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57章 不以为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大娘你为我好也不必一边夸着兰庭哥一边损着董斌,你们不疼他,只剩我疼他了。”

    听她如此刀子嘴豆腐心,董斌终于笑道:“昨日我还真当你见死不救了呢。”

    “呸!”贾婷将他攀上来的手一巴掌打掉道:“总之你欠的那五十万别找我,我没有钱,有也不会出这笔钱。”

    “明白明白,回头我找我舅舅搞定这件事。”

    “这还差不多。”

    两人打情骂俏,一旁从未开口的贾兰庭抬眸冲自己的母亲悄悄使了个眼色,示意她不必再浪费口舌。

    随后安静起身离开,眸中似乎藏着自己的大好未来。

    翌日,整个东洲翘首以待。

    花天阁首次编外军宴会就要在晚上召开。

    前一日公布的入选名单早就在东洲各个阶层中流传开来。

    和花天阁沾亲带故,又成为了上流权贵之间相互攀比的砝码。

    “烈影,听说风家的也被选中了?”别墅内,秦沐雨有些担忧地问道。

    “嗯,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担心他们.......”秦沐雨欲言又止。

    “别怕。”天烈影看出她的心思,温柔道:“这次来的只能算作花天阁的编外军,和我们比不得的。”

    “我只是觉得风家当初那般待你,阁主怎么还会让风家的人入选?是不是你从没有跟阁主提过自己的委屈?”

    “呵,公事公办,风月清表现确实可以,让他成为编外军的一员对我们来说也是好事,阁主自有考量,你放心。”

    虽如是说了,秦沐雨依旧愁眉不展。

    “还有,今晚的宴会,阁主会现身。”天烈影佯装不经意道:“你也可以见见他了。”

    “阁主?”秦沐雨颇感意外。

    “那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对我们的照顾。”

    “嗯,好。”天烈影笑得意味深长。

    转眼就到了傍晚。

    素来庄严肃穆的花天阁门前,热闹非凡。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这东洲的豪车展正在举办,各种限量版豪车、打扮非凡得贵公子、精致漂亮的女伴、雍容的家人齐聚一堂,能想象得到的奢华场景,应有尽有在眼前铺展开来。

    只是人群中也有“异类”。

    贾家早已家道中落,跟其他人比未免寒酸了些。

    贾兰庭清高傲骨,不屑看了旁人一眼,低声道:“庸俗。”

    “对。”贾母忙在一旁附和道:“我们兰庭有本事,以后是办大事的人,不在乎这一时一刻的风光。”

    两人正说着,瞥见了不远处的风家数人。

    不止他们,在场的其余权贵也不约而同纷纷望过去--在这东洲,天烈影同风家的新仇旧怨,几乎已经成了人尽皆知的事。

    “这花天阁倒是算得上不计前嫌。”人群中有人低声道:“那天烈影不是阁主身边的大红人吗?这怎么将风家的人也招来了?”

    “说明阁主高风亮节,否则这花天阁何以像今日般这么壮大?”

    “等下不会有好戏看吧?”

    “今日我们可是来做正事的,不是来看戏的。”

    “是,还是谨言慎行为好。”

    晚七点。

    花天阁大门正式打开!

    而大门旁的值岗人员之中,就有天烈影!

    只见各家凭借入选函件鱼贯而入,而到了风家一家时,他们在天烈影面前停了住。

    “这么好的日子,你却只能在这里做看门狗了。”

    是风月明。

    自打知道风月清偷偷摸摸入选了花天阁编外军后,他一腔怒火无处发泄,只能冲天烈影撒气。

    天烈影不屑扫了他一眼道:“你的岳父、老婆都不敢回东洲,你倒是敢在这里叫嚣,这副不怕死的模样还真像是一条狗。”

    “你!”

    风月明当即脸红脖子粗。

    可天烈影没准备放过他。

    “都说狗仗人势,看样子,今天你风家,做人的是风月清,做狗的是风月明了。”

    “天烈影!”

    风月明感觉当日乐家雄当众打他一耳光都没有像现在这般受辱,整个人扑了上去!

    可他还没真正近身,一旁的值岗人员将手中的防卫棍一横,就挡在了他的身前。

    其余进场的人也纷纷侧目。

    “大哥。”风月清脸色生冷,开口道:“等下要正式入职的是我,我不希望因为你的表现节外生枝。”

    “你说什么?”

    这是风月清第一次在外人面前不给他面子。

    比方才天烈影的辱骂都令他难以接受。

    “我说这花天阁不是闹事的地方,你的一举一动,这阁里的人都看得一清二楚,为了风家,还是老实些比较好。”

    风月清字字清晰。

    而一旁的天烈影亦不动声色观察着他--藏了那么久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月明!”风尚君老脸搁不住,训道:“听月清的,若因为这点小事坏了他的大事,岂不是得不偿失?”

    而风月清,竟顿了住,用余光朝天烈影认真“瞥”了去。

    那眸色之中的清冷,从不曾出现在他的身上。

    也是因着当下一时的得意,才有所闪现。

    但他不知道的是,他越是如此,天烈影越是赞赏当初龙老爷的主意--借刀杀人,果真是妙。

    很快,入选的一百名新军及家属纷纷于宴会厅内落座。

    人们抻长了脖子朝舞台中央望去。

    所有人都听说了阁主今晚要首次现身的传闻。

    “不知道阁主会是什么样子?”

    “必然是高大威猛,你看他身边的几个大红人,哪个不是样貌英俊才武双全?身为阁主,只可能更优秀。”

    “没错,也不知道阁主有没有成家?若是没有,会不会在咱们东洲的千金小姐中选一个.......”

    “你连这算盘都打上了?”

    “怎么?你不想?大家跟这花天阁攀亲带故都如此积极,倘若阁主真得在全城范围内选妻子,这花天阁的大门定然是要被踩破了的......”

    人们正纷纷议论着,舞台上出现了一个身影。

    是瑾墨。

    “欢迎各位莅临花天阁首届外编军晚宴现场,在座各位,皆是名门后辈,能入选我花天阁编外军,亦是我花天阁的福气,今日宴会开场前,首先请阁主跟各位见面!”

    话音落下,台下先是短暂的安静,随即众人难掩饰兴奋!

    “阁主要现身了!”

    “阁主当真要一露真容了!”

    台下各众见惯了大场面的人,此刻却各个凝神屏息。

    花天阁自在东洲落脚,每次出手都效果非凡,坊间传说的各种阁内高手更是令人闻风丧胆。

    只是阁主从未露过面,最初还传出了身染怪病的传言,越发神秘。

    人们越来越好奇阁主到底是谁。

    包括坐在角落的秦沐雨。

    她带着放学了的啾啾正在安静用晚餐,天烈影顺便也将秦盛林跟秦母请了来。

    田飞云因着落选,无脸见人,在家里照顾秦沐冰。

    “沐雨啊。”秦盛林很是忐忑道:“爸爸跟你说个事,你可不要太过惊讶。”

    “好,您说。”

    “这个.......这个阁主......你是知道的.....”

    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只是颇为担心等下天烈影出现在舞台上,会吓到秦沐雨,所以才想着提前跟自己的女儿打个暗示。

    “对啊,我知道,爸爸,您想说什么?直接说就好。”

    秦沐雨也看出了他的局促。

    “爸爸想说.......秦盛林只差抓耳挠腮了,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总之你看到阁主,别惊讶就好了。”

    “别惊讶?”秦沐雨更疑惑了几分:“难道阁主我认识?”

    “老爷,你这是打哑谜呢?把我也听糊涂了。”秦母亦在旁边疑道。

    “哎呀!”秦盛林没辙了。

    “我就直说吧!阁主就是--”

    他话音未落,舞台上一道追光亮起。

    所有人都看了去。

    只见一个小小的身影缓缓出现在追光之中,因为看起来太过不显眼,使得台下的人反应奇特,面面相觑。

    “这是谁?”

    “不知道,反正不是阁主。”

    “对哦,阁主怎么可能这么不起眼?”

    人们猜测声未落,只听那人开口道:“大家好,鄙人正是花天阁的阁主。”

    话音落下,一片哗然。

    比打脸声都要响亮。

    秦沐雨亦仔细看了一眼,回身对秦盛林道:“爸,就因为这个所以你提前提醒我不要惊讶吗?”

    而此刻的秦盛林,目瞪口呆。

    他四处张望,终于在大门处看到了天烈影的身影。

    爷儿俩四目相对,大眼儿瞪小眼儿。

    秦盛林指指舞台中央,又指指天烈影,再指指自己的脑袋,表示一头雾水。

    天烈影看他那副模样,忍笑用手向下按了按,示意他莫慌张。

    秦盛林这才暂且平静下来。

    “爸。”一旁的秦沐雨却道。

    “你跟烈影比划什么呢?就算是阁主身形矮小也不能这样啊,且不说阁主对烈影有恩,在旁人面前如此议论也有失风范,你不对,烈影更过分。”

    “不是......”秦盛林想解释,又不知从何开口,只好吃了这哑巴亏。

    “对,沐雨你说得对,是我不对。”

    说罢,将眼前的半杯酒一饮而尽。

    “外公。啾啾坐在他旁边一板一眼道:“你年纪大了,不能这么喝酒哦,对身体不好。”

    她小手捏了一块眼前的糕点放进嘴巴里,香喷喷地嚼了起来。

    “啾啾说得对。”秦母在一旁道:“以后就由你来管这不听劝的老头子。”

    一家人其乐融融,没发现不远处一张餐桌上,有人正定睛朝这边看过来。

    是贾兰庭。

    “兰庭?”贾母发现了自家儿子的异样,顺着看过来后,一脸不以为意道。

    “是秦沐雨有眼无珠不识抬举,当初你追她她若答应了,怎会经历后来那样的丢人事!”

    “但他们现在过得很好。”贾兰庭声音极低,令人听不出半分情绪。

    “现在好又如何?你已经是花天阁人了,依你的资质,超过那天烈影还不是易如反掌?不,你一直都比他强,只不过他走了好运罢了。

    说着,贾母更是不忿。

    贾兰庭收回目光,朝台上看去。

    阁主确实太过不起眼,甚至会让人觉得一定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才坐上了这阁主的位置。

    当下,宴会已开始,阁主亦走下台,不少人眸中的怀疑还未退去,就迫不及待向阁主敬酒。

    宴会厅中暗卫隐匿在各个角落,无人知晓。

    而大门处的天烈影,亦不动声色看着眼前的一切--新招纳的编外军,哪个是油嘴滑舌之辈、哪个礼节到位不卑不亢、哪个目中无人,只这一场宴会,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转眼,阁主已走到了风家所在的餐桌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