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6章 惊慌打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瑾墨应罢,看天烈影要走,又道:“邀请来的宾客应该都已就位,您当真要现身?”

    “当然不:“天烈影轻笑道:“他们不配见我,你去打发了吧。”

    “遵命!”

    此刻的花天阁外豪车成群,阁内金碧辉煌。

    整个东洲最有权势声望的家族都聚集于此。

    声色犬马,不过如此。

    无人注意到角落里,一个黑影缓缓朝花天阁内的另一侧走去。

    他一边走一边看着远处温暖的一盏灯,嘴角浮现出满足的笑意......

    花天阁宴会厅内。

    秦沐雨进场后,刻意挑选了一个角落,冷眼看着所谓的名流相互寒暄。

    这三年来,她看尽了世态炎凉。

    对所谓的虚荣繁华早已厌倦。

    正发着呆,她忽然发现主舞台是一帘水幕,确切地说,是雨幕!

    因为那水幕循环落下时,若隐若现可以看到一个”雨”字。

    其他宾客也发现了这一点,不时有人讨论道:“这雨幕是什么意思啊?”

    “大概是花天阁阁主喜欢雨吧?”

    “难道这阁主的心上人,名字里带‘雨'?”

    “我们还是不要妄议阁主的喜好了。”

    “说的是。”

    秦沐雨只觉奇怪,但心中笃定“雨幕”只是一个巧合,毕竟,她根本就不认识花天阁阁主。

    心绪有些紊乱,她开始担心天烈影。

    正低眉思忖,耳边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循声望去,竟是秦沐雪!

    秦家的请柬名额只有三个,除了秦父秦母,剩下一张是她的,可秦沐雪又是如何进场的?

    正疑惑着,秦沐雪也朝这边看了过来,欣欣然走到秦沐雨跟前,没有半分避讳。

    “沐雨,大姐呢?我怎么没看到她和姐夫?”

    “我也不知道,二姐,你怎么......”

    话说一半,被她吞了回去。

    秦沐雪素来优秀,若她想来,自然有能进场的办法。

    “我怎么?”秦沐雪笑笑道:“你想问我怎么进场的?自然是这花天阁阁主给到我的请柬。”

    “阁主?”秦沐雨颇为惊讶。

    “你认识花天阁阁主?”

    “不然呢?难道我骗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也对,二姐你百般优秀,被高看当然应该。”

    秦沐雪清冷一笑,起身离开。

    而舞台之上,终于出现了人影!

    众人皆朝舞台看去,各个恭谨而欣喜。

    “各位。”来人开口,是瑾墨。

    “欢迎各位前来花天阁做客,但阁主有事无法现身,所以请各位尽情享用阁主为大家准备的晚宴。”

    说罢,瑾墨亦快速离开。

    徒留众人一片哗然。

    “怎么会这样?”

    “嘘,你小声点,阁主不在,他的人可都在,别吃不了兜着走。”

    “大佛岂是说见就能见的,看样子,这次只是让我等凡人见见世面。”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虽有失望,却还是――落座了。

    而秦沐雨,却百思不得其解。

    龙家特意道明了是阁主要见她,可当下却又不见阁主身影。

    她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不如早些离开得好。

    一阵思虑,秦沐雨悄然朝外走去。

    走出宴会厅,空气似乎都新鲜了些。

    可踩着高跟鞋,却发愁如何回家--天烈影不会这么早来接她,她只能走回去。

    哪想刚抬脚走了两步,就被人拦住了去路。

    不是别人,正是方才舞台上对大家说明情况的男人!

    “秦小姐这是要去哪儿?”

    “谁说秦小姐见不到阁主了?”瑾墨笑道

    “什么?”秦沐雨惊道:“方才不是说......”

    “阁主只是不想见那些毫不相干的人罢了,但既然指明了要秦小姐前来赴宴,又怎会让秦小姐白跑一趟?”

    “我......”秦沐雨仍无法相信:“我是秦沐雨,是秦家小女,不是秦沐雪。”

    “我当然不会搞错。”瑾墨颇觉几分好笑,请道:“请秦小姐跟我来吧。”

    “好。”

    虽满心犹疑,但秦沐雨仍亦步亦趋跟了去.....

    此刻的天家别墅之内。

    天烈影正温柔哄啾啾入睡,蹩脚唱着儿歌。

    “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啾.......”

    “是小星星。”啾啾被逗地咯咯笑,笑眼弯弯如月牙纠正。

    “不是小啾啾,叔叔你唱错了。”

    小模样一派天真可爱。

    “呵,好,是叔叔唱错了。”

    天烈影只觉心口被幸福填满,轻轻刮了刮啾啾的鼻尖,再唱道:“一闪一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啾啾......”

    “叔叔!你又唱错了!”啾啾被逗得开怀大笑。

    两人正笑闹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叔叔,有人。”

    啾啾下意识就要往被子里藏,天烈影心口一阵揪痛。

    这两年多,她到底经历了什么?

    “啾啾不怕。”天烈影温柔地摸了摸她没来得及藏好的小脑瓜,轻声道:“来的可不是坏人。”

    “真的吗?”啾啾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当然,叔叔何时骗过你,来的人--”天烈影深吸口气,稳住声音道:“是啾啾一直想要见的人。”

    卧房之内一阵沉默。

    而脚步声越来越近。

    “啾啾想要见的人?”啾啾的双眼亮如星辰,泛出隐约泪花。

    “是......是妈妈吗?”

    话音落下,来人终于来到卧室门前。

    敲门声就像天堂的钟声。

    “进。”天烈影沉声道。

    门被推开。

    秦沐雨赫然现身。

    “烈影?”她惊讶道:“你怎么在......”

    她的话来不及说完,忽然看到天烈影怀中乖巧的啾啾,那张脸她从未见过,可又像是早已刻在她的脑海中一万次!

    “这是.....”

    秦沐雨瞳心一震,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天烈影感觉心口万分灼痛。

    他忍住难过,对怀中的啾啾温柔道:“啾啾,叫妈妈。”

    “妈妈?”啾啾小心翼翼回问。

    “对,是妈妈。”天烈影点头鼓励道。

    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床爬了下去,光着小脚丫走到秦沐雨身边,仰头看着眼前温柔漂亮

    却一脸要哭出来的女人,伸手握住了她的指尖,轻声试探道:“妈妈?”

    沐雨忍不住泪如雨下,猛然蹲下身,将啾啾抱了满怀!

    极及力压抑的哭声再忍不住,母女二人哭作一团。

    不下远处的天烈影,目光柔和看着眼前的一切。

    门]外的瑾墨冲他点了点头,恭谨退下。

    天烈影缓缓上前,亦蹲下身,将秦沐雨同啾啾紧紧抱了住。

    那种安稳的感觉令他颇感安心,即便是当初建立花天国,也不曾给予他如此的幸福。

    可 幸福不过数秒,肩膀忽然被人猛然一推!

    “烈影!你到底在搞什么鬼!”

    推他的不是别人,正是秦沐雨。

    她脸上还挂着泪,气呼呼问道:“你跟我说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沐雨,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天烈影认真看着眼前的未婚妻,一字一句道:“其实我是......”

    还未来得及将真相说出口,啾啾抹了抹眼泪,笑嘻嘻道:“妈妈,叔叔是天烈影。”

    “什么?”秦沐雨有些疑惑。

    “天?”

    “对啊。”啾啾晃着小脑瓜一本正经。

    “叔叔好可怜的,之前救了啾啾,结果被自己的家人抛下,他很生气,所以再也不叫风烈影了。”

    闻言,秦沐雨语气柔和了些,问道:“烈影,是吗?”

    “嗯,但我要告诉你的是.....”

    天烈影想将这三年来所发生的的事悉数讲给秦沐雨听,可还没说出口,瑾墨又折返回来。

    “君......”

    瑾墨张了张口,下意识看了看秦沐雨,不确定她是否已得知了真相,只好停了住。

    “说。”

    “秦家的人不肯罢休。”

    “什么?”

    天烈影似乎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田家呢?”

    “田家倒是识时务,将人抬回去了,但秦家有几分不依不饶的样子,宴会也不参加了,在仓库前不肯离开。”

    “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天烈影看了看秦沐雨,低问道:“沐雨,现在是让那些欺负过你的人跟你道歉的机会,你准备如何惩罚他们?”

    天烈影问得极为诚恳,可秦沐雨看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智障!

    不仅如此,她还微微歪头皱眉、抬起手作势要摸他脑门的意思。

    天烈影明白她的疑问,索性也将脑袋伸过去让她摸。

    可秦沐雨的手,在他脸颊处停住了。

    啪!

    猝不及防的一声响亮。

    甚至吓了啾啾一跳!

    “妈妈,你为什么要打叔叔?”

    唎啾挣扎着从秦沐雨怀中跳了下去,然后伸出小小的双手举高高对天烈影道:“叔叔,啾啾帮你揉一揉。”

    留秦沐雨目瞪口呆。

    天烈影原本的委屈也一消而散,一把将啾啾抱进怀中,笑道:“不疼,妈妈没用力气,伤不到叔叔的,再说,妈妈怎么舍得真打叔叔呢?”

    “为什么不呢?”啾啾却一本正经反问。

    天烈影险些一口老血吐出来。

    “妈妈应该不舍得打爸爸才对。”啾啾皱起眉头概起小,嘴道:“虽然周婶对啾啾不好,但啾啾知道她舍不得打刘叔,因为刘叔是她的丈夫。”

    天烈影当即意识到啾啾嘴里的周婶,概是他在监狱外见到的那个恶毒的胖女人。

    “因为--”天烈影想要开口告诉她,她的爸爸就在眼前,却被秦沐雨惊慌打断。

    “因为妈妈误会叔叔了!”秦沐雨眼神闪过一道尴尬,一把将啾啾又抱回了怀中:“是妈妈不好,方才不该冲动,妈妈跟叔叔道歉好不好?”

    “好!”啾啾欣喜应道。

    秦沐雨再抬眸看天烈影,难掩几分愧疚。

    但天烈影明白她的顾虑,虽心口划过一丝痛意,但仍笑着点头道:“道什么歉?我还有正事,我们回头再说。”

    说罢,朝外走去。

    刚走两步,就被身后的秦沐雨喊了住。

    “烈影,我还有事要问你,你为什么在这里?这整个花天阁不是花天国君王、也就是这花天阁阁主的地盘儿吗?你跟他什么关系?”

    天烈影驻足回头道:“我就是......”

    “我知道了!”秦沐雨忽提高声音道:“花天阁阁主就是你的救命恩人!对不对!你的手臂也是他帮你救治好的!对吗?”

    “我.......”

    “你不用说了,一定是这样,否则你怎么会改姓为‘天'呢?”

    秦沐雨一脸恍然大悟的神色:“所以是阁主要喊你去做事?你还愣着干什么!”

    她一边说一边推操着天烈影朝外走,嘴里喃喃道:“啾啾都是阁主帮你找回来的对不对?所以才安排我们在这里相认?虽然我还没见到阁主,但日后有机会了,一定会表达我的尊敬和谢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