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81章 窃窃私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只见宋爱媛径直走到酒店前台,对前台经理说道:“我办理入住。”

    “好的女士,请出示你的贵宾卡和身份证件。”

    “我不要你来办,我要她来为我服务!”她转身指向正走来的秦沐雨。

    “她?”前台经理不明所以:“这位女士,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她不是你们酒店的员工吗?怎么?帮我这个贵宾办理入住不可以吗?还是说你们酒店这点儿小事都不愿做?你若不想我投诉,最好现在就听我的。”

    “这......”

    前台经理一头雾水。

    宋爱媛嗓门颇大,一番叫嚣已惹得大堂内不少人看了过来。

    秦沐雨蹙眉抿唇,改了方向朝这边走了来,对前台经理解释道:“您好,我是今天入职销售部的秦沐雨。”

    “这样啊......”

    前台经理看看跋扈的宋爱媛,又看了眼知书达理的秦沐雨。

    略一沉吟,对宋爱媛道:“这位女士,我的同事隶属于销售部,负责平日客房和宴会厅的销售,恕不能为您办理入住,我来帮您办理,您看如何?”

    “不行!”宋爱媛半步不肯退让。

    “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吗?我说了,今日入住我就要她来办!她若不肯,就是你们所有人的失职,我会投诉到底!到时候,你们别干了,我说到做到!”

    她蛮不讲理的模样已惹众怒,但因是服务业,前台所有人依旧只能面带微笑,那笑却比哭都难看。

    前台经理更是百般为难。

    “算了。”秦沐雨实在不忍心连累同僚,妥协道:“我来办就是,但我不熟悉流程,麻烦您指导一下。”

    她对前台经理客气而礼貌,言行举止令人舒适。

    “那就麻烦秦小姐了。”

    “这还差不多。”

    宋爱媛得逞道:“你可要好好办,否则我会让你永远记住这一天。”

    看样子,她势要好好为难秦沐雨一番。

    一旁的天烈影将一切收入眼底,摇摇头叹口气,给瑾墨发了信息。

    “海利天,宋家败家女宋爱媛惹事,永久封杀!立刻!”

    瑾墨的回复一秒后到达:“好的,这也是我第一次见人连着两天撞枪口,有趣。”

    放下手机再抬头,恰看到宋爱媛趾高气昂对秦沐雨道:“证件?我没带,你想想办法,总之今天我一定要入住,如果解决不了,就是你的失职。”

    “宋小姐。”

    秦沐雨应道:“在这东洲,您入住任何一家酒店都需要出示身份证件,请您体谅一下。”

    “是吗?可你们海利天不是与众不同吗?既然定价那么高,总得有收费高的理由吧?”

    “而且我又不是普通人,这点儿问题你都解决不了,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这碗饭?”

    原来宋爱媛是要逼迫秦沐雨辞职!

    天烈影冷声道:“沐雨有没有资格在这里任职不必你劳心了,我倒是想提醒你一下,看自己有没有资格在这里消费。”

    话语平静,却如雷震。

    宋爱媛一张化了精致妆容的脸,接连显露出惊诧,可笑,嘲讽的神色。

    她笑得花枝乱颤,讥笑道:“你刚说什么?我有没有资格在这里消费?”

    “你当这酒店是你家开的?你妻子不过是这里一个服务人员罢了!她是秦家千金又如何!说难听点儿,她就是个端菜的,今天就该低头弯腰为我服务!”

    “你这个连车都买不起的看大门的,竟然在这里威胁我?这真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宋爱媛说着,倒在自己男朋友怀中笑道:“落星,你是不是也没见过这么不知廉耻的人?”

    落星?

    天烈影眉心一动,想起当日在幼儿园不知天高地厚的那家长,正是陈落星的姐夫。

    当日陈落星被花天阁编外军除名,万没料到竟是宋爱媛的男朋友。

    看来有些人吃亏,一次是吃不够。

    只能顺便教做人了。

    “秦家千金?”

    陈落星稍一迟疑道:“哪个秦家?”

    “你管是哪个秦家!就算是龙家的,今日在这酒店里当差,不就得为我们服务吗?”

    “不是.......”陈落星显然记起当初自己被花天阁辞退之事。

    “如果是做通讯的那家秦家,可能......”

    “可能什么?”

    宋爱媛娇嗔道:“我们家现在连田家都不放在眼里,怎么会怕田飞云的岳父岳母家?”

    “真得是那个秦家?”陈落星再开口,打量秦沐雨和天烈影的眼神已产生了变化。

    “对啊,怎么了?好好一个千金小姐在这里打工,说出去都让人笑掉牙,但最好笑的还是她看大门的丈夫,竟然威胁我以后没资格在这里消费。”

    “爱媛。”

    陈落星眸光一暗道:“酒店有自己的规矩,既然秦小姐是销售部的,我们还是让前台的工作人员帮我们办理入住吧。”

    看三言两语间,陈落星竟然改了主意,宋爱媛不解道:“怎么了?你怕了吗?你陈家一个少爷竟然会被一个看大门随口说出的威胁吓到?”

    “不是,事情不是你想得那么简单。”

    “就是很简单!他是看大门的,你是当下如日中天的银楼少爷,他背着自己老婆来上班,你开着价值两千万的豪车送我来入住酒店,有什么不清楚的吗?落星!你是不是不爱我了!”

    这宋爱媛一哭二闹的本事倒是信手拈来。

    “爱媛。”

    陈落星压低声音道:“这是公众场合,有什么事我们私下再说,但我提醒你,最好适可而止,否则......”

    他的话音未落,一队武装齐整的安保队伍径直朝他二人走了来!

    二话不说,将宋爱媛和陈落星围了住。

    “你.......你们做什么!”宋爱媛不解道。

    “请二位现在离开酒店。”

    “什么?”宋爱媛终于从陈落星怀中直立起身道:“离开酒店?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一分钟内,请二位离开,我们会警告三次,如果三次警告后依旧不肯离开,请不要怪我们动用武力了。”

    “武.......武力?”

    宋爱媛感觉自己遭到当头棒喝!

    一分钟前,她还得意洋洋想要给秦沐雨穿小鞋;可转眼间,风向突变!

    而陈落星对这一切却并不意外。

    他抬眸看了看几步之外纹丝不动的天烈影,又瞥了眼身边无理取闹的宋爱媛,应道:“好,我们会自行离开。”

    “凭什么!”宋爱媛怒道:“他们这是......这是侵犯人身自由!”

    “爱媛,听我的,三次警告,他们会说到做到。”

    说罢,安保头领嘴里喊出:“第一次警告,请离开!”

    “你堂堂银楼的公子,怕这些下等人做什么!”宋爱媛依旧不怕死地叫嚣!

    “第二次警告,请离开!”

    “闭嘴!”宋爱媛直接用手中昂贵地包包朝那名安保头领摔了过去。

    “你有什么资格警告我!今天我要让你们全部丢掉工作!以后也没机会在这东洲立足!

    边说着,她还想要从地上拾起包包打电话,可那价值数十万的皮包却被安保头领踩了住。

    不仅如此,冰冷的声音亦从头顶传来。

    “第三次警告,抱歉,我们要动手了。”

    话音落下,一队人员手脚利落就将陈落星和宋爱媛架了起来!

    两人就像砧板上的鱼肉,动弹不得,任人宰割。

    “陈落星!”

    宋爱媛当即落泪:“你还是不是个男人!你怎么能让我受这种委屈!”

    “爱媛,你还想活命现在就闭嘴!”陈落星倒是沉得住气,知道忍辱负重。

    “你.......你居然吼我......我要跟你分手!”

    “这种小事以后再说。”

    “小事?怎么会是小事!”

    一边哭一边说的宋爱媛已经被提溜起来朝外走,两脚离地的模样看上去颇为狼狈。

    经过天烈影时,她开口骂道:“你连车都开不起!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卑鄙,下流,我会找人教训你的!”

    天烈影1掏耳朵,微微一笑道:“我一个看大门的,能有什么手段?我想是因为这家酒店门槛儿高吧,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有资格入住消费的。”

    “你......你侮辱我!”

    “哦?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还有,你找人教训我?找谁?你男朋友吗?我倒是想劝劝你,不如跟他多学学,最紧要就是学会闭嘴。”

    “你.....”

    宋爱媛再骂不动,两只眼睛一翻,竟气晕了过去。

    跟她比起来,陈落星确实识时务。

    他被安保架着,只是认真看了天烈影一眼,没再开口说半句话......

    闹剧收场,酒店大堂内终于恢复了平静。

    天烈影赶忙上前对秦沐雨道:“快去报到吧,不然真要迟到了。”

    “嗯。”秦沐雨忍笑道:“你是不是又拜托瑾墨了?”

    “啊?”天烈影装傻。

    “不过说来也怪,就算瑾墨厉害,但这酒店跟花天阁还能有关系?海利天......花天阁.......”

    她蓦地恍然大悟。

    “那个......”天烈影摸摸脑袋道:“反正跟我没关系,沐雨,你赶快去报道,我也要回花天阁做事了。”

    “好。”秦沐雨笑着摇摇头,对方才维护她的前台经理点头致谢,起身离开。

    离开海利天,天烈影却没有直接赶回花天阁。

    若非为了低调,他当初也不会特意选那辆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私家车来用。

    看当下的势态,应当换一辆拿得出手的车了。

    起码遇到“狗眼看人低”的败家子败家女,能让他们少聒噪两句。

    天烈影直接来到东洲最高端的壹号车行,在这里可以觅得不少国内国外的豪车。

    刚走到门前,就听几个销售在窃窃私语。

    “知道么?昨晚新进了一辆超跑。”

    “超跑有什么新奇的?我们这里又不缺。”

    “是莱肯哦!”

    “哦?虽说东洲资产上亿的富豪又不少,不过当下愿意豪掷千金的倒是不多,也不知道最后是哪家来收车。”

    “总之不会是龙家,他们家有钱有权,却抠得很。”

    “而且那辆莱肯超跑是限量版的,最少这个数。”

    说着,那销售竖起一根手指头。

    “一亿?”其余人跟着惊叹。

    几人聊得热乎,发现天烈影时,他已经独自一人走入车行。

    “这位先生。”

    一位销售赶忙上前道:“要看车吗?”

    问着,眼神却毫不避讳上下打量了天烈影一眼。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