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1章 生死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喂?胖子!晚上接着‘王者’啊!”

    德龙市半城镇的一条胡同里,一个拎着烧鸡的少年笑嘻嘻的往前走着,这少年十八九的年纪,长的挺普通,板寸头,一双粗重的短眉毛,小眼睛,神情贼忒嘻嘻,有点像大号版的蜡笔小新,长相倒还其次,关键是神似。

    看他乐呵呵的模样,不知道的以为有啥高兴事呢,其实啥也没有,他天生就爱笑,要细说起来,还有一件烦心事呢。

    满分650的高考,陈涛才考了209!

    全校倒数第六!

    连三本都没考上!

    陈涛特别不爱学习,看见课本作业就提不起精神,犯困,跟要死了似的。要是让他玩游戏,不管是王者农药,撸啊撸,哪怕是俄罗斯方块,他都能津津有味玩上半天不带挪屁*股的!

    就这么个主儿,能考上大学才怪呢。

    不是没想过好好学习,也有一股雄心壮志要给爹娘争口气,但是热度过不了三天又恢复了原样,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说的就是他!

    陈涛的家在清溪镇北边,顺着门口有棵大柳树的胡同往里走,右手边第三户,大门是黑色的,漆皮脱落,像一条得了体癣的老狗,红砖垒成的墙头上竖着两排酒瓶碴子。

    别看家不怎么阔气,小院规整的可挺利索,地上栽着一片杜鹃,无论颜色还是枝叶都比城里那些盆栽的,显得有精神。

    小院西北角旮旯有个铺着油毡纸的小棚,棚里是一辆擦的很亮,但车座车把已经很旧的推车,车上装的是陈涛他爹赶集时给人修自行车的家伙什儿。

    陈涛进门的时候,老陈正拿着扳子修三轮车呢,“谁让你买这些没用的了?电池呢?”他瞪眼道。

    “兜儿呢!”陈涛摸出一板电池来,“老陈,我就知道你得这么说!这怎么能叫没用的啊?”陈涛晃着烧鸡,“俗话说,‘吃全落,穿二八,赌一半,嫖白瞎。’我这钱全花到刀刃上了。”

    “学习不行,说这没用的你一套一套的!”老陈又瞪了儿子一眼,对这个只爱游戏,不爱学习的儿子,他也没有好办法。

    “嘿嘿嘿。”陈涛笑着撕下一条鸡腿,“别愁眉苦脸的了,你尝尝。”

    “我不吃!”

    “我就知道你得这么说……娘,你尝尝,正经的陈家熏鸡啊。”陈涛挑开门帘走进屋里。

    正在炕上缝衣服的李大娘气笑了,儿子挺大个小伙子,怎么还跟个小孩似的?

    “小涛,你也是个大人了,上了大学你得好好学习!学好本事,将来坐办公室,不用受累。让你爹给你太爷爷烧纸时也有的说道。唉,你怎么不知道发愁呢?”

    “咕噜”陈涛艰难的咽了一口鸡肉,咧嘴道,“我这刚高考完,你就让我愁毕业的事?那我也忒能愁点了吧?车到山前自有路么!再说当工人有啥不好的?我爹在钢窗厂当了二十多年工人,我看挺好的嘛。嘿嘿,对吧,老陈?”

    “好个屁!”老陈吼道,“就是我当了一辈子工人,才不能让你走我的老路!我和你娘定了,花高价!让你上私立大学!”

    德龙市有个私立大学,只要钱到位,二百分都能去。

    “啥?”陈涛挑了挑眉毛,“就咱家这条件,上的起私立吗?学费得两万多呢吧?咱们家哪来那么多钱啊?我不去啊!爹,我真不是那块料,你就让我上专科得了。”

    李大娘放下了手中的活计,神色郑重道,“小涛,你长大了,有些事,我们该跟你说道说道了。想当年你太爷爷是咱们村……”

    “知道!”陈涛不耐烦的说,“他老人家是咱们这十里八村最有名的算卦的,他临咽气前拉着我爹的手说,你将来的儿子,也就是我,是个牛皮闪闪放光芒的大人物,前途不可限量,要好好培养……娘,这话都念叨了一百八十八遍啦。”

    啪!

    老陈狠狠的摔了扳子,“念叨你八十遍,也没念叨出个屁来!你给我乖乖上私立去!挺大个小伙子,不知道争气!人才那是培养出来的!大学怎么也比技校起*点高!我拼了这条老命,也得给你培养出来!”

    欢愉的气氛一下沉重起来。

    “唉!”

    李大娘叹息声落在陈涛心里,他吧嗒吧嗒嘴,臊眉搭眼,心里怪不是滋味。

    晚饭吃的憋屈,陈涛喝了一瓶啤酒。

    他倒在炕上,晕乎乎的,又自责又难过,就是再没心没肺他也明白,自己是够操蛋的了,上了三年高中就考了个全校倒数第六,说出去丢人啊!爹妈还得花高价,那私立大学一年学费两万多,家里一年也就攒下这么点,都给自己花了,爹妈还得省吃俭用。

    因为啥?

    爹妈迷信太爷爷的话占一面,更重要的是自己完蛋!

    陈涛暗下决心啊。

    以后要努力了!

    要好好学习,要争气,要考个好成绩!

    要……要不还是算了吧!

    他泄气了!

    学习?开玩笑!让他玩行,让他真老老实实坐那儿看会书,做套题,真是要了他的命啊,而且也学不会,高中三年都荒废了,大学还能追的上吗?

    “太爷爷也是个老糊涂了,就我?是能成大事的人吗?

    我这辈子最大的愿望是中个几千万,不用上班,整天除了玩游戏,就是玩妹子!什么首充啊,大礼包啊,高级皮肤啊,都给我买买买!一大堆妹子,为了钱跟我过着没羞没臊的生活,没错,我就是馋她们的身子,我下贱……”

    陈涛越想越美,心中的失落减少许多,晕晕乎乎,正似睡非睡的时候,忽然间!

    头顶上一个炸响!

    嗡的一声!

    好像一个闷雷!

    “没出息的东西,辱没了我陈广王的名声!”

    陈涛机灵的一下站了起来,酒全都醒了!只见四周黑漆漆的,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那种黑,他有一种灵台清净,似乎是飘在半空的感觉。

    陈涛顿时慌了。

    这是哪?

    谁在说话?

    还不来得及细想。

    吧嗒!

    有一样事物掉进了他手里,太黑了看不见,捏了捏,好像是本薄薄的小册子。

    “臭小子,给我拿好喽!我在幽冥境等着你!!”

    声音远去,“等着你”三个字回荡耳畔,渐渐消失。

    黑暗乍然消失,如同没出现过。陈涛站在炕沿边上十分茫然!

    眼前那台老式三十二寸的电视里正在播放着新闻联播,吃完饭的方桌还没来的及收拾,半只烧鸡安静的躺在盘子里。

    还在自己家!

    刚刚那是幻觉?

    还是……等等!

    陈涛猛地抬手,掌心上,一本泛着淡灰色光芒的小册子乍然展现,凌空而立!

    书皮上赫然写着三个大字——“生死簿!”

    而在三字下还有一行醒目的血红色小字,

    拥有者:陈涛,剩余寿数:“二十三小时,五十九分,一秒。”

    我擦!

    陈涛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面如死灰!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