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11章 出事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玩玩闹闹就过去了。

    将王子昂的事放在一边,陈涛将心思转移到“曹安民奥赛班”上。

    “下个月中旬开赛,也就是三十三天后,我可以先用一次传灵,别等到时候抓瞎,这叫有备无患!”

    吃过晚饭,陈涛琢磨着具体的细节走向教室。

    刚一进门,不禁一愣。

    只见他和李响的课桌被人推倒了,书和本散落了一地,有几本书上还有脚印。

    “打架了?”陈涛目光一转,

    李响,王超,几个平时玩的不错的,正坐在一块不知道说着什么,大家脸上带着不忿,李响的左脸红了一块。

    “怎么回事?”陈涛皱眉。

    “李响让人揍了。”王超说。

    “谁?因为啥?”

    “没**啥事!”李响狠狠的踹了凳子一脚,哐当的一声响。两个小女生偷偷的朝他们这边看来。

    王超说,“我们从食堂回来,正好看见王子昂外系几个男生在楼道说话,李响小声说了句屁昂,我们几个笑了。但是离得挺远得,王子昂肯定没听见李响说了什么,我们也没当回事。没想到,那帮人忽然冲进班里来了,其中一个人叫,叫……”

    “徐猛!***的!”李响说。

    “对,徐猛,抽了李响一个嘴巴子!还把桌子给掀翻了。我上去还没说话呢,就挨了一脚,徐猛还说,以后见你一面,就揍你一次。让你最好小心点。”

    徐猛?

    “屁昂”的回忆里见过,他表哥,大一的老大?

    因为这点破事,王子昂找外班人打了李响?

    过分了啊!

    在起外号这事上,陈涛觉得自己没错,要不是王子昂先欺负到他头上,他也不会寒碜他,但是因为这事,让李响挨揍了,他不能不管。

    陈涛这人别看平时嘻嘻哈哈,玩归玩,闹归闹,关键时刻还是挺讲义气的!靠得住!

    “他人呢?”陈涛眼神一下凌厉起来。

    “和徐猛他们走了。”李响吐了一口浊气,“涛子,算了吧,强龙还压不过低头蛇呢,更何况咱们?这事拉倒了。”

    陈涛心中思忖。

    “就王子昂那小胳膊小腿跟个娘炮似的,单挑我能把他屎给打出来。

    徐猛说的牛*逼,单挑我也不虚他,不过要来群的么……那我只能回村里让孔二狗叫人了。

    能不能忽悠的动孔二狗还不一定,就算真把孔二狗忽悠瘸了,他找的是什么人啊?

    那都是社会上的狠人,跟人上山抢矿,敢下刀子的主!

    事情闹的太大了,对我对李响都不是好事……”

    想了片刻,他拍了拍李响肩膀,“行了,这事先放一放,等奥赛过后我把他办了!”

    “你就吹牛*吧!”李响忍不住笑了,“屁大点事,散了吧。”

    其余人脸上也露出了不信的神色。

    大家谁也没把陈涛的话当回事。

    一是平时听他吹牛习惯了。

    二来,王子昂家里很硬不是一般人,徐猛也是相当好使,小弟一大堆!

    就凭你陈涛,还把他办了?

    人家知道你是哪根葱啊?

    陈涛不理会大家的想法,回到座位上扶起桌椅,捡起书本,

    晚自习结束后,他故意放慢脚步,和大部队脱节,朝着宿舍相反的英语角的方向走去。

    英语角离教学楼挺远,是个花园,种着成片的丁香,桂花,绿柳。有假山凉亭,大晚上黑灯瞎火的,谁也不会来。因为第一次施展“传灵”,陈涛担心发生异状,所以选个僻静的地方。

    没开路灯,穿过两道月亮门后,借着暗淡的星光辨别道路。走了大约五分钟,走到一座假山的后面,陈涛蹲下身,等了五分钟,确定左右没人,他抬起右手,生死簿凌空出现,点击“传灵”。

    一团翻滚着的黑雾,刹那间将陈涛吞没,又是熟悉的失重感。

    他漂浮在了虚空之中。

    眼前出现一行绿色的字体。

    “请输入要召唤的类型_”

    空格后面,光标闪动。

    “额,数学家?”

    随着意识,光标后跳出“数学家”三个字,界面一转,茫茫多绿色的人名,像一只只萤火虫,组成了一个巨大网格,每个名字后面都跟着个括号,里面标注着时间,有的十分钟,有的二十分钟,个别的仅有三分钟。

    陈涛记起说明上写的是“平均”持续时间约为二十分钟。

    排在第一位的,是一个名声显赫的顶尖数学家。即使是陈涛这样学渣中的学渣,也听过他的大名,持续时间三分钟。

    当陈涛的目光移动到名字上时,还跳出了简短的个人介绍。

    排名越靠后,持续时间越长,到第三页的时候,持续时间都在二十五分钟以上。

    陈涛挠了挠脑袋。

    似乎不应该搜数学家,该搜奥数竞赛冠军?

    一个是研究数学的,一个是做题的,两者还是有点差别的!

    将关键字改成“大学生奥数竞赛冠军”再次搜索。

    唰!

    界面一转。

    这回出现的名字陈涛一个都不认识了,不过哪怕排在第一的那个家伙,持续时间也长达十六分钟。

    很显然奥数竞赛比数学家的层次低许多。

    陈涛逐一排查。

    范二洋,一九八五年生人,大学生国际奥数竞赛金牌获得者,后因遭室友嫉妒,被毒杀!

    死的有点惨,不好,下一个。

    宫小峰,一九八六年生人,大学生国际奥数竞赛金牌获得者,因嫉妒室友天赋毒杀室友,被执行死刑。

    陈涛咧嘴,敢情这是一对难兄难弟啊!

    翻到页面中间位置,将目光停留在了“徐特立”的名字上。

    徐特立,一九八八年生人,大学生国际奥数竞赛金牌获得者,后进入某国际知名大学数学系深造,是数学界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死因:车祸。

    这个人不错,就他了!

    陈涛在徐特立的名字上轻轻一点。

    耳畔传来咚咚咚咚的鼓声,鼓点越来越密,越来越急,

    忽然,一个好像是唱戏的男声拉着长腔道。

    “咚咚牙鼓响,

    鬼吏两边排,

    传灵声音落,

    东岳摄魂台!”

    魂……来!”

    浓墨的雾气像喷泉一样翻滚,在这喷涌的雾气中,一个梳着三七分头,带着眼镜看上去很斯文的中年男子,朝着陈涛缓缓飘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