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少主夫人她又跑了 > 第269章 绝不放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真的希望我放手吗?”

    “是,我希望你放手,我已经选择忘记了,所以我想当时的自己也是慎重决定的,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必然是人为你我没有必要继续下去了,如今我忘记了一切,也不想与你有什么关系,大人,难道我们各自过自己的生活不好吗?”

    白幽若的脸色本就很苍白,所以即使现在她心痛的要死,心底深处的伤痛好似刚刚愈合就又被撕裂开来一样疼痛,;蓝羲玄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你想不想听一听我们之间的故事?”

    “听了又如何?不听,又如何?”

    “听我说完,你的想法或许会改变,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来听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要带有任何偏见,我想知道你听完之后的想法,是不是与当时的想法一致。”

    白幽若想了想,“好。”

    二人坐在椅子上,蓝羲玄没有马上开始跟她说他们两人之间发生的事情,知道蓝羲玄像是已经组织好了语言,才听他开口道“你我相识在巫山古庙...之后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所以对于我的做法,你是怎么想的?”

    听了他的话白幽若没有马上回答,她确实再以一个第三者的身份来看待蓝羲玄说的事情,“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赞同你的做法,只是如果身为你亲密的人,我会很难过,即便我心里清楚你这样做的苦衷,但是我依然会生气不想原谅,还有可能将有些事情想的比较偏激,但是这些也不足以让我永不原谅你。”

    “那当初的你又是为何?”

    “我忘记了一切,所以就是你问我,我也回答不出你想要的答案。”

    “不,你可以,只要你认真想,就一定可以给我答案。”

    白幽若如他所愿般的闭上眼睛开始想这件事,她是当事人自然是感同身受,如今细细回想蓝羲玄说的这些,她心底的那个被压制住的自己好像被她此时的情绪所牵扯有了苏醒的迹象。

    白幽若睁开眼睛,最终给了蓝羲玄两个字“矫情。”

    “...什么?矫情。”

    “不错,或许那时的我只是因为我自己爱的人竟然站在了我敌对面,虽然理解但是却不能释怀,所以选择避开不见,甚至是催眠自己就是恨你,同时也是自己选择还了你救我的因果。”顿了下白幽若又道“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怀疑你,怀疑你救我的动机,是爱我,还是为了为沐云解难。”

    “如果我不是为了你,那我就不会亲手杀了沐云。”

    “所以,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我应该原谅你,而且这次谈话可以说是将你我过往恩怨都解释清楚了,这件事可以翻篇了。”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那为何还要离开我?”

    “因为我已经忘记了,选择了忘记使自己痛苦的回忆,那我为何还要想起。”

    “但是这一切如果以此机会解除了误会,那你我不是该回到最初的样子?”

    “不错,如果我们相爱,这件事解释清楚之后确实我们该回到最初的样子,但现在我不是没有恢复记忆,我虽然是我,但是对于你来说我也不是我,所以就算是你要重归于好,是不是也要也那个什么都没有忘记的我和好,但是我却没有打算想起那些过往。”

    “现在误会解释清楚了,你站在旁观者的角度看这个问题,你不想回忆起来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紫云。”

    “那么你在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上来说说这个问题。”

    “你是真的不懂还是装作不懂?”

    “我真的不懂。”

    白幽若深吸口气,然后看着蓝羲玄道“好,既然你这么虚心好学,那我便一次与你说个清楚,你不是让我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来说这件事吗,好,我现在就来跟你说说,不过在这之前我要问你几个问题。”

    “讲。”

    “第一个问题,紫云喜欢你这件事那日宴会中的人都清楚,你对她无意为何要给她幻想?”

    “我没有,我只是当她是一个让人想保护的妹妹,受了很多苦才有了今日成就,所以我还有你父亲在她每次设宴时都会去。”

    “第二个问题,每个女人都想自己的爱人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身上,只对自己特别,可是突然有一日她发现原来自己不是那个最重要的,他的身边还有一个让她在乎的女子,如果我对待另一个男人比对你还要上心,你该当如何?是不是也能笑着对自己说不过就是朋友而已?”

    蓝羲玄可不能保证,白幽若身边有别的男子出现他都已经很生气了,更何况她还对别的男人比对自己要好,他怎么可能接受。

    “不能。”

    “最后一个问题,那你凭什么要我去承受这些?”

    蓝羲玄已经明白白幽若终究想说什么了,她不希望自己的爱人身边还有位让他在乎的红颜知己,甚至为了他这位红颜都可以弃自己与不顾,更甚至为了他的那位红颜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伤,只为了不让他那位红颜知己丢脸。

    而哪个女人能够受得了自己爱人身边有这么一位女子,所以白幽若自然是不可能让自己承受这样糟心的事情,她现在没有关于二人之间的记忆所以即使心痛,此时也可压制住,她不想让心底深处封印着的那个自己影响自己的决定。

    蓝羲玄回答不出白幽若最后一个问题,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他确实不想看到白幽若身边有其他男子出没,卫泽他已经忍耐很久了,如果再出现其他人,不管是关系多好他都不会再继续忍受。

    “既然回答不出来那么我们就没有了说下去的必要。”

    “不,我还是想听。”

    “好,这么说,不管是你还是我,我们都可以有朋友,也可以有很好的异性朋友,甚至是如你与紫云帝尊一样有着互相信任没有秘密的关系,只是,一个人与两个人是不一样,如果身边已经出现了重要的人,那么你会下意识的去与任何异性保持距离,你的秘密也只想与她分享,而你下意识做这一切就怕那个你在乎也同样在乎你的人误会,而不会像你这样生怕我不去误会你们。”

    白幽若顿了下又道“如果是我遇到那日发生的事情,我不会因为怕他失了颜面而让自己喜欢的人受伤,毕竟,即便他是自己红颜知己,即便这个人对你也很重要,但是那个与你共度以后余生的人,难道不比他们重要吗?如果他们是你的朋友,他们一定不会去在意你当着众人的面让他有损颜面,所以,你可能做到远离紫云?”

    蓝羲玄彻底的明白了白幽若的意思,与紫云保持距离他自然可以做到,不用刻意,毕竟他们往日也甚少往来见面,只是固定的一些日子比如紫云过寿宴他们会亲自前往之外,他与紫云可以说是都没有什么联系,说是红颜也只是外界谣传罢了,因为他从来没有与紫云说过自己的事情,更不可能与她说自己心里所想之事,所以要说红颜什么的着实勉强。

    “我若是能做到,你当如何?”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