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十一章 菩萨心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苏晔之不动声色地以手轻扣桌案,耳闻泠泠之声。美酒的醇香钻进鼻尖,在他的心中却激不起任何波浪。喻遥的小动作尽数落在他的眸中,他不禁挑眉一笑,“自是当真。”

    他抬起案上的酒盏,一饮而尽,辛辣的滋味入肠。

    “你为什么留下。”

    苏晔之明白,喻遥无害的外表下,定然包裹着一颗如狐狸般狡黠通透的心思。

    喻遥眸光闪了闪,揶揄地说:“你来之前,那个女魔头老喜欢往我这儿跑了,哪里走得了呢,我可怕死得很,说到底,还得对你说声谢谢。”

    他弯了弯狐狸眼,嘴上说着感激,实则半点诚意也无,听来戏谑且轻浮。

    苏晔之搁盏于案,挑眉望向他,也不同他计较,揶揄:“别这样看着我,我对男子可不感兴趣。”

    喻遥扬起一半的嘴角一凝,一席笑容比哭还难看。“你你你。”

    他指着苏晔之,自以为凶巴巴,实则半点威慑力也无:“你这样讲话很伤自尊的。”

    他好歹也是闻宛白亲自选中的人,自然是容貌上乘,不输于旁人的。他在闻宛白面前高傲又冷漠,私下里话却多的很,只是自从进了这看似华贵实则寂寞如雪的水月宫,也没几个能陪着说说话的人,难免孤单。

    所以,他只能在每次见到闻宛白时,扬起他高傲的头颅,宣示着自己不甘沦为男宠的脾性。

    他站起身,盯着苏晔之的眉眼,突然如发现了新的世界一般惊喜:“啧,怪不得那个女魔头这么喜欢你。”

    苏晔之抿抿唇,静待下文。可直觉告诉他,这喻遥不会有什么好话吐露。

    “你与穆夜可是有四分像啊。”

    喻遥挑眉,之前虽有细细打量,但因对穆夜不如何关注,一时忘记了这茬,方才灵光乍现,可叫他发现个中缘故了。

    他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诶,你不然把你这脸毁了,那女魔头说不定就不喜欢你了。”

    苏晔之抬手抚上自己的脸,细细摩挲,似乎在考量些什么,眸光深沉且淡漠,喻遥的话,当真是入了他的心。

    喻遥见状,手忍不住按在他苍白的右手上,强行顿住他的动作,“我只是开玩笑的,这样漂亮的皮囊若是毁了,可要伤了多少姑娘的芳心呢。”

    “其实,你若不顾一切想走,这两日就是个机会。”

    闻言,苏晔之原本平静无波的眼眸一时掀起惊涛骇浪,大抵是少年心性,再是沉静的性子,也有几分松动。

    他眨了眨熠熠生辉的眸,其间酝酿着迫切的希望。

    “咚!”

    喻遥原本喋喋不休的小嘴被这一声巨响硬生生吓住。

    苏晔之抬眸望去,只见一位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正抱着一位女子破门而入,形容颇是狼狈。

    他向来戴着黑色斗篷,只肯露出尖细的下巴,可现下却露出一整张脸来,显得有几分苍白,甚至比屋外的雪更白上几分。

    苏晔之眸光一顿,来人正是他昨夜见过的人,闻宛白的师兄妹。

    空气中飘来一股鲜血的气息,喻遥定睛一看,乾枫衣服上沾满了鲜血,不过似乎不是他的,而是他手中女子的。

    二人俱是一惊,能在闻宛白手下救人,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不过转念一想,闻宛白狂妄自负,哪里会提防着这事。

    乾枫小心翼翼地将桑颐放置于小榻,只冷冷望向喻遥,“救她。”

    喻遥早已收起方才同苏晔之对话时随意的模样,高傲地瞥了一眼乾枫,负手而立,对他冷漠的态度毫不在意,冷冷哼了一声:“都要死了才来找我,你当我是神医在世?”

    苏晔之走近乾枫,探了探桑颐的气息,抬眸望向喻遥:“尚有微弱的气息。”

    乾枫只是站在那里,气场冷漠又强大,“你救,还是不救。”

    喻遥冷笑:“不救。”

    他不喜多管闲事。

    苏晔之微愣,为这突如其来的箭弩拔张感到些许不适。“这位姑娘的伤势十分严重,恐怕不能再拖延下去。不如让在下试试。”

    乾枫这几日受的伤太重,已经无法再为桑颐疗伤,喻遥虽有医术傍身,却也有一身傲骨,不治便是不治。

    此时,确实只有他可以救她。

    乾枫错愕地抬眸,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少年,只是情况紧急,他迅速让出位置。“多谢。”

    喻遥怒道:“试什么试,你今日才受了伤。”

    苏晔之抬眸,疑惑:“你怎知我受了伤?”

    喻遥捂住嘴,狐狸眸眨巴眨巴:“没什么。”

    “救人要紧。”苏晔之丢下这四字,便上了榻,扶起桑颐,在她背后运功,源源不断地内力输送进她体内,而苏晔之额上也开始沁出涔涔冷汗。

    闻宛白今日为他疗伤,起了很大的作用。而此时他为护住桑颐的心脉,更是废了一番心力,原本不如何疼的胸口,竟开始隐隐作痛。

    乾枫望着这个唇红齿白的少年,感激之心充溢于心。乾枫对于这个少年的记忆,不再停留于他面对闻宛白时撒娇的模样,而是一个有自己心思的人。

    乾枫隐隐觉得,这个看起来单单生的一副好相貌的少年,总有一天,会强大到可怕。

    而在这一条路上,闻宛白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喻遥将门掩的严严实实,回身时,担忧地望了一眼苏晔之。

    他同苏晔之这个人,还是很志趣相投的。

    一炷香的时间。

    苏晔之有几分虚弱地开口:“我方才用内力护住了这位姑娘的心脉,剑伤看似凶猛,实则留有余地,未伤及要害。”

    他起身下榻,乾枫趁机将桑颐的身子放平,原本有转凉之势的身子如今一点点回温,他感激地望了一眼苏晔之:“今日之恩,乾枫有朝一日,定然相报。”

    苏晔之微笑:“我本不是水月宫中人,今日也不过举手之劳,兄台不必如此。”

    乾枫感激涕零:“这不妨事。”

    喻遥抱胸站在门口,语气充满不屑,对着乾枫和桑颐的方向:“你们可以滚了。”

    苏晔之皱眉,叮嘱道:“你最好给这位姑娘寻些上好的药材将养着,能否醒来,便要看天意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