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跨光年的救赎 >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章 “真相”始露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章 “真相”始露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杜笙哲也跟着叹气:“我也说过不用你还啊。”

    小琪不理会他这句话:“告诉我你喜欢吃什么,我买。”

    对方哑然失笑,接着便一语道破她:“一定是你妈妈知道了你伤口缝针的事儿,然后你‘供’出了我,最后你们决定还这个人情,对不对?”

    “嗨!”女孩儿两手对着一拍,“是,也不完全是。”

    “那——我就把丑话说在前头,要是这人情敢还我,我这个‘副店长’就直接把你给辞了,也不需要张哥的批准,说辞就辞。”杜笙哲把嘴一咧,那笑容让人发慌。在人情往来之中,他一直都是最主动付出的那一方,且大部分不求回报。

    哦,真够狠,还个人情都把他得罪了。

    “你竟然还是副店长?”小琪质疑,如果真的是副店长,他就不会跟着自己在外发什么传单了。

    “假的。”杜笙哲憋笑,“我说那话的目的就是不让你还我什么人情,也不希望你因此受到困扰。”

    一个能放狠话“威胁”别人不用回报自己的人,一定是个值得信赖并深交的人。

    “嗯,我知道咯。”她觉得自己更想接近这个人了。

    之后,杜笙哲跟小琪说了张哥请吃饭的事情,类似于一次小型的“同学朋友聚餐”,时间在两天后,问她有无意向同他一起参加。女孩儿还担心一群年轻人精力旺盛,会拉着自己狂欢到很晚;他表示如果她吃完饭不想玩儿,自己会提前送她回来,女孩儿同意了。

    “明天下午你得去医院给伤口换药,还记得吗?”杜笙哲提了个醒。

    小琪憨笑道:“你要不说我差点都把这事儿忘了,谢谢提醒啊。”

    他暗自无奈勾了勾嘴角,觉得女孩儿似乎不把自身的伤势当回事。

    “阿哲…像这样的同学聚餐你们大家都是多久举行一次?”小琪想到她曾经的老同学们,虽然都相互加了QQ微信,但从每一届毕业开始,就再也没有联系过了。

    也许是大家都忙了,也许是互相都遗忘了。

    “噢,这个问题问得好。”杜笙哲眉眼一弯,摆出个“二”的手势说,“每个月都举行,一到两次。”

    她苦笑:“唉,真好。”希望到你这个年龄的时候,我也能像你一样经常跟曾经的朋友们聚餐,守住那份最纯朴的情谊。

    不过说起曾经的学生时代——

    女孩儿那些奇闻八卦的小好奇心便一股脑儿地涌了上来,生而为人,谁还没一两次八卦的时候呢。

    杜笙哲看她一眼:“你想问什么?”

    小琪暗自称赞对方真是会查颜观色,既然主动问了,她也就毫不客气地八卦了一句:“你有过喜欢的女生嘛?”

    ?!

    一个令人猝不及防的问题。

    那人顿了顿,回答:“有。”

    浓浓的醋意劈头盖脸地打过来,她内心不平静了,干嘛要问他这个。

    女孩儿强装镇定:“她叫什么名字呀?”

    “名字忘记了。”杜笙哲笑笑,“因为我并非是那种有多喜欢她,对她充其量是有好感吧,那姑娘是我小学六年级的副班长,会唱歌跳舞的,我挺欣赏她的,并且小学时候的情感嘛……你知道的,那都算不上什么。”

    哈哈。

    “那…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呢?”童小琪忍不住。

    他也并不介意,直接而简单的答道:“善良的。”

    不愧是她所了解的阿哲。

    “最后一个问题……”小琪扭头看着那人,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愿意继续回答。

    杜笙哲看着她,哧哧笑了几声,弄得对方也不禁傻笑出来。他说,问吧。

    “嗯…我记得你说过自己的生日在十一月,具体是几号啊?”她想起前些日子给阿哲的某张艺术照画的动漫画像,决定到时把这个作为生日礼物送给他。

    可对方却说女孩儿知道自己的生日,“就算所有人包括我自己在哪一天忘了我的生日,你也依然会记得。”小琪愣了一下,刚要疑问,却被他一句话堵了回去:

    “也许现在会很困惑,但很快你就会明白的。”说完杜笙哲还抛给了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小琪越听越摸不着头脑,随口说了句:“我俩萍水相逢的,我怎么会知道你的生日呢?除非你是我笔下的那个动漫男孩儿‘杜笙哲’。”话音刚落,她好像意识到了什么,惊恐地看向那人,稳稳地与其对视了上。

    “怎么?”他笑。

    童小琪努力把这个人同她笔下的“杜笙哲”的形象设定、性格特点联系起来,暗暗惊叹这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没…”女孩儿耸肩,“没什么,也许…一些事情需要你亲口来告诉我答案吧。”

    “你相信我说的答案吗?”杜笙哲看着她的眼睛,知道她应该是察觉到了什么。

    “相信。”小琪想了想,又补充道:“与其直接这么说相信,不如说我愿意相信你。”

    听了对方的这句回答,他突然就感到很宽慰,这样的宽慰感前所未有,以至于把他的心都摇晃得不能平静。

    指尖轻微颤抖着,杜笙哲把嘴唇抿得紧紧的,呼吸频率有些快,目光四下乱撞,小琪第一次见他这个样子,像是激动坏了。

    “你,你怎么了?”她跟着紧张起来,觉得是不是自己说错了话。

    那人摆摆手,说没什么,等后天聚会的时候,到张哥的店这里集合,人齐了就出发。他又另附一句,如果明天时机足够成熟,自己自然会把那个“答案”告诉女孩儿。

    童小琪故作难过地撇撇嘴,耷拉着脑袋:“你咋跟上次一样吊我胃口……”

    她这幅模样把对方逗乐了,杜笙哲甩她一句“真傻”,小琪不罢休:“还有你上次在河畔公园那里说问我的事,我一直都没明白是哪件事。”

    “就是我向你要‘杜笙哲’的绘画过程的事。”

    “哦…那……”

    杜笙哲五指并拢把手一伸,做了个“打住”的手势:“好了闲聊到此结束,小琪同事,请你专心工作,否则——”

    女孩儿把脸一绷,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

    *

    后来杜笙哲带女孩儿去医院换药,医生说伤口恢复得好,原本需要换三次药的伤口改成了换两次药,告诉两人下一次换药的时间是在三天后。

    “你最近的饮食上是不是多以高蛋白的食物为主啊,像虾啊、鱼啊、蛋之类的,这些高蛋白的食物有利于伤口加速愈合。”医生对童小琪伤口的恢复程度很是满意。

    她搔搔脑袋:“这倒没有……”

    “那还有可能就是你最近的心情不错,愉快的心情也有助于伤口的恢复。”

    谈及心情,小琪首先就想到了最近发生的种种。

    那个时候,女孩儿跟母亲大吵一场,情绪把她折腾得狼狈不堪;

    那个时候,她一个人声嘶力竭,躲在墙角哭泣;

    那个时候,他通过微信电话质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时候,他带她去看医生,缝了针;

    那个时候,他让女孩儿不要伤害自己,为她抹掉眼泪;

    那个时候,他一言不发地拥抱住了她,把那样一个支离破碎的自己从崩溃的边缘一点一点地拉了回来,然后用上一个人所拥有的温度和光辉,去温暖、去照耀她整个孤单的世界。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