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少主夫人她又跑了 > 第270章 我们的道侣大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做不做得到与我何干,我也只是在应你的要求说我的感想而已。”

    “你我现在唯一的沟鸿就是紫云,我若是能够做到远离紫云,你当如何?”

    看着他的眼神白幽若道“那我便同意与你在一起。”

    白幽若很确定蓝羲玄对紫云很特别,所以根本就不会远离紫云,毕竟从那日他为了紫云不被当日去赴宴之人诟病,而当众那个好字,就可说明一切,所以白幽若断定他也不敢真的与自己保证会与紫云保持距离,所以白幽若跟本就不担心自己刚刚说出的那句与你在一起会成真。

    只是她因为忘记了两人之间的事情,所以也不记得蓝羲玄对她的爱意究竟有何程度,以至于她根本就想不到蓝羲玄为了能与她在一起,他真的可以放弃一切,就她提的这么个小要求,他又怎么可能做不到。

    “好我会远离紫云,只保持着普通朋友的距离。”

    蓝羲玄本就是大帝修为,而且他的道是感悟法则之道,所以他同意并且答应的事情做出的承诺都与法则息息相关,就他这句我会远离紫云,也觉不是只说说而已,而是他言出必行,法则约束,既说了,就必须做到远离紫云。

    白幽若愣了,他怎么会答应这样的要求,紫云难道不是他的红颜知己吗?她的事情他真的不管了?而且这个人的话是有法则约束的,他必须做到他答应自己的事情,而她因为有前提在,答应他远离紫云自己就与他在一起,这样他只要同意,她的话也会被法则约束,而她必须跟他在一起,这个人究竟怎么想的,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怎么你以为我不会同意是不是?”

    “是。”

    “你错了幽若,只要是你提出的,我都会为你做到。”

    “可是紫云不是你的朋友吗?”

    “是,她确实是我朋友,只是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夸张,什么红颜知己,什么天生一对。”蓝羲玄边说边站起身来走向白幽若,居高临下的看着此时一脸懊恼的她。

    “果然谣言不可信。”

    “嗯,明白这个道理就好,只是现在我为时已晚,你就只能是我的了。”

    “你故意炸我的,不然我岂会答应你。”

    “要求可不是我提出来的。”

    白幽若无言以对,但是她不得不承认,不管是心底压制的那个对眼前人有这浓浓爱意的自己,还是现在的自己,心里都轻松了很多,好似压在心口的一块让自己喘不过来的石头被移走了一样,就是呼吸都顺畅了。

    “好,既然我答应你了我自然会做到,只是你我之前的事情不可能一笔勾销,我只是与你在一起,可不代表我会嫁给你。”

    “无妨,你与我在一起也不可能嫁给别人,所以就是不嫁给我,你又与已经嫁给我了有什么区别,还有,当初你答应在十八岁的时候嫁给我,现在距离你十八岁还有一年的时间,我们的道侣大殿是不是该准备起来了。”

    “谁谁要嫁给你啊,你想的美,我不嫁。”

    “你可是已经答应了我,所以不嫁两个字我就当没听到。”

    “无赖。”

    说完这俩字白幽若突然一顿,因为说完的同时白幽若脑海里出现了一些画面,这些画面里满满的都是她还有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这个男人是短头发,而自己她很熟悉,就是在现代的自己,当时她也说了同样的话,只是那时她很幸福,声音里满是傲娇与羞涩。

    白幽若头有些刺痛,脑海里的那些画面也随着消失不见了,“我接下来还要历练,所以我即使离开了这里也不能与你一起走。”

    “你若是不能随我离开,那我就只好跟在你身边了。”

    “你跟着我做什么?”

    “你觉得我为什么会这么患得患失?”

    “我怎么知道。”

    “你既然不知道那我便清楚的告诉你我为何会这么紧盯着你,话我只说一次,你以后最好不要再问同样的问题,尤其是这个一提起就让我有些抓狂的问题。”

    见他说的有些咬牙切齿的,白幽若觉得自己有必要一次记住原因,不然这人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嗯,你说,我会记住。”

    “原因很简单,因为你总是逃走,如果你不逃,我又何必紧盯着你,你说是不是?”

    白幽若被问住了,这让她怎么回答,以前她是不记得了,但是从自己出来历练到显现她确实已经好几次从他的身边离开了,只是说逃有些难听,她为什么要逃,但是看他此时这你敢反驳试试看的神情,白幽若觉得自己还是识时务一些,暂时不与他计较逃这个字的含义比较好,而她也只能选择避开这个问题道“你如果要跟着我那必须听我的。”

    “咱们家自然是你说了算,虽然你逃避了刚刚的问题,我就当你是知错了,也大度的不再计较,但是前提是你如果在敢玩消失,我保证你被我抓到之后会死的很惨。”

    这还是蓝羲玄第一次跟白幽若说这样的话,可见确实是被她气的不轻,“咳,我澄清一下,我没逃,还有,现在你我是有法则约束所以我不会离开,但是我必须说的是,那时我们之间可什么都没有,我去哪都是我的事情,难道我还不能做自己的主了?所以我更是没有必要与你说,也不必与你说,当然,我也没有打算跟你一直讨论这个事情,反正以后我不会走就是了,你愿意跟着我就乖乖听话,不然,”

    “不然怎么样?”没等白幽若说完蓝羲玄便打断她的话,语气里满是威胁,她若是敢说出让他生气的话,他保证会让白幽若后悔。

    “不不然我就不理你了。”白幽若觉得自己简直太丢脸了,她竟然看着蓝羲玄那神情怂了,简直不能原谅自己。

    蓝羲玄低身弯腰凑近白幽若“我会通知你父亲开始准备我们的婚宴,你不要在想着从我身边逃开,这次,你再也逃不掉了。”

    白幽若瞪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突然她觉得不能每次都是她这么被动,于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对劲,白幽若突然倾身向前吻住了蓝羲玄的唇。

    蓝羲玄一愣,随后眼中布满笑意,只是白幽若也愣住了,她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了,怎么就做出了这样轻薄别人的事情,只是现在她要离开已经晚了,蓝羲玄发现她要退缩时便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而白幽若也被这个吻吻得晕头转向沉浸其中。

    外面的天慢慢地暗了下来,此时东部族大比场地的人也因为二人而掀起了一震讨论声,只是大家都是在小声的说着二人的事情,眼前的赛事已经吸引不了他们的眼球了。

    乌琳发现父亲当时离开在回来的时候脸色很是苍白,但是身上又确实没有伤势,问他他也说没事,只是乌琳直觉不管父亲是不是受了伤,他的变化绝对与白若,不,应该是那位白族的公主,在他们东部族做客卿的白幽若脱不了关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