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27章 背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沐雨刚又想发火,想到天烈影方才委屈巴巴的样子,立刻改口道:“好,你先说。”

    “当日拍卖会,冰火艳钻是阁主设的局,只为了教训乐家,乐家之前如何嚣张的,你也看到了。”

    “嗯。”

    “最后展出的那枚原钻,原本想的是抬高价钱让乐家拿下,将钱用来做善事,但没料到他们最后收手,只能由我们自己的人买下了。”

    “自己的人?你是说当天那个一掷千金的小伙子......”

    “没错。”

    天烈影点点头道:“也是花天阁的人,所以这原钻,不过是回到我们自己的口袋里罢了。”

    “那怎么会在你手上呢?”

    “因为......”

    天烈影看着秦沐雨满头问号的样子,觉得分外可爱,知道告诉她他就是花天阁的阁主,她必然不肯相信。

    只好退一步道:“因为阁主待我好啊!他知道我要跟你办正式婚礼了,于是就送给了我,不,是送给了你。”

    “你们阁主.......未免也太......”

    秦沐雨震惊地说不出话。

    “所以我们才为了他不惜拼上性命。”

    这话听起来有着足够的说服力。

    秦沐雨凝思片刻,低声道:“你真得没骗我?”

    “当然,不然五亿的东西丢了这么多天,这东洲能没有半点风声?”

    “说的也是。”她点点头道:“我刚才怎么没想到呢。”

    “因为你担心我嘛。”

    “担心你个大头鬼!”秦沐雨没好气地在他脚上又踩了一脚,起身朝卧室走去,一边走一边说。

    “以后这种事要提前告诉我,不然再将我吓出个三长两短,我就真得不理你了!”

    “好的,老婆大人教训的是!”

    看着关上的卧室门,天烈影终于松了口气。

    蓦地,想起了方才那突如其来的吻,兀自嘿嘿一乐,低声道:“也不亏。”

    翌日清晨。

    秦家一阵慌乱。

    一大早龙家的管家就到来。

    上一次来,还是花天阁初次对外开放、招待全东洲权贵之时。

    “秦沐冰。”他脸上带着笑,却令人感觉不到半分善意:“花天阁那边百般嘱托了,这邀请函一定要交到你手里。”

    “我?”秦沐冰前一日跟田飞云在金店外大闹一场,直接回了秦家。

    “是,本来是要交给你跟田飞云,但他不在,你先收着。”

    “这是花天阁的?”秦沐雨脸上非红片片,手中迫不及待想要打开信封看看,心中已经畅想了千万个飞黄腾达的美梦。

    要是阁主能看上她,她不惜跟田飞云决裂离婚,收拾铺盖就能搬进花天阁内住!

    她一直认为秦沐雨能得到的,她秦沐冰有资格得到更多!

    “是,花天阁那边送来的邀请函。”

    “只给我一个人吗?”秦沐冰两眼放光:“这怎么好意思?最近我也没出席什么高档酒会,阁主是在哪儿听说了我.....”

    “咳。”管家尴尬道:“秦大小姐,是邀请秦家各位都去,确切地说--”

    他笑容一敛:“是天烈影先生邀请各位去参观他的新家,就在花天阁内。”

    平静的一句陈述,却无异于给秦家的清晨丢了一声响雷。

    管家说罢,看众人震惊的脸庞,亦不解释,转身就朝外走。

    等所有人回过神时,他已不见踪影。

    “我......我没听错吧?”秦沐冰再开口,已是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

    “沐冰,这怎么回事?”秦母厉声道:“这天烈影怎么住花天阁去了?还发邀请函给你?还让龙家的管家来送邀请函?这是干什么?看不

    起我们秦家吗?”

    说着,她一把将秦沐冰手中的邀请函夺了去,打开一看,上面果真清清楚楚写着”诚邀秦家各位明日前往天烈影同秦沐雨蓬荜做客”。

    把花天阁内别人捧着钱都住不进去的房子称为蓬荜?

    这是在啪啪打秦家的脸!

    “他们真是......”秦母气得浑身发抖。

    “真是欺人太甚!等我秦家复兴了,看我不让那臭看门的跪下来给我磕头!”

    “够了!”是秦盛林。

    只见他皱着眉头喝道:“难道沐雨就不是秦家的孩子吗?”

    “老爷。”秦母被蓦地一吼,也慌了神:“我不是那个意思。”

    “以前觉得她被侵犯了丢了秦家的人,把她关起来不见人情有可原,可现在天烈影回来了,也给了她名分,过两日还要举办婚礼,该有的里子面子都有了,你不必再事事同他们作对。”

    “老爷说的是..”

    秦母嘴上服了软,可依旧咬牙切齿。

    她无法忘记花天阁初次晚宴当天,天烈影是如何给她难堪的。

    被一个看大门的当众教训,这口气,她可咽不下!

    “还有你。”秦盛林又将矛头对准了秦沐冰。

    “你跟飞云又出了什么幺蛾子?否则他们怎么会指名道姓要将邀请函给你们?”

    “爸爸,我没有......”秦沐冰忙解释道。

    “没有?你是我秦盛林的孩子,什么秉性我会不清楚?天烈影眶眦必报的性子你们也看出来了,当下他有花天阁当后盾,即便是这东洲。

    的权贵都不敢惹他,你跟飞云倒好,一天到晚上赶着找麻烦。”

    “爸爸,我们真没有.......”

    “不愿说实话就算了,但明天去了花天阁,都给我老实点儿,尤其是飞云!”

    闻言,秦沐冰惊道:“爸爸,难道我们真得要去?您就不怕天烈影暗中对我们不利?入了花天阁我们还能有什么主动权?”

    “主动权?”秦盛林似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

    “别忘了,之前飞云别骗的那五千万,都是天烈影跟沐雨送回来的,他们当真想要对我们不利,又何必将钱还回来?”

    “那.......那一定是他们的障眼法!”

    “沐冰!”秦盛林一脸失望道:“爸劝你以后看人看事看己,都擦亮眼睛,明日去了花天阁,谨言慎行,不要再给秦家添麻烦了。”

    说罢,拂袖而去。

    秦沐冰一脸落魄。

    自从她嫁给田飞云,她以为自己坐稳了秦家最受宠女儿的名头。

    二妹秦沐雪虽然有能力,当时却在国外,性格也不屑跟旁人争。

    秦沐冰以为自己会是天之骄女。

    可随着天烈影回到东洲,她一切算盘都落空了.....

    因着秦盛林拿定了主意,第二天清晨,秦家一家人整整齐齐地出现在了花天阁的大门处。

    恰是周末,啾啾也不必去幼儿园,此刻正在自家别墅花园内跟瑾墨玩耍。

    “墨叔叔,你还会去幼儿园做我们的老师吗?”

    “这个.......不了吧....除非有必要。”瑾墨一脸后怕。

    “可是啾啾喜欢墨叔叔。”说着,小小的人儿”吧唧”一下,在瑾墨脸上留下一个脆帮帮的吻,刚巧被天烈影看到。

    嗯,有点羡慕嫉妒恨。

    “啾啾。”他朝前一把将啾啾抱进怀中,把半张脸伸了过去。

    “嗯?”啾啾疑惑。

    “你刚亲了墨叔叔。”

    “对啊。”啾啾开心笑道:“因为墨叔叔陪啾啾玩,很辛苦。”

    天烈影无言以对。

    认回啾啾后,好像确实还没带她们母女出门玩耍过,甚至连游乐场都没去过。

    他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愧疚。

    “等婚礼办完了,爸爸就带啾啾和妈妈一起去游乐场,好不好?”

    “好!”啾啾惊喜应道,在天烈影脸上接连“吧唧吧唧”了好多下。

    天烈影得意地冲瑾墨挤了挤眼,一个手下忽然而至。

    “报告墨将军!”

    “说。”瑾墨忙从草坪上爬了起来。

    “秦家的人已到。”

    “都在?”

    “是的!”

    闻言,瑾墨冲天烈影递了个眼色。

    天烈影将啾啾从身上放了下去,低笑道:“我去会会。”

    说罢,起身朝大门走去。

    毕竟当下,他的身份是花天阁看大门的保镖。

    待天烈影到了大门处,一眼就看到了田飞云和秦沐冰。

    两个人都板着脸,像是来奔丧。

    天烈影一脸无所谓,直接朝秦盛林走去,开口道:“伯父,我请兄弟带你们进去,沐雨和啾啾都在,我还要值一会儿班,马上就赶进去,您看如何?”

    上次将那五千万送回秦家后,秦盛林对天烈影已经大为改观,只是面子上仍挂不住。

    当下在花天阁--他秦盛林有十条命也得罪不起的地方,更得夹紧尾巴做人,只好亦和颜悦色应道:“不急,你先忙。”

    没有半分为难的意思。

    “好。”天烈影冲跟着一起来的保镖点了点头,那人走在前面,请秦家一众上车。

    这花天阁太大了,以车代步,更为便捷。

    可刚坐进车内,秦沐冰那张嘴就开始不老实。

    “不就是个看大门的吗?装什么大头蒜?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花天阁是他家开的!气死我了!”

    “沐冰!”秦盛林已忍无可忍:“注意分寸!”

    “爸.......我.......”

    “你想想自己现在坐在谁的车上!”

    这部车,恰是方才天烈影赶到大门前乘坐的那辆。

    “难道还能是他天烈影的?”秦沐冰不屑一顾。

    “是的。”前排驾驶位上,一个悠悠的声音传来:“确实是烈影哥的。”

    秦家人陷入了尴尬之中。

    这是一辆越野车,秦家一众一共五人,坐进来宽敞有余。

    虽说这车算不上多奢侈,但车牌号却是这东洲的紧俏货--方才众人看到了南T99999的号码。

    “开.......开什么玩笑!”秦沐冰不可置信道:“这种车牌号,就算是龙家.....”

    她不敢再说下去。

    就算是龙家,也拿不来这样吉利的车牌号。

    她难以想象具有什么样背景的人,才有资格使用这样的车牌号。

    原本以为东洲不过是经济发达的海滨城市罢了,可当下,才第一次感受到何谓卧虎藏龙。

    “确实是烈影哥的,我没必要撒谎。”

    驾驶员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机器冷冰冰说着,可说出的话却令人胆战心惊。

    “车牌号大概是阁主赠的吧。”

    听到是送的,秦沐冰非但不怕了,反倒更趾高气昂了起来。

    “原来如此!我就知道,他这种人吃什么用什么都要假奢侈,看起来人模狗样的,其实根本就是一个穷光蛋!没了花天阁,他算个屁!

    她说得分外激昂,秦盛林无奈摇摇头,已不准备再劝。

    可无人知道,这车里所有微小的动静,都已通过无线电传到了正在值守大门的天烈影耳中。

    他越听越觉好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