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5章 要去上学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吕仲伟在那哭着一张脸诉苦。

    陈涛偷偷的打开了生死簿。

    就这么一会儿,竟然赚到了五千多的威严!那数字还在十几二十的上涨着。

    兑换成寿命足够一个半月了!

    而且幽冥铺里还多了一行小字,不过现在不是细看的时候,他扫了一眼,确定死亡危机已经解除,赶紧把生死簿收起来了。

    目的达到,再呆下去已经没有意义,再加上这么一闹,孔二狗心中肯定起疑了,言多必失,见好就收吧!

    “那什么,行啦,人我也见着了,我就不待着了,先走了啊。”

    “爹,这就走啊?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多待会儿呗?”

    “是啊,爷,爷爷。”

    “不行,那边管的紧呢。好孙子,好好待我孙女,过一阵子,我再来看你啊。”陈涛拍了拍吕仲伟的肩膀,一溜烟跑了。

    他走之后,孔二狗望着窗外陈涛的背影怔怔的楞神。

    吕仲伟揉着头,“爹,我爷真附到那小子身上了?看他说话不像啊?还不用咱们送他!”

    “废话!你当我看不出来?”孔二狗摆了摆手,喃喃道:“往后得多和陈老蔫走动走动喽。”

    ……

    ……

    回到家。

    陈涛躲进自己屋,虽然生死簿只有自己能看到,但长时间盯着空气发呆的举动还是应该避免让爹妈看到。

    右手一展,生死簿出现。

    幽冥铺页面荡漾着水纹,第一排,在“天眼”和“增寿”后面又多出来两个字——“传灵!”

    “打开鬼门关,从幽冥中召唤灵魄,灵魄平均持续时间约一炷香。自古阴阳殊途,“传灵”逆天而行,大伤人合,使用间隔为三十天。”

    召唤阴曹地府的灵魄到阳间来?

    听上去很厉害,但仔细一琢磨是不是有点鸡肋啊!

    首先,它的平均持续时间是一炷香。

    也就十多分钟的样子。

    够干啥的啊?

    还有,使用间隔也太久了,要整整三十天!

    不过优点也很突出。

    从地府里召唤过来的,肯定是灵魂中的精英分子啊,简称鬼精!不说别的,召出几个古代的中医来,什么扁鹊啊,李时珍啊,不是吊打现在这帮中医啊?

    具体陈涛也不明白,反正他看小说上都是这么写的。

    而且,唤灵不耗费威严值,只要时间一到就能用,这点很重要,要知道一百点威严可是一天寿命呢!

    总的来说还可以,关键看什么时候用,能不能赚到威严值。

    通过这次经历,陈涛确信了那个推断,越是牛逼的人产生的威严值就越高,而且幽冥铺里显然有更多的东西,只有自己的威严够了才能看得见!

    正像生死簿里说的,

    “威严不存,何以为神?”

    威严是一切的基础,是关键中的关键!

    ……

    晚饭后坐在炕上看电视,是陈涛家为数不多的娱乐。

    泡一壶茶,磕着自己种自己炒的葵花子,一家日子虽不富裕可挺滋润。

    陈涛他爹妈也不挑剔,北河经济品道,晚上七点五十,有啥剧就看啥剧,这两天放的是抗*日神剧,俩人也看的津津有味。

    电视里一个长*官站在山坡上,对士*兵们激动的说,“同志们,坚持住!还有一年,八年抗战就要结束了!”

    “扯蛋!呸!”老陈把嘴里嚼没味儿的茶叶吐了。

    “爹,你看出来了吧?这抗战还没完呢他都知道八年了!这不扯呢吗?”

    “不!不不。”老陈头摇头,“这事不算扯,咱们队伍里肯定有能人,跟你太爷爷似的,拿手指头一算就能算出来,这事不算扯啊!”

    陈涛他娘也一脸认真的说,“对,那时候谁家丢个戒指,耳环,让你太爷爷一推算,锅台下面,水缸后头,一找,嗨,还真有!”

    陈涛眨巴眨巴眼睛,“哦,敢情这都不算扯淡啊。那你们扯什么淡……不是,那哪扯淡了啊?”

    老陈头指着一个女*兵说,“你瞅瞅这丫头,打扮的比地主家姨太太还你.妈骚包,脸上抹得粉敢上锅底灰了,这是来打仗的吗?这不纯扯淡嘛!”

    敢情他爹关注点在这呢,陈涛哭笑不得。

    “爹,娘,那什么……我跟你们俩说个正事!我想通了,我要去念私立大学,将来混出个人样来!给你们俩争气!”

    两口子一听这话,唰的一下扭回头来,那表情仿佛他说的话比抗*日*神剧还扯!

    老陈嘿笑,“想换新手机了?说吧?多少钱啊?”

    “我听着也不像我儿子说的话……”

    陈涛气啊。

    “你们俩这次真是门缝里瞧人,把人瞧扁了我还真就告诉你!你儿子不仅上大学,将来还要考研,不是985,211,我都不带看他的!”

    “哈哈哈。”两口子笑得东倒西歪。

    李大娘拍着陈涛屁.股,“哎!我儿子就长了张好嘴。”

    “嗯,吹他.妈牛逼是把好手……”陈老蔫笑得眯起了眼睛,小小的房间里充满了欢快的气氛。

    陈涛心中感慨。

    连孔二狗那样狗一样的人都知道孝顺,过去的自己却懵懵懂懂的。

    啥叫孝顺啊?

    看了孔二狗的多半生,陈涛算是明白了。

    少让爹妈操心,自己把自己的事办好就叫孝顺!

    不就是混出头吗?

    过去没这个实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有了生死簿的帮助,这还真不是难事!

    ……

    ……

    晚上,夜很深了。一家三口正在熟睡呢。

    月色如水,皎洁的月光从窗帘的缝隙中照射进来,在地面上留下一道淡淡的银白。

    忽然,阴影一阵波动,竟从中走出一道影子来,他个子干瘦高挑,像根竹竿,浑身漆黑,穿着宽袍大袖,袖口上用暗红的线绣了“城隍”两字。

    那暗影伸出蒲扇般的大手,试探着,搭在陈涛肩头,指尖在肩膀上轻轻的敲了下。

    陈涛睡的像死狗,纹丝不动。

    又敲了两下。

    还在睡。

    黑影纠结的挠挠脑袋,左瞅瞅,有看看,手掌张开握紧,握紧张开,最后伸出一根小拇指,以最轻的力道在陈涛肩膀上又点了点。

    还不醒!

    搞错了吗?

    他拿出一卷黑色的画卷,展开了,上面是一个人的全身像,寸头,浓眉毛,小眼睛,宛然便是陈涛的模样。

    他端详画卷好一会,脸上显出疑惑之色,最终摇了摇头。

    月光一转,他的身体仿佛被无尽的黑暗吞没,卧室里又回复了平静,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