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3章 杀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但这件事需要时间,姐姐若大人大量,不如今晚先行赴宴。”

    一字一句,风月明几乎是咬牙说出口的。

    他必须放手一搏,借助乐家的势力,才有可能在东洲坐上首富宝座。

    男人的自尊心,他可以先放到一边。

    乐雪儿佯装思考了一阵子,点头轻飘飘道:“好,我愿意退一步。”

    “姐姐通情达理,月明心里记下了。”

    风家终于风平浪静。

    另一边的秦家,众人急火攻心。

    秦母从昏迷中醒了来,仍旧忘不了破口大骂。

    秦沐冰冷冷道:“沐雪,你看母亲都气成什么样子了,你倒好,在婚纱店竟替母亲跟那个阶下囚道歉!”

    “什么?”听到这话,秦母更是怒不可遏。

    可她一向最疼秦沐雪,只好找借口道:“沐雪,你是不是担心妈妈才忍让的?”

    只见秦沐雪放下手中拿着的书,冷静看了看众人,开口道:“难道一直以来,你们没发现有什么不对劲吗?”

    “你什么意思?”秦沐冰凝声。

    “不论是之前龙家说花天阁阁主指明要见三妹、还是前几日花天阁宴请、阁主无故缺席,亦或是今天在美爵婚纱店看到天烈影大手笔置办婚纱,都让我觉得.......

    “天烈影不该只是花天阁一个保镖那么简单。”

    如果说秦家有谁脑子是清醒的,那必然是秦沐雪。

    “沐雪你的意思是.......”秦母皱眉凝思,一脸不可置信:“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沐雪。”秦沐冰在旁道:“难道你是觉得这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花天阁阁主就是天烈影?”

    “我不确定,但有这个可能。”秦沐雪道。

    整个秦家陷入沉默之中。

    良久,田飞云道:“不可能!”

    “为什么?”

    “宴请当天阁主没有现身是因为突发怪病,但那一晚我们可是见到了天烈影,他那个样子,哪像有怪病!”

    “对,飞云说得对,我怎么把这件事忘了。”

    秦沐冰在一旁附和道:“更何况,如果阁主真是天烈影,还会留着我们跟风家吗?当初待他最为狠毒的,当风家莫属,可他们毫发未损!

    两个人一唱一和,秦沐雪也陷入自我怀疑之中,思忖片刻道:“也许是我搞错了,但即便他不是阁主,大概也是阁主的心腹,不然他很难自由出入美爵婚纱店,而且作陪的那位也是阁主心腹。

    “明白了,以后我们再遇见他,会躲着点儿,真是晦气,竟要忌惮这种人!”秦沐冰不忽道。

    秦家一片忐忑不安。

    天烈影却喜滋滋提着多套高定婚纱回到了私宅。

    一进门,就迫不及待邀功道:“沐雨,你来选!”

    “什么东西?”

    秦沐雨起身走来,看到堆成山的婚纱,瞠目道:“你疯了?”

    “没有。”

    “这是......”她注意到美爵的标志,一双杏眼瞪得更圆了些:“美爵的婚纱?”

    “当然。”

    “当然?我看还是去当掉你的脑子吧!”

    秦沐雨下意识伸手推了天烈影的额头,愁道:“普通人连一套美爵的婚纱都买不起,你买回来这么多是要以后喝西北风吗?而且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又是跟阁主要的?”

    “我......”

    “退回去!”

    “不!”

    秦沐雨看他一副理直气壮模样,深吸口气道:“好,你不退婚纱,我就将你退掉!”

    “嗯?”天烈影愣住,忍不住笑道:“风家已经将我扫地出门了,你要把我退到哪儿?”

    听他提起伤心事,秦沐雨亦心软,只好道:“我只是不想你欠人情,我们欠阁主的已经很多了,再这样下去,这辈子都还不清,难道你要用命去还吗?”

    说到底,仍是担心。

    天烈影心口一暖,矮了几分气势道:“好,我听你的,那你选一套自己最喜欢的,我将其余的退回去好不好?我说过,自己要把欠你的婚礼补给你,这件事容不得商量。”

    秦沐雨思忖片刻,点了点头当是妥协。

    少顷,她选了一套自己最为中意的,低声道:“就这套吧。”

    “好,我天烈影的女人眼光就是好!”天烈影乐道:“那订婚宴就定在周末,如何?”

    “这么急?”

    “啾啾都快要三岁了!”

    “也是......”

    “订婚宴是为了告诉整个东洲,你秦沐雨是我的人,让他们以后看到你躲着点儿走!”

    天烈影豪迈道。

    但秦沐雨并不领情。

    “烈影,改改你爱吹牛的毛病,好吗?我记得三年前你参加战英大赛时,并不是这个样子。”

    “我没有......”

    “你有。”秦沐雨一脸平静:“现在的你,总有一种觉得自己就是花天阁阁主的架势,难道这还不是膨胀吹牛?如果你是这样的人,保不准以后我会讨厌你。”

    闻言,天烈影倍觉好笑。

    他本就是花天阁阁主,为了追妻,已经佯装成一个小保镖,很是低调了。

    “好。”他忍笑道:“但该给你的仪式,我一个不会省略,明天我带你去挑选钻戒,等订了婚再选一个良辰吉日,作为我们正式结婚的日子。”

    “其实不必如此铺张的,直接婚礼我也可以接受。”

    “不行。”天烈影斩钉截铁道:“如果那样,你那两个姐姐背后定然会嚼舌根,我舍不得看你被她们欺负。”

    “无所谓的,嘴长在她们身上,随她们讲,而且上次在花天阁,你已经教训过我大姐了。”

    秦沐雨得饶人处且饶人的品性是骨子里带的。

    天烈影看着她温柔侧颜,感觉自己的爱更深了几分。

    “还有。”秦沐雨蹙眉道:“今天你在幼儿园跟风家和乐家起了冲突,我还是不放心。”

    “他们已经被幼儿园下了逐客令,你担心什么?”

    “那些人一看就是睚眦必报的性子,这次结了怨,怎么会轻易放过我们呢?我知道你有阁主撑腰,他们不敢、也没本事为难花天阁,但如果他们想要暗中对付你怎么办?”

    “他们对付不了我。”

    “你......”秦沐雨又急又气:“你正经点好不好?”

    “我很正经。”

    “......”

    “沐雨。”天烈影温柔揽住她的双肩,郑重道:“订婚宴概会腥风血雨,但你不要怕,有我在,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和啾啾的。”

    “我知道。”

    秦沐雨刚想羞涩靠近天烈影的怀中,电话响了起来。

    竟是秦母打来的。

    她犹豫片刻,接了电话。

    “沐雨啊。”秦母的声音极为殷勤,完全不像过去三年以来那个对秦沐雨刻薄无情的亲妈:“妈妈有事跟你说。”

    “你说。”

    “你方便的话,带孩子回家一趟吧。”

    “有什么事吗?”

    “你这话说的,秦家本来就是你的家,怎么?你回一趟家需要理由吗?”

    秦沐雨深吸口气,失望道:“好,但我会带烈影一起回去。”

    “天烈影?”秦母当即改了一副口吻:“你带他回来做什么?”

    “他是我的丈夫。”

    “胡说!他是你的仇人!就算他是孩子的爸爸又怎样!你们根本没有成亲!今天妈妈在婚纱店险些被他气死!难道你要当真跟一个杀母仇人在一起吗!”

    “我们马上就要订婚了,跟着就结婚。”

    “你......你说什么?订婚?”

    “对,这个周末,我看秦家我还是不回去了,但是订婚宴,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发请柬的。”

    说罢,秦沐雨果断放下了电话。

    心如针扎,却如释重负。

    夜半。

    黑云缭绕于东洲之上。

    一架直升飞机缓缓降落至江边新建仍未竣工的码头旁。

    码头之上,一辆罩着黑色塑布的大卡车亦露出真容。

    后门打开,竟从中跳出整整二十余个训练有素、身穿迷彩服装的人。

    与此同时,几辆黑色轿车不知从哪儿疾驰而来,领头的则是一辆加长林肯。

    几辆车迅速停下,迷彩队伍分列其侧。

    直升机舱门终于打开。

    只见一个身材挺拔、面貌儒雅的男人快速走下。

    “乐总,这里目前还无人监管,不会有人知道您已经到了东洲。”一个人恭谨汇报道。

    “嗯。”乐子枭随手将身上镶着金边的外套扔给了贴身手下,快步朝加长林肯走去,一边走一边道:“云云和雪儿还好吗?”

    “二小姐和三小姐目前无恙,就是之前受了些外人的气。”

    “小事情。”乐子枭坐进车内,掏出一根雪茄由侍卫点了上,沉声道:“我来,就是帮她们出气的。”

    “是!半个小时后,车子将抵达风家。”

    “要低调。”

    “是!”

    不消片刻,林肯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无人发现空旷的码头土堆后,一个身影一闪而过。

    此时的风家,灯火通明。

    往日这个时候,风尚君早已休息了,可当下他却不敢怠慢。

    “云云。”平日里对自己的大儿媳并没有这么客气的他,满脸堆笑道:“我们不派人去接乐公子,是不是不太好?”

    “爸,您多虑了。”乐云云惬意坐在沙发上,甚至没有起身就道:“我大哥一向行事低调,他手下那么多,来风家一趟又非难事。”

    说罢,她看了眼墙上的钟表轻道:“看时间,大概快到了。”

    正说着,风家大门前缓缓驶入一辆加长林肯。

    随行的还有数量黑色轿车。

    一眨眼的功夫,车内两队人鱼贯而出,齐整化一,不像是保镖,更像是军队。

    只见林肯车内亦走出一人,一举一动带着贵公子的气场。

    只是无人能看到那副墨镜之后,他双眸之中的杀意。

    “大哥!”乐云云第一个从大厅冲了出去,开心道:“我们兄妹俩真是心有灵犀,我就知道你快到了。”

    说罢,依偎在乐子枭身前,一副讨巧神色。

    “都嫁人这么久了,怎么还像孩子?”

    乐子枭摘下墨镜,露出了那双犀利的眼睛。

    “只要大哥在,我就是孩子。”乐云云许久没有这么安心过了。

    “呵,好,有大哥在,不会让你被欺负。”

    说罢,乐子枭终于抬帘朝风家众人看去。

    “哎呀,乐公子总算是到了。”风尚君抢先迎道:“我之前一直跟云云说去接你,可这孩子却一直客气说不用。”

    “是我不让她麻烦风家的。”

    闻言,风尚君一怔,有些挂不住脸,但仍笑道:“怎么能算麻烦呢?云云是风家的人,乐公子亦是贵客,亦是自己人,里面请!”

    说罢,大手一挥,朝自家儿女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机灵点儿。

    一行人朝屋内走去。

    乐家在云城的势力不容小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