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6章 来报道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礼拜后。

    德龙市,三水区,德龙工商学院门口人流涌动,马路上,前来送孩子报道的车辆排起了长龙,十分热闹。

    “大,真大啊!”

    陈涛背着铺盖卷,张大嘴巴发出了一连串的感慨,不仅校门大,女孩也大!

    个儿大!

    干净!

    白!

    这么一会儿的功夫看见两三个特别漂亮的美女了,不比电视里的女孩差!

    不得不说,城里的女孩和镇上的那确实不一样啊!

    人家那皮肤,那小腰,那大长腿……

    咳咳,陈涛看了眼他老爹,默默的收回了目光。

    “德龙工商学院”是德龙市最大的民办大学,在北河省颇有名气,位列华夏国十大民办学校之一。为了让牌子更亮,校方还聘请知名专家作为专任教师。

    学校门口挂起的大条幅上就写着:

    “热烈庆祝曹安民教授担任我校公教部主任,数学系主任!”

    学生会的同学负责引导新生入校,走进校门,能看见写着“财务管理学院”,“会计学院”,“计算机科学与技术学院”等等的告示牌,操场上面一片橘黄色遮阳棚组成了一个长条方阵,那是社团招新的地方,人头攒动,好不热闹。

    报道,领校牌饭卡,分宿舍,折腾了一个上午。

    “我说我一个人就行,你还不放心。看看,这不是写着呢么?二号宿舍楼A*C座。”

    陈涛站在一座古色古香的宿舍楼下,正要上前,见他爹还站在原地,神情有些拘谨,讶然道,“咋啦,爹,上楼啊。”

    老陈目光犹豫了几回,“你自己上去吧,我回家了。”

    “别介呀,当初我不让你来,你偏来,现在来都来了,还不上宿舍瞅瞅啊?你咋啦爹?”

    陈老蔫讪讪的,瞅了瞅脚下那双新布鞋,没挪步。

    陈涛明白了,敢情他爹是觉得穿的土气,怕见到同学们,让他脸上没光。看的出来,能来这所学校的孩子,条件都差不到那儿去,就拿报道来说吧,有坐私家车来的,有坐出租车来的,像他们俩这样扛着铺盖卷,坐班车换公共汽车的确实不多见。

    老爹这是为他自尊心着想呢。

    陈涛笑了,“爹,咱也是花了两万多学费呢,连看一眼宿舍都不行啊?你怕啦?”

    “谁怕了?”陈老蔫一梗脖子,“上去瞅瞅!”

    五楼。

    五零六。

    一个普通的六人间。

    陈涛他们进门的时候,屋里已经来了两个新生了。

    都是一家三口来的,两个当爹的站那儿客套,当妈的一边给孩子铺床,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那两个新生显得有些局促,站在各自的床边上低头玩着手机,互相也没说话。

    见到又有新同学来,两个家长立刻迎了上去,即是同班,又是舍友,家长们肯定要热情一些。

    “快进来。”

    “你也是计服系163班的,以后大家就是同班了,互相照顾啊。”

    “这小伙子长得……呵呵,随便挑个铺,咱们先到先选。”

    陈涛选了一个靠窗户的下铺,没用老陈头帮忙,三下五除二,自己把床铺好了,整的利利索索。

    陈老蔫这摸摸,那看看,按按床板,瞅瞅卫生间,很是满意,只待了十分钟不到就要走,他和那两个家长也说不上话,坐着拘束。

    陈涛去送他,临分别时,陈老蔫说,

    “人在外面矮人一头,吃点亏不怕啥,别闹事,别让学校开除喽!也别不舍得花钱,吃的穿的咱也不比别人差!银行卡你留好喽,钱不够了给家打个电话!你吃饭的钱你爹还挣得起。”

    “你放心吧,我还能饿着自己?再说了,我是干嘛来的?我是来学习的,跟人比吃比穿干嘛啊。”

    “说得对!要比,咱就比学习!”

    “学习我也不比啊。”

    “啊?”

    陈涛嘿笑,“那学习不是自己的事吗?只要对的起自己就行了!你说是吧爹?嘿嘿嘿。”他心想,“反正我一天不学,就挺对得起自己。学习事自己的事,谁也别管我,我看挺好!”

    “你啊!反正我尽力了。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陈老汉叹息一声,他拿陈涛是真没办法,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怎么说也不学习,有时候他也犯嘀咕,这么培养陈涛到底对是不对。

    “得嘞,我肯定混出个人样来,不让您老费心。嘿嘿嘿。”

    把老爹送出校门,陈涛去吃了午饭,然后四处走走,熟悉一下学校环境。

    这一走,他不禁有些失望。

    这工商学院名义上有三个校区,其实两个校区是宿舍。真正的校区小的可怜,同学倒是不少。他看到了“台球社”,“国画社”,“街舞社”的招新处前排了很多人。

    “没劲。要是有吹牛逼社就好了,我先混个社长当当。”他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生死簿。

    随着行动范围变化,名字也跟着变幻。关于生死簿的有效范围,经过他的试验,大约半径一百米左右。

    名单很长。

    邵瑞欣,

    张妍,

    步贺,

    一大片黑色的名字,闪动着,变幻着,好像是DOS命令窗口下的代码,偶尔的跳出一两个绿色,

    陈涛估计颜色很有可能是代表权势,黑色的名字肯定是他的同学啊,老师啊,学生家长什么的,都是像他一样的普通人,而那两个绿色的名字,估计是学校的领*导之类的。

    忽然,一个醒目的深蓝色的名字出现在了名单里。

    曹安民?

    这个名字很耳熟啊!

    啊!想起来了,校门口挂着的大横幅上写着的!

    教授,好像是教数学的?

    我去,这什么老师啊,名字居然是蓝色的?

    比绿色的更不常见!

    到目前为止,他只见过这么一个蓝色的名字。

    陈涛有点吃惊,有点意外,还有点好奇!

    要不要开一次天眼看看啊?

    看看就看看!

    现在他有一千三百多的威严和四十四天的阳寿,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了,开一次天眼还没问题!

    曹安民的名字被陈涛的手指一触,泛起层层涟漪。

    “此人命数聪慧机敏,需要额外耗费一百点威严值。”那个浑厚的声音响了起来,陈涛撇了撇嘴,

    “绿色的名字加十点,到蓝色就加一百点了,哥们又少活了一天……”

    “人间私语,

    天听若雷,

    暗室亏心,

    神目如电,

    天眼……开!”

    轰隆隆!

    一分钟后,陈涛从曹安民的世界里出来。

    和孔二狗的人生相比,曹安民无趣的多了,从小到大一直是学霸,一心想要当数学家,到了研究生阶段才发现没有那个天分。无奈之下转而进行教学工作。他的教学能力非常突出,擅长把复杂的数学概念讲透,曾带出过两次大学生奥数竞赛省级一等奖,三次二等奖,在北河省教育界算得上小有名气。

    这一次校方花了很大力气,动用了一些关系,才请到了这位名师。

    所以别看他不是校领*导,但在工商学院,曹安民说话相当好使,和一般的大学讲师不可同日而语。

    确实比孔二狗牛逼一些!

    目标确定,就是他了。

    怎么让他佩服呢?

    有“唤灵”在,陈涛感觉不难,曹安民想当的是数学家,他佩服数学天才,尤其是年轻的数学天才,那是他可望而不及的东西。

    阴曹地府里学数学的肯定不缺吧?

    不用大牛,普通的数学家就足够了!

    但是这事不能*之过急,不能这么直巴楞登的找过去啊。

    哦,曹老师连他是谁都不知道呢,他推门进去了,

    “曹老师,虽然你不认识我,但我是个数学天才啊!你看我这方程解的牛逼不牛逼?嗯?你就说你服不服?不服你考我呀?!”

    人家不把他当神经病轰出来啊!

    再说“唤灵”只能持续一炷香,万一曹老师忙着呢没工夫搭理他,过劲儿了怎么办啊?唤鬼使用一次要等三十天才能用下一次呢。

    所以,必须得找一个好契机!

    今天也真幸运,在曹安民的记忆里陈涛发现了个不错的机会。

    原来学校之所以请曹安民来任教,是希望他给学校培养几个竞赛生出来,好在大学生奥数竞赛上取得名次,为学校增加知名度。

    当然像省级一等奖这样的成绩,学校领*导是不敢想的,只要拿个省级三等奖,就足够他们招生时大吹特吹的了。

    为此校方和曹安民准备举办一个“奥数班选拔赛”的活动,选拔一批数学素质还不错的学生,交给曹安民专门培养。

    具体细节还没有定下来,但期中考试前肯定办。这是曹安民和校长交谈时的原话。

    陈涛放心了,他有四十多天的寿命呢,肯定能等到期中考试。

    唯一不确定的是,万一阴曹地府里真没数学家怎么办啊?

    “那……那就回家找孔二狗,让他再磕俩头!嗯!”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