的退路。

    水月禁术,名曰《镜花水月》,修炼此术者,会迅速地提高自己的武艺,但也会凭增邪气,灭情绝爱,多成为天下人不齿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第七代水月宫宫主正因如此,才将之封锁,禁止水月宫中人习之。

    闻宛白在一次机缘巧合下进入寒水洞时,发现了墙上的玄机,修习了禁术的前六重,成功地打败了所有人,登上宫主之位。

    若是能习至第九重,便足以所向披靡,天下无敌。

    那时,她也将成为众矢之的,做到真正意义上的人人得而诛之。

    画地为牢,万劫不复。

    闻宛白在一处石头上坐下调息,初七将至,她感受得到自己体内有一股乱窜的气息,渐渐失了方寸。

    她修炼的是水月宫的禁术,所承受的反噬自是令人难以想象。

    喻遥踱步回院子时,素来冷清的小院中长身玉立了一道身影。他一挑眉,“哟,贵客啊。”

    苏晔之转过身,清冷的容颜在见到他时并无过多的感情变化,只是朝他微微颔首。

    “现在有时间么?”苏晔之淡淡问,漆黑如墨的眼眸中带着几分探寻。

    那一日,闻宛白挥袖离开,这个拥有着一双充满灵气的大大眼睛的少年,曾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如何与闻宛白周旋。

    苏晔之并不信他会这般好心,能在水月宫这地界儿生存下来,并且过得很好的人,必然有一套异于常人的生存手则。

    他如今已恢复武功,闻宛白似乎笃定他不会逃离,所以在住处附近并未设下人防备他,而以他的本事,自然能够轻而易举地来到喻遥这里。

    喻遥眨了眨明亮的大眼睛,狡黠一笑,语气透露着几分轻佻:“我平日里可忙得很,不过你既然找上门来,我当然是有时间的。”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洁白的雪花纷纷扬扬地洒落,压弯了枝头。院内的梅香飘荡,萦绕在鼻尖,像极了那女子身上的气息。

    苏晔之心想,闻宛白许是极为喜欢喻遥的,才会在此处栽满梅树。

    或许是因为走了神,苏晔之忽略了喻遥轻佻的语气,只是鸦黑的睫毛轻轻一颤,眸光微有几分闪烁。

    “走吧,进屋说,这冰天雪地的,你不冷啊。”

    喻遥语罢,兴冲冲地推开门,苏晔之抬脚,随之步入,扑面而来的热气与外面的冰冷截然不同。

    凛冽的寒意退却,取而代之的是屋内的暖意,一股暖流悄然在心头涌动。

    喻遥抱了一个酒壶出来,为苏晔之斟了一杯酒,醇厚的香气扑面而来,“我这里也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喝点酒暖暖身子咯。”

    苏晔之垂眸,在一侧坐下。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未落在哪酒上一眼,抿唇,开门见山:“我需要你帮我。”

    喻遥动作一顿,溅起的酒汁落在案上,化成温柔的光。

    “你想走?”他倒也不疑惑,哼哼了两声,“不过也是,那女魔头脾气坏的很,任谁也禁不住提心吊胆一辈子的。”

    “可惜我帮不了你,如果能走,我一直留在这里受气作甚。”他直言不讳,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

    苏晔之对上他狡黠的狐狸眼,语气淡淡,却足以令喻遥刮目相看。“我不信。”

    喻遥“啧啧”两声,细细打量起眼前唇红齿白的少年,瞧起来和他年纪当是一般大,可惜生了这样好的一副皮囊,便是男子见了也垂涎三尺,更不必说她闻宛白了。

    “难啊,难。”他摇摇头,有些遗憾地说。

    苏晔之无视他丝毫不加掩饰的打量,温声道:“这是何意?”

    “咱们这位大宫主瞧起来浪荡得很,却极少动真格,她既然留下你,你的离开,只会触怒她,换来更为狠厉的责罚。”

    苏晔之眸光一顿,语气十足坚定:“只要可以离开,做什么都可以。”

    喻遥复眨了眨他那惑人的狐狸眼,带着几丝得逞的快意。

    “此话当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