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38章 一饮而尽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哪知她刚站起身,一道黑影就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天烈影!

    “你......”乐云云倒吸一口冷气,竟不由自主开始发抖。

    “怎么?乐小姐,是要找我?”

    “你......你怎么在这里?”

    闻言,天烈影一脸可笑道:“今日是我大婚的日子,我不在这里,又能在哪儿?”

    说着,他随手从餐桌上拿起一个酒杯斟满了香槟,对着隔壁一桌“恭敬”地敬了酒。

    一饮而尽,颇为落拓。

    可酒杯放下,那一双鹰隼般的眼睛却又像是可以杀人!

    “乐小姐。”他低声道:“我带你去见两个人如何?”

    “见谁?”

    “自然是你想见的人。”

    “我想见的人?”乐云云忽然语带悲怆。

    “我想见我大哥,怎么?今日他头七,你能将他招回来吗?天烈影,你别忘了自己手上欠着我一条人命!”

    说着,浑身止不住地颤抖。

    乐家雄忙起身护在她身前,直勾勾看着天烈影道:“我劝你最好谨言慎行,今日我乐家敢来,就不是没有准备。”

    “我当然明白。”天烈影唇角一勾道:“那就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我想请乐小姐见的人,你们一定感兴趣。”

    他双眸闪着必胜的光,眼角眉梢都写着”稳操胜券”四个字。

    乐家雄瞳心一震。

    似猜到了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低眉思忖片刻、抬腕看了下时间道:“方才说一小时内不准离席,还有十五分钟。”

    “所以?”

    “哦?”天烈影似乎并不吃这一套。

    “爸爸!这是为什么!”乐云云在一旁急:“我们还有.....”

    可乐家雄.根本没有给她将话说完的机会,厉声喝止道:“你惹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听我的!”

    “爸......”乐云云一脸不可置信。

    只见乐家雄喉结不可抑制地微微抖动,又道:“并且保证从此以后,再不踏入东洲半步!”

    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他一席话,听得一旁的风月明和风尚君忘了所谓的“体面”,皆瞠目结舌呆在原座,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乐家雄和乐云云是来报仇的,即便他们不说,但风家每个人都心知肚明!

    更何况这是乐子枭的头七之日!

    乐云云早就放过狠话,要让天烈影活不过这一天!

    怎会如此轻而易举改变主意!

    可风月明再惊诧,也不敢在乐家雄面前发出疑问。

    “好。”天烈影轻轻应道:“那就一言为定。”

    说着,他亦看了眼时间,又道:“还有十四分钟,两位,慢用。”

    说罢,起身离开。

    而此时宴会厅的暗处,已经有十八双眼睛齐刷刷盯了过来--乐家雄和乐云云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

    乐家雄看了眼面前的餐宴,见惯了大场面的他竟一脸怅然若失,双目无神,像是一个丧失了斗志的普通老人。

    “爸.......”风月明终忍不住开口道:“您为何如此忌惮天烈影,他不过是我们风家一个丧家.......

    “闭嘴!”

    乐家雄没给他将话说完的机会。

    “若非你们风家同他有仇怨,怎会连累我乐家!”

    此言一出,满桌尴尬。

    风尚君敢怒不敢言,风月霜更是不知所措。

    乐家惹不起,即便不在云城,也不是他们风家惹得起的。

    风月明吃了瘪又不能发作,只好抄起筷子随便往嘴里放了口菜,双手抖动,满脸怂相。

    这十四分钟,一行人过得度秒如年,别人嘴里的山珍海味在他们看来味如嚼蜡。

    终于,大门处有了骚动。

    只见两位侍应生将大门打了开,外面灯火璀璨的夜景亦宛若一幅画般,展现在了眼前。

    与此同时,宴会厅所有窗户竟都被同时打开!

    外面正在放烟火!

    “哇!好美!真是没想到婚宴最后还有彩蛋!”

    “这个婚礼还真是让我开眼界了,以后还怎么能看得上其他人的婚礼?”

    “新娘子好幸福......”

    在众人的艳羡声中,乐家同风家仿佛是过街老鼠一般离开了现场。

    乐云云刚走出宴会厅,就因为脚软坐在了地上!

    她看着厅外宁静的夜,攥紧双手,不明白为何自己精心准备都难以伤害到天烈影半根汗毛,想到这里,心底更恨了些。

    “爸.......今日可是大哥头七......”

    “我当然知道。”夜风中,乐家雄的身影带了几分老态。

    “可若不低头,今日我和你,都将死无葬身之地。”

    他一字一句说得清楚,一旁的风月明大吃一惊。

    “爸,那天烈影是能打,但权利有限,刚好多东洲权贵对您都尊敬有加,天烈影只是个看大门的,不可能敢动您跟云....”

    啪!

    话声未落,一道清脆的耳光令他在寒风中更清醒了些.......

    风尚君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却不敢废话。

    至少他乐家灭他风家,还只是动动手指的问题。

    “月明。”乐家雄开口道:“直到如今你却一无建树,不止是因为资质不行,看样子,眼界更是差劲。”

    “天烈影惹不得,你不心疼我女儿的命,我心疼,除此之外,我不会再多说半个字。”

    闻言,一直失魂落魄的乐云云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

    “爸您的意思是......”

    “今日离开并立下誓言不过是缓兵之计。”

    乐家雄低声道:“他的背景和手段不一般,想必并不只是一个看大门的。”

    “可是他整日在花天阁外值岗,很多人都见过,无非就是跟阁主身边的大红人瑾墨关系好一些罢了,难道权利还能借用吗?”

    “哪个地方不是江湖?就凭他跟阁主身边的大红人关系好,就能证明他在阁主面前不一般!”

    乐家雄长舒一口气,劝道:“云云,不要意气用事!方才若我不服软,你和我根本没机会走出这花天阁!”

    “爸爸,我.......

    “黑鬼城派来一千精兵,可人影呢?婚宴无故停电,蓝魔跟着消失,难道你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被这样明白提醒提醒,早就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的乐云云也当即醒悟了。

    一时间满心后怕。

    身边的风月明更是表情复杂,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当日遭到风家唾弃的穷小子天烈影,今日竟有如此的手段和能力。

    “但我们在宴会厅内没有听到半分风吹草动,现在还联系不到蓝魔,也许出了什么误会......

    “云云!”乐家雄气道:“不必再抱有幻想了,你随我今晚就回云城,黑鬼城那边,我会自己去解释!”

    乐云云终于认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看着自家气急的父亲,不敢再开口,垂首跟在了身后......

    而此时的花天阁内,随着客人陆续离席而安静了下来。

    “君王,夫人跟小姐也用完晚餐了,方才小姐趴在窗口看了会儿烟花,现在在夫人怀中睡着了。”

    瑾墨在一旁汇报道。

    “不过......”他迟疑顿道:“瑾墨有一事不明白。”

    “说。”

    “君王怎么就放过乐家雄和乐云云了呢?”

    闻言,天烈影轻笑一声,反问道:“你觉得我放过他们了?”

    “难道不是?只要他们离开东洲回到云城,我们就没有出兵的理由了。”

    瑾墨深知,天烈影和旗下将领虽强悍,却从不主动去侵占或骚扰他人。

    当初乐家因为话多欺负人而丢了一条命是他们罪有应得,今日乐家又派了千人精兵前来滋事,除了蓝魔和雷煞两个首领,其余人都已

    被花天阁那一百将领老老实实收拾了。

    此刻花天阁外,干净得像是根本没有发生过战斗。

    一千人,重伤轻伤皆有,贪狼、七杀、破军三人遵从天烈影提前留下的命令,并没有穷追猛打,随那些人自行逃开了。

    “因为--”天烈影应道:“我不喜欢对女人动手,除非忍无可忍,这次没让他们占到什么便宜,权当是简单教训一下。”

    “更重要的是,今日是我和沐雨的婚礼,

    我手上不想沾血。那两个大块头呢?”

    “已经关在地下监狱,没有动刑,悉听君王吩咐。”

    “好。”

    天烈影绕过宴会厅后门,走到了走道尽头。

    只见眼前原本镶着h国名画的墙面竟忽然裂开了一条缝!

    这竟是一道暗门。

    和印象中的监狱不同,走入暗门,迎面而来的竟是宽敞明亮的空间,天烈影特意让人设计了全天无休止照明,即便是地下世界,亦亮得如同白昼。

    不仅如此,墙面亦被漆上了干净的亮白色,走进来的一瞬间,似乎很难让人相信这是监狱。

    只见一条长长走道的两侧,是多个房门,那其中的,便是关押“犯人”的囚房。

    “105号、106号。”

    瑾墨快速道。

    是关押蓝魔和雷煞的囚房号。

    “嗯。”天烈影轻应一声,已经走到了105门前。

    瑾墨当即从外面打开了门,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即便是两人,都不由地眯了眼睛皱眉头--这囚房无窗,只要关上大门,就密不透风,而其中,却发射着高达106cd/m2的亮度!

    这是普通人可以承受的最高的亮度,于蓝魔和雷煞而言自然挨得住,但这亮度是无眠无休的!

    只要天烈影愿意,蓝魔和雷煞将不得不在高强度照亮下神经衰弱,直至精神错乱!

    这也是为何瑾墨根本不着急对他二人动刑的原因!

    105号囚房内,关着的是蓝魔。

    此时的他就像一头暴怒的兽!

    囚房内的墙壁上已然出现了几个血手印,而他的拳头亦是斑斑血迹。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