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十二章 力不从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喻遥抬脚走到桑颐旁,略一把脉,目光中带着几分惊叹:“闻宛白竟然没下狠手。”

    苏晔之抿抿唇,他不是没见过闻宛白狠厉嗜血的模样,她并不是个下手不果决的人,比起她心软,他更相信,闻宛白是力不从心。

    她今日为他疗伤时,似乎很疲惫。

    他是习武之人,这点敏锐感还是有的。

    “你们快走,别脏了我的地儿。”喻遥冷冷下着逐客令,闻宛白若是突发奇想来了此处,在场之人,都得死。

    念及此处,他的眉头皱的愈深。他并不惧怕闻宛白,他怕的是闻宛白会想起众多男宠中还有他喻遥这一号人。

    桑颐的面色渐渐红润起来,乾枫的手不禁激动地颤抖起来。

    他的师妹,尚有一线生机。

    他投向苏晔之的眼神,感激的气息愈发浓重。

    苏晔之将他的神色尽收眼底,静立在一侧,拱手,转向喻遥,轻启唇:“今日叨扰了。”

    喻遥望着他愈加苍白的脸色,眨了眨明亮的眼睛,抿唇,嘴角勾起讥诮,那模样像足了闻宛白三分。

    他忍了忍,终是未曾忍住。

    “这里是水月宫,你应该明白。”

    渐渐的,连喻遥自身都不曾察觉,他的言语正逐渐镀上一层关切的气息。

    能在水月宫长期存留之人,自然不是什么纯良之辈。

    在此处,善良只会害了一个人。

    所以,他说:你应该明白。

    苏晔之轻愣,未曾想过这玩世不恭的少年竟也有这么认真的时候。

    实则,他愿出手相救,并非完全是因几分善意。若是猜的不错,这女子身上定然是有闻宛白想知道的东西。若是轻而易举地死去,那该有多可惜。

    他总觉得,这女子身上的信息,对闻宛白很重要。

    只是,苏晔之未曾想到,自己看起来竟是这般温柔无害,他不动声色地勾了勾唇角,挑眉,温声道:“多谢。”

    他抬脚便迈出门,纷纷扬扬的雪花洒落人间,此时已堆积得十分厚实。踩时“嘎吱”作响,雪光与月光映照之下的小院,是那般温馨淡然,再添几缕梅香,更吹落,香如故。

    还未离开几步,苏晔之便再忍不住,嘴角勾起的弧度尚未来得及收回,一口鲜血便倾洒而出。

    他弯腰,鲜血洒落在茫茫的雪地上,勾勒出绝美的图案。

    他摸了摸胸口,有些泛疼。

    苏晔之突然有些想念闻宛白为他疗伤时,那股温暖的气息了。他缓缓走回闻宛白的院子。她喜欢清静,自然没什么人看守,进去亦是轻而易举。

    只是等他进屋时,一位小侍正低眉顺眼地在等候他。

    “苏公子。”

    何首乌温顺地上前,身后带着两个侍女,手上正捧着各种各样的物事。

    苏晔之也是一惊,他今日是料定闻宛白不会回来,才去寻的喻遥。殊不知,闻宛白竟留有后手。他抿了抿毫无血色的唇,“方才思念宫主,随处走走,一时忘记了时辰,不知您有何事?”

    何首乌自从接了闻大宫主的指令,便马不停蹄地赶来此处侯着。闻言便张罗着侍女上前,“宫主吩咐小的为苏公子备些衣裳,小的以为,衣裳自然是要合身才是,便特地来量身裁衣,未打扰到公子才是万幸。”

    苏晔之有几分受宠若惊,可他此时顶着男宠的身份,倒也心安理得地接受。

    两位侍女红着脸为他量好身,便悄悄退下。

    苏晔之挑眉,拂了拂衣上褶皱,漫不经心地问:“不知宫主此时在何处?”

    何首乌摸了摸脑袋,深知不能多话,脸不红心不跳地开始瞎诌:“宫主在书房办公,她特意交代小的,见到公子时一定要提醒公子早些休息。”

    想他何首乌这段时间,见到对宫主痴心不改的男子,如过江之鲫,可终究是逃不过一个死字。念及此处,他望向苏晔之的眼神,愈发充满怜悯。

    苏晔之挑眉,表情有几分古怪地看着何首乌:“这当真是她说的?”

    何首乌一本正经地点点头:“自然是宫主亲口告诉小的的。”

    喻遥自是不知屋外的情况,只是冷冷哼了一声:“该走的不走,不该走的却走了。”

    乾枫正拧干一块布条,悉心擦拭桑颐的脸庞。闻言一顿,语言中带了几分势在必得:“你这里,最是安全。”

    “不过你放心,明日一早,我便启程送她离开。”

    “所以,拿出你所有可以用的药材。”

    喻遥的眸险些喷出火:“若早知你会如此,我便不会救你。”

    乾枫的眸沉静如水,语气平静无波,“你若救她,我便答应你一事。”

    喻遥的眸子因这一句话一亮。“此话当真?”

    乾枫未发一言,只是象征性地点了点头。他鲜少许下这样的承诺,此时看来,未免有几分不自然。

    而手下正是桑颐熟睡的脸庞,洗去狰狞的肮脏与鲜血,出乎意料地干净白皙,闻宛白未曾毁掉她这一副绝好的皮囊。

    乾枫有几分意外,更多的却是惊喜。

    他这个师妹,最是在意这一副皮囊。若当真被毁,该如何伤心啊。

    可他也忘记了,闻宛白也是他的师妹。

    一个强大到被遗忘的师妹。

    喻遥凑近一瞧,确实是个美人,可惜美则美矣,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哟,也不过如此。依我看,还不如那个女魔头好看呢。”

    乾枫横了他一眼,他意外地闭上了嘴。开始翻找起药材来,“我这里好像有一根千年人参,先给她吊着吧。”语罢便收拾药材准备熬制汤药。

    他突然讶异地抬眸,“穆副宫主为何不在?”毕竟同桑颐有婚约的是穆夜,而非他乾枫。

    乾枫经他一提醒,自然想到被他一时情急敲昏的穆夜。他本欲带桑颐离开,可整个水月宫都已被封锁,实难做到。这才出此下策,求助于喻遥。

    明日一早,能否带走桑颐,亦是个难题。

    除非,穆夜可以帮忙。

    可整个水月宫,没有一个人比穆夜更希望,桑颐能够留下。他与穆夜想法相悖,又怕他横生阻拦,恐怕也是行不通的。

    乾枫觉得头有点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