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12章 烧书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黑暗消失,空间一转,一人一魂,回到假山下面。

    从这个方向望去,工商学院的教室像一个个漂浮在黑暗里的亮白光块。

    宿舍楼里远远的传来女生嬉笑的声音。

    徐特立显出万分惊讶的神情,

    “这里是学校?我,我还阳了?我还阳了?!今天可不是七月七!”他心中泛起滔天巨浪,“什么人有这个胆子,胆敢触犯犯阴司铁律!私开鬼门关按律该堕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瞪大眼睛,只见假山下蹲着一个贼头贼脑的学生模样的少年,不像是能干出这么大事情的人,不禁又是一愣。

    片刻后,恭恭敬敬低头拱手道,“见过上仙!”

    “哈哈哈哈,老子真成神仙啦,哈哈哈。”那少年捂着嘴笑的很开心,对他招手道,“嘿,哥们,别那么客气,兄弟叫你过来办点事,来,过来说。”

    “哥们?”徐特立更加疑惑,但一个连阴司铁律都不放在眼里的家伙,不管是什么身份,都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他飘到了陈涛身侧,恭恭敬敬的垂手而立。阴司仍按古制,他死后因为有所挂念没有投胎,学了许多古人行动坐卧的规矩。

    陈涛像坐他们家炕头似的,盘腿往地上一坐,晃着脑袋道,“听说你是学数学的啊?奥数竞赛你会不?”

    “会一点。”徐特立又一躬身,斟酌道,“我在普林斯顿数学系取得博士学位,研究方向是循环同调,高中时就曾获得过IMO的金牌,那已经是十五年前的事情了。”

    “循环同调?IMO?这都是什么吊东西!”陈涛心里直摇头,砸吧着嘴道,“你就说假如现在让你考个大学生奥数竞赛,省一等奖,你有把握不?”

    “把握不大!”

    “啊?”陈涛咧嘴。

    见陈涛似有不悦,徐特立连忙说道,“奥数竞赛每年题库都更新,但如果给我几本最新的练习册,拿下金牌不成问题的。”说到这,徐特立那双藏在银镜背后的眼睛里闪过一抹傲色,“毕竟IMO比国家数学竞赛还高一个层次。”

    “就好比游戏里那些太久不玩的大神,不知道新版本新技能,但是基本功和意识都是顶级的。”陈涛心中暗忖,瞄了徐特立一眼,又想,“这小子说那什么O比国家奥数还高一个层次,果然牛逼的很嘛,省级比赛不用学他也能拿下,但他怕把事情搞砸,不敢把话说得太满。恩,他有点怕我……”

    “书好办,我怎么给你?”

    “同一时辰,同一地点,把书烧了,小人就能收到了。”徐特立心里疑惑。“他能穿透幽冥强行把我叫来,神力之高实在无法想象,怎么连烧纸传灵这样的小事都不明白?”

    陈涛心里一乐,点头道,“行,你回去吧,这周日我把练习册烧给你。下个月再召你过来。”

    徐特立心中一紧,但脸上不敢丝毫流露,又施了一个礼,后退两步,身影被黑暗吞没。

    陈涛心情大好,站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土,哼着歌回了寝室。

    因为李响被揍,气氛有些低落,每晚寝室的“熄灯比美”环节取消了,陈涛和他吹了一会儿游戏,看他没啥兴致,倒头睡了。

    周五下午没课,陈涛先去五金店买了一把折叠铁锹,放进书包里;又去去学校对面的书店里买齐了奥数教辅资料,什么《大学奥数教程》《大学奥数讲义》《大学奥赛经典试题》,高高的一摞,因为关系着威严,关系着寿数,他不敢节省,这一摞书花了他三百多块,十分肉疼。

    “等寿数到了一年以上,我就去外面挣钱,哪怕算命也能忽悠点钱了。”

    “等我有了钱先换个手机,不!先给我爹换个手机,再给我娘换个羽绒服,家里的电饭锅和灶台早该换了,对了,还得给我爹买个电动三轮车,我的手机,我的皮肤……嘶,我好缺钱啊!”

    下了晚自习,陈涛依旧磨磨蹭蹭和人群拉开距离,然后一抹头,溜到了英语角,走到那块假山后,蹲下去,等了一会儿,确认左右没人,他飞快的拉开书包,掏出铁锹,在山根底下找松软的土地,挖起坑来。

    坑挖好了,陈涛蹲在坑边,一手捏着书封皮的一角,让书垂下,打火机上燃起的豆大的火苗点燃了封皮,封皮是塑封的,火苗呈现幽蓝色,陈涛闻见了烧塑料的味道,紧跟着里面的纸页烧着了,火苗变成了橙红色,陈涛像是拎着一团火球。

    火更大了,陈涛松手,火球掉到土坑里,他又拎起一本书,悬在火苗上,片刻,扔下去,两团火融合,火苗突突直冒,发出更大的光芒,映着他那张有些紧张不安的脸。

    假山虽然远离教学楼,但是和政教楼只有一道矮墙和一条甬道的距离,晚上政教处有人值班。

    黑暗中的火光格外醒目,用不了多久他们就能发现这边不对……

    果然,当烧到第四本书的时候,花园入口方向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谁?谁在放火?”

    “那边呢!”

    “快!”

    陈涛腾地站了起来,

    “我他妈也是够倒霉的,他们居然来的这么快!

    被抓倒是没事,不就是留校察看么?

    可万一书还没烧完就被抓住了……”

    他脑海里浮现出徐特立一脸茫然的对他说,“上仙,这道题我不会啊。”

    他把书一股脑的丢进火坑,嘴里絮絮叨叨,“不会?谁让你不会的?恩?上课干啥吃的!”

    脚步声更近,书还有两三本没烧完,陈涛飞快的脱下校服,一边上下呼扇,嘴里还使劲的吹起。

    噗!

    噗!

    噗!

    “嘿,那小子!”

    “干什么放火!”

    “别动!”

    三四道手电光一齐照到陈涛的脸上,一个中年男人冲过来咚的给了陈涛肩膀一下,厉声问道,

    “干什么呢你!”

    陈涛被怼的一个屁墩坐在地上,他不顾肩膀疼痛,只见火苗越来越小,最后一本书的最后一页也终于烧干净了,长长的吐了口气,咧嘴道,“老,老师,我玩儿呢。”

    “下了晚自习不回寝室,跑这放火玩?你还在哪放火了?”

    三四个政教处的老师打着手电四处找了一圈。

    “钱主任,别的地方没有了。”

    “就这一处。”

    “你把坑埋好,跟我回政教处!现在这学生越来越难管了!”钱主任狠狠的吐了口吐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