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69章 扬声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原来如此。”瑾墨道:“那风月明是来参加这假面舞会的啊,我们怎么办?”

    “当然是戴上,否则不就像果奔吗?瑾墨,你去帮我拿一个。”

    “为什么是我?”

    “那我去,拿回来的你可别嫌弃。”

    说罢,天烈影绕着人群边缘快速走上前......

    天烈影很快就从面具台回了来,脸上已经罩上了一个将整张脸遮盖得严严实实的面具,但他拿给瑾墨的,鲜艳无比、铺张华丽,戴上之后就像一只招摇的大公鸡。

    “给你。”

    他直接丢合了瑾墨。

    “......”

    瑾墨表示并不想戴。

    “怎么了?不满意?天烈影忍不住暗喜。

    “不是......君.......烈影哥.......你什么意思啊?”

    “什么什么意思?你不是让我去拿吗?你知不知道你这个很抢手的?我从好几个人手里抢来的。”

    “就这?抢手?”

    瑾墨无法理解。

    他一个铁血直男,现在要戴上比女款还妖娆的面具,他太难了。

    反观天烈影的面具,低调是低调了点儿,普通是普通了些,但是安全啊!

    “烈影哥,你故意的吧?”

    “是。”

    天烈影倒是不隐瞒。

    “....”

    瑾墨只想掐自己的人中。

    “别废话了,快戴上吧,方才我去拿时看到风月明了,他戴了一个王子的面具,只遮了半张脸,好认。”

    “他发现你了?”

    “怎么可能?”

    “那就好。”

    “风月明狡猾阴险,我不信他此番前来就是为了一晌贪欢,倘若让他同青龙会馆背后的人联合,又是一桩麻烦。”

    “你的意思是这些日子以来他没有闲着?”

    “乐家绝不会善罢甘休,乐云云暗中也会跟风月明联系,他们反扑是一定的,只是看何时出手罢了,但绝非当下,看样子,我要去黑鬼城一趟了。”

    正说着,前方一个身材高挑、气质脱俗的女人竟朝天烈影和瑾墨走来!

    不同于场内其余装扮夸张的女士,眼前这一位,显然各方面的审美都更高一筹--就连她脸上的面具,都是纯白莲花形状。

    此时场内灯光转暗,悠扬音乐声起,看样子,舞会正式开场。

    那人在天烈影身前顿足,不言不语,微微一笑,只伸出了手

    天烈影下意识看瑾墨,此时的瑾墨也戴上了面具,真得像一只耀武扬威的大公鸡!

    天烈影忍笑回看那位女士,只见女士微微侧身,指了指舞池、又指了指天烈影,唇角笑意难掩,原是邀请他共舞。

    天烈影忙摆手示意自己不行。

    但那人却温柔地坚持,末了竟直接揽住了他的手臂,缓而坚定地朝舞池内走去。

    天烈影无奈,忙拍了瑾墨的手臂一下,跟着走进了舞池。

    跳舞这种事,他并非不会,确切地说,还很擅长。

    当真说起来,还要感谢风月明。

    风月明一向喜欢这种场合,没娶乐云云之前还在家里练过舞步,当时年纪尚小的天烈影就躲在角落里不声不响看着。

    某次被风月明发现,风月明佯装善意让他也试试,却在他跳舞的时候接连将他绊倒,美名其曰“锻炼舞步的灵活性”。

    这些过往回忆都如一根根毒针,早已深埋于天烈影的心底。

    但他很少主动告诉别人,即便是秦沐雨,都未曾听说。

    正由着思维随意发散,天烈影已随那位女士来到了舞池中央--几步开外,正是风月明和他的一位舞伴。

    天烈影屏息凝神,四周倒是并无杀气。

    只是眼前的女人给他几分熟悉的感觉,但一时之间他也无暇细思。

    音乐声起。

    两人起舞,竟意外默契。

    好久没展示舞姿,此番竟找到了舞台。

    他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放开了带着那位女士在舞池内旋转--旋转到风月明身边时,冷不防来了个飞腿,昏暗之中快速起脚收回,所有人都没能看出端倪。

    “嗷--”

    是风月明的惨叫。

    他狼狈地摔在了地上。

    旁人忙让出一片空地,但并未因此而受影响,继续起舞。

    人群中,风月明狼狈地四周查看,却完全找不到究竟是谁将他绊倒的。

    只能摸摸摔惨了的后脑勺,硬挺着继续跳舞。

    但好戏还没结束。

    一首圆舞曲响起,更方便天烈影“下脚”了。

    猝不及防,令人称绝。

    “嗷--”

    又是一声惨叫,直接将面具都摔落在地,露出了恼羞成怒的神色。

    可这次,旁人看他的眼神更带了几分不解,仿佛接连摔倒的他小脑没有得到良好的发育。

    不远处看穿这一切的瑾墨也顾不得自己大公鸡般夸张的面具,笑得将手边的鸡尾酒一饮而尽。

    再起身,风月明已是如履薄冰,不断观察着自己周围的动静,在人群之中,更是格格不入了。

    看他那副窘迫的模样,天烈影心底也跟着痛快了几分。

    舞姿竟更是潇洒了些。

    一个抬手,捕捉到了眼前女人面具后的眼神--钦慕。

    音乐声恰缓缓落下。

    天烈影忙将本放在女人手腕上的手松了开,微微低头致意,转身要走。

    可刚抬脚,袖口竟被拽了住。

    回身看去,正是方才同他共舞的女士。

    只见她手中握了一方秦绣手帕,没有说话,只是塞进了天烈影胸前的口袋中。

    随即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几分钟后,天烈影几乎是逃出了青龙会馆。

    任瑾墨在身后怎么喊都不停脚,直接钻进了车里。

    “君王,您这是躲什么呢?就算是敌军杀到家门口我也没看你这样过。”

    瑾墨看穿一切却佯装毫不知情。

    “当然是躲妖精!”

    天烈影直接将方才那人定义为“妖精”。

    “快开车,今天办不了正事了!”很是气恼的样子。

    “我刚喝酒了,君王你自己开吧,我坐副驾。”

    瑾墨一边说一边将天烈影从副驾的位置上拖了出来,自己悠然自得坐了上去。

    “你没事喝什么酒?”

    “看你教训风月明,开心才饮了一杯罢了。”

    “哦?你看到了?”

    “旁人看不清你的身手,我多少还是能看出端倪的,不过......”

    “不过什么?”

    “轻了点儿,本可以让他更惨的。”

    瑾墨毫不掩饰自己的幸灾乐祸。

    “下次,看样子这青龙会馆他还会来,我倒真得要想个办法暗中教训教训他了,也算是一石二鸟。”

    “君王,比起教训风月明,我觉得您现在有更急需解决的事......”

    “什么事?”天烈影略表疑惑。

    “当然是今天跳舞的事。”瑾墨不住调笑道:“若是被夫人知道了.......”

    “闭嘴!我又没做什么。”

    “跟其他女人共舞,这还没做什么?”

    “那我能怎么办?将那女人一把推开?惹得青龙会馆的人注意?我已经极力避免跟她接触了。”

    “是是是,我开玩笑罢了,你紧张什么。”

    瑾墨的话,依旧满是挪揄。

    “自然是因为不想让沐雨误会,我和她好不容易才重归于好,若是因为这种小事才产生隙,我宁可整个东洲都不要了,带着她和啾啾返回花天国逍遥度日。”

    “响当当的花天阁阁主,花天国君王却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种子选手......”瑾墨还要继续调笑,嘴里忽然被堵了上,香气扑面而来。

    “这什么啊?”

    他一口呸了出去,发现竟是一块手帕。

    “方才那人走前塞进我口袋中的。”

    “还有这种事?”

    瑾墨表情更加精彩。

    “扔了吧,我不想被沐雨看到,更解释不清了。”

    “你不要,我可以留着嘛。”

    瑾墨依旧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样子。

    说罢,还当真将那手帕叠好塞进了口袋。

    “不过......”

    天烈影皱眉道:“我总觉得方才那人我认识......或者说是见过。”

    “哪个人?”

    “那个女人啊!”

    “哦?”尾音意味深长。

    “你不要再阴阳怪气了,我对沐雨的真心苍天可鉴。”

    “我又没说什么。”

    “好了,马上要到家了,你管好你的嘴。”

    “知道啦。”

    瑾墨答应得痛快,可天烈影还是不放心。

    抵达别墅,恰遇到秦沐雨从啾啾的房间内走出来。

    “回来了?”

    秦沐雨一脸温柔。

    “嗯,啾啾呢?睡了?”

    “睡下了。”

    两人自然相拥,可秦沐雨却周身一僵,迅速跟天烈影拉开了距离。

    脸上亦带着疑惑的神情。

    只见她上下打量了天烈影一番后,迟疑道:“你.......去哪儿了?”

    “我.......跟瑾墨一同去城西了。”

    一路上,本就被瑾墨调侃得有些心虚,当下更是忐忑了几分。

    比面对千人敌军还要紧张。

    “城西?”

    “对.......最近阁里有些事情,跟城西的势力产生了瓜葛。”

    “你的职责不就是看大门吗?怎么?要去城西看大门?”

    秦沐雨的逻辑竟让天烈影无法反驳。

    “我.......也不是只看大门,你也知道的。”

    “我不知道。”

    若说秦沐雨方才还只是犹疑,此刻已明显露出不悦的神情。

    天烈影更慌了几分。

    人们总说女人的脸比翻书还快,但还是第一次看秦沐雨在他跟前“翻书”。

    “沐雨,阁主待我们如何你是知道的,我自然要多多为阁主做事。”

    “所以你的意思是阁主派你去城西了?”

    “......这么说也对。”

    “那我现在去问阁主。”

    秦沐雨话音落下,天烈影一脸匪夷所思。

    一向通情达理的老婆此刻仿佛变了一个人,不依不饶打破砂锅问到底,他甚至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

    愣神的当下,秦沐雨竟已经拨通了电话!

    是打给无声的。

    之前天烈影为了更好地隐瞒自己的身份,在啾啾生日宴当天将无声的联系方式给到了秦沐雨,当时还被秦沐雨嗔斥道”不该随便将阁主的联系方式给到别人”。

    没料到才几日过去,这电话就派上了用场。

    “夫人好!”

    无声的声音竟通过扬声器清晰地传了过来。

    “夫人?”

    秦沐雨一头雾水。

    “阁主,我是天烈影的妻子,秦沐雨。”

    “抱歉,是我认错人了。”还好无声反应迅速。

    “是我该说抱歉,这么晚还要打扰您,我长话短说,只想问您今天是不是派烈影去城西做事了。”

    说着,朝天烈影这边看来,隐约中一个眼刀飞了过来。

    天烈影原地愣住,心底一揪,担心无声说出什么给他惹麻烦的话来。

    “城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