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70章 愤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无声的声音带了三分疑惑三分试探还有四分不知所措。

    天烈影感觉心底一凉。

    完了。

    “是,城西。”

    秦沐雨显然已经在忍怒边缘了。

    “嗯......”无声缓缓道:“烈影虽是花天阁大门看守人员,但平日里有许多机动工作,我日理万机,小事不过问的,不如你去问下瑾墨,很多事都是他帮我打理,还有,以后这种事不要再打来问我了。

    说罢,无声竟挂断了电话!

    什么叫做柳暗花明又一村?

    天烈影忽然就明白了。

    放下电话,秦沐雨一脸焦虑。

    “烈影,我是不是冒犯阁主了?他好像生气了。”

    “没有,你别怕......”

    “刚才确实是我太冲动了,怎么能因为要查岗去打扰阁主呢?更何况已经这么晚了......”

    “等下。”天烈影半边眉梢一挑,道:“你刚说什么?查岗?”

    “我......”秦沐雨惊觉不小心说出了实情,窘迫不已。

    方才还理直气壮,现下却已陷入反省。

    “烈影,我不是无理取闹,但你......身上有女人的味道。”

    朱唇一抿,不再吭声。

    背着妻子去外面乱来的事,天烈影绝不会做,压根就没有这样的念头。

    所以回到家该如何干干净净地“消灭证据”,他自是不知晓。

    青龙会馆本就是声色犬马的场所,也不知那女人身上洒了什么香水,味道竟久久没有散去。

    “沐雨。”天烈影二话不说将身上的外套脱掉扔在了地上:“我确实是去城西做事了,你相信我,那是一个会馆,来往者众,难免会沾上其他女人的味道,这衣服我不要了,免得你碍眼。”

    看天烈影信誓旦旦,秦沐雨终于忍不住笑了。

    “你跟衣服较什么劲?”

    她从地上将那西服外套拾了起来,佯装嗔怒道:“裤子也脱了!”

    “啊?”

    “你在想什么!我要一起拿去干洗!”

    “好的好的。”

    天烈影“嘿嘿”一乐,乖乖听命。

    “下不为例,以后有这种任务,提前跟我报备,明白了吗?”秦沐雨忍笑道。

    “好的!一切听老婆的!”

    是夜。

    风家内并不平静。

    风月明趴在床里揉着自己的后腰,这时乐云云的电话打了来。

    “云......云云。”

    “你怎么了?”乐云云听他声音不对,也紧张起来。

    “没什么。”

    “背着我偷腥?”

    “你想到哪儿去了?刚才想去青龙会馆探探口风,没料到被不知哪儿窜出来的拖油瓶伤了腰。”

    “你跟人打架了?”

    “那倒也没有。”

    “青龙会馆怎么说?”

    “我.......腰痛难忍,就先回来了。”

    “据我所知,城西是花天阁疏于看管的地带,我们想赢,就必须先下手为强。”

    “这我知道。”

    “如果我在就好了。”

    “你好好留在云城,天烈影现在还翻不出什么花样。”

    “呵,翻不出什么花样,却让我大哥丢了性命,倘若他只手遮天,我整个乐家是不是不要活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说到底,他也不过是有花天阁撑腰罢了,只要我们及时拿下城西,不说跟花天阁对抗,但要他一人的小命还是不在话下的。”

    “月明,我不得不提醒你,青龙会馆最早跟黑鬼城是有联系的,随后因为利益纷争才分道扬镳,你是乐家的女婿,想去接触他们要谨慎再谨慎,毕竟我乐家同黑鬼城的关系,他们一清二楚。”

    “但这次为了赔罪黑鬼城,乐家已经付出了许多代价,当下的黑鬼城于乐家而言不再只是遮阳伞,反倒是--”

    他话说一半,没再说下去。

    “我明白,总之你万事小心。”

    “你放心。

    “还有,我派去的人再过一个多时辰就要到了,你安排一下。”

    “那人真如你所说得那么厉害?”

    “暗道高手,又同天烈影结了仇,这么好的机会,难道我们不好好利用?”

    “嗯,还是你聪明。”

    放下电话,风月明艰难翻了个身,斜眸看了眼窗外的冷月,盘算着如何将天烈影和花天阁一并扳倒打倒龙家,取而代之成为东洲霸主的美好未来,竟失神笑出了声。

    而此时花天阁的别墅内,天烈影听着身旁秦沐雨平稳的呼吸声,内心翻涌。

    两个小时前,秦沐雨第一次吃他的飞醋,竟令他兴奋到现在仍毫无睡意。

    回到东洲已将近半年了,他和秦沐雨仍相敬如宾,不论是平时,还是夜深人静的晚上,总觉得缺点儿什么.....

    几天前秦沐雨不再陪啾啾睡觉,令他激动了好一阵子

    可后来发现两个人即便同睡一张床也不会发生什么,不禁有些失望。

    “沐雨?”他轻轻唤了声。

    秦沐雨毫无反应。

    “沐雨?”天烈影喊完,悄悄离秦沐雨近了些,抬起手臂,却找不到合适的拥抱姿势。

    抓耳挠腮好半天,牙一咬心一狠,直接将人用力抱了住。

    秦沐雨发出一声轻哼。

    吓得天烈影慌忙抬手。

    “烈影?”秦沐雨睡眼迷蒙问道:“怎么了?”

    “没.......没什么......”

    “那你怎么还不睡?”

    “我.......我被蚊子叮了!”

    说着,用力朝自己脸上拍了下。

    “这么冷的天有蚊子?

    秦沐雨越发迷惑,转个身忽道:“差点忘了,天亮了你要同我回趟秦家。”

    “好,怎么?爸妈那边有事?”

    “想见一见啾啾,二姐也说想我了。”

    “秦沐雪?想你?”

    天烈影不禁感到奇怪。

    虽说这大姑子跟秦沐冰不同,平日里没怎么作过妖,但她同整个秦家的感情看起来都是淡漠而疏离的,说出”想”字,着实令人感到意外。

    “嗯,我也很惊讶,但毕竟是亲姐妹,昨晚打电话特意说的,就是你回家前,我总不好推脱。”

    “好,那一大早我们就回秦家看看。”

    东洲的后半夜月明星稀。

    一辆老式古董车却悄然朝风家驶去。

    风家内灯光昏暗,风月明扶着伤了的腰蹑手蹑脚走出卧室,却没料到刚打开门,迎面撞上一个影子,吓得失声尖叫!

    “谁!”

    这一吓,恰又扭到了腰,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整个人竟只能歪斜着上半身,才能减轻疼痛。

    “大哥,这都四点了,你还没睡?”

    是风月清。

    “这话难道不该是我问你?”

    风月明很是气恼。

    “你们又怎么了?”隔壁的风尚君打开卧室门,一脸憔悴问道。

    这接连几日,他都没能睡个完整的觉。

    “爸,没事,我出来喝水,恰撞见大哥,吓到他了。”看样子,风月清已经从“精神病人”的挫败中恢复了过来。

    “那就好,赶快会房睡。”

    “好的,您放心。”

    风尚君关上了房门。

    “你不是拿水喝吗?”风月明冷声道:“拿到就回屋吧。”

    “嗯,我拿到了。”风月清不动声色上下打量了风月明,放低声音道:“可大哥这是要去做什么?”

    “我也喝水。”应答声冷漠至极。

    “哦?喝个水要穿这么正式?”

    风月明为了见重要的人,特意换上了一身西服,不仅如此,头发都梳理得齐整服帖。

    只是现下姿势令人捧腹,看起来颇为狼狈。

    “我穿什么要你管?”

    “呵,这么暴躁做什么?我好奇罢了。”

    说罢,风月清也不纠缠,拿着玻璃水杯缓缓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只是关上门前,意味深长看了一眼风月明的背影.....

    风月明等风月清走回卧室好一阵子,才起身离开。

    他尽可能放轻了脚步,奈何腰痛难忍,一走一咧嘴。

    好不容易挪到了原本约定的位置,已经距约好的时间过去十分钟了。

    此刻风家后院的拐角处,一盏灯孤独地立着。

    一个暗影从灯下走了出来。

    “我姚烽火从不等人。”

    声音低沉,却有着令人屏息的气场。

    来人正是烽火帮帮主!

    也就是乐云云电话中提到的暗道高手!

    “抱歉,出门时出......出了点儿差池。”

    风月明从家门口走过来,腰痛更清晰了些,他的额头上竟渗出了冷汗。

    “你这副模样什么意思?”姚烽火看他站都站不直的模样,当即发难:“是看不起我?还是看不起我烽火帮?”

    “您误会了!”风月明忙解释道:“昨晚不知被哪儿窜出来的兔崽子伤了腰,还没来得及去看医生。”

    “伤了腰?”

    “对,我倒是可以帮你看看。”

    “什.......么?”

    风月明尚未来得及反应,只见那黑影蓦地就闪到了眼前。

    他这才看清楚他穿了一身h国旧款服饰,确是有高手的风采。

    可还没来得及说好听的,一双大手猛然就将他整个人转了半个圈,随后在后腰上使劲一推!

    “啊--”

    风月明失声痛叫。

    “好.......好他ma的痛!”

    竟没忍住爆了粗口。

    “你动弹动弹,还疼吗?”

    声音中带了些得意。

    风月明倒吸一口冷气,试着站直身体,发现确实没有方才那么疼了。

    “高手果然是高手。”他忙恭维道。

    “这种话就不必说了,不值一提。”

    “是,您功夫深厚又低调为人,不像那天烈影,恨不能让全东洲、甚至整个h国都承认他拳头的厉害。”

    风月明之前听乐云云说了些烽火帮和天烈影之间的恩怨,忙不迭煽风点火。

    “那种小人,只不过当下得意片刻罢了。”

    姚烽火说得云淡风轻,可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鸯仍是出卖了他的愤怒。

    他根本咽不下这口气!

    “那是自然,他天烈影当年不过是靠我风家的施舍,才能吃上口饱饭,哪想竟是养虎为患,养了一头恩将仇报的白眼狼!”

    “他在东洲蹦跶不了多久了。”

    “您要出手?”

    “乐小姐花了大价钱,我自然义不容辞,今日同你会面,也正是因此而来。”

    “因此?”风月明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烽火帮做事,说一不二,但没有事后付款的习惯。”

    “事后付款?”风月明隐隐感到一丝不祥。

    “乐小姐说了,你是大方的人,我和她谈好的价钱,你提前支付一半即可,事成之后,再将另一半汇至我烽火帮的账户之上,我们银货两讫。”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