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74章 隐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什么,帮帮你。”

    “帮我?”

    “看你醉得不省人事,担心你死在这里。”

    “你......”

    风月明忍住不断翻涌上来的吐意,抬起哆哆嗦嗦的手指指着天烈影道:“你果然阴险狡诈!装了那么多年不喝酒,没料到......”

    “我可从未装过。”天烈影云淡风轻道:“只是不喜欢显摆罢了。”

    一语中的。

    一针见血。

    风月明已经快要将胆汁吐出来了,此刻只想吐血!

    “对了,方才有电话找你。”天烈影随意道。

    “提醒你晚上12点前要将首付款打过去,否则要你整个风家好看,我也不知道你跟什么人做的什么生意,不过看在相识一场,觉得还是知会你一声比较合适。”

    说罢,他轻挑半边眉梢,朝外走去。

    瑾墨紧随其后。

    门打开的一瞬间,包厢内的冷气趁机而入,风月明更清醒了些。

    他慌忙查看自己的通话记录,明白了原来方才是姚烽火的来电。

    不禁后怕起来。

    本想着买凶,还没动手,目标就已经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买卖还做吗?

    可是想到前一晚姚烽火强势不饶人的模样,又盘算了一下烽火帮的实力,再想到乐家之前的惨重损失,他咬咬牙,将白天刚筹到的五百万,分批转入了姚烽火的账户之中。

    一系列操作下来,松了口气,拨打了乐家在云城的电话。

    “云云,搞定了。”

    “搞定了?天烈影死了?”

    “......哪儿能那么快?昨晚见了那位暗道高手,已经谈妥。”

    “那就好。”

    “贵是贵了点儿,但只要能扳倒天烈影,怎么都好说。”

    风月明怎么想都觉得亏,计划着要乐家担负尾款。

    “贵?”可乐云云却道:“贵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跟姚烽火定的价钱吗?”

    “我和他定价钱?”

    乐云云却是一副不知情的模样。

    “对啊,昨晚他见到我说你跟他一早就定了价钱,动手前我们只需支付一半,拿到天烈影的人头后再支付另一半。”

    “你已经说了是暗道高手,我又怎敢轻易得罪,方才他来电说若晚上十二点之前拿不到首付款,我风家在这东洲就多了一个敌人,所以我.......”

    “月明,首付款是多少?”

    “五百万。”

    “什么?”

    即便是隔着电话,都能感受到乐云云的震惊!

    “怎么......”

    “这件事为什么不跟我提前商量?”

    “难道不是你们......”

    “我找了姚烽火是没错,但从未跟他提及价格的事,烽火帮是有高手,但我乐家背靠黑鬼城,也不是他好拿捏的!”

    “你的意思是.......”

    “月明,你被骗了。”

    乐云云话音落下,刚好不容易站起身的风月明一下又坐在了地上......

    “月明?月明?”

    乐云云的声音从听筒中传来。

    风月明的酒也彻底被吓醒了。

    他拾起摔在地上的手机,冷声道:“我去跟烽火帮要钱。”

    “你不要命了吗?他们做的是吃人的买卖!”

    “那怎么办?这五百万是风家仅剩的家底!”

    “既然钱已经给了,天烈影这条命我要定了,如果五百万能换来他的狗命,也是值了!”

    “可......还有尾款.......”

    “尾款我自然不会付,到时再想办法。”

    “他们烽火帮不好惹。”

    “我知道,所以才要借力打力。”

    “借力打力?”

    “你和青龙会馆的人谈得如何?”

    “方才见到罗镖了,还算顺利,但天烈影闯了进来,没能谈下去。”

    “天烈影?他跟踪你?”

    风月明正要回复,打了一个酒嗝儿,胆汁又反到了喉咙眼儿。

    “你喝酒了?”

    “喝赢了?”

    乐云云的话让风月明无地自容。

    “云云,先不说这个了,现在青龙会馆倒是不介意我们同黑鬼城的合作,他们也一早看花天阁不顺眼了,教训一个花天阁看大门的,应当不是问题。”

    “这样最好,我现在就跟姚烽火联系,他诈了我们的钱,天烈影的人头我也要尽快看到。”

    会馆门外,阴雨依旧萧瑟。

    天烈影同瑾墨正要上车,看到街角处一个身影冲他招了招手。

    是林辰。

    方才罗镖一众离场,林辰跟天烈影简短交流后也走出包厢,竟是在这里候着。

    天烈影朝周边不着痕迹地看一圈,谨慎朝林辰走去。

    街角另一侧,三人相聚。

    “你怎么还没走?”天烈影疑惑道。

    “自然是等你们,虽说我刚来这青龙会馆,但对于会馆内部相关的事情,还是了解一二的,不知道你们需不需要......”

    “需要!”一旁瑾墨斩钉截铁道。

    “好。”林辰笑道:“不远处有我叔叔的一家茶馆,不如我们边喝边聊。”

    “也好。”

    几人在一家门面隐蔽的茶馆落座。

    店主冲林辰笑笑,派人将他们领进包间。

    显然,林辰和店主颇为熟稔。

    接着店主端了茶进来,打了打手势离开,竟然是聋哑人。

    “那是我肖叔。”林辰介绍道:“林园的。”

    天烈影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林辰嘴里说的”叔叔”并非是血缘关系上的亲人。

    “肖叔在这城西经营茶馆许多年了,深谙茶艺,但因为身体原因不好揽客,十多年前爷爷偶尔来这里饮茶,将他带入林园。”

    “从那之后,他就是林园的人,平时的生计也大多靠自己人捧场,但有一说一,我在整个东洲,还没见过比肖叔更懂茶的人。”

    “你精通调酒,又对茶艺深有了解,一点也不像你这个年纪的性子。”

    天烈影拿起茶杯轻品,着实是好茶。

    “烈影哥,你也大不了我几岁,不过在这东洲,我真正佩服的人没几个,你必然是其中一人。”

    “呵,辰弟高看我了。”

    林辰看起来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诚挚说道:“若非担心你看不上我,我真想跟你结为义兄义弟。”

    天烈影一怔。

    虽说他顶着h国第一届战英大赛冠军的名号,但在大多数人眼中,曾是阶下囚,当下又不过是个看大门的。

    名利场上所谓的世家贵族,哪个是真得看得起他的?

    除了跟他有着过命交情的兄弟,其他人不过是墙头草,看他得势,就虚心假意客气客气。

    一旦他失势,一定会赶着上来踩上几脚。

    林辰说这话时,双眸中光彩熠熠,真诚之情毋庸置疑。

    更何况他是林园嫡孙,说出去,只有被人高攀的份儿。

    所谓单纯的情深义重,就是这样吧。

    天烈影将手中的茶杯推到林辰跟前,同他轻轻碰了碰,低声道:“以茶代酒,辰弟的心意,我天烈影心领了。”

    “那我更要和盘托出了。”

    林辰起身走到门前,探出头张望一二,遂坐回原位低声道:“罗镖本是黑鬼城的人,我不知道烈影哥有没有听说过?”

    “嗯,略有耳闻。”

    “当初他同黑鬼城的话事人产生纷争,才带着兄弟来了东洲做生意,占据了城西一片,青龙会馆就是他们的大本营。”

    林辰所说的,和瑾墨私下打听到的消息一模一样。

    那就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对人对己都下得了狠手。”

    “其中五大高手最是闻名,他们通常身着紫红二色的服装,走到哪儿都让人不敢忽视,不过前几日竟偃旗息鼓,不知是为何。”

    听着林辰的话,天烈影并未说出,这一切都是因为五大高手被他教训得服服贴贴了。

    “但青龙会馆势力还在,今天那不自量力跟烈影哥拼酒的人,看样子就是要买凶。”

    “嗯,这个我知道。”

    “知道?”

    “他原本是我的哥哥。”

    “哥哥?”

    “当然,我跟他们风家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说他要买凶也完全正确,因为他要杀的就是我。”

    好像要杀的不是自己一般,天烈影云淡风轻地饮了一口茶,完全置身事外的模样。

    简直让林辰看傻了眼!

    “辰弟,你接着说。”瑾墨开口道。

    “风家那两个儿子,素来不自量力,烈影哥毫无畏惧,自然是知道他们伤不到他。”

    “好。”林辰回过神来,继续道:“方才烈影哥提醒我要注意的那年轻人,叫罗思狂。”

    “罗思狂?”天烈影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起名如此高调。

    “对,是现下青龙会馆的二把手,别看他年纪小,行事却是残酷无情,外表又文质彬彬,很是迷惑外人,不说别的,只说这青龙会馆以后的话事人,必然是他无疑。”

    “罗镖自己没有继承人?”

    “本是有的,但当初出了意外,听说是黑鬼城的人做的,但是......”

    说到这,林辰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但是?”瑾墨在一旁道:“林辰小兄弟,我发现你卖关子一流。”

    林辰噗嗤一笑,险些将刚入口的好茶喷出来,咳嗽了一两声。

    “自然是不可以说,我不敢胡说。”

    “这么神秘?”天烈影暗中猜测着无数可能。

    “嗯,今日你来青龙会馆,一定是有要事,总之能避开罗思狂最好不过,他不好惹。”

    半个小时前,是天烈影提醒林辰要提防罗思狂。

    现下倒是反过来了。

    两人皆行事低调,什么都看在眼里却不动声色,当属同一类人。

    “好,辰弟的话我会谨记于心的。”

    天烈影说罢,正要饮茶时,忽然发现林晨手中茶杯的茶面隐约掀起涟漪。

    可林辰的手却纹丝未动。

    他双眸中闪过一道精光,低声道:“辰弟小心。”

    话落,来不及将手中的茶杯放下,腾空后跃而起,贴墙而立,用余光朝窗外瞥去。

    一番动作下来天烈影手中茶面竟稳稳当当。

    而一旁的瑾墨飞快护至林辰身前,严阵以待。

    只见眨眼的功夫,一支飞镖竟破窗而入,直朝瑾墨门面飞去!

    天烈影手腕发力,茶杯飞速高速旋转,追着那镖尾一幢,将那飞镖斜撞入墙中,竟有数寸之深!

    紧跟着一个身影破窗而入。

    来人是姚烽火。

    他一眼看到那被撞飞的飞镖,眸光暗了一暗,并未转身,反而转身看向天烈影。

    “当真是好功夫,也难怪当初我五大高手也败在你手下了。”

    此时的天烈影背墙而立,面无表情,一双鹰隼般的眸子中看不出半点儿情绪。

    “五百万,看起来倒是花得值。”

    他朝前半步笑道:“我这才离开青龙会馆没一会儿,想要我人头的,就上门来了。”

    姚烽火一怔,明白自己同风家的交易,已被天烈影悉数掌握,亦不再遮掩。

    他直接开口道:“天烈影,当初你同我烽火帮一战手下留情,算是条汉子,但你将我烽火帮的尊严置于不顾,这个仇我定然要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