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跨光年的救赎 >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五章 初入欢乐谷

第一卷:来历之谜与深渊 第二十五章 初入欢乐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张巍开车把另外两人送回去后,最后才带着杜笙哲返回店里。

    有了店内明亮的灯光,小张很快便注意到了对方脖子上的不对劲:“喂…!你脖子上……”随即他一指自己的脖子:“这儿,有口红印。”后四个字小张几乎是掐着声音说的。

    “哦。”那人轻描淡写。

    小张瞪圆了眼问他:“闫淑婷?”

    杜笙哲摆了摆手,说,“不要问了”。

    “嗯。”对方会意,“你今天喝醉了酒,整个人挺累的,上楼早点休息吧。”

    喝了小琪给的蜂蜜水虽然帮助解了几乎全部的酒劲,但杜笙哲一倒床上,还是很快就睡着了,澡都顾不上洗,衣服也没换。

    *

    清晨,当破晓的第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抚摸大地的时候,成千上万个生命也将随之复苏。

    童小琪这天难得起回大早,站在镜子旁打理着头发,扎了个适合自己的“独丸子”发型。自从上次阿哲给她买了把梳子和一盒橡皮筋后,女孩儿就把原来一直扎的发绳以旧换新了,还让自己那把檀木梳“休了假”,改用那人买的梳子。

    不为啥,想着他就是挺开心吧。

    关于昨天的聚会,她挺满意的,阿哲很细心,挨着自己坐,不让她独自一人在陌生人群中尴尬;她还加上一位美女姐姐的微信,真幸运!唯一缺憾的,是阿哲食言了,他醉成那样,哪里还会告诉她那个“答案”。

    女孩儿在脑海中过着这一天的计划,母亲过来递给她一个小本子,打断了她:“小琪,拿着你的学生证,今天去欢乐谷那边玩一天吧?”

    欢乐谷,那是她年少时一直想去拜访的地方,却因长期留守在外公外婆身边生活在乡下,没有机会。

    “老妈……”童小琪迟疑,“怎么突然间想到让我去那儿?”

    母亲叹了口气:“我看你最近情绪不稳定,很压抑自己的样子啊…想让你出去玩儿一天,放松放松。”

    “……你看,欢乐谷那边都是些年轻人。我昨天问了客服了,如果你决定去玩儿的话,拿着学生证买门票还能优惠五十块钱。”

    哇塞。

    “那钱——”她故意延长声音。

    “一百八,我转给你。”

    哇塞!

    母亲难得的这么温柔,让小琪一时间还难以接受。“那你呢?老妈,也一起去玩玩呗?”她很傻地顺口了这么一句。

    母亲摇头:“你妈老啦,会玩儿出问题的。”

    哈哈,唉。

    小琪独自出发了,她原本打算的是约上阿哲一起去,但昨天那人醉酒,就想让他好好休息不做打扰。尽管说自己早已习惯了一个人,像去欢乐谷那样的大型娱乐场所,一个人是最最无聊的吧。

    其实女孩儿这么长时间以来同杜笙哲接触,她已经依赖上了那个人,她开始习惯有人陪伴自己,也开始害怕孤独。

    她试想过必然发生的事,过完这个夏天,她就要跟母亲离开这里去学校办复学手续,随着下届新生重新开始一个大一;又或者阿哲先自己而走,去往不知名也让她无法企及的远方。

    可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到那时,她准又归于孑然一身了。她明白,深刻地明白,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即使成了要好的朋友,分开了,就只能任由时间冲淡所有,模样、声音,甚至是姓名,留下光秃秃的联系方式。

    想聊,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三番折腾下,小琪达成了人生中第一次“在外地独自远行”的成就,一切都还算顺利,她进到了欢乐谷。

    茫茫人海,几乎所有人都是结伴而行,女孩儿就宛如一条不被掌舵的小船,随意漂泊,没有方向。她忙展开导游地图,视线上蹿下跳,拼命为自己寻找一个游玩的目标。

    无疯狂,不青春;过山车,就它了!

    问了几个工作人员,小琪好容易找对了地方,随着人群大流刚进过山车场所,轮到她时,马上就被名工作人员“揪”了出来。

    “姑娘,你的票呢?”

    “票?我在进来欢乐谷的时候就已经买了啊。”她疑惑,记得母亲说过买了门票进到这里面玩儿都是不要钱的。

    工作人员笑了,把手向售票处一指,有礼貌地说:“玩过山车项目是需要游客另出钱购票的,不免费的哦。”

    小琪憋着笑赔礼,惭愧地退出了队列。她没有足够的钱购买那些“不免费项目”的门票,更烦恼的是,她连所有游乐项目免不免费都摸不清了。

    之后,女孩儿玩起了旋转木马;

    再后来,女孩儿打听到参观鬼屋免费,心血来潮,溜达到排队区忐忑地等待起来。

    童小琪回想自己初中头次拜访鬼屋的那时,她眼睛都不敢睁开,全程尖叫,吓得鞋都要磕掉。她也记得,那会儿是有幸跟着父亲一起玩的,唯独让其感到不适的是父亲身边多了一个陌生的女人。

    起初单纯的小琪觉得那个阿姨是父亲的朋友,暂时借住在父亲家里而已。直到她偶然在他房间里看到了两人的结婚照,才懂得,她的正常家庭只存在于想象中和梦里,她失去了父亲,彻底失去了。

    在那一刻,女孩儿没有眼泪、没有愤怒、没有拉着父亲大吵大闹。只是后来的生活中,他们之间再没有联系,继母连同父亲的模样,也一起淡出了女孩儿的记忆。

    ……

    排在前面的人探访鬼屋都是两个三个或者更多地结成小组,嬉嬉闹闹地闯进去了。童小琪无人结伴,仍鼓足士气,刚一进到室内,她只感到全身的毛孔骤然收缩,知道这个场地刻意开了空调制冷,但周围黑压压一片,实在令人脊背发凉,胆战心惊。

    不幸的是,小琪并没有及时跟上前方的“大部队”,再看后面,工作人员已经把下一批游客拦住了,不让进。

    这什么操作?她绝望,他们是怕人多了热闹,就没有那种恐怖氛围了么?

    别害怕。她暗暗给自己打气:你已经是个十九岁的大姑娘了,与那时那个胆怯的小女孩截然不同,你肯定不会害怕这些虚假的模具,没什么,真的没什么。

    小琪开着手机电筒,几乎是屏息地蹒跚前行。每迈一步,女孩儿的心里便没了个底儿,巨大的恐惧疯狂地叫嚣着让她撤回去,不要前进。

    她不听,硬着头皮继续试探,并且尽可能让自己不去看周围的鬼怪模具。

    可人的好奇心总是那么难以掩盖,在女孩儿终于熬到周围有些昏暗灯光的路段时,她还是忍不住地打探了下周边环境。这一看,简直成了她挥之不去的噩梦!

    童小琪大叫一声,撒腿就往回跑,没跑几步接着一个踉跄,人差点趴地上。她好似无头苍蝇,撞到哪儿,就顺着哪里跑下去。

    当她跌跌撞撞地来到一处拐角,不慎跟前来的一位游客撞了个满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