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19章 说不出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五......五百万?”田飞云又道,看得出他已经后悔了。

    “果真是没见过大世面,是五千万。”

    此话一出,众人皆倒吸一口冷气。

    只是见花天阁阁主一面,竟然需要交五千万的费用,这钱留着做什么不好?

    可于田飞云而言,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他恶狠狠看了眼天烈影,认为他不多事就不必花这个大价钱,硬着头皮咬牙道:“五千万就五千万!”

    “贾总,我明天就把钱给您转账上,您看您什么时候安排我们见阁主?”

    “要现金。”贾总更有恃无恐了些。

    “现金?”

    “没错,我只认现金。”

    看样子,他是担心转账记录被当成把柄。

    “好!”田飞云将嘴皮子都咬破了,自己找的麻烦跪着也要做完。

    “现金就现金!但我需要时间筹一下,贾总,明晚前我把钱给您送过去,如何?我们什么时候可以见阁主?”

    “你把钱送过来,自然就知道了。”

    贾总起身戴好墨镜,一副要离开的姿态。

    两个保镖也紧随其后。

    天烈影看他装模作样的派头,已然忍笑忍出内伤。

    但更可笑的,是依旧将他奉为大人物的田飞云,就像个小丑一般令人嗤笑。

    包厢内归于平静。

    “爸,办成了。”田飞云一脸邀功的模样。

    但一想到五千万就一阵肉痛,转头凶狠道:“天烈影,你虽然给了三妹名分,但不代表以后你能在秦家随便说话,别忘了你的身份!”

    “今天这么重要的事因为你的多嘴需要我们付出五千万的代价,下次是不是要我们都赔上身家性命才肯罢休?”

    “我什么身份?”天烈影冷道。

    “什么身份?”田飞云一脸鄙夷,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能娶三妹是你运气好,一日为囚,终身都要带着这黑点,跟我们比,你就是这个!”

    临窗外的灌木丛叶,因着风轻轻摆动了一下。

    无人发现天烈影背在身后的手,亦跟着摆了摆手指。

    风声也似乎跟着停了下。

    他眸中闪过一丝不屑的笑,不予辩驳。

    离开包厢的时候,秦沐冰故意在门口前挤了秦沐雨一下,低声嘲笑道:“五千万,沐雨,靠你老公,恐怕你这辈子都见不到这么多钱了。”

    当晚,天烈影载着秦沐雨直接回了私宅。

    秦家大宅内却不平静。

    田飞云一副要上天的派头,在沙发上惬意靠着,开口对秦盛林道:“爸,这五千万,我田家出大头,拿三千万,咱们秦家就出剩下的两千万,如何?”

    刚端起茶杯的秦盛林手下一抖,滚烫的茶水洒了出来。

    “飞云。”他脸色不大好看。

    “能抢先一步跟花天阁攀上关系自然是好,可你也没提前说过五千万的事啊。”

    “爸。”田飞云讪笑两声道:“我也是临时才知道的。”

    “可你应下就算了,怎么把我秦家也搭进去了?”

    说来说去,秦盛林不愿意跟田家一起摊这五千万。

    田飞云当即一愣,看了看身边亦一脸尴尬的秦沐冰,叫道:“爸,话不能这么说,您跟着出钱,到时见阁主时自然也有您的份。”

    “再说了,要不是天烈影多嘴,可能原本只需要三千万就能摆平,所以这两千万,你直接算在他头上好了!”

    秦盛林被噎得说不出话,真是骑虎难下。

    好半天只好气道:“好,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跟我秦家提钱!”

    说完,拂袖而去。

    翌日傍晚,田飞云当真将五千万现金给贾总送了去。

    “贾总,这钱已经到位了,我田某人说话绝不食言,那见阁主的事......”

    “小事。”贾总用手掐着一沓钱,嘴里叼着一根雪茄佯装思索。

    片刻后道:“那就明天中午吧,安排你们跟阁主见面。”

    “贾总果然是我们全家的贵人!”

    田飞云喜滋滋将消息传回秦家,众人总算松了口气。

    秦沐冰心头一动,故意给秦沐雨打了电话。

    “沐雨,明天中午我们就要见阁主了,不过没有你跟天烈影的位置。”

    “没关系,我们不需要。”

    “呵,你扮清高还真是扮上瘾了。”

    秦沐冰狂妄地大笑道:“昔日,你和天烈影在花天阁内逼我下跪的事,我这辈子都不会忘,明日我见到阁主,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让他革了天烈影的职!”

    “以后他连花天阁的大门都看不了!这东洲也不会有人敢雇佣他!我看他还能嚣张到什么时候!”

    “秦沐冰!”一向温柔的秦沐雨忍不住提高音量,冷声道:“我劝你得饶人处且饶人。”

    “这种话,你还是留着自己骗自己吧!”

    说完,秦沐冰挂断了电话,总算是出了口气。

    而这边,秦沐雨一脸焦虑。

    从花天阁下班回到家的天烈影当即发现了她的异样,关切问道:“怎么了?”

    “烈影.......”

    秦沐雨犹豫片刻,只好和盘托出。

    “要不我去给大姐道个歉?也许她气消了,明日就不会在阁主面前告你的状了,你不能失去这份工作。”

    天烈影看她为他担忧的模样,心中颇觉几分暖意。

    “你这么担心我?”

    “我......”

    秦沐雨涨红了脸,低声嗔道:“都快被辞退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放心。”天烈影将她揽入怀中安慰:“我不会有事的。”

    “他们花了五千万,怎么可能放过你?”

    “当真给了那骗子五千万?”天烈影有些好笑。

    “田飞云脑子不好使,你爸爸怎么也......”

    “骗子?你确定他是骗子?”

    “当然,我们阁主怎么可能随随便便收人钱财?而且是五千万!他若想见谁,不用一分钱就能见到,他若不想见谁,就算来人倾家荡产也见不到!”

    天烈影言之凿凿,秦沐雨也开始怀疑。

    “你说的也对,花五千万就为了见阁主一面,听起来确实匪夷所思。”她思索道。

    “但你全家都对这骗子的话深信不疑,根本不知道自己遇到了骗子。”

    “那现在怎么办?”

    “这件事你放心,我不会让那骗子得逞的。”

    “......烈影,你又吹牛。”

    “我没有。”天烈影低声笑道:“你等着看好戏吧。”

    翌日中午,贾总将宴请安排在山闲大酒店,正是两日前和秦家见面的地点。

    一行人在包厢内等待。

    “贾总。”田飞云搓着手小心翼翼问道:“见阁主不是要去花天阁吗?怎么在这里?”

    贾总不屑看了他一眼,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

    “大家都知道阁主现在身体抱恙,花天阁人多眼杂,你们一行人过去,岂不是轻易被旁人看了去?不知道什么叫做闷声发大财吗?”

    “是,是,还是贾总考虑周全。”说完,不敢再开口。

    没一会儿,包厢里走进一队人马,各个武力装备,似乎能将这大楼都铲平了。

    “这是......”田飞云惊问。

    “别慌。”贾总露出一分笑容。

    很快,在那队人马之后,缓缓走进一个身强力壮的男人--手臂上的黑龙纹身赫然在目,脸上亦青筋暴露,一双算不得清澈的眼睛却散发着几分杀意。

    “贾子君见过阁主!”贾总殷切上前打了招呼,随即将主位的椅子朝后拉了开,又对秦家一行人不住使眼色。

    见状,秦盛林为首一众忙也跟着喊道:“见过阁主。”

    田飞云恨不能当场跪下。

    “嗯。”来人扫视一番,不多言,在主位上坐了下。

    “都愣着干什么啊!坐!”贾总摩拳擦掌,颇为兴奋冲外喊。

    “服务员,上菜!”

    很快,包厢门再度被打开。

    但来人却不是什么端着菜盘子的服务员,而是天烈影。

    “天烈影?你怎么在这里?快滚!”

    田飞云一阵怒火,呵斥:“这是你能来的地方吗?”

    天烈影置若罔闻,直接朝前一步迈入包厢,反手将门关了上。

    “天烈影,你要干什么!”秦沐冰起身道。

    说完,似不解气,竟回身对“阁主”身后那一队人马道:“这个人没资格见阁主,你们将他赶出去!”

    “不必了。”天烈影抬抬手说:“我不是来蹭饭的,只不过想看看冒牌货究竟长什么样子。”

    话音落下,众人慌张。

    贾总首当其冲吼道:“谁给你的胆量让你在这里大放厥词!”

    说完,回身使了一个眼色,身后那队人竟当真冲了过来!

    来人一共十二个,两个人二话不说就掏出了随身的匕首朝天烈影袭来!

    寒光乍现一瞬间,只听“咯哒”两声,是什么东西被折断了的声音。

    “嗷--”

    两声惨叫,只见先前冲来的两个人竟都跪在了地上,无一不痛苦地捂着自己的手腕,匕首也跟着落地。

    一切发生得太快,众人几乎没来得及看清楚天烈影是何时出手的!

    “一起上。”

    他唇齿间发出低沉的声音,眸间也闪出一道寒光。

    “我倒要看看,冒牌货的手下,有多么不堪一击!”

    话音落下,脚尖轻轻一挑,两把匕首被他稳稳当当拿在手里,手腕飞旋,两道寒光飞出去,不偏不倚恰插在了“阁主”和贾总的身后!

    只见方才还叫嚣得不可一世的贾总再说不出话,哆哆嗦嗦缓缓坐下,不仅如此,直接钻到了桌子底下......

    “都给我上!”“阁主”脸上的肌肉似要裂开,开口命道。

    剩下十人脚踩桌板就朝天烈影涌来!

    “呵。”天烈影低笑一声,冷道:“最近是没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

    说完,手脚并用,拳打脚踢,没几下就将看起来骇人的十人队伍打得落花流水!

    整整十二人,连一分钟都没握过!

    可天烈影还没来得及看,只听“咣当”一声,那“阁主”竟夺窗而去!

    “阁.......阁主怎么跑了!”

    田飞云目瞪口呆望着窗外,从桌子底下将那贾总拽了出来,吼道:“阁主怎么跑了?”

    贾总狗急了咬人,竟在田飞云腕上狠狠咬了一口,也跟着从窗口跳了出去!

    天烈影看那二人狼狈的背影,甚至不屑去追,只冷冷道:“这餐宴怎么就没订在十八层?破窗而出,掉下去多省事。”

    说完,后退两步至包厢门口,冲外面的人使了个眼色。

    很快,之前在包厢内倒下的十二人,刚爬出包厢,就被“接”走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