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19章 改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震惊之后涌上了很多疑问,陈涛没敢再动。

    感觉生死簿在自己打自己的脸啊?

    明明说命格无可更改,到这我就随便改了?

    样貌要怎么改啊?

    难道让我再投一次胎?

    还是……

    陈涛不敢细想。

    他决定先仔细研究研究,命格是决定人生主宰的大事,不能随便乱改,改错了会出大事的!

    根据修改界面提供的几项名称,对照“命格”里的介绍,陈涛小范围的滑*动游标逐一测试。

    忙乎了一节课,他得到了三点重要信息。

    一是,命格的更改是联动的,是此消彼长的关系。

    当他将“财禄”游标往前移动一格单位时,“贵气”同时前移一格。同时,“子孙”,“秉性”,“姻缘”三项大幅度的后退。

    这说明给命里加钱的代价是子孙受累,秉性变坏,姻缘淡薄?

    陈涛还挺能理解这种联动关系,老话说得好,“宝书完全,尚缺一角,何况人乎?肯定是有得有失。”

    而这只是他的命格关联。可能有的人“财禄”格增加,“子孙”格还会增长。

    总之命格变数极多,每个人不一样,同一个人,人生的不同阶段,所对应的变化也不相同。

    如果能那么轻易让人看破其中的奥妙,就不会有“天机不可泄露”这句话了。

    二是,他的寿数栏像一根能无限延长无限缩短的尺子。也就是说游标所在的位置不能反映他的寿数。

    进一步他还观察到寿数栏像是被某种神秘力量锁定了,无论陈涛如何滑*动调整都无法和其他项目产生联动关系。

    陈涛敢肯定是生死簿搞的鬼,他的这一项是无效的!

    三是,在界面最下方发现了一个淡金色的按钮,和一段说明文字。大意是,“逆天改命为阴司第一大*禁*忌。每年仅能修改一次,且会折寿百日。一定要慎之又慎。”

    折寿百日?

    就是一万点威严?

    为什么不直接写威严而要说寿命呢?

    这又是一点奇怪的地方。

    放下这个细节不想,陈涛推演出两套命格修改方案。

    一是提高“财禄”,预计到一千万——这个数值大*大超过了普通人的命格范围,绝大部分普通人穷其一生也挣不到这么多钱。至于命格不等于真实财富这一点,有生死簿在陈涛根本不愁赚钱,他愁的是“有命赚,没命花。”

    这么做的好处显而易见,

    他梦想中的生活终于来了!

    什么游戏皮肤,手机,好吃的,好玩的,全买买买!

    还能留下一大笔钱给爹妈养老,两人的晚年生活质量也有了保障。

    看过了几个人的人生,也让陈涛的想法不知不觉间成熟了一些。

    有钱的代价是——秉性变坏,子孙受累,姻缘淡薄!

    后两者他不考虑了。可是秉性变坏却是非常要命的一条。

    他的命格里,样貌,天赋,财禄都是一般般,中等偏下的位置。

    唯独“秉性”很高,比一般人要高很多!

    陈涛也觉得自己大*大咧咧,啥事都不往心里去的性格挺不错的。

    他挺喜欢自己的。

    用好脾气换一千万?

    换了之后他还是原来的陈涛么?

    他犹豫了。

    第二套方案是调高“运道”。代价是“姻缘”和“财禄”小幅度减少。

    财禄减到了一百五十万左右,姻缘没有具体的数值,但比同龄人的位置低了三格。

    “运道”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幸运”。

    生活中运气好的人简直不要太酸爽了。

    普通人做事磕磕绊绊,运气好的人是老太太摊鸡蛋,一勺一个。

    普通人去超市是花钱买东西,运气好的人花两块钱买包纸巾,扫个码,能中了个大冰箱。

    玩游戏,欧狗和非酋简直在玩两个游戏。

    陈涛眼下最需要的仍是威严,他毫不怀疑“运道”在提高“威严”中能所起的作用。

    他现在就一普通学生,家里没背景没人脉,兴许在“运道”的帮助下还能认识两个牛叉的人物,再赚一笔威严呢?

    总的来说:

    一号方案是用威严变现,是浪。

    二号方案是为提高威严,是苟!

    是跟命运浪?

    还是跟命运苟?

    他闭上眼睛,任由记忆的浪潮洗刷着脑海。

    往日一幕幕涌现,

    “逆风局是猥琐发育赢面大?还是强行开团迎面大?”

    “莽夫吃鸡多?还是老**伏地魔吃鸡多?”

    “还是苟他*妈的吧!”

    指尖猛然按下。

    一束束迸射*出*来,闪耀着,把界面刺出一个一个的金色的窟窿,金光越来越盛,霍然间界面崩塌。

    界面转到生死簿第一页。

    围在“命”字外的金色虚线消失不见,

    陈涛更改了自己的命格。

    ……

    ……

    下了晚自习,一身轻松的陈涛往男生宿舍楼走去。

    现在他拥有二百零二天寿数,八千多威严,运道超出常人一倍,财禄上限为一百五十万。

    如果去买彩票,中了五百万会不会直接猝死啊?

    压下了作死的念头,陈涛将心思转到了命格上。

    “这本书很明显还有一些没介绍的东西,人的命运应该还要复杂,比如意外,比如灾难,这些是怎么体现的呢?难道人和人的命格真有相生相克?找时间得研究一下。”

    “生死簿上的描述有两处前后矛盾的地方。唤灵的解释说明里有‘此法大伤天合’,‘命格’里写逆天改命为阴司禁*忌……难道不应该是绝对不许使用吗?为什么生死簿还让我唤灵,让我改命呢?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我原来以为给我生死簿的应该是我太爷爷,可是我查了一遍没有发现陈广王的名字,而且我娘说他只是个算命的,哪有这么大本事?还有他那句,‘我在幽冥等你…’嘶,疑点很多啊……”

    他平时除了游戏对什么事都不在意,可生死簿是他最大的秘密,也是他最大的依仗,他想弄明白其中的奥妙。

    忽然,肩膀被拍了一下。

    “想什么呢涛子?叫你好几声了!”

    是李响。

    “我…我琢磨着今晚咱俩是不是来个双排啊?”陈涛眨眼。

    “别想着玩了,我听管理系一哥们说,徐猛准备弄你呢,你这阵子得小心点吧。”

    “且!我会怕他?”陈涛笑笑,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