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78章 自取其辱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里是五十万,我筹够了就存好的,卡没有密码,天先生拿去就是,我也好了了一桩心事。”

    一席话颇为诚恳。

    天烈影不禁感到后悔。

    早知董斌的舅舅如此通情达理,当初上林园讨债就不该那么气势汹汹。

    跟结识志同道合的江湖朋友比起来,五十万算个屁!

    “天先生拿着就是,千万不要跟我客气。”林竹敦促道。

    “好。”天烈影应道:“既如此,这五十万,我连着林先生的肝胆情谊,一并收下了。”

    他正要伸手拿起桌上的卡,忽听到一道空气遭利器摩擦的声音,速度极快,微不可闻。

    又是暗器!

    直冲他太阳穴而来!

    天烈影可以躲,但姿态必然狼狈。

    千钧一发之际,一段竹节竟横档了过来!

    砰--

    耳畔清脆一响,冷针再度掉落。

    是林竹。

    他微笑着收回竹节,根本没朝那冷针飞来的方向去看,只道:“行走江湖不易,天先生仇人看起来有些多,不过这种地方也会有人不识好歹出手,我林竹也是第一次见识。”

    天烈影冲他抱拳致谢,随即朝玻璃房看去。

    这一次,罗思狂没再置身事外,他的手甚至还保持着发出冷针时的状态--丝毫不避讳,生怕天烈影认不出出手的人是他。

    罗思狂善用暗器,且初步估测,他使用暗器的水平跟无声不相上下!

    看天烈影看了过去,他才放下手,挑起一丝笑,再度和同桌之人交谈开来。

    “烈影,怎么了?”

    同坐一桌的秦沐雨觉察出了异样,却完全没看清楚这几人不动声色之间的较量。

    “没事。”天烈影安慰她道:“安心用餐。”

    正说着,一列服务员端着餐盘排队而来。

    领头的正是方才出言不逊的服务员。

    “天先生好,这是我们店里的招牌菜,店主特意交代是请您三位享用的,感谢您的光顾,有任何需要都可以随时喊我们。”

    毕恭毕敬,和方才判若两人。

    “哦?小棕在吗?”林竹问道。

    “回林先生,店主不在,去云城采购了。”

    “好吧,下次我再来看他。”

    “好,我会转达给店主的。”

    说罢,将所有招牌茶水、小吃、正餐恭敬摆在了桌上,一列服务员才行事谨慎退了下去。

    “随便用。”林竹像是主人般招待道:“这家店老板脾气怪,但人好、手艺更是精湛,最初都是自己动手,随后请来的大厨也不是一般高端餐厅的厨师可比的。”

    “就是林先生方才提到的小棕?”天烈影问道。

    “对,今天的事改日我还是要叮嘱一下他,他做人做事再妥帖,手下砸了招牌也说不过去。”

    “怪不得这餐厅在东洲一座难求。”秦沐雨在一旁微笑道。

    “其实他要求收会员费也是有原因的。”林竹解释道:“这三年来,他一直在资助东洲的一家孤儿院,收来的钱其实全部拿去做善事了。”

    几人正交谈着,玻璃房的门被打了开......

    是罗思狂一众已用过餐,准备离开。

    天烈影拿着筷子的手一顿,大大方方看了过去。

    可这一次,罗思狂并未坦然回应,目不斜视朝店外走去。

    一行人之中,他清冷的气质宛若一把方出冷鞘的剑,可惜却淬了毒。

    林竹不动声色看着眼前的一切,却并未多嘴去问。

    没一会儿,三人用餐完毕,在店外分别。

    “天先生闲暇时可以去林园后院找我,那里进出自由,我大多时间也会待在竹园。”

    “好,一言为定。”

    和林竹道别后,天烈影载着秦沐雨径直来到了一家美容院。

    “来这里做什么?”秦沐雨疑道。

    “明日不就要去入职了吗?当然是带你美个容、做个spa, 别人家妻子有的, 我天烈影的妻子怎么能少了?”

    “这种地方每次消费至少要好几万,你.......”

    “沐雨,你好歹也是咱们东洲权贵秦家的女儿,也是我天烈影的妻子,帮我省这个钱做什么?”

    “你还好意思说,爸妈那里我自然是不想再让他们多花一分钱,毕竟秦沐冰的腿.......”

    秦沐冰残了一条腿,成年累月的康复费用自少不了。

    田飞云只会败家,一来二去只能是秦家来兜底。

    “我当然是要用自己的钱。”天烈影劝道:“今日不办卡,只做个美容和护理,五千华币,够了,放心,林竹还来的钱不是我的,是铁蛋的,我不会擅自用的。”

    听他这么说,秦沐雨勉为其难应了下。

    美容院店名是”天之娇”,自然也是花天阁旗下的。

    来到这东洲,他也是半个月前才瑾墨试着涉足以女性为主要客户目标的产业。

    这自然也是头一次来店里“视察”。

    一下车,就有店员引路,毕恭毕敬,也没出现“上下打量”这种不礼貌的行为。

    而进了店,更是直接询问客户需求,没张口诱导办卡。

    天烈影对此很满意,频频微笑点头。

    “烈影?”秦沐雨轻轻撞了撞他的手肘道:“你怎么一副领导视察的模样?”

    “啊?我有吗?”天烈影忙收起笑容,转移话题道:“我觉得这店不错。”

    “嗯,是新店,我也觉得服务态度很好。”

    “那这位客人,请随我入内场,抱歉,男士止步。”店员的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好,我在这里等着。”

    秦沐雨随店员离开后,天烈影百无聊赖翻看着报刊架上的杂志,全部都是女性向报刊,他看了几眼就放了回去。

    一抬头,竟看到风月霜跟自己的朋友从门口走了进来。

    “月霜,这家店刚开,但口碑很是不错,我今天带你来放松放松,省得你整日在风家唉声叹气。

    那朋友也是这东洲权贵家的女儿,言谈举止带着无尽的高傲,还有几分庸俗。

    “我风家如今这副模样,都是因为天烈影!吃里扒外的狗东西!等我大哥二哥重整旗鼓,定然让他生不如死!”

    “那种人也就是走了狗屎运,跟畜生有什么分别?你越是把他放心上,越是自找不痛快,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操那么多男人的心做什么?”

    两人交谈刻薄至极,也丝毫不避讳在公众场合诋毁他人。

    天烈影皱皱眉,悄悄给瑾墨传了信息。

    “天之娇美容店,让人打发了风月霜。”

    顷刻就收到了回复:“遵命。”

    “我.......我咽不下这口气,他现在这么风光,我可是忘不了他之前在风家被当牛做马的样子!”风月霜仿佛走火入魔,愤恨的模样使她看上去更是丑陋了几分。

    “这就对了,你不痛快的时候就想想他落魄的样子,况且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依我看,他也风光不了多久,不说这些了,我办了卡,今天消费我来请。”

    可那人话音刚落,就看一个经理模样的人急匆匆走来解释道:“宋小姐,抱歉,今日客满,无法再招待二位。”

    “什么?”那人柳眉一竖道:“客满是什么意思?”

    “就是没办法再接待二位了。”

    “我劝你你想想清楚再说话,我宋家不是能轻易得罪的!”

    “我想得很清楚。”

    “你.......你让里面的客人离开,不就有空位了?”

    “宋小姐,凡事讲究个先来后到,我们开门迎客,没道理驱逐先一步来的客人,如果您不介意,可以改日再来。”

    “你.......”那宋家的女儿万没料到这经理软硬不吃,僵持数秒竟道:“好,那我现在就去里面,自己让所谓前面的客人离开,可以吗?”

    说罢,竟自顾自朝里走去,还拉着风月霜一起!

    经理和其他工作人员忙着阻拦,竟被一把推了开!

    天烈影摇摇头,忙从角落起身跟上。

    只见两人横冲直闯,在内场的第一个包间前驻足,一把推开了门!

    其内不是别人,正是秦沐雨!

    她已换好了浴袍,按摩师正在帮她按摩。

    听到声响,秦沐雨猛然睁开了双眼。

    “怎么是你?”风月霜一脸刻薄环视一周道:“小人得志果然就会忘了自己的身份。”

    “风小姐。”秦沐雨不卑不亢道:“请把话说清楚,什么叫小人?什么又是身份?”

    “我话说得很清楚,小人就是你跟天烈影,身份就是.......”

    她话没来得及说完,只听天烈影在身后道:“身份就是这东洲秦家的女儿,也是我花天阁天烈影的妻子,风月霜,这两个身份都不可耻,沐雨也不会忘。”

    “倒是你,身为风家的女儿,何必如此张狂?毕竟整个东洲都知道当年你风家到底做了什么卑鄙下流的事,你怎么还学不会低调做人呢?”

    看到天烈影,风月霜气势立马矮了几分。

    毕竟那只断手无时无刻不提醒着她小命只有一条。

    当下的她也只敢趁天烈影不在时欺负秦沐雨!

    “风月霜,这是公众场合,我劝你不要自取其辱。”

    天烈影朝前一步护住了秦沐雨又道:“如果你不想连累你的朋友失去这家美容店贵宾的身份,现在就从我的面前消失!”

    风月霜满面涨红,一时间进退两难。

    虽说天烈影只是大门的,但他放出的狠话却从未食言!

    断手,失去资源,被当场驱逐,幼儿园名额被取消,美爵贵宾资格被剥夺.....

    往事一件件犹如一把刀,刺在风月霜心口,提醒她时刻谨记。

    天烈影若是认真起来,可以多残忍!

    现在东洲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如果再因此让宋家千金失去贵宾资格,恐怕.....

    正思忖着,那宋家千金却不识好歹道:“凭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宋家了?我知道你是花天阁的人,但我哥哥也是花天阁编外军的正式成员!”

    “我哥哥他没有污点,又是名门之后,怎么可能是你这个没人养的孤儿能比的?”

    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真如此。

    宋家是近些年才在东洲有些名头的新晋权贵,但宋家凭着时势东风和好运气在服装行业暴赚了一笔,成为将田家杀下神坛的新主,春风得意之际,宋家人自然傲气。

    而那些东洲老牌望族家的千金不少看不上宋家的暴发户行径,有意观望或者排斥。

    只有风月霜已经遭到排斥的落魄千金才愿意伸出橄榄枝,一来二去,和宋爱媛熟悉了起来。

    “你现在神气又如何?”宋爱媛不知哪儿来的自信,大放厥词。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