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7章 陷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是。

    前一晚乐子枭倒下时,她并不在场。

    而一个众所周知“刚刚出狱”的男人,怎可能是一手建立了令人闻风丧胆的花天国的男人呢?

    说出去十个人九个不信,还有一个会以为是自己疯了。

    更何况这段时间,她亲眼看着他在花天阁朝九晚六看大门。

    天烈影无奈笑笑,暗道:“还是再多些时间让你接受吧。”

    遂开口咧嘴一笑:“那如果我不是花天阁阁主,你依旧爱我吗?”

    闻言,秦沐雨双颊一红,用力拧了他的手臂道:“爱你个大头鬼!”

    说完,转身坐在了安稳入眠的啾啾身边。

    看她害羞的样子,天烈影却觉得满心欢喜。

    无论怎样,这一晚,他可以睡个好觉了。

    夜半,一条暗讯传来。

    “乐子枭的尸体已送回云城乐家。”

    天烈影缓缓朝窗外看去,似乎能看到不远的将来,东洲和云城之间不可避免的腥风血雨.....

    几个小时后。

    天尚未大亮,天烈影就离开了别墅,来到了花天阁主殿前。

    这里躺着两具尸体,腰间鲜血将门前染红了一大片。

    旁边站着的,是瑾墨。

    尸体似乎还冒着热气,手里的枪已上了膛,却来不及扣下扳机。

    “死了两个弟兄。”一旁的瑾墨神色冷静,却又带了几分悲痛。

    “厚葬。”

    “是。”

    “你动的手?”

    “嗯。”瑾墨应道:“晨练发现异样,来主殿看看,恰碰见这两人正要潜入主殿。”

    “用匕首解决的?”

    “是。”

    “也只有你了。”

    天烈影言语中带了几分欣慰,可想到花天阁亦有损伤,皱眉道:“去查下是谁派的人,能躲过花天阁的天眼和众多暗卫,身手不一般背后的人恐怕也早有准备。”

    “是!”

    天烈影蹲下身,随手从地上捡了一支细小的木棍,撑开了其中一人的嘴巴。

    “查过了吗?”他低声道。

    “还没来得及,通知了您,我就进主殿查探了,担心有物品损失,或是被人埋下什么机关。”

    “怎样?”

    “安全。”

    正说着,天烈影手下一顿,眉头一皱,伸出手,低声道:“匕首给我。”

    瑾墨忙照做。

    只见天烈影戴上手套,在其中一人嘴巴里挑出一点皮肉,紧跟着拿出一个细小的东西-一竟是极小的一卷沾着血的纸。

    将纸卷打开,上面却空无一字。

    “收好。”

    他交给了瑾墨。

    “其中必有玄机,等我忙完再处理。

    “明白!”

    很快,有两名手下将尸体抬走并打扫了殿前。

    晨光更和煦了些,一切像是没发生过一样。

    另一边的秦家,早茶时间大家各怀心事。

    前一晚从花天阁返回,田飞云和秦沐冰没有回田家,在秦家住了下。

    此刻的田飞云,正在园子内打着电话。

    “飞云有什么重要的事,不能吃完早茶再说。”秦盛林透过窗看了看自家姑爷,心底憋着一股闷气。

    当初所有人都以为田飞云是潜力股,可娶了秦沐冰,秦家也没跟着沾到半点好处。

    按理说田家是东洲服装巨头,田飞云又是独子,不说秦家,只说秦沐冰也该跟着享福才对。

    可这么多年来,反倒像是秦家在贴补田家。

    之前花天阁赴宴莫名其妙被关进仓库的事,也成了秦盛林的心头恨。

    想起自家姑爷被吓得尿了裤子,他就觉得丢人至极!

    “公司的事吧。”秦沐冰挽尊道。

    “依我看。”秦盛林放下筷子。

    “飞云就不是做生意的材料。”

    “爸,您怎么能这么说,让飞云听到可怎么是好?”

    “田家之前在咱们东洲也能横着走,可自从他们家将生意都交给飞云,这几年反倒每况愈下,沐雨,我知道这话我不该说。”

    “但他完全可以考虑让我们秦家的人帮帮他,你都嫁给他这么多年了,难道他还要防着我们秦家不成?”

    “爸。”秦沐冰忙解释道:“飞云怎么可能防着我们呢?您也是,怎么忽然想起这个?”

    秦盛林被问得当即一愣。

    说到底,无非是前一晚看到天烈影在东洲巨富前挣了把脸,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秦沐雨失宠已久,他万没料到竟是这个谁都不看好的小女儿,有了扬眉吐气的机会。可他从没给过自己这准姑爷半个好脸色。

    “花天阁势力不可小觑,别看天烈影现在只是一个看大门的,依着阁主对他的器重,倘若过阵子他真得爬上高位,你让我这个老丈人怎么办?”

    秦盛林终于道出实情。

    “原来您是担心这个。”

    秦沐冰笑道:“看大门的怎么可能爬上高位呢?您会让咱们秦家看大门的掌管重要事务?”

    “你不能这么比......昨晚他多嚣张,你们没看到?这岂不是在打我的脸?”

    “当然看到了,所以我一定会想办法煞煞他的锐气!”秦沐冰樱唇一撅,心底更不怠的是,当了三年破鞋妹妹竟然比自己风光。

    正说着,院子里打电话的田飞云喜滋滋走了来。

    满面红光,像是有什么天大的好事。

    “飞云。”秦盛林看他一眼,问道:“公司又出事了?”

    刚拿起筷子的田飞云手下一顿,笑道:“爸,看您说的,公司一直运作得很好,怎么叫’出事了'?”

    “那有什么事不能吃过早茶再说?吃饭就得有吃饭的规矩!”

    一席人终于明白了这是秦盛林心中不痛快,故意找茬。

    只见田飞云也不怕,装模作样将筷子彻底放了下,清了清嗓子道:“公司的事都是小事,我现在,可算是攀上真得大树了。”

    “大树?”

    秦沐冰也来了精神:“飞云,是有大单子了吗?”

    “看你目光短浅的。”田飞云摆起派头讲教道:“做生意自然要放长线钓大鱼,一个大单子算得了什么?”

    “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好事?说出来也让爸高兴高兴。”秦沐雨不断暗示道。

    “咳咳。”田飞云清了清嗓子,做作地环视了在场各位。

    “我找到路子了。”

    “什么路子?”

    “花天阁的路子啊!”

    “花天阁?”秦盛林亦正色道。

    “自打这花天国的人来了咱们东洲,城里暗流涌动,所有人皆知,但凡想在城里甚至是周边拿到些好处的,哪个跟花天阁脱得了干系?

    就连天烈影那种人都得了势,昨晚看他那副样子,我也想明白了,以后想好办事,必须把花天阁伺候好了。”

    他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

    “老公你这么厉害?”秦沐冰一脸欣喜。

    “快说说,我真受不了昨晚三妹那趾高气昂的样子!不过是嫁给一个花天阁看大门的罢了!却一副花天阁阁主夫人的派头!这口气我咽不下!”

    秦沐冰每每想到自己跪在秦沐雨身后,就气得牙齿打颤。

    “快说来听听。”她忙伸手给田飞云揉肩,双眼冒光。

    “前阵子我们田家不是赞助了咱们h国的年度盛典嘛,有幸结识了一位高人,来自云城。”

    “云城?”秦沐冰不由地双手一顿,道:“不就是风家大儿媳的娘家吗?”

    “对,那高人认识花天阁阁主。”

    “当真?”

    “这还能有假?能在那场年度盛典中坐上贵宾席的人,各个非富即贵且大有来头,这事假不了!”

    “飞云。”方才还挑剔自家姑爷的秦盛林激动开口。

    “花天阁阁主神龙见首不见尾,如果我们能抢先东洲其他人家一步先见一面,无论对于你田家还是我秦家,都是百年难得的好事!如果运作得当,也许咱们两家飞黄腾达,指日可待!”

    “爸您说得对!”田飞云越说越兴奋,好似已经得到了花天阁阁主的赏识。

    “我已经约了高人来东洲,明日就到,届时我们好好招待一番以示诚意,看能不能托高人牵上见花天阁阁主的线。”

    “好,你来安排。”

    “既然如此。”秦沐雨唇角一勾,道:“不如明天也把沐雨喊来,虽说她大逆不道,但好歹也是秦家的女儿。”

    闻言,秦盛林沉吟片刻才说:“昨日天烈影举办订婚宴,算是给了我们秦家面子,纵使往日的事难堪,但现在好歹也算是名正言顺了。

    和风尚君一样,秦盛林亦是老狐狸。

    所谓的”名正言顺”,不过是为自己想要在未来分得一杯羹的台阶。

    自家女儿再重要,也没有他秦家的产业和未来重要。

    只要对秦家有好处,让他弯腰也不是不行。

    “老爷。”秦母脸色难看,难以置信道:“就这么放过天烈影了?”

    天烈影几次三番给她难堪,她活了这么久,从没在一个人手下受过如此的屈辱。

    “你懂什么!”秦盛林怒道:“妇人之见!沐雨好歹也是你身上掉下的肉,现在天烈影风光,她也跟着过好日子,若能有惠于我秦家,难道不是好事?”

    “他算得上什么风光!一个看大门的!”

    “阁主罩着他,还不算风光?闭嘴!”

    被当头一喝,秦母再不悦,也只能忍气吞声。

    秦沐雪在一旁见状,开口:“爸爸,天烈影昨晚说的可都是实情?”

    “你指什么?”

    “三年前那件事.......真得是风家陷害?”

    “这.......”秦盛林眸光闪躲一瞬。

    “是不是真的又有什么区别呢?即便真的是风家陷害,那也是他同风家的个人恩怨,跟我们秦家无关。”

    “爸爸说得对。”秦沐冰附和道:“二妹,我怎么觉得你这次回来,总是向着天烈影?”

    “他又不是我们的仇人。”秦沐雪轻轻一笑:“说到底,我还得喊一声妹夫。”

    “我可没有他那样的妹夫。”秦沐冰白眼一翻。

    “一个看大门的,仗着自己是花天阁的人,就鸡犬升天了,不过话说回来,昨晚的订婚宴怎么忽然就终止了?风家跟他之间后来又发生了什么?”

    说着,秦沐冰朝田飞云看去。

    “具体不知道,我方才也打听了,无人知情。”

    “看那样子,以为两方人会打起来。”

    “不管他们,就算死了人也跟我们无关。”田飞云起身,等不住了。

    “我还是先去准备准备,大人物晚一点就到东洲了,明天的宴请,可半点儿马虎不得。”

    说完,起身离开了秦家。

    当日,天烈影从大门岗位”下班”的时候,得知了翌日宴请的事。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