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29章 谨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别吵了!”秦盛林吼道:“吓坏孩子怎么办!”

    他对天烈影铁石心肠,对啾啾倒是显出几分偏爱。

    但秦母对于这个亲外孙女,看起来还不怎么接受。

    毕竟当初把啾啾送出秦家,是她和秦沐冰拿的主意。

    秦沐冰满心怨愤却又不得不闭嘴,只好又挑剔地看向天烈影手中的钻戒。

    可她不找茬还好,一打眼仔细看,整个人都呆住了。

    “这......这不可能......”她下意识脱口而出。

    “沐冰?怎么了?田飞云在一旁问道,看着她举起手指指向天烈影,也跟着看过去。

    待看清了他手中的钻戒后,顿时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这绝不可能!”

    夫妻俩一副被吓坏了的模样。

    “天烈影!你手上拿的钻戒,难道是当日拍卖会上那颗冰火艳钻原石得来的?”

    田飞云仿佛无法控制自己的双脚,起身朝天烈影走去,走到跟前,竟然还伸出了手......

    “嗯?”

    天烈影拿着钻戒的手朝后一闪,挑眉道:“田先生,这么近你还看不清楚?”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田飞云忙正色道:“我只是看看这钻戒到底是真是假罢了。”

    “当然是真。”天烈影并不想同他多费口舌。

    “绝不可能!”秦沐冰惊呼。

    “那天的拍卖会我们也在,全东洲的人都知道那颗原钻是被一个文质彬彬的小伙子拍得的,你现在竟然厚着脸皮,说自己手上的钻戒就是那原钻所造,当我们是傻子吗?”

    一旁的秦父秦母亦半信半疑。

    天烈影唇角一勾,笑道:“早就听闻秦大小姐对于钻石珠宝这类东西十分痴迷,东西都在你眼前了,你为何不仔细看上一看呢?是真是假,难道你眼睛看不出来吗?”

    反将一军!

    闻言,秦沐冰一愣。

    天烈影看起来没有半分怕的。

    不仅如此,还朝前离她更近了一步,直接伸出手,将那枚钻戒递给她看。

    连素日里对这种身外物毫不关心的秦沐雪,都全神贯注看了过来。

    只见秦沐冰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在华美钻戒面前也顾不得装平日里的高傲,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盯着眼前反射出七彩光芒的钻戒,竟当真现出几分痴迷的模样。

    “沐冰。”秦盛林皱眉道:“你收敛一点。”

    “我......”被当众提醒,她颇为下不了台,可一双眼睛还是直勾勾盯着那钻戒,嘴里忍不住道:“太美了,实在是太美了.......是冰火艳钻,不会错的,一定是冰火艳钻.......

    “沐冰!”田飞云不怠道:“现在造假工艺很高的,你不要被蒙蔽了双眼!”

    听自家连”天堂之泪”都舍不得给她买的丈夫提醒她,当即心口涌起一腔怒火。

    “你懂什么!这就是冰火艳钻!我不会搞错的!是你不识货!”

    气呼呼说完,田飞云脸上一阵白一阵绿,肠子都要悔青了。

    之前天烈影将那五千万带回秦家,已经令他感觉自尊受辱。

    现在在众人面前被秦沐冰如此一吼,更是尊严全无!

    而秦沐冰,整个人如同坠入幻觉之中一般,仍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枚钻戒,末了竟开口道:“我.......我可以戴一下吗?”

    “当然不行。”

    天烈影冷冰冰将钻戒收了回来,轻描淡写道:“秦大小姐好眼力,知道我没撒谎,但这是我为沐雨准备的结婚戒指,除了她,谁都不能碰。”

    说罢,回身深情地看了看秦沐雨。

    “说得倒是好听。”秦母阴阳怪气道:“可所有人都知道那原石是被别人拍下了,现在却做成了钻戒要戴在沐雨手上,你好歹给个解释吧?难不成--”

    她那双精明的眼睛倏然一转道:“是你靠那点功夫偷来的?”

    听到秦母的问题,秦沐冰方才险些为钻戒迷失了神志,此刻立马回过神,后退一步,眼含鄙夷。

    可她看到那璀璨万分的钻戒,仍不由地一滞。

    “偷?”天烈影冷眼朝秦母看去,低声道:“我天烈影这半生从未偷过别人任何东西,以后也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不是偷的,难不成还是那人大发慈悲送给你的?五亿元!那原石价值五亿元!你这辈子都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个概念!”

    秦母咄咄逼人。

    天烈影更觉好笑。

    五亿元?九牛一毛而已。

    他天烈影只用了两年,就创造了远超五亿元的财富。

    这是当下东洲无人能想象的。

    更何况秦家已是日落西山,跟三年前比起来,式微了许多。

    “伯母,能拍下这颗原钻的当然不是普通人,您觉得一个普通人能放任我去偷、还给我时间去打造成钻戒?”

    “你......你会功夫!你那身蛮力使出来颇为吓人,谁知道你用了什么法子!”

    秦母难以逻辑自洽。

    这等贵重东西怎么可能被人轻而易举窃取且大摇大摆打造成钻戒?

    天烈影甚至懒得跟他解释。

    “烈影。”秦父开口道:“既然是正经途径得来的,总要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毕竟五亿元不是一个小数目,我们也是为了沐雨负责。”

    听着总算是人话。

    天烈影叹口气,只好随口道:“拍下的人是我兄弟,所以送了原钻给我权当是送我的结婚礼物。”

    “你兄弟?”秦沐冰更气愤了些:“你一个看大门的哪儿来那么厉害的兄弟!”

    看她总是无敬无畏的模样,天烈影冷道:“秦大小姐,你永远不会明白一起拼过命的兄弟之间有怎样的感情。”

    说罢,他冲门外使了个眼色。

    紧跟着,一长队衣着规整的服侍人员推着餐车鱼贯而入。

    “伯父伯母,既然已经说了是邀请各位来做客,自然精心准备了些茶点,还请各位随意使用。”

    他说得轻巧。

    可服侍人员陆续将餐车上的餐盖揭开时,秦家各众又是目瞪口呆。

    瀛国牛肉、枫丹国松露、鹅肝、小牛胸腺、葡国酒酿、意国巧克力.......令人眼花缭乱,更夸张的是,甜品上居然都镶着可食用钻石!

    而所有餐点的餐盘,皆是水晶制作;餐具更是用了纯金!

    一瞬之间,大厅内到处闪着金银相间的光芒!

    如此规格,别说在h国,即便放眼全球,也算得上给顶级之中的豪奢餐宴!甚至比之前花天阁公开宴请的几次都要更为高档!

    “伯父、伯母。”天烈影淡然道:“时间仓促,所以没能将各国顶级厨师请来,但这些食材是昨日连夜运来的,由h国至尊大厨精心烹制,算是我和沐雨的心意,还望笑纳。”

    如此一顿旁人花光一辈子也不凑不齐的盛宴,被他形容得像是家常便饭一般!

    连总是挑剔他的秦母,都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请用,别客气。”

    看一行人呆坐的样子,天烈影心底更想发笑。

    不过是一顿”家宴”罢了,竟让那些平日里鸡蛋里挑骨头的人老实了。

    而此刻的秦沐冰,已经是气得双手恨不能将沙发上的秦绣拆成丝!

    她梦中的生活就在眼前。

    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竟然是那个被外人称为“疯了”的妹妹,抢先一步过上了这样的生活!

    天堂之泪也好、冰火艳钻也好、眼前琳琅满目的顶级美食也好,都像是一根根的刺,扎得她心里生痛!

    看看身边不成器的丈夫,她更是心底郁闷,有苦说不出!

    而天烈影做这些,只是为了帮秦沐雨挣回在秦家的面子,警告秦家其他人都不能再轻视她和啾啾。

    刚松了口气,他就瞥到瑾墨在门外冲他做了个向下按掌的手势。

    眸心一顿,对秦沐雨低声道:“我出去一下。”

    跟着就朝外走去。

    在花天国的时候,天烈影跟自己的众多心腹之间默契地培养了许多暗号。

    而这掌心向下按的手势可谓最高级别的暗号--有大事要发生。

    快步走到瑾墨跟前,天烈影低声道:“何事?”

    “天机、天相传来消息。”

    “黑鬼城?”

    “对,乐家坐不住了。”

    “那日拍卖会上,他们已经恨不能亮刀了。”

    “但这次更严重。”

    说完,瑾墨的神色更是郑重了几分。

    “直说。”

    “天机、天相探测到他们暗中传递的信息,黑鬼城已派出八队精兵朝东洲赶来,不出意外,今晚就到。”

    “八队?”天烈影虽不惧任何挑衅,但仍有些讶异道:“百人?”

    “不止。”瑾墨再度压低了声音。

    “是他们黑鬼城令人闻风丧胆的骁兵团,乾、震、坎、艮、坤、巽、离、兑骁兵团,皆在列。”

    黑鬼城这八队骁兵团以八卦命名,在以往争夺地盘的较量之中从未有过败仗,可谓整个黑鬼城的定海神针。

    闻言,天烈影脸侧的肌肉若隐若无抖动了下。

    “乐家是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他的声音极冷。

    若方才面对秦家一众时,他不卑不亢似冰山,当下,则像是暗夜罗刹!

    回到东洲、待在秦沐雨身边的他身上没有半点杀气,可得知黑鬼城的动作,往日里在沙场厮杀的回忆顷刻扑面而来。

    天烈影双眸蓦地染过一丝血色--准备作战的人,是不能有半分仁慈之心的。

    “那个贾总呢?人放了吗?”他忽然想到那跳梁小丑。

    “还没,之前用酷刑,整个人死去活来,但嘴巴倒是紧得很,不肯说出当日假扮君王的到底是谁、又去了哪儿。”

    “不出意外,跟黑鬼城脱不了干系。”

    “君王是想从那人身上找出点儿什么线索?”

    “此番他们来势汹汹,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还是小心谨慎一些好。”

    “是。”

    “跟天机天相说尽快回来,将七杀、破军也从花天国招来,不出意外--”

    “是!”

    当日秦家在花天阁的别墅内用过餐点后,秦沐冰巴不得早些离开。

    那些她往日里拼了命想得到的东西,现在只能令她心中郁结。

    可秦盛林却不舍得走,一双眼睛慈祥地盯着啾啾看个不停。

    即便是后来啾啾有意躲着他,瞪起萌萌的大眼睛怒气冲冲看他,他都没有半分要生气的样子。

    “沐冰。”田飞云亦将一切看在眼里,低声对自己的老婆道:“再这么下去,我看秦家都要拱手相让给三妹。”

    “闭上你的乌鸦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