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我有一本生死簿 > 第24章 逛街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

    大一计算机系0918班徐猛因屡犯校规被劝退的公*告就贴在了一号教学楼,二号教学楼和秀英图书馆的门口。

    “徐猛被开除了?就那个号称大一老大的徐猛?”一个围观男生不可思议道。

    “让计服班一新生抽了个大嘴巴子,屁都没放一个!”

    “哪个新生这么叼啊?”

    “陈涛你都不知道?曹安民奥赛班的,听说当着钱主任的面,抽了徐猛一大嘴巴子!整个班都震了!”

    别看徐猛被开除了,陈涛知道这事还没完呢,挨了一个大嘴巴子,徐猛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先走一步看一步,真要动起手来,他也不虚徐猛。

    晚上,他和每天一样泡了个脚,躺在被窝里玩手机。

    忽然,手机响了。

    “喂,爹,嘿嘿,看神剧呢啊?我妈呢?恩,好。我挺好的,吃的好,睡的更好!我先跟你说个事啊,什么?没有,我没打架!没有开除,我是你的好儿子,哪能干那种事啊?”

    陈涛晃着脚丫子,笑嘻嘻的说道,“有这么个事跟你念叨啊,我么?因为数学成绩特别突出,学校让我参加大学生奥赛班,还把我的学费给免啦……哎,你笑啥,不是,你笑是啥意思啊?”

    陈老蔫笑呵呵道,“小兔崽子,我跟你说个正事吧,孔二狗前天上咱家来,给拿了两万块钱!说是资助你上大学的。”

    哦?

    这老小子精的很嘛!

    陈涛笑了笑,“钱呢?收了吗?”

    “平白无故的给咱钱,麻烦呐!我就是跟你念叨念叨,你好好念书吧。”

    挂了电话,陈涛琢磨起来。

    孔二狗居然会主动送钱来?

    他安的什么心啊?

    老小子出了名的无赖,他给我送钱肯定有所图谋,甭管什么目的,我不缺威严不缺钱的,搭理他干嘛啊?

    别看孔二狗为人挺孝顺,对陈涛也客客气气的。但是陈涛心里明白,孔二狗的心黑着呢!

    当时去冒充他爹,那是实在没有办法。当村痞路霸的能有好人吗?对于这种人能不搭理就不搭理。又看了几个短视频,不觉眼皮子有点发沉,一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他关了手机,盖好被子,睡了过去。

    月明星稀,寝室陷入黑暗。

    大家都睡着了。

    李响两腿夹着被子打着呼噜。

    张超头蒙在被子里。

    陈涛四仰八叉睡的别提多香了。

    忽然间!

    他枕头上面伸出来一只大手!

    那是一只蒲扇般的大手,指节细长,和手掌相连的腕部,以及半条胳膊也是细长的。

    最让人感到恐怖的是,它没有一丝肉,竟然一只白森森的骨手!

    这只大骨手就朝着陈涛脑袋上抓来,眼看指甲要触碰到头皮的时候,生死簿忽然飘起。

    哗啦啦!

    书页无风而动,展开到了第三页,那被绿色幽光笼罩着的,神秘的第三页!

    墨绿色的水纹震动起来,整个书页成为了一个不停旋转的漩涡,而那漩涡的核心部分,是一团漆黑,一团只有人瞳孔般大小的黑。

    这副画面那个骷髅自然看不见,但是他感觉到了前方有非常强烈的危险!

    他本能的就想逃跑,可是当这个念头刚刚起来,还来不及做出行动的时候,他骇然发现身体已经不由自己掌控了!

    前方似有一团强大的吸力,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先是很慢,一步,两步,紧跟着嗖的一下,就被吸了过去。

    他眼睁睁看着手变得扭曲,然后凭空消失,接着是胳膊,头,躯体!他像被扔进了漩涡中的水草,瞬间消失了。

    咻!

    随着骷髅消失,漩涡停止转动,那神秘的第三页又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生死簿落回陈涛的怀里,陈涛砸吧砸吧嘴,睡的香甜。

    ……

    ……

    一连十几天过去了。陈涛的日子过得别提多滋润了,上课睡觉,画小人儿,下课就跟李响他们打游戏吹牛。柳絮儿全心准备数学奥数竞赛,下课了抱着书去图书馆,陈涛见人家这么努力学习,也不好意思打扰她。

    这天是周五,天空碧蓝,万里无云,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下午没课,李响和赵琪提议去逛街,柳絮儿也去,陈涛自然没有意见。

    上学两个多月了,除了上次去买书去了趟学院路之外,还没逛过街呢,也不能每天都打游戏啊,适当的放松是很有必要的。他现在手里有一万两千多块钱,包括退回来的学费,每个月一千二的补助,还有他爹留给的生活费。

    该去买双像样的鞋了啊。

    校门口。

    陈涛到的时候看见柳絮儿正挽着赵琪胳膊,不知道说着什么。

    今天的柳絮儿穿了一身浅灰色运动卫衣,脚下是一双不知什么牌子的运动鞋,打扮的有些随意。她肤色淡白,下颏尖尖,嘴角挂着一抹微笑。

    赵琪画了淡妆,浅灰色的紧身长袖,展现出那玲珑的曲线,让李响的眼睛不自觉的往过瞟,看一眼赶紧低头,眼中有股得意之色。

    “呦?今儿啥日子啊?你们俩这是要撒狗粮呗?”陈涛贱兮兮的说。

    “滚!”赵琪白了他一眼,嘴角扯动喜滋滋的。这几天,她和李响聊的那叫一热乎,后半夜一两点还微信呢。

    四人有说有笑的走出了校门,沿着学院西路向前走去。

    开始是柳絮儿和赵琪走前,陈涛和李响走后,走着走着,李响给陈涛使了个眼色,陈涛把柳絮儿叫住,李响趁机跑到了赵琪旁边。

    赵琪也没说破。

    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走着走着就见前方马路边上,一个拾荒的老太太,正在垃圾桶旁翻着垃圾。

    老太太别提多可怜了。

    衣服破了个大口子,露出干瘦的小腿,佝偻着后背近乎半圆,她一只手拿着一根短木棍,另一只手吃力的扶着垃圾桶的边缘,正在探头张望。她的脚下是几个沾着油污的易拉罐,一个空的啤酒瓶。

    “唉,哪都有穷人啊。”陈涛从衣服口袋里摸出了两个钢镚,他也是穷人家的孩子,他也没挣钱,他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

    忽然,路边的小区里冲出四个少年,看样子是初中生,最前面的是个留着寸头的瘦子,他看见地上有易拉罐和塑料瓶,对准其中一个可乐罐,猛地一脚踢去。

    砰!

    可乐罐旋转着,划出一道弧线,砸中了停在路边黑色轿车的风挡玻璃上,又弹飞起来。

    嘟,嘟,嘟。

    汽车报警。

    四人大笑着撒腿就跑,他们从几个瓶罐间穿过,易拉罐飞了,塑料瓶扁了,最值钱的啤酒瓶倒在地上摔碎了。

    老太太顾不上心疼,嚷道:“哎呦,慢点,你们慢点跑,别让车碰着喽。”

    哈哈大笑声中,四个熊孩子早跑远了。

    “这四个小孩真讨厌!”

    “老太太捡两个易拉罐多不容易啊。还把易拉罐往人家车上踢,真当马路是自己家呢?”

    柳絮儿和赵琪都看不过去了。

    陈涛低头小心翼翼的将玻璃片扔进垃圾桶,又将硬币递了出去。

    “老太太,拿着买个馒头吃吧。”

    老太太没接,她眯着眼睛,向前探了探,终于看清了陈涛的脸,连忙摇头道,“你们是学生啊,还不挣钱呢,我哪能要你们的钱啊?谢谢,谢谢,小伙子真是好心人呐,拿回去吧,我不要啦。”

    她向伸手把陈涛的手推开,又怕自己手太脏,就摆了两下。

    然后背着塑料袋走向路旁的一片小区,她的右腿似乎受伤了,一瘸一拐的,走两步,便得用那跟短木棍支着地,慢慢的,走远了。

    四人心里有一股说不上来的滋味。

    走了几百米,四个初中生又从另一个小区的门口跑了出来,那个寸头小子不知道又从哪弄来个易拉罐,同伙要抢,他也不管前面有人没人,也不管马路上有车没车,一脚大力抽射。

    嘴里大叫道,“跟老子抢?”

    嘭的一声,易拉罐急速飞出。

    小区入口处,一个推着婴儿车的女士正往里走,那易拉罐冲着车里的婴儿就砸了过去。

    寸头小子力气大,距离又不算远,这下要是砸孩子眼睛上,能把孩子打瞎了!

    “哎呦!”

    “小心呐!”陈涛大叫一声,下意识向前冲去,可是他离得太远,怎么来得及?

    那个女士赶紧伸出胳膊挡住,万幸,易拉罐砸中胳膊,弹了出去。

    “哎呀,可太悬了!”陈涛松了口气,收住脚步。

    那女士捂着胳膊,指着那个寸头小子问道,“你们家大人呢?谁让你随便踢这东西的?多危险啊!”

    险些闯出大祸的几个孩子却是一副满不在乎,嬉皮笑脸的神情。

    一个小子嘿嘿道,“虎子,谁让你随便踢的啊?”

    那个寸头小子笑骂道,“***,老子愿意踢,你有本事抢啊。”

    “哈哈哈。你牛逼啊,再找一个啊。”

    “走喽!”

    四个小子一溜烟跑又没影了,气的那女士直骂。

    柳絮儿攥拳道,“熊孩子,好欠揍啊。”

    “缺少爱的毒打!”陈涛说着,抬头一看,前面不远处,小区外面两个工人正在施工,他们把铺地的方砖刨开了,将拇指粗细的钢筋钉进地里,地面上露出一公分左右来。钢筋钉了一排,每个间隔半米远,看上去像一排特大号的钉子。

    他眼前一亮,一溜小跑进了路边的小超市。

    陈涛特意买了一个罐装的可乐,咕咚咕咚的喝干净,趁着那两个工人不注意,蹲下身,把易拉罐套钢筋上,然后若无其事的返了回来。

    柳絮儿捂嘴道,“你,你好坏呀。”

    “怎么说话呢?这是充满爱的教育。”

    赵琪一脸雀跃的说,“他们能上当吗?要是不踢多可惜啊。”

    “放心,我有办法,哎呦,来了!嘘!”

    四个孩子从小区里跑出,寸头熊孩子看见远处地上有个易拉罐,摆的非常醒目,正要一脚抽射,又看见有人施工,不禁有些狐疑,想走近看看是什么情况。

    忽然,马路上一个像蜡笔小新似的小子指着自己大声叫,“那孩子,别踢我的易拉罐啊。千万不许踢。那是我的,听见了吗?”

    熊孩子立时一副乖巧表情,“哦,好的,哥,我们不踢哈。”

    “我们是好孩子,我们从不乱踢东西。”另一个小子说。

    等陈涛转过身,四个熊孩子立刻眉毛一扬,朝着易拉罐就冲了过去!

    啥叫叛逆?

    就是你不让他干啥,他偏要干!

    你让他干啥,他偏不干!

    家里平时越娇惯,越纵容的孩子,叛逆越严重。

    这四个孩子就是这种情况,哪怕眼前那只是个易拉罐!他们也得给你对着干!

    “你不让我踢我就不踢?

    你算老几啊?

    我踢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你打我呀?

    我想怎么踢就怎么踢,我想踢谁就踢谁!你管的着吗?”

    陈涛一句话,点燃了熊孩子心中那股叛逆的火焰!

    他像一头发怒的野驴,加速,助跑,猛地一脚!

    嘴里大喊着,“我去您妈……”

    后面的话还没喊出来呢,就听“嗷”的一声,熊孩子用尽全力的一脚,结结实实踢钢筋上,嘭,脚面弹回,头向前倾,扑通一下摔倒。

    他感觉脚面骨像是让人拿锤子狠狠砸了似的,剧痛沿着脚踝,小腿,直奔大脑,疼的他抱着脚踝,左右打滚,嗷嗷直叫。

    “哈哈哈哈。”他那三个小伙伴,不仅没不上来问候,还指着他哈哈大笑。

    有的拿出手机录像,有的过来拿开易拉罐,露出有些倾斜的钢筋来。

    “哈哈哈哈,沙雕踢钢筋上了。”

    “这是哪个大哥想的招啊,这也太损了啊?”

    这时,陈涛一脸惊奇的跑了过来,“哎呦喂,怎么回事啊这?这孩子,不是告诉你别踢别踢了么?怎么不听话呢?我故意套上去的,你说这事闹的。”

    熊孩子都要哭了,咬牙切齿道,“哥,你没事套他干嘛!”

    “你没事踢它干嘛呀?我啊,就是图一乐儿!!嘿嘿嘿。”陈涛贱笑。

    “你……我……我。”熊孩子气的说不出话来。

    “怎么滴小兄弟?”陈涛假装一脸关切。

    “……我脚疼!”熊孩子倒吸一口凉气,剧痛过去了,还在一阵一阵的刺痛,真的非常疼。

    “快!别动,我给你瞅瞅啊。”陈涛三下五除二,解开了熊孩子的球鞋,脱掉袜子。

    脚面肿起来了,有一块肿的似小腿那么粗,红的发紫。

    “哎呦喂,这么严重啊!这疼不?”陈涛拿手指戳着,他也真损,就冲那最红最肿的地方下手,“这呢?这呢?这肯定很疼吧?”

    “啊,啊,疼,疼啊,”熊孩子扯着嗓子,都要喊破音了,“我脚有事不?我不会瘸了吧?”

    “我哪知道啊,我又不是医生……”

    熊孩子愣了半秒,怒吼道,“不是医生你戳我干嘛!!啊,疼死我了,快扶我一下啊。”

    “我他妈该你的啊?还服你?我不踹你一脚就好事。这孩子真是让家人给惯坏了,说话都一股使唤人的味。”

    陈涛撇了撇嘴,扭头跑了。

    “我真小瞧你了,你不是缺德,你缺德都带冒烟的!”几人走远,赵琪摇头感慨。

    柳絮儿问道,“那孩子没事吧?家长不会来找你吧?”

    “找我?我也得认啊!你放心吧,这样的孩子,家里大人一般都不管。”陈涛嘿嘿笑道。这一阵子他学习命格,深深感到“命由天定,运在人为”四个字博大精深。

    就拿今天的事来说,表面上看是他坑了那孩子一道。但从另一个角度说,熊孩子在马路上那么玩,早晚得出事。今天踢钢筋上养个十天半个月,以后长记性不踢了,因祸得福,得小难避大灾。

    换句话说,陈涛这是往他碗里添饭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