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8章 最可靠的心腹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随即回头对天烈影点了点头,示意不必再为难她的大姐。

    天烈影只觉一阵心疼--他爱的人一向如此,宁可为难自己也不愿勉强别人。

    正因此,他这一辈子都要好好保护他的女人!

    他上前几步走到了秦母跟前,伸出手指在她心口用力一点,只见秦母地双目圆瞪,随即满脸通红,一阵痛苦,终于从喉咙之中吐出最后一块卡在其中的石子。

    紧跟着就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谢谢了。”秦盛林意味深长看了眼自己的未来女婿,从牙缝中挤出一句道谢。

    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小女儿,还是未再出声,忙着去帮秦母抚背。

    “沐雨,走吧。”天烈影转身挽住秦沐雨的手,朝别墅走去。

    抬脚之间,手指在身后看似不经意地朝几个方向点了几下。

    一瞬之间,几道似箭的飞影不约而同冲一个方向袭来!

    “啊―-”

    一声清脆的尖叫,是秦沐冰。

    “怎么了?”

    秦沐雨闻声回头去看,这才发现自己的亲姐姐硬生生跪了下,不偏不倚,恰是对着她的方向。

    原来方才那飞影,是接二连三的石子--秦母同款。

    “天烈影你卑鄙小人!”

    秦沐冰认准了是天烈影暗中耍的手段。

    “秦大小姐。”天烈影不屑道:“我不过是这花天阁区区一个保镖,怎会有如此通天的手段?”

    “你......”

    “不过我要提醒你,你双膝下的这片土地,可是花天阁,你跪下,还算是抬举了你的身份。”

    “你......咳咳咳......”

    秦沐冰也跟着一阵咳嗽,竟咳出了鲜血。

    想必同之前在仓库中饱受惊吓脱不了干系。

    “本不必如此的。”天烈影用微乎其微的音量低声道。

    秦沐雨没再说什么,自家亲姐姐对她的怨恨,她已看得一清二楚。

    她拍了拍天烈影的手臂,轻道:“啾啾还在等着我们。”

    “嗯,我们走。”

    月光下之下。

    两人的背影缓缓朝别墅而去,看起来极为般配。

    无人能想到,当下的宁静,是天烈影靠多少血腥和杀戮换来的。

    走到别墅前,天烈影卸下了之前不可冒犯的气势,挠挠头对秦沐雨道:“沐雨,一直瞒着啾啾也不是办法。”

    闻言,秦沐雨明白了他的意思,轻蹙眉头道:“我刚同她相聚,她还一口一个'叔叔'喊你,你让我怎么解释你是她的父亲?”

    “啾啾才不到三岁,直接告诉她不行吗?一个小孩子,哪里想得到那么多?”

    话音落下,两人都有几分尴尬。

    毕竟当初,天烈影是遭人陷害,才对秦沐雨做了侵犯之举。

    “我......”

    天烈影气势立马又矮了几截,柔声道:“不管是什么原因,当初都是我害你受苦了。”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秦沐雨虽是埋怨,可话语中明明带着嗔意。

    “那等下啾啾问出稀奇古怪的问题,你来答。”

    听她没怎么犹豫就应了下,天烈影万份惊喜,猛然就将佳人高高地公主抱了起来。

    “我就知道你不会怪我。”

    “你想得美!”秦沐雨佯装气。

    “我是不想让啾啾这么小就没有父亲。”

    “不管因为什么,都是我想要的答案。”

    天烈影索性抱着她就朝别墅楼上冲去。

    独留四周的暗卫一个个满头黑线--在花天国时,天烈影不近女色,旁人都赞他是真汉子。

    可当下,才知道君王不过也是个痴情种。

    天烈影三步并两步就抱着秦沐雨回到了啾啾的卧室。

    啾啾正躺在床边透过窗户看星星,一个回身,看到眼前一幕,奶声奶气问道:“妈妈,你为什么跳到叔叔怀里了?”

    秦沐雨双颊猛然一红,想要挣扎下来,却被抱得更紧了些,只好解释道:“啾啾你弄错了,不是妈妈跳上来的!”

    “那是你爬上去的?”

    小小的人儿,脑洞总是让人惊喜。

    天烈影忍俊不禁,开口道:“既然啾啾已经看到了,那叔叔要告诉你一个秘密了。”

    “秘密?”

    啾啾天真地瞪了双眼,一股脑儿从床榻上爬了下来,一阵小跑,到了二人面前。

    “妈妈,秘密就是只有很少的人才能知道的事,对吗?”

    “嗯。”看着聪明伶俐的女儿,秦沐雨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小脑瓜。

    “好的!”啾啾昂首挺胸对天烈影笑眯眯道:“那叔叔你快告诉啾啾吧!”

    “那啾啾可要听好了。”

    天烈影将自己的宝贝女儿抱进怀中,尽量温柔道:“啾啾的爸爸是一个大英雄。”

    “烈影!”秦沐雨拽了拽他,低声道:“跟孩子吹什么牛?”

    “妈妈,啾啾的爸爸是个大英雄哦!”啾啾反倒格外相信天烈影的话,一本正经重复道。

    秦沐雨无奈提口气,白了天烈影一眼,没再说什么。

    “是的。”天烈影高兴地眯起了眼睛。

    “而这个大英雄呢,此时此刻,就在啾啾的面前!

    只见方才还活泼的小小人儿此刻却一脸懵懂,看看天烈影又看看秦沐雨,最后将屋子内环视一周,有些不好意思地开口。

    “大英雄都是藏起来的吗?除了妈妈和叔叔,啾啾看不到其他人了。”

    万万没想到的回答。

    “咳咳。”天烈影轻咳两声,只好在她耳畔低声道:“因为叔叔就是啾啾的爸爸啊!”

    说完,自豪地拍了拍胸膛。

    只见啾啾张了张嘴,看了看一旁的秦沐雨,看她点了点头,又将目光放回到天烈影身上,着实有些惊讶。

    “是不是没想到?”天烈影欣喜道:“有什么要跟爸爸说的吗?”

    啾啾却摇摇头道:“叔叔就是爸爸,不奇怪。”

    “不奇怪?”

    “刚才叔叔抱着妈妈时,啾啾就知道了。”

    秦沐雨又是一阵面红。

    “但爸爸是大英雄,啾啾有些奇怪。”

    空气忽然安静。

    童言无忌,古人诚不我欺。

    这下轮到天烈影尴尬。

    “啾啾。”秦沐雨忙抢道:“别听你爸爸瞎说,时间不早了,妈妈哄你睡觉,明天一大早我们让爸爸带我们回家。”

    “回家?”天烈影挑眉道:“就住这里。”

    “那怎么能行?这里是阁主借给你用的,又不是我们的家,那小房子就蛮好,而且方便啾啾上学,她已经到了去幼儿园的年纪,我要尽快帮她安排了。”

    这话提醒了天烈影。

    “东洲最好的幼儿园还是金嘉幼儿园吗?”

    金嘉幼儿园在当地赫赫有名。

    “嗯,你问这个做什么?难不成还想让啾啾去那里?”

    “我们啾啾配不上吗?”

    “当然不是啾啾不够好,而是......”秦沐雨欲言又止。

    能在金嘉读书的孩子,非富即贵。

    家中的条件都堪比有矿。

    虽然秦家勉强算得上上流圈,但天烈影的身份......

    且不说他只是花天阁的一名保镖,仅凭在监狱待过这一件事,恐怕幼儿园就不会接纳啾啾作为学生。

    “别想了。”秦沐雨低声道:“在普通幼儿园快乐更多。”

    “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天烈影却斩钉截铁应了下。

    “先休息吧,你陪着啾啾,我去别的房间。”

    说罢,转身要走。

    可刚迈了一步,袖子却被秦沐雨拽了住。

    “那个......”秦沐雨双颊更红了些。

    “这里是阁主的别墅,虽说你是他的人,但我们像主人一样,随随便便入住,不太好吧?”

    她越说声音越低,就像在说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天烈影愣了片刻才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忍笑道:“那就是需要我在这里陪你们了?”

    “是不想给阁主添麻烦!”秦沐雨没好气用力拧了他的手臂一下。

    “哎哟--”天烈影佯装吃痛。

    “怎么了?是不是我伤到你那只手臂了?”

    秦沐雨一改方才的嫌弃,满眼担心。

    她是在担心天烈影曾受伤的手臂。

    “是我大意了,不喜欢听你油嘴滑舌,烈影,我不是故意的,疼吗?让我看看拧肿了没......”说着,她就要去掀开天烈影的袖子,却一把被抱进了怀中。

    天烈影万分感慨。

    他闻着她秀发的清香,一瞬间就明白这三年以来的一切痛苦、忍耐以及等待,都是值得的。

    “我骗你的。”他轻轻笑道:“别担心,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天,绝不会让自己受伤,更不会让你有事。”

    “真是!”秦沐雨气道:“又吹牛!”

    说罢,用力推开了他,抱起啾啾朝床边走去。

    看着母女二人的背影,天烈影从未觉得如此幸福过......

    翌日清晨。

    秦沐雨正在帮啾啾收拾物品,接到了一个电话。

    “请问是秦沐雨女士吗?”

    “我是,您是哪位?”

    “您好,我们是金嘉幼儿园招生办,特此通知您,秦啾啾小朋友已经被我们录取为新生了,您看您何时方便,可以带着啾啾小朋友来办理一下手续。”

    “什么?”秦沐雨下意识拧了拧自己的脸,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疑惑问道:“可是我并没有帮她报名啊。”

    “报名的事您就不必操心了,现在的情况是啾啾小朋友已经可以入园读书,如果您觉得合适,随时可以来办手续。”

    “好的,我.......我准备一下.....”

    放下电话,秦沐雨依旧难以相信。

    难道是因为天烈影?

    她急匆匆就朝楼下跑去。

    到了一层门口,恰碰见了瑾墨,还没来得及张口问,就看到对方一个90度标准鞠躬。

    “请问秦小姐有何吩咐?”

    “吩咐?”秦沐雨呆道:“我......我是天烈影的未婚妻,昨晚借助在这里......”

    “瑾墨当然知道。”

    “瑾墨?你的名字?听说你是阁主最可靠的心腹。”

    瑾墨一愣。

    秦沐雨的反应,怎么看都不像一个知道自己就是花天阁阁主夫人的样子。

    他正要开口试探,不远处天烈影大步流星而来。

    “沐雨,怎么下来了?”说罢,给瑾墨递了个眼色。

    “我有事要问你,你去哪几了?”

    秦沐雨松了口气,否则让她在这偌大的花天阁找一个人,还当真是难。

    “我当然是去看大门了。”天烈影憨厚一笑。

    闻言,瑾墨的神色,格外精彩。

    垂在身侧的手,亦不由自主翘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今天轮到我看大门。”天烈影一个侧身,将瑾墨挤了出去。

    “诶你挤到别人了。”

    秦沐雨忙客客气气冲瑾墨道:“不好意思,烈影行事有些简单粗暴,他不是故意的。”

    “没......关系。”瑾墨梗着脖子接受了道歉,神色忐忑朝天烈影瞥去,当即接收到一道冷光。

    他忙闪身道:“嫂子我还有事要忙,您跟烈影哥先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