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少主夫人她又跑了 > 第228章 来到西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是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这话说的够明白了,蓝羲玄也听得懂,看了她半晌,蓝羲玄慢慢地松开了白幽若,而白幽若穿好鞋子站起身,只是看了眼蓝羲玄便抬步离开了。

    直到白幽若一个人下了山才知道自己这是又回来帝城了,她无语,这次历练还真是折腾,三番两次的回来,难道她就走不出去了不成?

    白幽若不让自己想搞个那个让自己悸动的吻,也不去想为何会因为见到他会心痛,看着他落寞的神情会心疼不舍,白幽若知道自己忘记的事情中一定有这个人,而她几人选择了忘记,那又有什么好后悔的,而且她也不会后悔,若是终有一日她能够记起所有,在不刻意的情况下,到那时,她是不是会想到现在做的一切而后悔,或者是依旧想再次忘记,那也是那时候的事情了,而现在,她不想刻意的去想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也不刻意的去回忆。

    三日后白幽若终于离开了帝城,她也因为不想在折腾所以御剑赶路,直接来到了西境境内。

    要说这西境与帝城有何不同,白幽若以前就算是从书中看到过也不及此时亲眼所见,这里遍布这大小的部落,而有的部落也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除非部落中的长老同意,并且给出邀请的玉简才可以在那里居住,也可长期为客卿。

    而这点对于白幽若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巫毒寨也是如此,只是那里倒是不如这里管理的森严,也可看出这里人性格死板不善交集以及对自己地盘的占领还有对外人的防备都是这种长期生活在自己的底盘上所形成的。

    当然这里也不是每个部落都是如此,因为要与外界交流,所以很多的部落也都是人来人往,就像是帝城那样不满很多的城镇,只是他们已部落的形式呈现而已。

    而那些并不欢迎外界之人到来的部落则是退到深山中,很少出来与他们接触,除非是有必须要添置的,而这些事情也是有专人来做的,其余的人都不能随意外出,而他们也会在自己的底盘整个布置一个与外界隔离的结界,所以才会在进入时需要玉简。

    白幽若对于那些部落其实很感兴趣,只是她也知道想要进去必须要有邀请玉简,而且还要长期在那里做客卿,至于多久虽然由自己决定,但是你也必须在做客卿的那段时间里为部落做出贡献,至于什么贡献,只能说是在发生时才知道了。

    白幽若心中有个决定,在紫云帝尊的寿宴结束之后她大可以去找个在深山的部落居住一段时间,虽然不知道能感悟出什么,但是在里很多也是自己可以学的,至少对于驯养异妖上面,西境就比其他三个境地要专业很多。

    白幽若来到此处之后的第三日再次与卫泽遇见,白幽若并没有解释自己与蓝羲玄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与他说是什么关系,而卫泽虽然想问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是白幽若的朋友也没有立场这么隐私的事情,所以只能憋在心里,而看白幽若的神情也没有要说的打算。

    白幽若知道卫泽的心思,但是她并不打算跟他说过多自己的事情,这样也希望他能够看清楚自己对他并无男女之意,只希望不要因为不能成为道侣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白幽若轻易不会去相信别人,而卫泽算是她相信的人之一,而那个人,虽然她讨厌他但是不可否认的,心底深处自己很相信他,仿佛知道他肯定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心里却又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

    “卫泽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也是昨日才到,没成想今日就在街上遇到你了。”

    “是啊,还真巧。”

    “幽若,上次我要问你的事情还未问完。”

    “上次你问了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你,你可知道我与我父亲曾经去过白族。”

    “就这件事啊,你们是去拜访我父亲的吗?”

    “是。”

    “觉得白族如何?”

    卫泽笑着道“白族可以说是百闻不如一见,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去白族。”

    “以后欢迎你来玩,不过我在不在白族就不一定了。”

    白幽若特意的将话岔开,而卫泽听到这样的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再问下去,他不傻,自然听得出来白幽若是故意的,而他想或许她现在并不想提及这件事,而她心里也清楚自己想问她什么,他不急,反正他可以等。

    白幽若其实也并不是刻意的岔开话题,只是话赶话就赶到这了,他没有办法接话那么她也不会刻意的在去给他找接话的借口,这件事其实不说的那么清楚比较好,不然两个人都很尴尬,他知道自己的意思,而自己也表达的清楚那就好了,没有必要就直接告诉人家我不喜欢你,也跟你没可能,你别将心思放在我身上,这样不仅伤人,而且她觉得卫泽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若是因为此时就不在来往,那她损失也算是大的。

    “这里的客栈很少,而且流动的人很多,我们不如现在就离开吧,在距离这里两个时辰的地方有一座比较大的部落,那里一定有客栈居住。”

    “也好,反正现在赶路的话明日可以晚点出发。”

    西境地界很大,要说白幽若想再次历练的话,半年绝对是走不完的,而且就部落与部落之间也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她要是想再次学点什么,那就需要花多些时间在这里居住,少说也要几年的时间,还要看她的悟性如何。

    二人离开这边界的小部落一路御剑向着南面飞去,两个时辰之后二人在一处很大的城门前站定,这做城除了外面的城墙与帝城的没有什么不同之外,一进去便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部落很大,而且是以圆形扩散向外来建造房屋的,所以这里的道路都是一环一环的,白幽若二人来到一家客栈然后要了两间房,白幽若看完房间之后便打算出去转转,她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心里对此出充满了好奇,而就这点她也觉得不虚此行。

    “紫云帝尊所在的仙府在何处?”

    “在灵清山,只是距离这里还很远。”

    “我之前一直在想去不去的问题,现在确定了,而且去参加完紫云帝尊的寿宴之后我要再次居住一段时间。”

    “你自己?”

    “嗯,我打算去做客卿。”

    “你是打算去隐世的部落?”

    “嗯。”

    “那里的人刻板有不知变通,你确定?”

    “总有他们的优点在,而且他们也有选择是不是与外界联系的权利,我去也只是想感悟一番,如若不能进入那里,我也不强求。”

    “还有两个月时间可以让你好好考虑,你可以到时在决定。”

    “嗯。”

    白幽若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她既然决定了,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可能改变主意的,而她也只是与卫泽在说此事,可没有要与他商量的意思,他是什么想法也不可能会干扰她所做的决定。“还是不用了,我想自己一个人。”这话说的够明白了,蓝羲玄也听得懂,看了她半晌,蓝羲玄慢慢地松开了白幽若,而白幽若穿好鞋子站起身,只是看了眼蓝羲玄便抬步离开了。

    直到白幽若一个人下了山才知道自己这是又回来帝城了,她无语,这次历练还真是折腾,三番两次的回来,难道她就走不出去了不成?

    白幽若不让自己想搞个那个让自己悸动的吻,也不去想为何会因为见到他会心痛,看着他落寞的神情会心疼不舍,白幽若知道自己忘记的事情中一定有这个人,而她几人选择了忘记,那又有什么好后悔的,而且她也不会后悔,若是终有一日她能够记起所有,在不刻意的情况下,到那时,她是不是会想到现在做的一切而后悔,或者是依旧想再次忘记,那也是那时候的事情了,而现在,她不想刻意的去想二人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也不刻意的去回忆。

    三日后白幽若终于离开了帝城,她也因为不想在折腾所以御剑赶路,直接来到了西境境内。

    要说这西境与帝城有何不同,白幽若以前就算是从书中看到过也不及此时亲眼所见,这里遍布这大小的部落,而有的部落也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除非部落中的长老同意,并且给出邀请的玉简才可以在那里居住,也可长期为客卿。

    而这点对于白幽若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巫毒寨也是如此,只是那里倒是不如这里管理的森严,也可看出这里人性格死板不善交集以及对自己地盘的占领还有对外人的防备都是这种长期生活在自己的底盘上所形成的。

    当然这里也不是每个部落都是如此,因为要与外界交流,所以很多的部落也都是人来人往,就像是帝城那样不满很多的城镇,只是他们已部落的形式呈现而已。

    而那些并不欢迎外界之人到来的部落则是退到深山中,很少出来与他们接触,除非是有必须要添置的,而这些事情也是有专人来做的,其余的人都不能随意外出,而他们也会在自己的底盘整个布置一个与外界隔离的结界,所以才会在进入时需要玉简。

    白幽若对于那些部落其实很感兴趣,只是她也知道想要进去必须要有邀请玉简,而且还要长期在那里做客卿,至于多久虽然由自己决定,但是你也必须在做客卿的那段时间里为部落做出贡献,至于什么贡献,只能说是在发生时才知道了。

    白幽若心中有个决定,在紫云帝尊的寿宴结束之后她大可以去找个在深山的部落居住一段时间,虽然不知道能感悟出什么,但是在里很多也是自己可以学的,至少对于驯养异妖上面,西境就比其他三个境地要专业很多。

    白幽若来到此处之后的第三日再次与卫泽遇见,白幽若并没有解释自己与蓝羲玄究竟发生了什么或者与他说是什么关系,而卫泽虽然想问但是他也知道自己就算是白幽若的朋友也没有立场这么隐私的事情,所以只能憋在心里,而看白幽若的神情也没有要说的打算。

    白幽若知道卫泽的心思,但是她并不打算跟他说过多自己的事情,这样也希望他能够看清楚自己对他并无男女之意,只希望不要因为不能成为道侣就连朋友也做不成了。

    白幽若轻易不会去相信别人,而卫泽算是她相信的人之一,而那个人,虽然她讨厌他但是不可否认的,心底深处自己很相信他,仿佛知道他肯定不会伤害自己,但是心里却又小心翼翼的保持距离。

    “卫泽你什么时候到的?”

    “我也是昨日才到,没成想今日就在街上遇到你了。”

    “是啊,还真巧。”

    “幽若,上次我要问你的事情还未问完。”

    “上次你问了什么事情吗?”

    “我想问你,你可知道我与我父亲曾经去过白族。”

    “就这件事啊,你们是去拜访我父亲的吗?”

    “是。”

    “觉得白族如何?”

    卫泽笑着道“白族可以说是百闻不如一见,那次也是我第一次去白族。”

    “以后欢迎你来玩,不过我在不在白族就不一定了。”

    白幽若特意的将话岔开,而卫泽听到这样的回答也不知道该如何再问下去,他不傻,自然听得出来白幽若是故意的,而他想或许她现在并不想提及这件事,而她心里也清楚自己想问她什么,他不急,反正他可以等。

    白幽若其实也并不是刻意的岔开话题,只是话赶话就赶到这了,他没有办法接话那么她也不会刻意的在去给他找接话的借口,这件事其实不说的那么清楚比较好,不然两个人都很尴尬,他知道自己的意思,而自己也表达的清楚那就好了,没有必要就直接告诉人家我不喜欢你,也跟你没可能,你别将心思放在我身上,这样不仅伤人,而且她觉得卫泽是一个很好的朋友,若是因为此时就不在来往,那她损失也算是大的。

    “这里的客栈很少,而且流动的人很多,我们不如现在就离开吧,在距离这里两个时辰的地方有一座比较大的部落,那里一定有客栈居住。”

    “也好,反正现在赶路的话明日可以晚点出发。”

    西境地界很大,要说白幽若想再次历练的话,半年绝对是走不完的,而且就部落与部落之间也有很大的不同,所以她要是想再次学点什么,那就需要花多些时间在这里居住,少说也要几年的时间,还要看她的悟性如何。

    二人离开这边界的小部落一路御剑向着南面飞去,两个时辰之后二人在一处很大的城门前站定,这做城除了外面的城墙与帝城的没有什么不同之外,一进去便像是走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个部落很大,而且是以圆形扩散向外来建造房屋的,所以这里的道路都是一环一环的,白幽若二人来到一家客栈然后要了两间房,白幽若看完房间之后便打算出去转转,她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地方心里对此出充满了好奇,而就这点她也觉得不虚此行。

    “紫云帝尊所在的仙府在何处?”

    “在灵清山,只是距离这里还很远。”

    “我之前一直在想去不去的问题,现在确定了,而且去参加完紫云帝尊的寿宴之后我要再次居住一段时间。”

    “你自己?”

    “嗯,我打算去做客卿。”

    “你是打算去隐世的部落?”

    “嗯。”

    “那里的人刻板有不知变通,你确定?”

    “总有他们的优点在,而且他们也有选择是不是与外界联系的权利,我去也只是想感悟一番,如若不能进入那里,我也不强求。”

    “还有两个月时间可以让你好好考虑,你可以到时在决定。”

    “嗯。”

    白幽若有自己的想法,而且她既然决定了,没有特殊情况是绝对不可能改变主意的,而她也只是与卫泽在说此事,可没有要与他商量的意思,他是什么想法也不可能会干扰她所做的决定。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