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62章 尴尬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天烈影倒是来了几分兴趣,问道:“你的意思是?”

    “这金丝网之所以被称作暗器,就是因为肉眼难见,但这金丝,极易伤人,只有在使出暗器的同时加以内力,才是一件援救神器,否则,就是可以致命的暗器。”

    “原来如此。”天烈影颇为欣赏。

    “日后你遇事不必慌,拿出研究暗器的劲头和精明接人待物,就不会这么.....”

    他顿了顿,没说出口。

    “不会什么?”无声倒是紧追着问。

    “就不会这么虎了!”

    .....

    天烈影从主楼回到别墅洗了澡,换了一身看起来平易近人不起眼的便服,准备去幼儿园接啾啾回家。

    “这几日都没看你好好看大门,阁主不会怪罪?”秦沐雨担忧道。

    “呃......阁主自有安排,放心,我不会消极怠工。”

    “那就好,阁主看起来不像是强势迫人的样子,我们更要好好为花天阁尽力。”

    “怎么?你改主意了?”天烈影忍笑道:“往日总劝我离开花天阁。”

    “当时我怎知道阁主是这个样子。”

    “哪个样子?平平无奇?”

    “烈影你不要这么说。”秦沐雨颇有些尴尬。

    “可你就是这么想的,对吗?”

    “我只是.......”

    “放心,阁主自然有他的厉害之处。”

    他将秦沐雨揽入怀中,温柔地抚摸着她的后背道:“确切地说,是我花天阁每个人都是百里挑一的精兵,都是这世间热血澎湃的好男儿,他们值得用自己的双手创造属于自己的幸福。”

    “烈影,你对花天阁的感情好深。”

    “对,这里是我的家,是我可以全身心信赖的地方。”

    此时太阳已近落山,天边一大片耀眼的红霞映出几分温暖。

    “沐雨,还有件事跟你商量,我想邀请啾啾班里的小朋友明天来花天阁做客,陪啾啾一起庆祝三岁的生日。”

    “好啊,如果有其他孩子来,啾啾一定开心,那我明天去买些装饰品。”

    “这些你不必操心了,瑾墨会去做。”

    “怎么又麻烦瑾墨?他和你关系是好,但行政职位却远远在你之上。”

    “都是我的兄弟,对啾啾而言,他也就差一个'干爹'的称号。”

    “那不如明天让啾啾拜他做干爹?”

    “好主意,这样一来,以后啾啾每年生日,他可要包大红包的!”

    “......”秦沐雨哭笑不得。

    没一会儿,天烈影驱车抵达金嘉幼儿园,都是同其他家长在教室门口等待迎接自家宝贝时,却从窗口看到屋内乱糟糟一片,而啾啾正跌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你不讲理!”啾啾一只小手抹着泪另一只指着眼前的一个小男孩儿。

    “这玩具明明是老师给我的,你为什么要抢走!”

    “老师说了我们一起玩。”

    “可是你一个人霸占了我们三个人的玩具!”

    天烈影一看,那小男孩儿手中果真拿着多个玩具,而和啾啾站在一起的一个小男孩儿、一个小女孩儿手中空无一物。

    大家很困惑,但只有啾啾站了出来。

    老师在一旁温柔安抚着她,对那小男孩道:“薛子义,这确实是你的错,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你跟天啾啾小朋友道个歉,我们和和气气放学,好不好?”

    哪料那叫做薛子义的小男孩儿竟将手中的玩偶用力朝啾啾扔了过去!

    嘴里说道:“我不要了!这些玩偶就是我的!我现在不要了你们才能玩儿!”

    说罢似乎不解气,又转身走了回来,凶狠的抬起了自己的一只脚朝啾啾而去!

    千钧一发之际,没人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天烈影竟已穿过人群挡在了啾啾面前!

    薛子义那一脚,结结实实踩在了他的后背上。

    孩子一脚踩下来的杀伤力于他而言自然算不得什么。

    但若被踩的人是啾啾......

    他的脸色已经非常难看了。

    “啾......啾啾爸爸,您怎么进来的.....”老师一脸懵。

    “爸爸!”啾啾看到天烈影,更是委屈了几分,猛然就扑进了他的怀中。

    “有人欺负啾啾。”

    “乖。”天烈影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后脑勺道:“啾啾不怕,爸爸在呢。”

    可话音刚落,就听身后传来一个颇为嚣张的声音。

    “怎么回事儿?谁欺负我儿子呢?”

    天烈影回身看去,只见一个一身金钱臭气的男人神色跋扈地站在了薛子义的身旁,摸了摸他的头道:“有人欺负你啊?”

    随后转眼看到天烈影,堆了一脸假笑。

    “哟,这不是天先生吗?这花天阁的大红人!失敬!失敬!”

    虽然他看起来讨厌,说出来的好歹是人话。

    天烈影忍怒道:“麻烦回家跟小朋友讲讲道理,方才确实是他做得不对。”

    哪料这句话刚落音,那人竟道:“这就是你们小题大做了,孩子之间抢个玩具能是多大的事?家长就不该掺和进来,天先生,我知道你拳脚厉害,一个顶仨,但总不好用这套对付孩子吧?”

    说罢,头也不回领着自家儿子朝外走去,一边走嘴里还喋喋不休道:“不过是个看大门的罢了,神气什么?”

    天烈影看着他背影的目光多了几分冷意,但也没再说什么。

    老师忙不迭道歉道:“啾啾爸爸,实在抱歉,是我没有及时阻止。”

    “没关系,我已经看到您在竭力教育孩子了,辛苦了,那我今天先带啾啾回家。”

    “好的。”

    “还有,明天是啾啾三岁的生日,我想要邀请有时间的小朋友放学后去花天阁做客,麻烦今晚您通知一下大家。”

    “是吗?”老师很是欣喜道:“花天阁那么高端的地方,我们很多人可是想去都没机会呢。”

    “老师您言重了,既然都是啾啾的同学,我们自然也不会摆什么架子,大家不用带礼物,我只想啾啾跟小伙伴一起开心开心。”

    “好的,我今晚就通知班里同学的家长,您放心。”

    “谢谢。”

    带啾啾回家的路上,天烈影一边从后视镜中观察坐在儿童座椅中啾啾的表情,一边担忧道:“啾啾,那个薛子义平日里欺负你吗?”

    “没有,但他总欺负别的小朋友。”

    “总欺负?”

    “嗯,老师批评过他很多次了,但是他的爸爸不讲道理。”

    说着,啾啾可爱的小脸儿亦皱在了一起,很是愤慨道:“我早就想好好跟他讲理了!”

    那副小大人的模样更是可爱了几分。

    “那明日爸爸在家办你的生日宴,你希望他来吗?”

    啾啾果断摇了摇头。

    “我担心他又欺负别的小朋友。”

    “呵,好,如果他不来自然是好,如果他要来,那我就教教他的爸爸,该如何教育自家儿子。”

    同一时刻,天烈影要在花天阁内帮啾啾办生日宴的事不仅传遍了啾啾所在的班,也传进了风家。

    风月清得到风声,二话没说就驱车朝东洲最繁华的市中心驶去,一个小时后就回到了风家。

    此刻的风家内,灯火都较往日明亮了些。

    风月清正对着桌上一个精心装扮的公主玩偶仔细端看。

    “二哥?”风月霜从二楼走了下来,疑惑地看着他眼前那小玩意儿,疑惑道:“这不是小孩子的东西?”

    “嗯。”

    “摆在这里做什么?”

    “明日是天烈影女儿的生日宴,我准备去送礼。”

    “什么?”风月霜不可置信道:“那畜生的女儿自然是小畜生,给她送礼?”

    “听说明天阁主也在,我自然是为了见阁主,醉翁之意不在酒罢了。”

    “那还好,可是一想到要笑着对那畜生,我心中的恨意就无法压抑!他一个没有爹妈的东西,凭什么今日坐在我们头上?”

    “月霜。”风月清云淡风轻道:“你急什么?都说了要对付天烈影跟秦家不能急,不说忍辱负重,起码要心平气和。”

    “我.......”风月霜一脸怒意。

    “想到自己被废掉的手,你让我如何心平气和?我恨不能拧断他们一家人的脖子!二哥,你一定要争气,在花天阁早些爬到天烈影的头上,让他尝尝什么叫吃不了兜着走!”

    “放心,那天迟早会来的。”

    说着,风月清将手放在了眼前玩偶的脖颈处,做出了拧断的动作......

    翌日,啾啾生日宴在花天阁内的别墅内举办。

    瑾墨、贪狼、七杀、破军、天机天相几个心腹都在。

    瑾墨一早就将秦父、秦母接了进来。

    而雷煞也被放了出来。

    但这是对他的第一个考验--整场生日宴会,只能看,不能吃。

    “你们这是虐待。”

    他掏掏耳朵对瑾墨道。

    “君王的命令,你不服跟他说理去。”

    瑾墨一脸好看戏的表情。

    “那还是算了。”雷煞对天烈影已是心服口服。

    正说着,不远处传来一片孩童的嬉笑声。

    循声望去,只见十多个小朋友像被放出来的鸭子一般,欢快地蹦蹦跳跳朝这边走来。

    为首的正是啾啾。

    “这就是我的家哦!”她一脸欣喜和自豪。

    “这就是花天阁啊!”

    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羡慕道:“我听爸爸妈妈说过,说这里是了不起的地方!啾啾,你竟然住在这里!”

    “没什么了不起哦。”啾啾反倒不好意思道:“就是好几个叔叔打架很是厉害!尤其是瑾墨叔叔。”

    不远处的瑾墨猝不及防听到这彩虹屁,竟有些尴尬了。

    “这小姑娘我见过,蛮可爱。”是雷煞。

    “你要做什么?”瑾墨一脸紧张:“别打小姐的主意!”

    “你别诬陷我。”雷煞一双眼睛瞪得像铜铃:“我是当真觉得她可爱,当做自家女儿疼爱还来不及。”

    “啧,她看到你这样的大块头,不被吓哭都是好的,你还是疼爱疼爱自己吧,记住,今天不准吃,只能看,这里盯着你的眼睛有很多,别耍滑头!”

    话音刚落,孩子之中却传来一个不和谐的声音。

    “花天阁有什么了不起?就算了不起,可你的爸爸不过是给花天阁看大门的罢了!”

    不是别人,正是前一天跟啾啾发生冲突的薛子义。

    而他说这话之时,他的父亲也一副高傲的模样四周张望着,嘴里轻佛道:“这派头确实足,不过说来也巧,我小叔子也入选了刚招纳的编外军名单呢,想必假以时日,我们一家也能搬进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