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4章 磕头吧,少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爹,你这次回来待几天不?”孔二狗擦着眼泪。

    “额,时间紧迫,一会儿就走……那边儿管的紧着呢,呵呵。”

    “那赶紧的!”

    “干嘛呀?”

    “我把我妈叫来,你们老两口唠唠啊!”孔二狗起身要走。

    “啊,别介!一个人哭还不够呛啊”陈涛大声说,“那个,二狗子,天机不可泄露,你.妈年纪大了,再吓着她。”

    “对,我倒把这茬忘了。”孔二狗抹了把眼泪,白胖的脸上挂满了笑容,搓手道,“爹,我把有珍和小伟叫来,让他们俩给你磕个头!你孙女结婚,你得见见啊?”

    陈涛本想拒绝,但一想到吕仲伟刚才狗脸看人低那劲儿心里面就有气,想了一下,“有珍就算了,女人阴气重,再伤着身子,让小伟过来吧。”

    “好嘞!”

    几分钟后,孔二狗拉着一脸懵逼的吕仲伟进了屋,又把门锁上了。

    “爹,我在外面正迎亲呢,那边没人盯着不行啊。”说着看了看坐在椅子上晃着二郎腿的陈涛,脸上疑惑的神色更重。

    孔二狗虚指了下陈涛,“你爷回来了,快,给你爷爷磕个头!”

    “我爷?谁?哪?我爷在哪?”吕仲伟目光探寻,连晃了好几下脑袋。

    孔二狗急啊。都说了时间紧迫,这小子还蘑菇呢,让你叫你就叫得了,哪那么多屁话啊!

    “他不是陈老蔫他们家那小子,他是你爷爷!我爹!”

    “啊?!!”吕仲伟下巴几乎掉了,“爹!你……你你你。”

    “你爷爷托到他身上了,就为了看你们俩结婚来的,快给爷爷磕个头啊。快点,快点!***的!”孔二狗一着急,直接开骂了。

    “爹……你,我爷都没了五年啦!”

    “咳咳咳。”陈涛假装咳嗽,“狗子,既然孩子不乐意,那就别勉强了,再说这时辰也要到了。”他站起身来作势要走。

    “他*的,你个王八*的!”孔二狗兜头给了吕仲伟一个大耳勺子,“快跪下!”

    转头又笑着对陈涛说道,“爹,你老人家多等一小会儿,我马上让他给你磕个头啊!”

    “跪下!”孔二狗瞪眼。

    吕仲伟后脑勺子挨了一下正来气呢,听见老丈人真管陈涛叫爹,而且说的真情实意,简直是亲情流露,不由十分疑惑,“难道真是我丈人他爹回来了?这事可他.妈有点邪门……”

    他看着陈涛,好一会儿也没动作。末了苦着脸说,“爹,男儿膝下有黄金,你让我管一个孩子叫爷爷,我开不了口。我还是把有珍叫来吧。”

    孔二狗早就看不上这个姑爷,现在听他这么说更是有气,他细眼一眯,低声道,“你小子不是嫌我给你配送那车不好吗?今儿你痛快跪下给你爷爷磕个头,我给你辆奔驰E300!”

    吕仲伟的心噗通一跳!

    奔驰E300?!

    那可是小五十万的车啊!

    跪?

    还是不跪?

    这不是一道选择题!

    这是一道送分题啊!

    奔驰开出去多你*有面儿啊,趁着家里那头老虎怀孕,正好去大学城泡两个女大学生玩玩!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不跪下捡的着吗?

    跪!

    不就一声爷爷吗?

    他们家还有啥亲戚,都一块来吧!

    老子他.妈把你叫破产。

    “爹!”吕仲伟大义凛然,“你说啥呢?我爷回来了,我磕个头不是应该的嘛!提什么车不车的啊!”

    噗通!

    “爷爷在上,仲伟给你磕头啦!”

    咚咚咚!

    吕仲伟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

    “爷爷,你在天之灵保佑我和有珍过好日子啊!”

    咚咚咚!

    这几个响头吕仲伟是下血本了,他听说给辆奔驰又高兴,实打实的磕了六个头,酒店地下是瓷砖,磕的他脑门中间那块通红的一片。

    陈涛心里那个乐啊,“咳咳,二狗子,小伟磕完了,那有珍呢?”

    孔二狗给吕仲伟屁.股蛋子一脚,“替你媳妇给爷爷磕头啊!”

    “哎!爷爷,我替有珍给您老磕头啦!”

    咚咚咚。

    咚咚咚!

    这六下明显慢了,力道没有刚才大,声音也小了不少。

    陈涛笑道,“好孙子,孝顺,好啊!”

    吕仲伟咬着牙花子,揉着脑门子,正要站起来,只听陈涛又说。

    “我在那边啊,看见你太爷爷了,你太爷爷是回不来啦,老跟我打听他重孙女呢。小伟啊,你给你太爷爷磕几个头吧!我替他受着,哈哈哈哈。”

    吕仲伟嘴巴子差点没咧歪了,这是孔二狗常念叨得那个忠厚老实的孔老汉吗?

    这也太鸡贼了?

    磕头还能替人受着的?

    哪有这讲啊?

    正想怎么搪塞呢,孔二狗跪下去了。

    “爹,我给我爷磕头啦!你替我跟他老问好啊!”

    咚咚咚!

    咚咚咚!

    得!

    吕仲伟咬牙啊!

    不磕也不行,老丈人都磕了他还能说啥啊?

    磕吧!

    “太爷爷我给你老磕头,你老保佑我们两口日子红红火火啊!”

    咚咚咚!

    咚咚咚!

    咚咚咚!

    孔二狗磕六个,他磕九个,磕完自己那九个,还得替他媳妇磕九个。

    这十八头磕完,吕仲伟心里就一个念头,“这奔驰车不尼玛好赚啊!”

    他就感觉脑门中间跟让人拍了一板砖似的,火.辣辣的疼,一抹,肿起来挺高,跟顶个乒乓球似的!

    更可气的是陈涛嘴里一直也没闲着,什么“大点劲儿,你吃饭了吗?磕的不响啊,还没放屁声大呢,你太爷爷耳背听不着啊!”

    见吕仲伟颤颤巍巍的要站起来,陈涛还说,“咳咳,小伟啊,你猜怎么着?我回来时候还看见你太爷爷他三姨家的七舅姥爷了,你……”

    吕仲伟这下真哭了,再磕十八个就你真妈成葫芦娃了,再说,七舅老爷算哪门子亲戚啊?

    你这是诚心玩我呢啊!

    他揉着脑门,“爷爷,我真不行啦,我,我都磕成脑震荡啦!你饶了我吧啊!”

    好家伙,一着急把实话都说出来了。

    陈涛咂摸咂摸嘴,略显不悦的说,“年轻人啊,这点苦都吃不了,将来能给我孙女幸福么?啊?”

    吕仲伟咬牙啊,“这跟吃苦挨的着吗?这尼玛是累傻小子呢这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