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跨光年的救赎 >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十八章 崩溃边缘,亦有温暖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十八章 崩溃边缘,亦有温暖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得了这个病,无论脸上笑得多么开心,内心其实根本不会笑……”

    女孩儿的泪水灼伤了脸庞,抑制不住的啜泣让她身体微微颤抖着。“能让我崩溃的,往往是日常生活中的不值一提的小麻烦、小纠纷,它们突然就这么涌了上来,带出了无数过去的委屈和愤怒。”

    真的很难想象,她这样一个单纯又乖巧的爱笑的女孩子,会为抑郁症所折磨,也会展现出这么痛苦的一面。杜笙哲的心揪得紧紧的,但或许,她一直在用快乐和美好伪装着自己,当独自一人的时候,才肯卸掉那层伪装,露出真实脆弱的一面。

    他轻轻拍了拍小琪的肩头,停在肩头上的手紧了紧,随后拉着她来到了一个亭子样的地方,那儿的公共座椅没有被雨水打湿,两人坐了上去。

    在这之后小琪便低头不语了,杜笙哲见她这么消沉也想说些什么来安慰安慰,却不知道对于抑郁症患者这类群体,他该从何开始安慰,该如何正确安慰。

    想起早在学生时代,他在故事杂志上看过篇名为“一位抑郁患者的自述”的文章,作者佚名,起初杜笙哲认为内容一定会是消极悲观的,但当其看完整篇文章后,却触动颇深。他从中感受到的不是作者的悲观厌世,反而引起了自己主动对人性和生活的深思。

    他记得文章里的一句话——“安慰一个抑郁症患者,用常人的‘心灵鸡汤’去尝试开导我,无疑是给我‘灌毒药’,成效往往适得其反。”这使杜笙哲意识到,在抑郁症患者的世界里,他们许多看待事物的思想观念往往会与常人相悖,所以给予患者最好的安慰就是“不对他的状态做出任何安慰”。

    难道这类群体就不应该得到安慰吗?也并不是。

    文章中的一个观点警醒了杜笙哲——“比起嘴上去安慰我们,举例另一个抑郁症患者的治愈事例来触动我们,也许会鼓舞人心得多吧,最好再加上那个患者的‘亲述感悟’。”……

    回忆起了那篇文章里的种种,杜笙哲茅塞顿开,他轻声对女孩儿说:“小琪,我因为没有经历过跟你相同的事,所以不能做到感同身受,但是……”

    童小琪慢慢看向他,像是在等待那下一句话。

    “我理解你的痛苦之处,并心疼着。”

    她愣愣神,小声说了句“谢谢”,就继续把头低着,掉着泪,不知因为悲痛还是感动。

    杜笙哲顿了顿,跟她说起了一件事:“曾经我有一个朋友,他和你一样,抑郁症,并且在高考前一周,选择了服毒自杀。”

    “啊?!”小琪吓了一跳,“有没有救回来?”

    “救回来了,在这之后我那朋友经过了正规的治疗,身边所有人都很理解他、关爱他,同时他也搭配运动锻炼,最终战胜了病魔,大学毕业后,还去当了兵。”

    “……他真了不起啊。”女孩儿苦笑,异常苦涩地笑,“只是…那样的奇迹不可能会在我身上发生,我也没有那样的毅力战胜病魔…”

    他没有接女孩儿的话,接着道出了讲这个故事的关键:“后来我们在微信上聊天,聊到了我朋友的病,他说,‘患病时我总以为死亡就是真正的解脱,其实不然,个人的死会让身边的人痛苦并牵挂自己,灵魂就无法去到该去的地方。’”

    小琪茫然:“那什么是真正的解脱?”这也同样是杜笙哲曾问过那个朋友的话。

    他引用朋友的原话回答说:“‘大概就是活着吧。’”

    “活着是解脱?”小琪很意外,在大部分人的认知里,这是最得不到解脱的方式。

    “对,活着。”杜笙哲重复,又很快转折道,“但绝不是苟活。”

    她似懂非懂地点点头,问:“那个朋友有没有说…活着怎样才算是解脱?”

    杜笙哲缓缓摇了摇头,女孩儿也没有继续问下去。无论如何,她都始终相信,在自己身上不会得到那样的解脱,但是听了阿哲讲的事,又让她看到了些许希望,并且直觉告诉她这“希望”就在身边。

    “身边所有人都很理解他、关爱他。”

    理解,这应该是每个抑郁症患者最渴望得到的东西了。可对于小琪来说,不管是患病前后,这样的东西她似乎得到的太少太少,相反得到的责骂却不胜枚举。

    每每想到这些,她都觉得心脏割痛,泪水再一次模糊了视野,一道道地划着脸庞。杜笙哲注意到了,不说一句话,只是把手伸过去,用拇指为女孩儿轻轻抹掉眼泪。

    小琪慢慢转过脸看着他,他跟她对视一眼,温柔地笑笑。

    “谢谢……”她说。

    “以后不需要谢我。”

    “你是第一个给我擦眼泪的人…”

    “哦?你自己不应该是第一个吗?”

    “……”小琪被对方幽默地堵住了话,抿着嘴一笑,改口:“你是第一个给我擦眼泪的男……”

    杜笙哲咧咧嘴,心疼不已。

    *

    到回去的时候,雨已经完全停了。照常送童小琪的杜笙哲跟她走在寂静的路上,想到这个女孩儿今天向自己诉说的被人嘲笑“胖”的苦恼,问她:“你有在吃抗抑郁的药进行治疗吗?”

    她看了看他,回答:“是的。”

    杜笙哲作沉思状:“你有没有觉得…自己体重增加可能跟药物所包含的激素有一定关系啊?”他想通过这方面的疏导,让女孩儿把这一切都看淡。

    “肯定是这样!”小琪斩钉截铁,声音也抬高了些,接着一拳揍在了空气上。“都是药物害得,我喝水好像都能长肉!真该死!”

    啊……这反应让他吓了一跳。

    “我,我觉得啊…既然小琪已经在服药治疗了,选择吃减肥药减肥是最不可取的,谁知道减肥药物跟抗抑郁药物会产生什么可怕的相克作用。”杜笙哲话题一转,“其实静心去想的话,你妈妈是为了你好才反对你吃减肥药的,现在的减肥药更何况是网上卖的,都十分不安全。”

    小琪叹了口气:“道理我都懂,可我不知道为什麽,我特别想为一个人去改变自己。”

    “啊,为了谁?”杜笙哲疑惑。

    她暗自觉得不妙,说漏嘴了。

    “能让一个女孩子不惜健康为代价去吃减肥药减肥,那个人还挺可恨的。”

    看着对方义愤填膺的样子,小琪顿觉哭笑不得。

    “我说错了。”女孩儿假装纠正道,“我是想为了穿漂亮衣服去减肥,改变自己。”

    “噢。”杜笙哲双臂交叉在胸前,“那也不要吃减肥药。”

    小琪噗嗤一乐:“嗯,我记住了。”

    这次,两人依旧是在拐角处止步。准确说是杜笙哲先停了下来,小琪再跟着停下的。

    “你妈妈……当问起你胳膊的事情时,你就如实交代,放心,我敢肯定她不会责怪你什么的。”他如同一位兄长,话的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对小琪的关心和爱护,“回去了,睡个好觉,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不愉快都忘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