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曾不荐相思 > 第二十四章 可亲可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夜色深沉,闻宛白第一次察觉到这冬日的冷意,与周身的疼痛感一齐腐蚀她的心。

    “冷么?”她挑眉,苏晔之虽恢复了武功,但也受了伤,身子总归是亏了些的。

    苏晔之低眸,沉沉二字。“不冷。”

    他突然明白喻遥为何出言不逊,频频催促乾枫离开。这水月宫,处处是危机四伏。有些事,又哪里是可以预料的。他希望乾枫真的能早些离开,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他并未看清行刺之人,但箭伤看似凶猛,实则只是皮外伤,令他不得不怀疑,这刺客与他相识,料定他会在慌乱中替她挡这一箭。

    “不是去喻遥那里吗?”苏晔之反应不及,望着陌生的树林,茫然地问。

    “等。”

    闻宛白掌风倾袭而过,一时雪花横飞,席地而坐,调息打坐。

    苏晔之则开始张望这附近的地形,这白茫茫的一片,闻宛白又是一袭白衣,很容易便融为一体,叫人察觉不出丝毫活气。

    她闭目调息时,精致的眉眼才会显得安静温柔,遗世独立,万载千秋。

    苏晔之这样想。

    “噗。”

    闻宛白徒然自口中溅出一抹鲜血,这血的颜色在洁白的雪地上显得格外妖艳。

    她痛苦地捂住胸口,往年有寒水草的气息护佑,不至煎熬无度。而如今却不同,她一度怀疑自己会这样毫无征兆地死去。

    “苏晔之,你可以走。”

    闻宛白弯了弯眸,两颊的酒窝扑闪扑闪,有几分晃人。她是嗜血的,也是喜笑的,无论做何事,都是笑着的。无论这笑是凉薄的,还是讥讽的,由她做来,都是极其动人的。

    可苏晔之不曾想过,有一天,她会对他说。

    你可以走。

    闻宛白看着他,有一瞬间的心软。“趁我还没改变主意,走。”

    再过一会儿,可就来不及了。

    闻宛白知道,她这是短暂恢复了常人的姿态,不再是高高在上的水月宫宫主,她回到了从前,那个连一只蚂蚁都不敢踩死的小姑娘。

    每说一个字,她的心都会痛上一分。

    再过一段时间,她会变得尤为嗜血。这是水月禁术的威力,在这临近初七的时段,她的性格会不断地发生更替。

    这个时候,她本该在寒水洞闭目调息。

    她自怀中掏出一串相思豆丢给他,“之前捏碎了你一支簪子,这相思豆便送给你做赔礼了。”

    苏晔之顿足,堪堪接住,眸中闪过一丝错愕,不知闻宛白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他在水月宫这段日子,还从未见过这么好声好气说话的闻宛白。

    他不禁有几分害怕。

    他甚至已经列好计划,说服喻遥帮他逃脱,缺的只是一个机会。可闻宛白现在却把机会摆在他面前,这让他生出几分贪婪的心思。因为离开,是他心之所求。

    手中相思豆颗颗饱满圆润,光泽艳美,绝非俗物。

    他并未离开。

    闻宛白淡淡瞥了他一眼,压抑着疼痛的感觉,还有源源不断散发出的少女的灵动气息,尝试着比任何时候都冷漠:“想死是么?”

    所幸,她还未完全被从前腐蚀。

    苏晔之担忧地看了她一眼,闻宛白现在的状态,很可怕,比她杀人的时候,更令人心惊胆战。

    他将相思手串小心翼翼地揣进怀里,深深地望了她一眼:“谢谢。”

    没有囚禁,没有追杀,如此轻易,她与他,始于初见他的一句“你会后悔”,终于结束她的一句“我放你走”。干净利落,不留余地,亦无关爱情。

    “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可以下山。若有人阻拦,给他们看这串相思豆。”闻宛白沉沉说道。

    苏晔之垂眸,想了想,抬步走到她面前,轻轻擦拭她唇上的血渍。临了,轻轻吻了吻她的唇畔,眸中不沾半分情欲。

    闻宛白这一次意外地轻轻推开他,声音微微有一些颤抖:“以后离我远一点,要多远有多远,不要让我再看见你。”

    她已经恢复了常人的姿态,不可能会选择囚禁一个心不在水月宫的人。

    她直起身,慢慢站起来,在一棵树下轻轻望着他离开的背影。等万恶的自己醒来,大概会气急败坏吧。

    乾枫抱着桑颐出现在山路上时,闻宛白正在理衣服上的褶皱,她抬眸时笑靥如花,眼睛里充满了光。“师兄。”

    乾枫一愣,下意识后退一步,见到是闻宛白,眼神中立刻换上戒备。“宫主。”

    闻宛白有几分难过,她清楚地知道自己都做了什么,却无法挽回。

    从前,师兄从未用这样的眼神对过她。

    “今日,我必须带走她。”

    乾枫似乎是豁出去了,他在说出这句话时,眉眼间写满了认真。

    “你是我的暗卫。”闻宛白微笑,尽量不显出自己的弱势。

    乾枫垂眸,语气冷冷:“我会回来,任由宫主处置。”

    他对她的忠心,终究建立在桑颐的安全之上。

    “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闻宛白的心有几分泛疼,强忍着心酸说道。

    乾枫坚定不移地看着她,轻轻叹了一口气:“师妹,收手吧。你杀了这样多的人,早已十恶不赦,难道真的要手刃同门吗?”

    闻宛白突然开始控制不住体内暴戾的因子,垂在身侧的手有几分颤抖,目光变得犀利:“想走?别忘了,水月宫如今的主,究竟是何人。”

    她咽下一口咸腥。

    “你还是不乖,我亲爱的师兄。”

    她自怀中掏出一枚翠绿色的萧,轻轻吹了起来,不过寥寥数声,乾枫便有些头痛地皱起眉,可背着桑颐,无法腾出双手捂住耳朵。

    桑颐服下参汤,被乾枫裹得严严实实,气息平稳,只是暂时没有醒来的征兆。

    他想带她下山。

    闻宛白停下吹箫的动作,扬眉看向她可亲可敬的师兄。

    “杀了我,我就放她走。”

    她的目光携着三分戏谑,可出言时却比任何时候都淡然,像是在说一件稀松平常的事,而不是在谈论自己的生死。

    现在的她是强弓之弩,杀了她,是多么容易的一件事。

    她又是何等的希望,真的有人了结她这匆忙而充满过错的一生,看似暴戾的皮囊下镶刻着怎样的寂寞,不会有人明白。

    这世上本没有什么感同身受。

    她看向乾枫,唇角勾起三分讥诮。

    “师兄,我也是你的师妹。”

    ——————

    酒酒回来了~最近有点忙,下周有考试,所以写的有点慢,没有存稿可太好哭了T﹏T,下一本酒酒一定要好好存稿www,小可爱们都不投票票了,是不爱酒酒了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