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42章 感觉不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一个五十岁左右妇女模样的人扭着略显肥胖的身躯走了来,毫不避讳地打量了天烈影和啾啾一番,伸手就要去摸啾啾的脸,却被躲开了。

    “我不认识你!”

    啾啾小脸儿一扭抗拒道。

    “可我认识你啊,你的妈妈啊,还得叫我表舅妈呢!是不是,沐雨?”说着,她朝秦沐雨问道。

    “....对。”秦沐雨颇为尴尬,开口道:“表舅妈好。”

    “沐雨啊,今天你也没回我们贾家看看,我还想着好久不见,看看你现在好不好呢。”

    贾母装模作样上前拉住了秦沐雨一只手,毫不避讳地上上下下一番打量。

    “这么好的一个姑娘,怎么就......”

    话说一半,谁都知道什么意思。

    假惺惺又恶心人。

    “她很好。”

    抱着啾啾的天烈影在一旁冷道。

    说着这话,他却直勾勾盯住了几步之外的贾兰亭。

    这下,他彻底看清楚这”情敌”长什么样子了。

    白白净净,乍看还算周正。

    可惜了,是一脸软饭硬吃的脸。

    得亏了当初秦沐雨没被追到手,否则现在可能跟着过苦日子呢。

    “这就是侄女婿啊。”贾母又一脸虚伪笑道:“你们的婚礼可是轰动了整个东洲。”

    说着,却身子一侧,故意挡在了天烈影和秦沐雨之间,一副”为你好”的姿态对秦沐雨道:“都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婚礼羡煞旁人也不过是一时半会儿的事,要婚后过得好才是真得好,我也不是说看大门没前途,不过跟兰庭在国外的高学历比起来毕竟还是差那么点儿意思。”

    说罢,她咧嘴一笑,又回头看了看自家儿子,得意神情溢于言表。

    “表舅妈。”秦沐雨忙将自己的手抽了回去,严肃道:“烈影对我很好,对啾啾很好,我很满足,以后也一定会幸福的,谢谢表舅妈挂心言辞客气,却让贾母下不来台。

    贾母假惺惺笑了两声,夸张地朝环视一周,高声道:“这立秋游乐园确实还不错,不过兰庭过不了多久就要跟人一起合作投资一个新的游乐园了,指定比这个还要高级上百倍,到时候你带着孩子来玩儿,表舅妈给你打折。”

    “那倒不必了。”是天烈影,根本没给贾母得意的机会:“据我所知,这东洲近五年内是不准再开设新的儿童游乐场所了。”

    他回答得十分笃定,因为这决定就是当初建立立秋游乐园时跟一把手定好的。

    倒也不是为了盈利,只是想给啾啾一个珍贵的童年回忆--她的父亲可以不惜一切为她打造独属于她的童年之梦。

    可贾母不信邪。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你这话就有些好笑了,编故事也不是这么编的。”

    “我何必骗人呢?表舅妈。”

    天烈影故意如此称呼。

    “我知道你跟沐雨的订婚宴、结婚宴都很豪奢。”贾母似乎以为他是个软柿子,心有不忽道:“可那又如何呢?难道你还真以为自凭这两场婚宴就能在这东洲充老大了?不说别的,怎么也要先问问龙家吧。”

    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问问龙家?龙老爷听了想打人。

    天烈影想笑。

    他见过有钱人、见过名门权贵,但还是第一次跟没落望族里的人相处。

    原是如此这般。

    都说英雄不提当年勇,可这贾家却像是要凭借自己早已化作泡影的老本再吃一辈子,看谁都看不上眼,觉得自己睡一觉就能东山再起所谓的固步自封,就是这个意思吧。

    “您爱信不信。”天烈影懒得跟她解释。

    “咦?你这年轻人,怎么说话呢?”贾母当即摆出了家长的样子:“虽说是远亲,但我好歹是你的长辈,你一个看大门的,有什么资格这看她不依不饶的模样,天烈影叹口气道:“好,算我说错了,给您赔个不是。”

    说罢,就想领着秦沐雨离开。

    可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一阵难听的斥责。

    “也不照照镜子!自己当初到底是做了什么才能娶到秦家女儿的难道这么快就忘了吗?整个东洲都知道的事,现在摇身一变,以为自己就能洗白了?真是搞笑,没家教的人果然靠不住,沐雨,别怪表舅妈说话难听,回头你在家里受委屈了再来娘家哭诉,可没人心疼你!”

    天烈影脚下一顿,站了住。

    “爸爸。”啾啾小声在他耳畔道:“那个老巫婆在骂你,你别生气,因为你有她没有,所以她气不过。”

    天真却真实的童言险些让天烈影笑出声。

    他摸了摸她的小脑瓜,将啾啾递给了秦沐雨,回身看了看那一众依旧认为自己是东洲贵族的人,缓缓开口道:“有没有家教不老操心,不过我有这个。”

    说着,抬起手腕,亮出了手上的江诗丹顿。

    平日里的他很少佩戴这种有钱人追逐的奢侈品牌,今日出门前心血来潮戴上了,没料到竟派上了用场。

    “那是什么?”贾母皱眉看了一眼道:“不就是块儿表吗?”

    “对,我去年买了个表。”

    闻言,贾兰庭脸上现出一丝愠怒,但竟忍住了,什么都没说。

    一旁的贾母听不明白,高声道:“去年?去年买来的表现在还好意思说?”

    嘴上如是说着,眼睛却往天烈影腕上飘。

    看到了品牌,怔了一下,可嘴上依旧不饶人。

    “哪个上流门户买这种东西还不是随手的事?也好意思搬出来说?”

    可说完,又瞥了一眼,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看她被骂仍咄咄逼人,素来不愿跟女人一般见识的天烈影无奈笑笑,将啾啾抱回怀中,拉着秦沐雨朝远处走开。

    身后的“嗡嗡”声却不绝于耳。

    “兰庭,不必跟那种人一般见识,依娘看,他就是个暴发户,不过是仗着花天阁的名头自视甚高,那钱都说不定不是他的,你在外求学那么久,以后一定比他发展得好!”

    “妈,不用说那么多了,我心里有数。”

    呸!

    天烈影在心底啐了一口,走得更快了些。

    蓦地,手指被人用力握了一下。

    是秦沐雨。

    他侧身去看秦沐雨,只见她冲他温柔笑着摇了摇头,示意他不必介意。

    “放心,他们说什么,我都当是放屁。”

    “爸爸!”啾啾忙道:“在公众场合放屁是不对的哦!会臭臭哦!

    说着,还捏起了自己的小鼻子。

    “没错,啾啾说得对!走,我们去办卡,今天让你玩儿个痛快!”

    天烈影领着啾啾兴致勃勃来到游乐场统一办卡处,出于低调的心态,办了一张普通的五千元的卡,却依旧被秦沐雨数落一顿。

    “这么多钱,要什么时候才能花完?”

    “慢慢花,以后啾啾想来就来。”

    “真拿你没办法,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带有嘲笑的声音。

    “把自己说得那么厉害,最后不过给孩子办了个五千的卡。”

    又是贾母。

    她扭着肥胖的身躯用力一挤,就将天烈影挤到一边,对办卡处的工作人员道:“我也办一张。”

    “妈!”

    贾兰庭从后面追了来。

    “这是游乐园,您有孙子吗?”

    “现在没有,不代表以后没有,而且你不是要跟人合伙开设游乐园吗?就当是给你的投资了!”

    “给我的投资?您把钱充给其他游乐园?”

    “我.......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常来考察,考察当然要身体力行,自己不去坐坐,怎么能办出比这更好的游乐园呢?”

    贾兰庭一副拿她没办法的样子,但面对天烈影,仍是清高姿态。

    “你们这边额度最大的卡是多少?”贾母挺直了腰杆、一边问一边瞟天烈影,又道:“可别告诉我是五千的,塞个牙缝都不够。”

    “这位女士您好,我们这边最高额是不设限的。”

    工作人员礼貌回复道。

    “不......不设限?什么意思?”贾母有些尴尬。

    “就是只要您愿意,多高的额度都可以为您办理,请问您要办理什么价位的卡呢?”

    “呃......”贾母看了看贾兰庭,又瞥了眼一旁被挤开的天烈影,深吸口气道:“办五万的!”

    说罢,只觉得肉疼。

    天烈影心底发笑。

    五万而已,就能够在五千面前充大头了吗?

    他当即悠悠开口道:“原来游乐场是不限额的?”

    “是的,这位先生。”

    “那我也办五万的。”

    说着,将原本的卡递了过去。

    贾母闻言,当即改口道:“那我办六万的!”

    “七万!”天烈影冷道。

    “八......八万!”

    “十万!”

    十万元于他而言,实在不足挂齿。

    可贾母没跟一次价,都像是从自己身上割了块肉一样痛。

    “妈,算了,跟这种人计较这种事做什么?”是贾兰庭,道貌岸然,冠冕堂皇。

    可贾母不听劝,一张嘴,吓了周围人一跳。

    “二十万!”

    说着,急匆匆从背包中拿卡出来。

    “刷!”

    工作人员快速帮她办理好了游乐卡,温柔地递回去时又道:“这二十万是不限制时间使用的,但是不可退款,望您理解。”

    闻言,贾母脸一绿,却只能忍气吞声。

    二十万,对贾家来说确实不是出不起,但他们已经坐吃山空,没什么可挥霍了。

    最为关键的是,她连个孙子外孙都没有!

    等下一辈生出来,至少也要一年以后了!

    她气冲冲收了卡,还没来得及得意,就听天烈影开口道:“那我就算了,就方才五千的卡先用着,用完了再来充。”

    贾母一个深吸气险些没背过去!

    连秦沐雨都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啾啾,走,我们去玩几。

    天烈影等的就是这一刻,几句话就为这游乐园创收了,感觉不错。

    随后,天烈影领着啾啾在游乐园畅玩,偏头看了看,竟看到贾母不服老地――尝遍了游乐园的设施,可有一些根本不适合她这个年纪、这个身形的去体验,一阵鬼哭狼嚎不绝于耳,响彻整个游乐园.....

    等贾母从最后一个体验项目上下来时,头发也乱了、神情也慌了,那样子不像是什么没落贵族,更像是逃荒的。

    “沐雨,我这么捉弄你表舅妈,你不会怪我吧?”他低声道。

    “算了,又不是你让她去体验的,而且本就是她看不上你,我和她也没什么交情,希望以后也不要再有交集。”

    听到秦沐雨对贾家没什么留恋,天烈影终于放下心来。

    “那我们回家。”

    “好。”

    天烈影在地下车场取车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呕吐声。

    原是贾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