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跨光年的救赎 >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二章 她的故事,她的心结①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二章 她的故事,她的心结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像这样有着专业服务的大餐厅,开VIP房间就更需要提前预约。张巍直接报出了预约的房间号,服务员便带着他们去了。

    故友重聚,场面一片热闹、沸腾,几个大老爷们激动地挨个儿握手,握完手再紧紧相拥,离情别绪无以言表。童小琪发现除了自己和另外那个陌生的姐姐,其他人全是男的。

    原本在那个姐姐的身材、容貌、打扮的衬托下她就显得足够卑微了,现在弄得小琪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越小越好。

    女孩儿悄悄地看向一旁站着的闫淑婷,她也正巧往自己这边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个正着。对方主动且友好地对她甜美一笑,这仿佛给了女孩儿的心脏一次暴击,紧接着她的脸庞“唰”地红了,匆忙也回了个傻傻的笑容,低下头去。

    不得不承认,同身为女生的小琪看到那样的笑颜都为此深深沦陷了。

    闫淑婷走过来凑近女孩儿,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嘿,感觉尴不尴尬?”

    小琪一回神,看着对方近在咫尺的脸,那一刻她的心脏跳动差点就漏了一拍,这个美女姐姐竟然主动找自己搭讪,实在没有她想象中的那般高冷,也太平易近人了吧!

    “啊…我、我…也觉得有些尴尬…嘿嘿。”童小琪暗骂自己简直太不中用了,跟阿哲那个异性说话腼腆就算了,跟同性说话也这么吞吐得凑不成一句,真笨。

    那姑娘一笑,也不客气,一把揽上小琪的肩:“那群人也太不绅士了,只顾着自己热闹,这里只有我们两个女孩子,也不过来对我们说些什么,弄得咱俩像局外人一样,你说是吧。”

    “也、也许…他们…太激动了吧,哈哈。”小琪被对方的香水味迷得七荤八素。

    闫淑婷一牵她的手:“这会儿还没上菜,我俩到外面去玩儿吧?”

    “嗯,好呀。”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随着对方的牵引轻轻然地“飘”了出去。

    原来一个人的美,可以强大到给另一个人带来真实感官上的舒适。小琪记下了,回去要写在备忘录上,标注“这就是美的极致”。

    两人来到隔壁的一间空包房内,闫淑婷向小琪要了微信:“要怎么称呼你呢?”

    她害羞地搔搔脑袋:“我的名字挺简单的,童小琪,叫我‘小琪’就好啦。”

    “名字好可爱。”闫淑婷打量了一下女孩儿,“你几几年的,看样子应该跟我差不多大吧?”

    女孩儿自嘲:“我零零后的小屁孩儿罢了,你肯定是姐姐啦。”

    “零零后啊,我大个你几岁,我九七年的,以后叫我淑婷姐吧。”

    在之后的时间里,她们聊了很多,从个人的兴趣爱好聊到梦想,再从梦想谈及未来就业、社会竞争……闫淑婷告诉了女孩儿在大学生活中容易遇到的挫折和解决的方法,容易面临的种种选择以及如何避免做出错误的选择。

    “姐姐是过来人,这些挫折也好、选择也好,都是我亲身经历过的,我把它们告诉你,虽然无法帮助你绕开它们,但一定能帮助你去从容应对它们。”

    话题似乎随着闫淑婷落地而止的话音一起结束了,小琪把思绪从中抽离而出,意犹未尽。随即,她连连向对方表示感谢,那姑娘摇了摇头:“没有什么好谢的,但如果你想谢我的话,能听我讲一个故事吗?”

    “嘿,洗耳恭听。”

    ……

    闫淑婷放松地靠在椅子靠背上,咬了咬嘴唇:“曾有个女孩向心悦的男孩表了白,男孩婉拒了女孩,明明这之后,双方之间就可以互不干涉了。”

    “是啊,原本可以互不干涉了…但是,那个女孩偏偏用了最卑鄙的方式去发泄内心的不平衡,也深深伤害了男孩。她或许不该那么自作聪明,自作聪明到他们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淑婷姐…”小琪的声音放得很轻,“那个女孩是……”

    对方神情自若:“那个女孩就是我。”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那么几道结。一些人即使磕磕碰碰,结果被心结越缚越紧;也有一些人选择视而不见,平淡而活,却不知他们在无数个夜晚饱受着其困扰;还有一些比较幸运的人,找到了正确的方法、正确的人去打开心结,受益匪浅。

    女孩儿的心连同闫淑婷的眉头一起,绷得紧紧的。她清楚,自己嘴笨,从来都说不出什么美好的话去安慰别人,唯有让静默的呼吸声作为回答。

    “我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向他道歉,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被他原谅。”那姑娘苦苦笑着,“我只求老天让他原谅我…做不成恋人也好、做不成朋友也罢……”

    “姐姐,你不要太难过了…”童小琪轻轻拍着她的背,“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

    姑娘抬头看着她,而后故作轻松地笑笑道:“真对不起,把你都牵扯了进来…不用为我做什么,你能听我诉说完这个故事,我已经很感激啦!我觉得心里畅快多了,谢谢你能作为我的倾听者。”

    许志超小跑过来,告诉两人过去准备吃饭,闫淑婷做了个驱逐的手势,意思是告诉那人“我知道了,你可以走了”。对方也不多废话,扭头就走了人。

    两人一起出了门,闫淑婷走在小琪略前方一点。她到底一个没忍住,还是问了出来:“淑婷姐……”

    “嗯?”对方转过身,一对大眼睛看着女孩儿。

    “我想知道,你故事中的男孩是谁。”

    她甜甜一笑,走近一步,弯下腰把嘴凑到女孩儿的耳边,悄声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

    *

    餐桌上,一群人相互敬着酒,祝福的话语“满屋飞”。但这些“祝福的话语”对于小琪来说变成了喧嚣。此时她目光呆滞,盯着自己碗里的菜看了半天,又猛地把视线投向桌上,迅速扫了一遍,始终不动一下筷子。

    说到底,女孩儿其实还是吃醋了。

    她一直单纯地觉得,只要自己足够依赖着一个人,别的就什么都不会发生。可复杂又现实的是,优秀的人就犹如一块磁铁,总能吸引出来自四面八方的“金属”,而那些和“磁铁”拥有共同物质的“优质金属”自然就会与之成双成对。

    但是,小琪认为自己只是一块“普通金属”,不仅普通,还多出一些瑕疵。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女孩儿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想了些什么。

    偷着看向身旁人的侧脸,她发现阿哲的脸上有了几分明显的醉意,他嘴角强撑着的笑容,似乎已经在为身体的“超负荷饮酒”发出警报。

    女孩儿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叫了下他,但对方并没有听到。杜笙哲站起身,与他人干杯,紧接着又一杯白酒下了肚。

    小琪突然就害怕起来,忙用胳膊肘碰了碰那人,对方一愣,低头看着她:“怎么啦?”

    “阿哲,少喝点吧,别喝了…我怕你受不了。”女孩儿尽量用眼神告诉他,“我很担心你”。

    “哈……”杜笙哲一笑置之,“没事儿,我酒量还是不错的,没事儿。”说罢,他拿起筷子去夹菜。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