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37章 盛宴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请回到您的座位上用餐,一小时内,不许离场。”

    蓝魔不屑冷嗤一声,手指间忽现几道寒光!

    是暗器!

    两个服务生,在他眼里不过是蝼蚁!

    只要将那几枚寒针插入他们的脖颈,他们就会死得悄无声息!

    一阵呼吸也清楚地扑打在他的后颈之处!

    身后有人!

    可他方才竟没有发觉那人的脚步声!

    眼前的”服务生”安然无恙,依旧笑容满面,像是从未发觉危险。

    蓝魔眼神朝后看去,发现来人竟正是方才客串司仪的瑾墨!

    进攻花天阁之前,黑鬼城对花天

    阁所掌握的情报和东洲各众无异,本着不可轻敌的想法才带了一千人出征,却没料到竟有如此的高手。

    “这位先生。”瑾墨开口道:“已经提醒过各位不可出场了,如果有非做不可的事,不如先在场内好好享用完餐宴,h国有句话,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相信这位先生一定听过。

    字字客气,却满是杀意!

    两个人的双手仍在较量。

    蓝魔忽觉脖颈处一凉,通讯器竟被摘走了!

    不是别人,正是方才他看不起的服务生中的一个!

    速度之快,亦是他万没料到的!

    蓝魔当即呼吸也沉重起来,除了他,花天阁外领导黑鬼城精兵的最大首领就是雷煞。

    可惜雷煞有勇无谋,只会耍小聪明,他不敢想象麾下拥有如此神人的花天阁,会派出怎样的兵力去抵挡千人兵团!

    原本以为会稳操胜券,现在却感觉自己如履薄冰!

    “天机天相。”瑾墨语带笑意开口道:“既然这位先生敬酒不吃吃罚酒,不如我们就送他去--他该去的地方。”

    原来那两位服务生不是别人,正是之前悄悄在黑鬼城埋伏了多日的天机天相!

    “是!”

    “你们要做什么!”蓝魔猛然用力,脖子上本沾着的胶带都因震力而松了开,露出骇人的黑蛇图案。

    “果然。”瑾墨眉梢一挑,低声道:“何必自欺欺人?你知不知道雁过留声?”

    说着,他一把将那胶布扯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蓝魔亦出手挥拳!

    半低着头的瑾墨猛然抬眸,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会场内!灯光蓦地一暗!

    “啊-―怎么停电了!”

    “怎么会出这种事情?”

    喧哗声中,无人注意到宴会厅大门内的拳脚飞影,肉肉见血的闷哼声中,蓝魔仿佛成为了一只无头苍蝇!

    “卑鄙!”他骂出声,更是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天机天相凭借出神入化的手速,飞快从他身上搜出两把枪,别人眨眼的功夫,他们二人就将子弹全部卸了下来,然后将两只中用不中

    看的手枪塞回了蓝魔身上。

    末了嘲讽道:“我们可不会偷别人的东西。”

    而瑾墨则轻快地活动了活动自己的手腕,平日里看起来纤瘦细长的手指握成拳,竟迸发出十足的火力!

    只听”砰”的一声,拳头直入蓝魔心口!

    “你.......你到底是谁.......”

    蓝魔因忍痛而发出的声音,在宾客的喧闹声中不足为提。

    “花天国,瑾墨。”

    …

    而此时的花天阁外,贪狼、七杀、破军已就位,和他们并肩作战的不是别人,正是天烈影。

    四人身后,却只有百人的精兵.......

    “君王。”贪狼自上次护送秦沐雨、啾啾出了差池后,恨不能自己多出几条命为花天阁效力。

    “他们有一千人,咱们花天阁也不違多让,为何不多安排一些兵力呢?”

    “不必。”天烈影唇角划过一丝笑意,沉声道:“以少敌多,才能让那些人明白,什么叫做真正的猎杀。”

    一瞬间,天烈影双眸之中似燃了火,当初浴血奋战的记忆,如海啸一般扑面而来.....

    自打花天阁在东洲正式启用后,迅速带动了周边的发展。

    夜幕下星光点点,甚为繁华。

    风吹树叶响,看起来像是格外惬意平和的夜。

    但暗藏的杀机,足以令人闻风丧胆。

    一个身影迅速赶至天烈影身边,低声道:“敌军在五百米外。”

    “好,他们倒是沉得住气。”

    说罢,天烈影冲身旁的三位大将使了个眼色。

    贪狼、七杀、破军立刻战魂上身一般严阵以待。

    可天烈影双眸之中,依旧是一副随心所欲的神情。

    回到东洲后,他还从未大开杀戒,今日总算能好好活动活动筋骨了。

    五分钟后,暗卫来报:“还有一百米。”

    “嗯。”天烈影点了点头,本随意放在身侧的双手微微转动了手腕。

    骨节声作响,就像是一头刚刚睡醒的猛兽。

    不远处的树林终于发出了阵阵响声。

    顷刻,一排灰黑的身影出现在五十米外。

    天烈影一眼就看到了那群人的首领--当日曾假扮他的人。

    纵使面貌尚且看不清楚,可那身姿,他记忆犹新。

    “原来是早有准备。”那叫做雷煞的人敞开嗓子说话当真像是打雷一般,令几十米外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他一边朝前走一边说道:“蓝魔呢?交出来!”

    身后的精兵亦步亦趋朝前移动,宛若一堵坚不可摧的墙。

    蓝魔?

    天烈影眉梢一挑,意识到大概是潜入宴会厅中的那人。

    不出意外,现在已经被瑾墨和天机、天相拿下。

    “天烈影,你这看大门的派头倒是不小,居然能调动这么百十来个人。”

    雷煞又道:“可惜啊,哈哈哈,今日我黑鬼城出兵一千,你怎可能敌得过?就算你再能打,难道我一百人还不能将你生擒吗?”

    话音落下,黑鬼精兵已近在十米之外。

    两方人马剑拔弩张!

    “你知不知道。”天烈影微眯双眼,低声道:“有一种死法叫'死于话多'?”

    话音刚落,他整个人竟似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一旁的贪狼、七杀、破军三人亦目瞪口呆。

    “君王!”

    天烈影之前并未部署过作战计划,因为他心底十分明白。

    一千名黑鬼精兵,根本不是他花天阁的对手!

    雷煞说完话,嗓子还没机会歇,就感到一阵疾风生猛袭来。

    等他看清楚眼前的状况,天烈影竟已经站在他眼前了!

    两人之间,半米之距!

    齐整掏枪的声音当即响彻耳畔--是那一千名黑鬼精兵!

    “你......”雷煞当即慌着想要从腰间掏出武器

    天烈影微闪眼帘瞥了眼人多势众的对手,迅速出掌直击雷煞腰眼,只听一声闷哼,雷煞手里的枪还没握稳,就掉在了地上!

    上膛、开枪,不过一瞬间。

    当下的他面对的起码有几十个手握利器的敌人!

    但他非但没有半分胆怯,反倒顺势肘击,只见雷煞猛然仰天,下巴遭受了重重一击。

    天烈影趁他脚下要扎稳马步的瞬间提前伸出右腿横扫,一个近两百斤的壮汉竟像一个失了方寸的无脑猛兽般斜着倒地!

    可天烈影连倒地的机会都没给他,指尖蓦地用力,就抵在了他的脖颈之上!

    “别开枪!”

    是雷煞的声音。

    此时的他姿态狼狈面对身后的精兵团,面色痛苦。

    因为几招交手之间,他已深知天烈影的真功夫--不需动用任何兵器的真功夫!

    那抵在他脖颈处的仿佛不是手指,而是利刃。

    “听我的!不要开枪!”再开口,他竟觉得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一边庆幸上次在天烈影面前没有逞能硬来,一边又为当下的自己感到耻辱。

    “倒是聪明。”天烈影冷笑。

    “擒贼先擒王,你们的大王已经自身难保,你也不必徒劳挣扎,方才你说要生擒我一百精兵?我倒是愿意让你看看生擒的正确姿势!”

    说罢,眼神似一道利刃轻扫脚下,脚尖一挑,就将方才掉在地上的枪握在了手中。

    “雷将军!”

    有人情急之下喊出声,随即而来的是一颗飞速而出的子弹!

    天烈影眉心一皱,身子灵活似燕轻轻一闪,那子弹擦着雷煞的脸飞过。

    “谁开的枪!”

    雷煞一声惨痛加怒吼。

    “把老子的脸打花了!”

    “雷.......雷将军.......对不起.......”

    那人条件反射一样将枪放在地上,对天烈影无可奈何。

    “算你聪明。”

    天烈影猛然提起雷煞的后领,步步后退。

    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不过是个副首,为了乐家的事送命不值得,我带你去见你们的大王,你老实点儿,我不是不能留你一条命。”

    没几步,他退回到自己的阵营。

    贪狼、七杀、破军也终于松了口气。

    “君王,下次别玩儿这么大。”七杀调侃道:“我们出手也不是,不出也不是。”

    “怎么讲?”

    “出手怕破坏了你教他们做人的机会,不出手又担心他们诡计多端。”

    七杀、破军在花天国便是以”毒”闻名--计策毒、手毒、嘴毒。

    天烈影无奈笑了一声,提着雷煞的手更用力了些,一边转身朝花天阁内走,一边低声道:“剩下那一千人,交给你们了。”

    “是!”

    雷煞一惊!

    “你出尔反尔!我的兄弟们又有何错!”

    “我只是说留你一条命,没说不教他们做人,譬如方才那开枪的...”

    他微眯眼眸,没再说下去,脚尖用力,似一条游龙般急速朝宴会厅飞去。

    不偏不巧,不远处忽然传来一阵敲锣打鼓声--那是天烈影一早安排的夜间舞狮会!

    热闹的声响将他身后的厮杀声悉数掩去,几百米之隔,像是两个世界......

    此时的宴会厅内,已恢复了照明。

    “怎么搞的?怎么会停电?”

    “这东洲都有二十年没有停过电了吧?花天阁竟然会发生这种事,还是在婚礼盛宴上。”

    “不过方才卫生间好像还亮着灯,有人恰好去了。”

    “是吗?只这宴会厅黑漆漆吗?”

    “大概是线路出问题了吧,少说两句,隔墙有耳。”

    而宴会厅大门内,已不见天机、天相二人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两名真正的服务生。

    众人松了口气,继续享用美食。

    唯有风家一桌,像是笼罩在乌云之下。

    “云云,方才你不敢那样冲撞黑鬼城的人。”是乐家雄。

    乐云云紧锁眉头,四处张望了一眼道:“怎么看不到他的人了?”

    “大概是出去跟自己的队伍会和了?”

    “这花天阁到底搞得什么鬼?好端端的竟停电了,难道是天烈影的诡计?他这次回来,跟以往不同了。”

    说着,她眉间的担忧更明显了些。

    往日里,天烈影是被他们风家栽赃的替死鬼。

    今日,天烈影一身杀气,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不行。”乐云云猛然起身道:“我要出去看一下才放心。”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