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73章 破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以放倒两个没什么酒量的普通人。

    “来啊。”风月明先拿起一杯笑道:“我较你年长,算是让着你,我先来。”

    仰脖就吞下一杯,杯底朝上,示意一干二净。

    “该你了,可别掉链子。”

    说罢,得意一笑。

    吧台内的林辰已是满眼担忧。

    若非方才被识破,他当真会给天烈影调十杯只掺了啤酒和秦打水的深水炸弹!

    天烈影看出他的焦虑,微笑着冲他轻轻点了点头,遂拿起一杯,一动不动看着风月明的目光,二话不说,一口闷。

    风月明愣住。

    天烈影不喝酒是不少人都知道的。

    可当下,深水炸弹仿佛没起什么作用。

    “好。”他拿起第二杯道:“这才刚开始,我倒要看看你喝到第几杯会挺,不过我好心劝你,不会喝就别逞强!”

    说罢,又对林辰道:“再调十杯!这种酒,就要快喝才有意思!”

    林辰很是为难,下意识去看天烈影,却看到他手指在吧台台面上轻轻叩了叩,示意一切照做。

    林辰迷惑了。

    风月明仰头就将第二杯深水炸弹喝得一干二净。

    可当即就感到一阵反胃!

    烈酒之所以是烈酒,不是没理由的。

    他打了个嗝儿对天烈影道:“该你了,别让我催......”

    话音未落,天烈影也一口干。

    不仅如此,他还主动拿起第三杯,抬起手对风月明笑了笑,半句狠话没有,直接下肚!

    但这并不是结束!

    随即又是第四杯!第五杯!

    天烈影接连喝下去三杯!

    然后轻道:“风月明,该你了,三杯一起,别让我催。”

    风月明脸色煞白。

    他还从未见过人如此豪饮这种混合烈性酒。

    可当下骑虎难下,除了喝,没有别的选择。

    因为方才两人比酒,已经有不少打手围了过来看热闹。

    刚跟青龙会馆谈出些眉目的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丢这个人!

    “好!”

    他咬牙应下,看着眼前的三个酒杯,接连拿起朝嘴里灌下!

    可第三杯酒下肚,他忽然感到翻江倒海一针不适!

    “喝!不能输!”旁边不断有人起哄。

    风月明只能捏着鼻子喝下第四杯!

    转瞬之间,更是觉得有火在肚子里烧一样!

    “还剩最后一杯。”一旁有人道:“不喝不是男人!”

    风月明深吸口气,终于将第五杯喝下了肚!

    感觉有什么东西顶在嗓子眼儿,风月明强行咽了下去,开口道:“怎么样?天烈影,别觉得你......”

    可他还没来得及放狠话,只见天烈影冷笑一声,将方才林辰调出的剩下十杯深水炸弹一一拿起,接连喝下九杯!

    只剩下最后一杯,推至风月明眼前,低声道:“我喝九个,你把这一个喝了就行,如何?”

    包厢内的音乐不知何时换成了悠缓的轻音乐。

    气氛颇显诡异。

    而方才还不停起哄叫嚣的那些打手,也被眼前发生的一切震惊了。

    接连喝下14杯深水炸弹,这是他们从未见过甚至是听说的事!

    更可怕的是,天烈影看起来根本不像刚拼过酒的人!

    风月明脸色煞白,一是因为酒量不济,二是被吓的,三是离丢人不远了。

    “怎么?你不行?”天烈影又将那杯酒朝风月明推近了些:“就一杯,你都不行?你若喝了,就不算你输,如何?”

    给足面子,却比直接打脸更令人难堪!

    酒劲凶猛,风月明双颊已然泛红。

    他伸手去拿杯子,这才发现手指竟已不听使唤地开始发抖!

    “我帮你。”

    一旁一直未出声的瑾墨开心一笑,直接将杯子递到了风月明的嘴边!

    “你只管张嘴仰头就好。”

    他微笑说着,另一只手却悄然在风月明腰眼处一击。

    “啊--”风月明下意识张嘴喊痛,一杯酒刚好被灌了进去。

    “好了,省得你磨磨唧唧。”

    瑾墨像是完成了什么大事一般,松了口气。

    而风月明,两眼一翻,用仅剩的力气朝不远处的包厢卫生间内跑去......

    “中看不中用。”一个围观了全程的大手不屑道。

    人群散去,喧嚣音乐声再起。

    天烈影朝沙发看去,罗镖仍旧没抬眼,只是起身朝外走去。

    那些打手跟在身后。

    只有最早领天烈影进场的那位青年冷冷朝吧台看了一眼。

    “喂。”一直没出声的林辰惊讶道:“你不是不能喝酒吗?”

    “我可没说过。”

    “可那天在烟雨后街.......”

    “那天我只是不想喝,不是不能喝。”天烈影微微一笑。

    林辰看他的目光更多了几分钦佩。

    “当日你离开林园,我去翻看了当年有关你的报道。”

    “哦?都是往事,还提什么?你倒还替我放在心上。”天烈影越发觉得这个朋友可以交:“不过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赚钱。”林辰应得很是坦诚。

    “赚钱?”

    “我一直没花家里的钱,前几日听说这边要招包厢内特应调酒师,就来试试,应聘成功,自然会根据需求在这里工作,可真没想到竟然会遇见你。”

    “他们知道你的......”天烈影下意识环视一周,确认没有其他眼目了才低声道:“身份吗?”

    林辰摇摇头。

    “那就好。”

    说罢,天烈影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还有正事,回头再聚。”

    “嗯。”

    “还有。”天烈影转身走了一步,又回身交代道:“提防那青年。”

    “青年?”林辰回思,了然道:“那是这家会馆馆主的侄子,算是少馆主。”

    “罗镖的侄子?”

    “你知道馆主身份?”

    “江湖人士,多少略有耳闻。”

    天烈影不再多言,点头致意,起身朝卫生间走去。

    风月明自方才跑进卫生间内,一直未有动静。

    天烈影同林辰交谈的空档,瑾墨在门外探过几次。

    呕吐声不断,酒臭熏天,令人不由地皱眉头。

    此时推门而入,看到风月明已经醉得像是一滩烂泥,趴在马桶上竟睡着了。

    瑾墨用脚踢了踢他,纹丝不动,没有半点反应。

    “君王,怎么处置?”

    天烈影倒是清醒异常,若非身上传来的酒气,旁人难以相信他是方才一连喝下十四杯深水炸弹的人。

    正欲开口,风月明口袋中的手机竟响了起来。

    瑾墨用手帕垫着从他口袋中掏出手机,看到屏幕上“烽火”两个大字。

    “烽火?”

    他意味深长道:“本以为风月明今日是来这里找靠山的,看样子,他是想两头靠啊。”

    “接。”天烈影冲瑾墨使了个眼色道。

    瑾墨点点头,滑开了接听键。

    一个低沉的声音响在耳畔。

    “风先生,已经过去大半天了,可我烽火帮的户头上可还没接到你风家一分钱,难不成你是想赖账?”

    是姚烽火。

    瑾墨迟疑一瞬,想要佯装风月明的声音又担心不够像,只咳嗽两声道:“嗯......我身体抱恙......”

    “怎么?你这是呼吸道感染?”

    “嗯.......咳咳......对......”

    “风先生,你年轻力壮,浑身上下毛病倒是不少,昨晚腰疼,现在又咳嗽,不如来我烽火帮看看,我们这里有的h国顶尖的医生,治疗你这小毛病不是问题。”

    “好.......咳咳......”

    瑾墨半句话都不敢多说,生怕露馅。

    但也意识到姚烽火同风月明并非熟识,否则怎会连他的声音都辨不出来?

    “那我不多说了,我等着你的首付款,如果过了12点我还收不到,这笔买卖我不做了,而且我敢保证,整个东洲都不会有人接你的买卖,天烈影和花天阁的事,无人敢再帮你,我不是威胁你,只是提醒你一下。风先生,再会。”

    说罢,姚烽火挂断电话。

    瑾墨看了下手机上的时间,刚过九点。

    “怎么说?”天烈影问道。

    “原来风月明要跟烽火帮做买卖。”

    “哦?要我的命?”

    “看样子不止,也是要花天阁好看。”

    “呵,两笔账合在一起清算,也算是省事。”

    “不过好像还没谈妥,风月明还没支付费用,那边说如果过了十二点收不到首付款,就不会再帮风家,君王,怎么办?”

    天烈影看了眼仍昏迷不醒的风月明,此时的他抱着马桶呼呼大睡,嘴边还流着哈喇子,跟平日里清高傲气的模样千差万别。

    往日在风家偷生时,总被风月明冷嘲热讽肆意欺辱,如论如何也想不到今日,这人会在他脚下,连站都站不起来。

    “用冷水将他浇醒。”

    “啊?”

    “用水,将他浇醒。”

    “为什么?”

    “烽火帮不是赶着要钱吗?难道要我花天阁垫付啊?”

    “不是......风月明找烽火帮是为了对付我们......”

    “当然,可就算风家不出这钱,他们依旧会来找我,不如趁此机会让风家破破财,对我们又没有什么损失。”

    明白了天烈影的意思,瑾墨哭笑不得道:“风家是倒了什么霉,想不开要跟你作对?”

    “怎么?你心疼他们?”

    “当然不,我是看得开心,担心自己乐极生悲,居安思危,总归是好的。”

    话音落下,他已经将风月明整个人提溜起来,一把扔进了一旁的洗浴间。

    青龙会馆包厢配置奢豪,所有设备一应俱全。

    打开水龙头,瑾墨拿起花洒冲着风月明的脑袋就是一阵浇。

    风月明当即浑身湿透,紧随而至的是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

    “咳咳.......咳咳咳。”

    他被水呛得头蒙眼花,一阵咳嗽,再睁开眼时,脑子依旧不清醒。

    盯着眼前的天烈影和瑾墨看了好半天,才眸心一震,打了个冷颤,可紧跟着又是胃中一阵翻涌,转身又爬出洗浴间抱着马桶吐了一遭这次吐完,整个人才醒过来些。

    “你.......你们对我做了什么?”

    他吐得上气不接下气问道。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