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52章急火攻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是吗?”天烈影不屑一笑,唇边还留着方才的汤姆柯林斯特调的果香,自顾自喃喃。

    “别说,这果汁味儿的特调还挺好喝。”

    话音落下,方才那阴沉的声音再度响起。

    “果真是垃圾,也就只配喝儿童果汁。”

    “汁”字未落,一道冷光在夜中闪现。

    天烈影眉梢一挑,甚至没有回身,轻巧一侧就躲过了从身后袭来的砍刀!

    正是那不好惹的纹身男。

    天烈影扬起下巴点点头,好好地将那人上下打量了一番。

    手上的砍刀看起来用了许久,说不定刀尖儿下也藏着他人的阴魂。

    “不是想要我的命吗?”天烈影语带笑意,却冷似冰霜:“怎么不试试自己的拳头?”

    “你爷爷我要拿你的命,不需要你指手画脚!”

    说着,又砍上一刀!

    可当面袭击于天烈影而言更是弱爆。

    他如同身后长了眼,三两下走位就躲过那人凶猛的接连袭击,最后竟一个飞身,从那两个小喽啰之间闪过,双手一提领子,两个小喽。

    “啊--”

    犀利的尖叫声令人发笑。

    那人慌忙住手,可刀剑无眼,还是让其中一人脸上挂了彩、破了相。

    天烈影手下一松,两人同时跌坐在地上,想爬都没得爬,两条腿发软,浑身发抖。

    “你知不知道--”大队人马已在几米之外,天烈影换了副郑重面孔,对纹身男开口:“就算你手上有十把刀也是徒劳!”

    他一字一顿将话说得清清楚楚,以旁人根本就看不清的速度在那纹身男身边绕了三圈,三圈下来,只听嗷嗷三声叫。

    砍刀应声落地,纹身男一只胳膊骨折抬不起来,一条腿被直击腿窝,当场跪下。

    眸心一震,不敢相信一瞬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天烈影瞥了不远处,轻声道:“如果我想,以后天遇这只能卖儿童果汁,既然你不服,就让你看看只喝果汁的人,拳头能有多硬。”

    话音落下,一股更巨大的力量排山倒海般扑面而来--那两百人看到纹身男被揍到跪地,纷纷涌了上来。

    天烈影侧目看到五六个人气势、架势和其他人不同,看样子当是有几下子。

    也只有那几个人没有随波逐流,反倒站定在原地安静看着眼前的一切。

    “有意思。”

    天烈影右脚跟在纹身男心口一蹬,整个人飞出近两米高,奔涌来的人当即一愣朝上看去,可紧跟着就是哀嚎一片!

    “嗷我的眼睛!”

    “我的鼻子!”

    “好他马疼!这是人是魔!”

    来人众多,反倒成了天烈影脚下的肉板!

    他就像一个精通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在一窝蜂袭来的将近一百人头顶恣意踩踏,随意出拳,一拳一脚一个准,弹无虚发!

    不消五分钟,来人的一半都不堪疼痛倒在地上,或躺或跪,令人不忍直视!

    而于天烈影而言,不过是活动了活动筋骨。

    他终将目光落在了方才纹丝不动的那几人身上-一五个人身着不同的服饰,但无一例外,皆是红色或紫色。

    “属火。”天烈影低声道:“这东洲跟火有关的地下帮会,看来就是'烽火帮'了。”

    烽火帮做事,心狠手辣,从不做赔本买卖,有时甚至不惜一命换一命。

    找他们做买卖的,不是疯子,即使亡命徒!

    幕后之人到底是谁?

    天烈影后退一步,蹲在方才被他打趴下的纹身男身边道:“是谁那么蠢让你来找我麻烦的?”

    纹身男一脸思索,似乎在衡量利弊。

    “你找了烽火帮的人来。”

    天烈影又道:“如果今日赢不下我,下场如何,你应该知道。”

    虽说冤有头债有主,但烽火帮做事,就喜欢”牵连九族”。

    这纹身男看起来更像是掮客,如果这场激斗是天烈影胜了,纹身男也将难逃惩罚!

    因为他从未想过,拥有五大高手的两百人团队,竟会被天烈影一个人打败!本以为自己稳操胜券!

    可眼下不消五分钟,一半的人都已倒下,结局如何,确实难料。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天烈影又道:“你告诉我幕后指使是谁,我保你周全,如何?”

    “保我周全?”

    “当然,因为--”天烈影笑道:“今天这场仗,我赢定了。

    纹身男眸心一震,下意识朝不远处的烽火帮看去。

    那五大高手还未出手,结局难料。

    可看看眼前的天烈影,毫发未损、周身无恙,最重要的是斗志满满。

    就像一头久未厮杀的鲨,终于闻到了血腥味。

    蓦地,身下感受到了震动。

    是烽火帮五大高手!

    那五个人已缓缓走来!

    “你没时间考虑了。”天烈影低声道。

    “我说!我说!”纹身男全然失去了气势。

    “是董斌,他出高价让我找人收拾你!我不知道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这笔钱我挣不到了,只求留一条命!”

    “果真是他,呵。”天烈影低声道:“不见棺材不掉泪。”

    话音落下,一道闪雷从天顶而降。

    眼前一片白昼之际,天烈影已冲进剩下的百人之中

    有了方才的前车之鉴,这一次,烽火帮的小喽啰无人敢直接冲上,反倒纷纷后退,让出一片空地!

    其中只剩五大高手和天烈影,五人各自为桩,将天烈影围在了中间!

    “看来你有两把刷子。”其中一人道:“可是我劝你识趣些,若你挨揍挨得到位,把我哄高兴了,我可以让你死个痛快。”

    “死?”天烈影冷笑道:“在此之前我可没有想过要你们的命。”

    “有点儿意思,你还想要我们的命?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几人不约而同发出狂妄的笑声。

    天烈影越看他们越不顺眼。

    以往只道烽火帮手段狠毒,当下却明白他们目光短浅,令人发笑。

    “烽火帮罢了,何必故弄玄虚。”

    “罢了?”

    “不然呢?你还想跟我花天阁相比吗?”

    “你一个花天阁的走狗,居然把自己当花天阁的主人!我们烽火帮不是你一个看大门的能侮辱的!就冲你这句话,今日我也要你好看!

    片刻之后,你也不过是具死尸罢了,还是下地府去跟阎王道歉吧!”

    即便是自家一百人被轻而易举打下,烽火帮的五大高手也没有半分高看天烈影的意思。

    在他们眼中,他不过是花天阁的奴仆!

    “很好,我也不必手下留情。”天烈影轻声道:“是一个一个上,还是一起,你们随意。”

    雨势更大了些,他仿佛回到了当初从东洲监狱逃走的那个风雨夜!

    即便是当日那般恶劣,他都活了下来,今日的阵仗,又怎会出差池?

    刹那间,五大高手竟毫不留情冲了过来,方才空手无物的五人亦纷纷从腰间拿出棍棒--那不是一般的铁棍,而是由石墨烯锻造而成,一棍子轮下来,断条胳膊断条腿,轻而易举。

    一道猛击划过!

    直冲天烈影头顶而来!

    耳边亦清晰听到棍同空气的摩擦嗡嗡声。

    天烈影却纹丝不动站定,凝神聚气听到后面亦有人开始袭击的声音。

    千钧一发之际,看起来健壮的他身体竟柔软地在空中一弯,顺势横扫,在两个敌手狭窄的空隙中顺利逃脱而那两人刹车不及,竭力收手仍伤到了对方!

    两声闷哼叠在一起,天烈影无暇自得,其余三人亦冲了上来!

    这次他没再讨巧闪躲,迎面而上,昏暗的夜中,双眼似利刃,手随眼上,蓄力的双臂当即稳稳抓住了两个人手中的石墨烯棍!

    第三人趁机挥手朝着他的门面袭来,可天下武功,唯快不破,天烈影腾空而起,一只脚直冲那人心口,另一只则微抵住棍顶轻巧一踩,松开方才挟制的双手,紧抓住眼前人的双耳,转身就坐在了他的肩上!

    “放开老子!”那人狂吼。

    其余四人难以近身。

    “不放。”

    “从老子脑袋上下去!”

    “不下。”

    胯下之辱令那人急火攻心,手上持着能将人打残的武器也束手无策,反倒没两下就被骑在他脑袋顶上的天烈影夺了去。

    咣当!

    天烈影不屑一顾扔在了地上。

    “什么玩意儿。”

    话音落下,右手手掌直击身下之人的头顶,KO!

    五大高手仅存两人。

    此时的天烈影却刚有了点儿状态,唇角都跟着弯了起来。

    其余那九十多人手下看自家五大高手被打得落花流水,也顾不及更多,一窝蜂拥了上来。

    正中天烈影下怀!

    乌泱泱的人群头顶之上,他如履平地,薅下谁的几根头发,拧几下哪个倒霉蛋儿的耳朵,弹弹谁的脑门儿,一场激战,却让他玩儿得不亦乐乎。

    转眼间,小喽啰悉数到下,当然,其中不乏胆小怕死的趁乱装死。

    天烈影一眼就能看出哪个没被他揍过,假装无意上前,一脚踩肚子上,听到”嗷嗷”惨叫,心中终于舒坦。

    战斗开始十八分钟,对方仅存两个能打的。

    天烈影瞥了眼腕上的时间,轻声道:“正好,一分钟一个,掐点儿下班。”

    话音落下,方才的戏谑倏而不见,他一个箭步上前,仿佛直入无人之境。

    两大高手早已没了气势,只能负隅顽抗。

    一边一个,左右勾拳,直冲下颌,反复几下,两大高手口吐白沫,狼狈倒地。

    “两分钟都扛不住?”他冷笑道。

    “人命就算了,我不喜欢欠账,就当是免费给你们上一课,这次你们不过是工具,我自会找躲在你们身后的窝囊废算账!”

    说完,他踩着众人再难堪重击的身体朝街外走去。

    身后传来一个孱弱的声音。

    “勇......勇士.....等等.......”是那掮客纹身男。

    天烈影摸摸鼻子回头,看到那人正艰难朝这边爬过来。

    “你答应了我.......要.......要保我的命的。”

    “你没长腿吗?不会跑吗?没看到这两百人都趴下了?”

    “腿.......差点被你打折了.......”

    “没折就想办法自己走,烽火帮的人不会找你算账,你实在怕死,就去花天阁找我。”

    “好.......谢谢勇士救命之恩。”

    “你叫什么?”

    “铁蛋。”

    天烈影没忍住噗嗤一笑。

    “知错了吗?”

    “知错了。”

    “错在哪儿?”

    “不该有眼无珠?”

    “不。”天烈影低声道:“不该看不起不喝酒的人。”

    “....”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