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2章 请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字字铿锵,满嘴假仁假义。

    “从今日起,你和我风家就再没任何关系了。”

    意料之中,风烈影不言不语,冷眼看着他。

    “你是聋了吗?”风家小女儿风月霜尖牙利嘴道:“听不懂我可以翻译给你,滚!”

    话音落下,一双做了美甲的手就朝风烈影脸上抓了过来。

    风烈影担心吓到啾啾,将啾啾护在怀中,一个闪身,脸颊微微灼痛,风月霜锋利的指甲“蹭”的一下就在他脸上抓出一道血痕。

    “啧。”

    风月霜皱起眉头嫌弃道:“刚做好的指甲,就这么被弄脏了。”

    这个恶毒的女人似乎还不解气,一眼盯上风烈影怀中的啾啾嗤笑道:“我这一次美甲要花三千,你把这脏兮兮的小女孩卖掉恐怕都不值这个数。不过我说,你怎么刚出狱就拐卖小女孩?赶快滚出我风家,省得再拖累我们!”

    说罢,她竟然养尊处优地坐在一旁昂贵的沙发之上。

    风烈影悄然捏了捏拳头,骂他,他可以暂且不计较。

    侮辱他的女儿?

    呵呵,那就等死吧!

    “叔叔!”啾啾一脸担忧问道:“疼吗?啾啾给你吹一吹。”

    说着,小脸儿凑上前,小心对着风烈影脸颊上的伤口吹了吹,乖巧惹人怜爱。

    “不疼。”风烈影轻轻抚摸了她的小脑瓜。

    再抬眸时,仿佛万载冰山。

    “你刚说要三千?”他蓦地开口。

    “什么?”

    风月霜愣了下,随即趾高气昂道:“对啊,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是天文数字吧?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你赶快滚出风家。”

    “三千......”

    风烈影若有所思低喃道:“你两只手的指甲要三千,不如跟我做个买卖。”

    “你什么意思?”

    “从现在起,我算你一根手指的指甲三千块,两只手,当然就是三万。”

    “怎么?你要赔三万给我?”

    风月霜一脸看笑话的表情:“别逗了,看看你这副鬼样子,还是做梦快一点!”

    “你想多了!”

    风烈影冷哼一声:“我不是要赔你三万,而是要用三万块,买你这双手的指甲,如何?”

    他一脸严肃,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风家所有人蓦地一怔,心底狂跳不止。

    “变态!”

    乐云云呼道:“果然命贱的人才能从东洲监狱活着出来!你以为现在是什么年代!还要用这种酷刑?况且你在我风家吹牛也不打个草稿!真是令人笑掉大牙!”

    说罢,一个劲儿朝自己老公风月明使眼色,希望他开口将风烈影赶出去。

    “烈影!”

    风月明开口道:“我风家的底细你是知道的,不论怎样,教训一万个你这样的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别在这里找不痛快了,只要你不再以风家人自称,我风家就不再追究。”

    他这副道貌岸然的模样,真的跟风尚君如出一辙。

    风烈影并未解释,反而一脸如释重负的样子:“好,从此往后,风家和我没有半点关系,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说罢,他毅然决然地抱着啾啾转身离开,身后隐约传来风家人的嘲笑。

    可惜,没人注意到风烈影唇角快速闪过一丝不屑。

    走出风家大门,他冲东南角轻轻抬了抬手,比了一个“三”的手势,随即指了指自己的指甲。

    茂密的灌木丛似被微风掀起一丝波澜,但很快那动静就消失不见了。

    绕过风家所在别墅群的后街,一辆限量版军用吉普静悄悄停在角落。

    风烈影抱着啾啾上了车,驾驶位上的不是别人,正是瑾墨。

    “君王,您在东洲落脚的住处已准备完毕,包括管家厨师佣人也都在别墅等着了。”

    “去看看吧。”

    东洲花天阁。

    一年前启动、并于一个月前竣工的顶级高端私宅别墅群。

    可竣工之后,没有接受任何东洲富贾的预定。

    用钱砸?

    售楼小姐都会笑你暴发户。

    用权砸?

    一通神秘电话,立刻让你知道自己不过是一介蝼蚁。

    传说中从花天阁走出的富商权贵无不汗颜。

    一些还没从售楼处走出来,就腿软地跪了下。

    除了东洲首富龙家拿到了花天阁入门处的一栋别墅,其余的人全部吃了闭门羹,而且一个都被吓了个半死。

    就连邻省的一把手前来,都没能如愿以偿。

    花天阁究竟是为谁准备的,成为了整个东洲甚至N省最令人关切的大事。

    这一日,花天阁的主人,终于出现了。

    瑾墨驱车绕过葱葱郁郁的园林,车子停在一栋低调大气的别墅前。

    门前已有两队人马列队而侍,一队是管家佣人厨师,另一队则一身戎装,令人惧怕。

    风烈影抱着啾啾下车,一边走一边交代道:“天黑前准备好啾啾的房间。”

    “是,君王!”

    果真,天黑之前,一个温馨可爱的公主房准备就绪。

    啾啾看着眼前的一切“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怎么了?”

    风烈影手足无措

    “叔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

    风烈影欲言又止。

    早些时候瑾墨已将调查报告递给了他,眼前的啾啾确实是秦沐雨的骨血,也就是他风烈影的亲生女儿。

    “等见了妈妈,你就明白了。”他温柔地摸摸她额前的头发。

    “我.......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妈妈了。”啾啾一脸难过:“我只知道妈妈是秦家的,但我不是秦家的。”

    啾啾不过两岁多,但显然比同龄的孩子早慧许多。

    这让风烈影莫名心疼,伸手抱紧了她:“你当然有自己的家,你知道叔叔姓什么吗?”

    啾啾摇摇头,怯生生地说道:“那些坏人说不肯让你姓风了,对吗?”

    “嗯!”风烈影微微一笑:“从此以后,叔叔我就姓天了。”

    “天?”

    “嗯,以后啾啾也要跟着叔叔姓天,好吗?”

    “我.......我要问问我妈妈.....”啾啾一脸认真。

    “好,明日我就带你去找妈妈。”

    “真的?”

    “当然。”

    是夜!

    东洲一如既往的宁静。

    有关大人物的传说也越传越烈。

    可风家却再没有风平浪静。

    一声惨痛的嘶吼划破夜空,等众人跑到风月霜的房间里时,发现她虚弱地跪在地上,额头满是冷汗。

    “月霜你怎么了?”

    乐云云忙去搀扶,这才发现风月霜一双玉手看似无恙,其实是断掉了,根本使不上半分力气。

    “月霜?”乐云云抖着问道:“你的手......”

    风月霜双眸就像是淬了毒,恶狠狠地盯着自己被挑断了手筋的双手道:“是风烈影.......一定是他.....他竟敢买凶!”

    那十根做过美甲的手指依旧漂亮得触目惊心,可那双手已经废掉了。

    砰!

    一声震响!

    是风月明用拳头狠狠砸在门上。

    “那畜生真是胆大包天。”

    他脸上的肌肉都在抖动:“今日放他平安走出风家真是失策!”

    “怎么办啊月明!”

    乐云云惊声道:“这次是月霜,下一次会不会就轮到我!那畜生只敢对我们这些妇道人家动手!算什么东西!”

    “少说晦气的话!”风月明怒道:“我不会再多留他一天在东洲的。”

    与此同时,花天阁内。

    天烈影正一脸温慈看着睡着的啾啾,听到耳畔风声,起身朝外走去。

    必定是瑾墨赶回来复命。

    “如何?”

    “挑断了手筋,险些没刹住车,将脚筋也给挑断。”

    天烈影皱了皱眉头:“你将风月霜手筋给挑断了?”

    天烈影满头黑线,自己是这个意思么?

    “罢了。”

    他的本意是让瑾墨将风月霜的指甲拔下来。

    既然他们风家人认为拔指甲是酷刑,却将当初让他自断手臂的事抛诸脑后,就让他们见识一下真正的酷刑是什么样子吧。

    “还有!”瑾墨又道:“风月明大概要对君王您动手。”

    “哦?”

    “今日之内。”

    “呵呵,很好!”

    天烈影似乎就在等着对方先露出马脚:“对外放出消息,今晚我要宴请东洲有头有脸的门户来花天阁参加酒会,名额只有五十个。”

    “是!”

    “还有,去风家门口放上三万块现金,请他们“笑纳”。

    “明白!”

    天未亮。

    花天阁阁主要在花天阁宴请贵宾的消息传得满城皆知。

    风尚君却笑不出来。

    他抖着手指着佣人手里的箱子,里面的三万块就像是极大的嘲讽!

    “那.......那畜生是疯了!”

    说罢,风尚君一阵剧烈咳嗽,竟然吐出一口老血!

    “爸!您息怒啊!”

    乐云云在一旁劝道:“今晚还要去花天阁赴宴,可不能再动气了!”

    “闭嘴!”

    风月明在一旁教训道:“月霜的手给废了,爸当然气愤!这个家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当初要不是你出那馊主意,那畜生至于下这么狠的手吗?”

    “我不过是将你们心中所想说出来罢了!”

    乐云云也极为不忿,这帽子就这样扣在她头上了。

    “都别吵了!是不是想活生生气死我!”

    风尚君喘了一口气道。

    “大局为重,想必那花天阁阁主就是传说中的花天国君王,我早该想到的,既然龙家不给递消息,我自己去试试。”

    话音刚落,佣人竟前来禀报。

    “龙家派人来了。”

    “哦?”

    风尚君脸上这才有了一丝笑意:“快请。”

    来的是龙家的管家,递上一封请柬道:“这是今晚花天阁宴会的入场券,风先生可一定要保管好。”

    “是是是,一定的。”

    风尚君喜出望外:“还是龙老爷有本事,这样的好事还想着我风某人。”

    管家却只轻轻一笑,没再寒暄客套,转身就走。

    “什么狗东西!”

    那管家走后,风月清骂道:“不过是个下人,竟然装出一副颐指气使的样子。下次再让我看到,非得让他跪地求饶!”

    “月清,少说两句,我们有求于人,吃点亏不算什么,正事要紧。”

    说罢,他将请柬打开,却发现上面清楚写着“一人一柬”。

    “这......”

    风尚君一筹莫展:“龙家送请柬来,怎么只送一张?”

    说罢,他看看自己的大儿子风月明,又看了看二子风月清,一时拿不定主意。

    “既然如此,那爸爸您自己前往就好了。”风月明笑道。

    “但这风家的产业我是准备今年之内交给你们的。”风尚君年纪大了,近三年身体不太康健,已经开始为儿子铺后路。

    “不急于这一时。”

    风月明一脸豁达:“毕竟您是风家家主,这样的好机会,当然要您出面。”

    说罢,他冷眼扫了一旁自己的二弟。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