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3章 摸不着头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哥说得对。”

    风月清一向是墙头草般的怂货,在一旁附和着,掌心却攥的死死的。

    “既然如此。”风尚君一脸欣慰。

    “今晚就让月明去吧,毕竟他是长子,月清,你不会介意吧?”

    “怎么会?”

    风月清假模假样笑着道:“于情于理大哥都比我有资格。”

    风月清一阵恭维,悄然离开大厅。

    回到自己的卧房,烦躁地抽着烟。

    “只要秦家三小姐应了我的婚事。”他暗想道:“有了秦家加持,我就再不忌惮风月明了!”

    此时的秦家。

    依旧大门紧闭。

    大厅内,却是谈论声不断。

    “妈,晚上花天阁的宴请,咱们家搞到几张请柬啊?听说名额有限,几个大家族为那几张破纸把龙家的门槛儿都踏破了。”

    说话的是秦家大女儿秦沐冰。

    说罢,她疯狂朝一旁自己的丈夫递眼色。

    “妈您喝茶。”

    秦沐冰的丈夫田飞云在一旁殷勤道。

    “我田家拿到了几张,我倒是可以将沐冰的名额算进我们田家。”说罢,狠狠咬了咬牙。

    “是吗?”秦母贾梅琼一脸喜出望外,松了口气道。

    “那就好,不瞒你说,咱们家也只拿到三张,你爸一张我一张,还剩一张自然是要带沐雪去了。”

    秦沐雪是秦家二女儿。

    不久前刚从国外留学归来,本就长得漂亮,能力又强,在秦家最得宠。

    这秦家虽没有儿子,可三个女儿却是个顶个得貌美。

    老大秦沐冰嫁给了东洲服装巨头田家,老二秦沐雪的爱慕者可以排到东洲外,唯独老三秦沐雨.....

    她是三人之中容貌最美、性格也最温柔的那一个,但三年前那场变故,使她成为了上流社会的可怜人,也成为了其他千金嘴里的笑柄。

    这三年以来,她并非闭门不出,而是被禁足了。

    “也是。”

    秦沐冰一脸冷笑,假装大度道。

    “三妹那个样子,断不能带出去见人,我秦家的脸当真是给她丢尽了,这张请柬,我身为姐姐,让给二妹也没什么。”

    “少说两句吧。”秦盛林终于开口。

    正说着,大厅电话响了起来。

    管家接听了电话,一脸诚惶诚恐,轻声冲这边道:“是龙家。”

    闻言,秦盛林忙上前,毕恭毕敬接听电话。

    “对,没错,请柬已经收到了,谢谢龙老爷的安排,啊?这.......不不......当然没问题.......我会转交给小女的,龙老爷开口,我怎么敢忤逆?好的。”

    放下电话,楞在了原地。

    “盛林?怎么了?名额有什么变动吗?”秦母急忙问道。

    “变动倒是没有。”秦盛林一脸疑惑。

    “可龙家说,咱们多出来的那张请柬,是给沐雨的。”

    “什么?”众人皆惊。

    “爸,会不会搞错了?”秦沐冰在一旁道。

    “这三妹当初把我秦家的人都丢尽了,这三年过去了,东洲还有谁记着她?说到秦家小姐,自然是说我......或者二妹,龙老爷会不会认错人了?”

    “认错人不可能。”

    秦盛林笃定道:“方才他在电话里明明白白说了是三女秦沐雨,排行辈分名字,一个字不差。”

    “真是奇怪!那二妹的名额就这么被三妹夺了去?我都替二妹不值!”秦沐冰假惺惺道。

    二女儿秦沐雪恰从外走进来,一身骑马服,英姿飒爽。

    “无所谓啊,这种东西我不在乎的。”

    她冲自己的大姐浅浅一笑,自顾自上楼去了。

    秦沐冰讨了个没趣,更是将怒气都朝秦沐雨身上撒去。

    “三妹明明年纪最小,现在却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之前风家老二来提亲,她还将人骂走!她明不明白自己已经脏掉了!能嫁出去已是万幸!还挑三拣四!真是看不清楚局面!”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一个有力而冷漠的声音。

    “你说谁脏?”

    只见来人从大门铿锵而入,这秦家的管家佣人、甚至是安保根本拿他没办法。

    但凡近身的,要么因为来人强大的气场不敢动手,而动手的,都像是将拳头打在了铁墙之上,整个人朝后摔去,四仰八叉,狼狈不已。

    “风......风烈影?!”

    秦母蓦地手里的茶杯掉在了地上,热茶滚在地毯上,一片狼藉。

    “谁准你进来的!来人!”

    “伯母不必如此慌张。”

    天烈影敛起几分杀气,道:“我是来见沐雨的。”

    “你.......你还有脸来看沐雨?”秦母气急了。

    “要不是你,她怎么会现在这个样子!我辛苦培养的三个女儿哪个不是天仙?现在倒好,她整日闭门不见人,一辈子都被你毁掉了!”

    天烈影听了,心中也难过不已,想要见秦沐雨的心情更为热切。

    可转念一想,想到瑾墨先前的情报,又冷道:“据我所知,不是沐雨不想出门,是你们不让她出门吧?甚至将她同我的骨血......随便丢给了外人去养!”

    “那......”

    秦母被噎得说不出话,停顿片刻才道:“那本就是小野种!送出去才不辱没我秦家的门面!”

    天烈影心若坠入了冷窖,咬牙道:“那是你的亲外孙女。”

    “但我现在没时间跟伯母您计较这些。”说罢,他转身看向秦沐冰,冰冷的眸光可以使人不敢直视。

    “你.......你要做什么!”

    秦沐冰嘴上强硬,但仍下意识朝田飞云身后躲去。

    “我要你道歉。”

    “道歉?”

    秦沐冰一脸诧异:“难不成你要我跟我三妹道歉?”

    说罢,是一阵狂妄刺耳的笑。

    “真是搞笑,我哪句说错了?是我说她脏了说错了,还是说她看不清局面说错了?我这明明是为人长姐替她着想,不领情就算了,还让我道歉?”

    “退一万步讲,就算我真得说错了,你有本事让我跟她道歉吗?”

    没有本事?

    他天烈影有一千一万种办法让她道歉!

    天烈影正准备让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秦沐冰闭嘴,忽然听到不远处的楼梯上响起了脚步声。

    循声望去,那里竟然站着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三年过去了,令人痛彻心扉的回忆竟还如此清晰......

    秦沐雨看起来更清瘦了些。

    明明已为人母,周身仍散发着少女的恬淡气质,只是多了几分寂静。

    “沐雨....”

    天烈影不禁脱口而出。

    秦沐雨身边站着两个女佣,似乎要强行将她拉回房间。

    可明明弱小的秦沐雨,此刻却不知哪儿来的力气,站在原地不肯动弹。

    “三小姐您现在是外人眼中的疯子,还是回避一下比较好。”

    “对啊三小姐,何必给老爷太太添麻烦呢!”

    疯子?

    天烈影几个飞步就冲上了楼,手指抬起,掐住了两个女佣的命脉。

    厉声道:“你说什么。”

    “你.......你不是......不是......当年.......”

    两人喉咙被紧紧扼了住,想说却说不出话。

    “两个下人罢了,却敢说自家小姐是疯子?”

    天烈影冷声道:“再让我听到你们对小姐不敬,小心自己的狗命!”

    说罢,松开了手。

    两个女佣一阵咳嗽,顾不得解释,连滚带爬朝楼下跑去。

    “够了!”秦沐雨压低声音道:“你怎么还跟当年一样冲动。”

    天烈影一怔。

    明明是责备他的话,可在他听起来,却像是一股暖流从心间流过。

    和当年一样冲动?

    难道秦沐雨知道当初他是遭人陷害的?

    天烈影正要多说两句,忽听楼下传来声音。

    “果真是一介武夫,做我秦家的姑爷还真是丢人现眼!”

    仍是秦沐冰。

    他正要转身,手腕却被轻轻握了住。

    回身一看,竟是秦沐雨!

    抬眼看去,她正抿唇冲他摇头。

    天烈影只好作罢。

    来日方长,他可以让秦沐冰慢慢为自己所做的蠢事付出代价。

    “沐雨,跟我走。”

    天烈影一脸笃定道:“我带你去见一个人。”

    秦沐雨周身一颤,似乎心有灵犀。

    天烈影冲她点了点头,牵着她朝楼下走去。

    可还没走到秦家大门,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你可以走,沐雨得留下。”

    是秦盛林。

    “我已经听说风家将你除名了,就算你是沐雨女儿的爸爸,但那又如何?你永远摆脱不了自己是阶下囚的事实!我秦家,绝不会让女儿嫁给一个废物的!”

    天烈影没有说话,掌风乍起,秦家四面的玻璃竟都被震碎了!

    “你什么意思!”秦盛林盛怒道。

    秦母在一旁劝道:“老爷,别惹这疯子,他在东洲监狱待了三年都没死,当初又拿到了h国战鹰大赛的冠军,这种野蛮东西拳脚不长眼!”

    秦盛林只好道:“好,人你可以带走,但晚上的花天阁宴会,沐雨必须在场,大人物指明了要她去赴宴。”

    “什么?”秦沐冰在一旁诧异道:“难道不是龙家要三妹去的?”

    秦盛林摇摇头道:“龙老爷方才在电话里说了,是花天阁阁主指明的。”

    闻言,秦沐冰又妒又恨,好不容易收敛了神色冲天烈影喊道:“就算你再能打又如何?今晚的大人物你可惹不起!若你不识好歹,就等着倒霉吧!这次就没那么走运了!”

    天烈影无暇顾及她的叫嚣,握着秦沐雨的手更紧了些,从容地走出了秦家。

    秦家门外。

    瑾墨一万个摸不着头脑,但也只好听命。

    在这东洲,除了花天阁,天烈影还有一处落脚的地方。

    是一处不起眼的民宅。

    是他特意命瑾墨准备的。

    走进房子内,秦沐雨左顾右盼,发现其中空无一人,问道:“你之前说要带我见一个人.....”

    “对,我找到我们的女儿了。”

    虽心中早已猜到了答案,可秦沐雨还是心口一震,眼泪汹涌而落。

    “啾啾.......啾啾在哪儿?她还好吗?我已经两年没见到她了!”

    说着,她竟浑身瘫软,站立不稳。

    天烈影忙将秦沐雨抱在怀中,稳妥地放在了提前铺好的床边。

    “你身体弱,别激动:“他在一旁安慰道:“我就是担心你太过激动承受不了,才没把啾味带来的,你放心,她现在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而且有我在,你和啾啾以后再不会遭人欺负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