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十三章 无心之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闻宛白,你下手还是不够干净。”

    “你可真是令我失望。”

    一声叹息仿佛来自亘古,悠长淡漠,却在闻宛白平静无波的心头激起千层浪。

    真是阴魂不散。

    她徒然睁开冰冷的眸,苍白而无血色的唇勾起讥诮的弧度。

    这声音源于她记忆深处,那个称之为师父的人。

    她亲手杀了他,踩着他的尸骨踏上水月宫宫主之位。

    而他的声音,却不时成为她的噩梦。肮脏始于此,故而时时刻刻提醒着她,这双沾满血污的手,也曾干净温柔。

    她自怀中掏出那枚翠绿色的口哨,置于唇下轻吹。

    几位黑衣人迅速出现在她面前。

    闻宛白冷冷道:“查出来了么?”

    一位黑衣人拱手:“宫主,尚未查到行刺之人,只是追查时有了其他收获。”

    既然在她眼皮子底下行刺,自然不是寻常人,只是封锁了整个水月宫,都未寻见一个刺客,便有一些令她吃惊。

    不是刺客太高深,便是她养的人过于废物。

    这一次,闻宛白出乎意料地不曾动怒,只是淡淡瞥了他一眼,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听黑衣人一字一句道来,闻宛白的眉头皱的愈发深。直至最后一个字落地,她忽的舒缓了眉眼,笑了。

    那笑容要多讽刺便有多讽刺。

    一瞬间的璀璨,令人愈发挪不开眼。

    “本宫给你们三日,若是查不出结果,提头来见。”闻宛白落下最后一字,便飞身而出,快得近乎晃花了人眼。

    苏晔之正宽衣解带时,一白衣身影破窗而入。他有些许倦怠地坐在榻边,念及晚膳时闻宛白毫不留情地离开,心思冷了几分下来。

    “大宫主何不走正门?”

    闻宛白抱胸立于一侧,眸中讥讽之意近乎溢出,却一反常态地勾起唇角。“苏晔之。”

    苏晔之因这清冷的三字一愣,目光投向那在月光映照下冷冷清清的女子。

    她今夜似乎与从前分外不同。

    “你知道么?”闻宛白一步步走向他,手中随意地把玩着一个翠绿色的口哨。“本宫也曾以为你是真心实意对本宫的,可你为何要背叛本宫。”她的声音渐渐抹上苍凉的意味。

    “我闻宛白此生,一恨欺骗,二恨背叛,而你苏晔之不偏不倚,一应俱全。”

    语罢,她手已凝聚起内力,抬手便是犀利绝情的一掌,苏晔之堪堪躲过,站起身,有几分茫然。“宛白,我不懂。”

    榻上的白纱倏然翩翩落下,四周的物事因闻宛白这番怒气遭了殃,碎裂之音不绝于耳。

    “为她疗伤,开心么?”

    闻宛白凝着他的眸,一步步将他逼至角落。

    苏晔之死死抿住下唇,他忘记了,这里是水月宫,她作为宫主,必然眼线众多。

    他的善良,会置他于死地。

    苏晔之只觉胸口有几分疼,垂眸时,只见隐隐有鲜血渗出。

    闻宛白哧哧笑起来,玉指在他衣襟处画起了圈。“是不是一直以来都觉得本宫嗜血如命,是不是觉得本宫没有感情,是不是觉得本宫给你的东西,你也可以毫不在意地丢弃。”

    苏晔之不禁有几分错愕,身体中窜过一股奇异的电流。很奇怪,他对她没有半分爱意,身体与她却又这般契合。

    做了便是做了,他不愿有过多无谓的解释。

    苏晔之鸦黑的睫毛轻轻一颤,苍白的脸色因方才用力过猛显得有几分不自然的红意。他的声音不大,却足够闻宛白听的真切。

    “你可以滥杀无辜,但我做不到见死不救。”

    闻宛白放下手,让开了位置,像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晔之心平气和地望着她,一双熠熠生辉的眸此时沉静如水,似乎丝毫未受她的影响:“宛白,你的手不该沾满鲜血。如果有一日当真非沾不可,便让我来。”

    苏晔之说起这样的话越发熟练,脸不红心不跳的样子让人怀疑不久前说个话都会脸红的少年并不是他。

    闻宛白挑眉,火气明显降了大半,这少年总是有一股神奇的魔力,将她一身暴戾化作绕指柔。“那你总该告诉本宫缘由才是。”

    苏晔之眸光微微闪烁,突然上前,亲亲吻了吻她的眼角。一触即离,饶是如此,亦忍不住羞红了脸。

    他的声音带着些许的撒娇意味,“宛白,别生气了,我这里疼。”他的手轻轻抚上胸口,指间隐隐露出渗出的红意。

    这伤,为她而受。

    闻宛白轻愣,勾唇。

    但她此时已经不能随意动用内力,身子如被万蚁啃噬般疼痛,甚至于每一寸头发都是痛的。现下便已如此,便不必说初七那一日了。

    她的眸光忽而变得凌厉,分明知道结果,却还是问:“她在哪?”

    苏晔之一愣,他隐隐觉得,闻宛白方才的一席话,并非是讲给他听的。

    他与她之间并无爱恨。

    她此举应是又将他当做穆夜了,他有几分不懂,她若是喜欢穆夜,为何要这般克制,宁可将他当做穆夜的替身,也不愿意去同正主说一句话。

    或许是因为穆夜比他更绝情,他会讨闻宛白欢心,而穆夜,会让本便万劫不复的闻宛白,再次身心受创。

    苏晔之不欲隐瞒,然念及喻遥恐受牵连,不免动了恻隐之心。

    闻宛白见他迟疑,嘴角的讥讽愈加浓厚。玉指点了点他的唇,“你的棋下的很好,可惜疏漏了一点。”

    苏晔之微微一愣。

    “本宫素来是无心之人。”

    她波澜不惊地望着他,将之玩弄于股掌之间,偏偏不动声色。

    苏晔之垂眸,掩下一闪而逝的讥诮。他为的是天下正道,行的是纯善温良,与她作恶多端怎可相提一处。若是寻常,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肯摧眉折腰的,可他现在,低眉顺目,温文尔雅:“晔之明白。”

    “陪本宫去喻遥院子里走走吧。”她眉眼盈盈,对上他猝不及防抬起的眸子,一副成竹在胸的模样。

    ——————

    最近有点忙,所以直到现在才补回来,抱歉抱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