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20章 分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切发生得太过离奇。

    “天......天烈影!”

    面对一地狼藉,田飞云情绪失控了。

    “谁让你来砸场子的!你到底安的是什么心!”

    看他执迷不悟的样子,天烈影皱皱眉,上前两步就是”“地一声--给了田飞云一个响亮的耳光!

    方才还吠得像狗一样的田飞云当即愣住,不可思议看着眼前的人。

    “天烈影你这个疯子!”秦沐冰尖叫着,拿起手边的茶杯就扔了过来。

    可天烈影轻轻一躲,那茶杯就不偏不倚砸在了秦盛林身上。

    茶水滚烫,比真心还要烫。

    “啊,爸.......对不起!”秦沐冰一时不知该道歉还是发火,束手无策竟哭了起来。

    “都住手!”

    秦盛林气度全无,哆嗦着吼道。

    包厢内终于回归平静。

    “烈影!”秦盛林怒道:“你来解释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相就是各位看到的,那人是个冒牌货。”

    “你说冒牌货就是冒牌货吗?”田飞云依旧不死心。

    “你没见过阁主,怎么就知道这是冒牌货!依我看,你就是心有不甘,故意来使坏!”

    “真正的阁主怎可能如此轻易被我打败?”

    “你.......因为你就是一介莽夫!除了会些拳脚功夫,什么都不行!身为花天阁阁主是要用脑子的!”田飞云垂死挣扎道。

    “哦?是吗?我还第一次听说身为花天阁阁主要靠夺窗逃命的。”

    三言两语,其余人也终于开始怀疑。

    “飞云,坐下。”

    秦盛林一身老骨头快要被气得散了架子

    “这贾总跟阁主确实可疑。”

    “爸!”田飞云扯着嗓子喊:“您可不能被天烈影给蒙蔽了!”

    “他说得没错,阁主不可能就这点儿本事。”

    “可是......”

    “没什么可是,先回家,剩下的,我们从长计议。”

    “不行!”田飞云疯了一般嚎道:“五千万!那可是五千万!”

    随即怒目对天烈影道:“你说那阁主是假的,那你倒是将真阁主请出来啊!如果你做不到,这笔账我就要算在你头上!”

    “好啊。”天烈影欣然应道。

    “之前你说我上不了花天阁的主桌,没关系,我也不想上,但我可以让你亲眼看着沐雨上花天阁的主桌,如何?”

    说完,故意瞥了一旁的秦沐冰一眼。

    “你......什么意思?”

    “阁主当下抱恙在身,是不可能见所有人的,但花天阁后天会举办一个慈善晚宴,我可以让你亲眼看着沐雨坐上主桌的位置,届时即便阁主不现身,你也该知道我今日所说的话是真是假,如何?”

    但田飞云碍于面子,死咬着不肯松口。

    “罢了。”终是秦盛林开口调解。

    “花天阁门槛太高,看样子我们是攀不上了,烈影,你也不必在这里跟你姐夫置气,更何况上主桌的是,怎么能轮得到沐雨?”

    闻言,天烈影皱眉道:“好,冲您这句话,这主桌,沐雨上定了。”

    说完,再不解释,转身离开。

    当晚,天烈影回到私宅时,身上背着个超大号的麻袋。

    “烈影?你这背的是什么?”

    一整天下来,秦沐雨没听到有关秦家跟”阁主”见面一事的消息,一直慌懦不安。

    天烈影狡黠一笑,将麻蛋用力朝地上一摆,叹口气道:“还挺沉,沐雨,你打开看看。”

    秦沐雨疑惑皱眉,嫌弃道:“你还能背个死人回来?”

    闻言,天烈影一口气险些没喘上来,猛咳一阵子道:“你还有什么惊喜是朕不知道的?”

    话音刚落,就迎头挨了一掌。

    但老婆打的,不疼,甜!

    秦沐雨小心翼翼拉开麻袋的拉链,看到里面的东西,惊讶地花容失色。

    “这.......这这这哪儿来的?”

    “让那骗子吐出来的。”

    “你是说......”

    秦沐雨当即明白了这是贾总从秦家和田家骗来的那五千万。

    “钱怎么在你这里?”

    “当然是我讨回来的。”说着,得意地展示了自己的肱二头肌。

    “你又跟人打架了?今日那贾总不是安排了'阁主'跟我家人见面吗?”

    “都是些冒牌货,我见过了。”

    “冒牌货?”

    “当然,之前我是骗那贾总说自己没见过阁主的,结果今天让我当场抓到有人假扮阁主,怎么能轻易放过他们?”

    “也对,阁主如此厚待你,瑾墨又跟你称兄道弟,你怎么可能没见过阁主呢?”

    闻言,天烈影温柔一笑。

    “但你的家人从不肯信我--”说着,他顿道:“但是没关系,我知道他们信这个。”

    从麻袋中拿出一叠钱,转身对秦沐雨道:“沐雨,明天一大早我陪你去将这钱送回去,我要让你从此在秦家,无人敢惹。”

    秦沐雨终于明白了他的用心良苦。

    “烈影,委屈你了。”

    “这点儿小事算什么。”

    天烈影傻傻咧嘴一乐,又道:“还有件事,后天晚上花天阁将举办一场慈善晚宴,你一定要去。”

    “我去做什么?”

    “去坐主桌。”

    “主桌?”

    “那田飞云不是说我永远登不上花天阁的主桌吗?我就要让他亲眼看看我的老婆在主桌上睥睨众人的样子。”

    秦沐雨无言以对。

    “怎样?沐雨,我已经将话放出去了,你一定要去。”

    “你逞这个能做什么?”

    “我哪里逞能了?”

    “阁主待你好,你更不能给他添麻烦,现在非要安排我上主桌,不是逞能是什么?”

    “这.......”天烈影被问得当即一愣,灵机一动道:“是阁主要求的!”

    “阁主?”

    “他.......他说想见一见你。”

    “阁主要见我?”秦沐雨愣住,犹疑片刻才忐忑问道:“是不是我给你们添太多麻烦了?”

    这下轮到天烈影一怔。

    “沐雨,怎么这么想?”

    “如果不是因为我添麻烦了想要教训我的话,阁主怎么可能想要见我?爸妈他们花了五千万也见不到。”

    “我不是说了,阁主想见一个人,不会收半分钱,不想见的话,将整个h国拱手相送也不会给半分面子。”

    “总之后天你盛装出席慈善晚宴就好,主桌的位置,帮你留好了。”

    听天烈影如此解释,秦沐雨也不好再问,点头算是应了下。

    正说着,啾啾从隔壁儿童房跑来,探出了小脑瓜。

    “爸爸,慈善晚宴就是做去做好事吗?”

    前两日天烈影为啾啾拾掇出一个儿童房,虽然晚上啾啾仍跟秦沐雨一起睡,但平日里有了专属于自己的空间。

    她把那间小屋叫做“爸爸的爱”,惹得天烈影笑得眯起了眼。

    “对,就是从有钱人兜儿里掏钱出来,然后去做好事。”

    “烈影!”秦沐雨在一旁阻道:“跟孩子说话注意些。”

    “我又没说错。”他挤了个鬼脸,蹲下身对啾啾问道:“啾啾,你是不是也有想做的好事啊?”

    闻言,小小的人儿认认真真地点了点头。

    这倒令天烈影吃了一惊。

    “那啾啾把想做的好事告诉爸爸,爸爸去帮你做。”

    只见啾啾眨巴着大眼睛思考了片刻,转身就跑。

    “啾啾?”

    很快,她抱了一个存钱罐跑了回来。

    “爸爸,这是啾啾自己存的零花钱,可以帮我带去晚宴做好事吗?虽然不多.....”

    说着,她竟一脸羞愧地扭捏身子。

    天烈影只觉自己的心要化了。

    他伸手温柔摸了摸啾啾的小脑瓜,郑重地接过了存钱罐,温声道:“当然可以,啾啾这份心意,一定会传给需要帮助的人。”

    闻言,啾啾喜笑颜开,扑进天烈影怀中摇晃着小脚丫,比自己收到了礼物还要开心。

    一旁的秦沐雨亦满眼欣慰,和天烈影四目相对,冲他点了点头。

    翌日清晨,花天阁慈善晚宴的消息传得满城风雨。

    风家亦闻风而动。

    早餐桌上,众人各怀心思。

    “不是说阁主抱恙吗?怎么还有心情举办这种东洲大事?”

    从不在家里主动开口的风月清难得问道。

    自从乐云云的哥哥被天烈影手刃,他的心情顺畅了许多。

    往日压在他头上的三座大山,无非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风尚君、哥哥风月明,以及嫂子乐云云娘家在云城不菲的势力。

    风尚君已经放了话,要在近日将风氏的资产进行分配,留给他风月清的时间亦不多了。

    闻言,风尚君率先抬了眼皮。

    “花天阁势力再强盛,来我东洲,还是要多多笼络人心。”

    他说完顿了顿,又道:“月清,你对这些事不是从不在意的吗?怎么想到要关心了?”

    “我.......”风月清环视一周,故作谦虚道:“不过想帮大哥分担些罢了。”

    暗中眼神盯住了风月明。

    为了安慰妻子,风月明憔悴了不少。

    此刻面对自家弟弟的话里有话,竟也没开口讽刺。

    “你总算不糊涂了。”风尚君看似欣慰了些。

    “做一个二世祖,迟早将我风家败光,现在能醒悟也不算迟,你要多向你大哥学习,也多为他分担,我才放心将风家完完全全地交给你们。

    “是,爸爸教训得是。”风月清忙恭敬道:“那--明晚花天阁的慈善晚宴,我们是去,还是不去?”

    乐云云的大哥刚在花天阁丢了命,别人眼中平步青云的福地,反倒成了他风家的鬼门关。

    风尚君并未言语,终将难题抛给了风月明。

    “月明,你说呢?跟我们有仇的是天烈影,不是花天阁,爸爸劝你冷静一些。”

    他虽是问着,却已给出了答案。

    在座的,无人不明白他的心意。

    “当然要去。”风月明几乎没有犹豫就答道:“这次慈善晚宴凭拍卖券入场,一张拍卖券十万元,进场后可以抵作拍卖金,我已经打听好了,在场拍卖的物品价值连城,就算不拔得头筹,露个脸对风家而言有利无弊。”

    他不声不响,却早已做好了准备。

    “好。”风月清忙积极道:“那我立刻去花天阁购领拍卖券,咱们风家,人手一份,大哥你看怎样?”

    好话递在了脸上,风月明皱皱眉,却也没办法拒绝,只好低声应了“好”。

    而秦家的早餐,更显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