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跨光年的救赎 >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十七章 伤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十七章 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何为悲剧?“悲剧是将人生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出自鲁迅·《再论雷峰塔的倒掉》

    我想,每个得了抑郁症的人,无论结果治愈与否,受罪的灵魂都曾是一桩悲剧。

    *

    两人像这样沉默“对峙”了数十秒后,杜笙哲先开口说了话:“那至少…跟我去趟医院把伤口处理一下吧。”

    她看他一眼,犹豫了一下,同意了。

    杜笙哲刚迈下一阶楼梯,小琪伸手拉住了那人,他回头看着她,女孩儿一双眼睛里盛满了恳求:“别跟任何人说……”

    他微微笑着,说:“我不会的。”

    ……

    到了医院,医生说除了三道较深的伤口需要缝针,其他的伤口简单消个毒就好。女孩儿没说话,镇静地接受了缝合手术,杜笙哲就在一旁陪着她。

    在手术进行前,医生边给伤口做着消毒工作边皱着眉问她:“你这是怎么弄的?”

    小琪看了看一边的杜笙哲,低着头回答:“自己割的。”

    “不觉得疼吗?”医生又问。

    “疼,但是习惯了,也并不害怕了。”她语气很平静。

    “以前也有过这样?”

    “嗯,经常这样。”

    “是出于什么原因呢?”

    “发泄自己。”小琪祈求地看着医生,“当血流出来的时候,精神上的痛苦能够得到有效的排解。

    这是她认为最能够含蓄表达出自己的痛苦的一句回答,是倾诉,更是求救。

    医生看了眼女孩儿,点点头,说:“我曾经啊,接触过一些心理学,通过你刚刚的回答,你这种行为属于一种较严重的‘自残倾向’了,应当接受正规的心理治疗,我理解这种做法,但不会肯定。”

    小琪刚想说点什么,见杜笙哲拉了把凳子在一旁比较靠近医生的位置坐了下来:“请问,您知道…包含自残行为的心理疾病都有哪些吗?”

    “最常见的就是抑郁症,和双向情感障碍。”医生说完,起身去拿麻醉针。

    杜笙哲知道手术差不多要开始了,便低声问她:“你害怕吗?要不要我陪着?”

    小琪笑着摇摇头:“不怕,我不是小孩子了。”……

    在做完手术后,医生对童小琪嘱咐了注意事项,让她后天的这个时候过来换药,杜笙哲跟女孩儿再三谢过医生,离开了医院。

    返回途中,小琪看了看自己缠着绷带的左臂,又看了看他,顿生满心的愧疚。杜笙哲似乎也察觉到了对方那样的内心,噗嗤一笑,故意问:“你紧张个什么?”

    女孩儿的回答让他意外:“这次真的谢谢你了,等下我把手术费还给你……”

    他怔了怔,说:“不用。”

    “啊?”

    “不用还。”杜笙哲重复了一遍,随即温柔地捋了捋她的马尾辫,“一定要记住,即使在我们伤心到极点的时候,也不要去伤害自己。”

    小琪低着头,眼里含着泪花,什么也没说。

    “于你来说会很难做到吗?”

    她看那人一眼,又把脑袋低了下去,轻轻点了点头。

    这类群体,在发病时本身存在的负能量或是由外界带来的刺激面前,不是他们没有尝试过合理发泄,是那些“对于常人的合理发泄方式”无法帮助他们排解;抑郁症患者大多都心地善良,愤怒与痛苦使他们不愿伤害别人,往往把伤害的矛头指向自身,是一种“走投无路”的无奈。

    常人的不理解之处,正是他们的痛苦之处。又或许,大家谁都没有错,只是我们常常活在不一样的世界里。

    大雨渐渐下得小了,淅淅沥沥,周围的事物被冲刷掉了往旧的尘土,变得清晰起来。

    “阿哲,我们……”童小琪有些犹豫后面要说的话。

    “嗯?”杜笙哲低头笑着看着女孩儿,“有事就说吧,跟我不用太拘谨。”

    他的这句话让她觉得安心很多,她问:“我们还能去上次去的那个公园吗?”

    “哈,当然了。”杜笙哲还以为多大的事儿。

    “我觉得那儿的景色和空气都很好,会让人觉得很放松身心。”实际上,小琪只是想再次对他吐露下心声。

    ……

    杜笙哲认为女孩儿心里依然难受着,想让自己陪陪她来这个公园走走,缓解下心情。也好,他也很有段时间没这样散过心了。

    两人不知不觉来到了河畔区域,小琪张望了一下,也许是大雨的缘故,这里几乎没有什么人来玩儿。她憋了口气,拉过杜笙哲的手腕就往靠近河边的护栏那边走,他一脸猝不及防,险些没拿稳有些重量的大黑伞。

    这姑娘要干嘛?

    走到护栏边,小琪松开手,胳膊交叉着趴在了护栏上,也不顾上面的雨水。女孩儿心跳得好快,耳根子着了火一样烫。杜笙哲感觉她接下来有话要说,所以选择沉默地站在她身边。

    “谢谢你能够陪着我。”她转过来面对着他,低垂着眼睛,目光躲躲闪闪。

    他笑:“怎么那么客气,总是对我谢谢谢的,你不一样在陪着我吗?”

    小琪抿嘴一笑,说:“真对不起……”

    “你这,怎么又道歉起来了…?”

    “我总是给你添麻烦。”她一双干净的眼睛看着那人,“我多想告诉你在这伤口的背后,所发生了什么,你还记得在走廊那里你问我这伤口的原因吗?”

    “嗯,其实小琪,在跟你通微信电话的那时,我就察觉到你状态的不对劲了,觉得在你身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杜笙哲想,大概这就是一个人的直觉吧。

    “是的,引发我自残的事就是,我在网上买了减肥产品,准确来说是减肥药,被妈妈发现了,她竭力反对,我们终是大吵了一架,就……”

    “原来是这样啊。”杜笙哲拍了拍女孩儿的肩膀,“你选择吃减肥药减肥?”

    小琪凄凉一笑:“对……”

    “可是。”他后退一步,微微俯下身跟她四目相对,“你从来就不胖啊。”

    “那为什么,所有人都在嘲笑我…包括我的亲人。”女孩儿哀伤地看着他的眸子,想要拼命从那里寻找一个答案。

    但也许,从嘲笑者的恶言身上寻找答案,从来就没有意义。

    嘲笑,是一种施加给他人带有羞辱性的伤害。杜笙哲不知道这个女孩儿承受了什么,哑然了几秒后,他告诉她说:“对于遭受的嘲笑,我们只需要把它踩在脚下就好。”

    他希望这句话能让女孩儿傲视那些嘲笑,帮助她熬过这段心理上的黑暗。

    小琪沉默了一会儿,说:“那个医生说的对,包含自残倾向的常见心理疾病有抑郁症和双向情感障碍,我就是前者。”

    杜笙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你有抑郁症吗?”他想确认,真希望女孩儿只是骗骗自己。

    “嗯。”小琪的目光投向远方,脸上挂着淡淡的落寞和忧伤,“患病两年,直到病情第三次复发,我即将选择轻生的时候,才被家人发现,送去住院,接受的只是冰冷的药物治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