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84章 自知之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瑾墨。”天烈影在一旁喊道:“不必多费口舌了。”

    说罢,瞥了风月明一眼。

    不知为何,他心中蓦地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三年多以前被陷害的画面亦一―浮现于他的脑海之中。

    看了眼身边的秦沐雨和啾啾,天烈影强行令自己不去想那些心烦的过往,决定先陪妻女二人好好享用这顿大餐再从长计议。

    瑾墨订的这家餐厅属实不错。

    无论环境,服务,餐品,都挑不出错。

    “啾啾,方才来的时候已经跟你说过了,今日最重要的事是什么啊?”

    “认干爹。”

    啾啾手中刚拿好一只剥了皮的虾要放进嘴里,一时之间不知该先吃还是先喊“干爹”,只好转头去看瑾墨,眨巴眨巴玲珑的大眼睛,眼巴巴地看着他,甚是可爱。

    “先吃。”瑾墨温和笑道:“吃饱了再认。”

    “瑾墨叔叔,要怎么认啊?”啾啾却一脸犯难问道。

    “这......”瑾墨抬头看看天烈影,低声道:“我也是头一回给别人当爸爸啊,我哪儿知道?”

    “是干爹。”天烈影在一旁打趣道:“严谨一些。”

    “是,干爹。”瑾墨没好气重复道。

    “那我吃完这只虾,喂瑾墨叔叔一只虾,是不是就算认了干爹?”啾啾小算盘打得认认真真。

    “好主意。”瑾墨忍笑道:“那我们就这么定了。”

    说着,他也动手帮啾啾剥虾,眼神中的幸福亦是藏不住。

    “烈影。”一旁的秦沐雨忽然道:“方才在餐厅门口碰见了风月明,可我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他的身影。”

    说着,仍不住四周张望着。

    这家餐厅的私密性极好,卡座三面围栏不说,卡座之间的距离也很是可观。

    “大概在其他座位?”

    瑾墨将手中的虾温柔地递到啾啾嘴边,亦四周环视道:“我去看看。”

    他说着,擦了擦手起身。

    没一会儿,瑾墨回到座位旁,摇摇头道:“确实没看见人影。”

    方才几人实在不想在风月明这种垃圾人身上浪费时间,皆没留意他的动向。

    此刻一丝不祥的预感却在天烈影心口萦绕。

    他低眉思忖,还未开口,忽然听到桌对面的啾啾痛苦低声道:“爸爸,我的肚子好疼啊.......

    抬头一看,小小的啾啾竟已体力不支昏倒在了瑾墨怀中!

    “啾啾!”

    天烈影和秦沐雨蓦地起身冲到啾啾身边。

    天烈影赶忙摸了她的脉搏,轻轻掀开她的眼皮,又趴在她小小的身体上仔细聆听,看到逐渐青紫的唇角,神色为之一变。

    “糟糕,是中毒。”

    “啾......”秦沐雨倒吸一口冷气,只觉耳鸣目眩,强撑着才站直了身体。

    “是风月明。”瑾墨强压怒火道:“先去医院。”

    “我怕来不及。”天烈影神情冷峻道:“必须催吐,瑾墨,去要牛奶,越多越好。”

    但啾啾已经昏迷,唐突催吐很可能造成气管堵塞而室息。

    此时的他亦顾不上手下留情,一把将啾啾抱入怀中,用力掐了她的人中,焦急低喊道:“啾啾,醒一醒,是爸爸,快醒一醒,你不能有事!”

    看啾啾没有反应,他手下更是用力了一些,怀中小小的人儿终于喊了一声“痛”,醒了过来。

    瑾墨也带着四扎牛奶跑了来。

    “啾啾,从现在起你要听爸爸的话,把这些喝掉,想吐就吐,不,是必须吐出来,懂吗?”

    天烈影回到东洲前,啾啾过得一直是备受欺凌的日子。

    她一早就比别的孩子更懂得隐忍,吃苦。

    只见她眼神虽涣散,却坚定地冲天烈影点了点头。

    天烈影鼻尖儿一酸,强忍道:“啾啾,你不会有事的,爸爸妈妈永远在你的身边。”

    说罢,一旁的瑾墨已经将牛奶倒进杯中,递到了啾啾的嘴边。

    只见啾啾深吸一口气,几乎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大口大口喝了起来。

    一杯,两杯,三杯......

    到了第三杯,她明显更加柔弱无力,却依旧按照天烈影说的去做,双唇发抖也没有半分要放弃的样子。

    天烈影看着她眸中倔强的眼神,仿佛看到了儿时的自己,心中祈祷哪怕用自己的寿命去交换,也势要将啾啾救回来!

    第四杯还未喝完,啾啾忽然开口道:“爸爸我想.......”

    话音未落,她猛然剧烈呕吐起来。

    天烈影赶忙将她反身朝下,用力抚拍着她的后背,不断鼓励道:“啾啾加油,爸爸妈妈都在,吐出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少顷,她终于抓着天烈影挺直了呕吐。

    看着她难受的模样,天烈影万般不忍,却依旧道:“再喝两杯,两杯就好。”

    只见啾啾唇角的青紫似乎缓和了些,她虚弱地眨了眨眼睛,算是应下,继续往自己嘴里灌牛奶。

    紧跟着又是一阵剧烈呕吐。

    “瑾墨,救护车到了吗?”

    天烈影话音刚落,餐厅外就响起了救护车的鸣笛声。

    很快,医护人员抬着担架冲进餐厅,来到啾啾身边。

    “我和沐雨去医院。”天烈影对瑾墨道:“去把风月明找来。”

    最后几个字,他声音极冷,眸光一暗,亦终于明白了方才看到风月明时心中涌出的那奇怪的感觉。

    过了这个黑夜,风家的坟头恐怕要多立一个牌位了。

    而瑾墨则丝毫没有掩盖双眸中的狠意,他点点头道:“放心,我好久没有找人算账了,今日开杀戒,在所难免。”

    医院内,啾啾已安稳入睡。

    秦沐雨用手轻轻摸了摸她的小脸蛋儿,双眸通红,显然哭过了一阵子。

    天烈影温柔揽着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医生说已经没有大碍了,这几日在医院吊水,我会加派人手保护她的,也绝不会让今晚的事再发生。”

    “嗯。”秦沐雨靠在他的肩膀上,眼泪再度流了下来:“方才看啾啾坚强的模样,我恨不得受苦的人是我。”

    “沐雨,我回这东洲来,就是为了让你和啾啾不再遭受半分苦难,风月明今日敢动她,我绝不会让他好过的。”

    “烈影,你要做什么?”秦沐雨眸中闪现几分不安道:“我......我不能再失去你。”

    “放心,我不会有事。”

    正说着,瑾墨推门而入,犀利的眼神是平日的他很难显露的。

    他走到天烈影身边低语道:“人已带回仓库。”

    “好,帮我在这里保护沐雨和啾啾。”

    “放心,我会用命来守。”

    天烈影紧紧握了握秦沐雨的手,起身离去。

    无尽的黑被一声暴躁的犬吠划破。

    当风月明醒来时,四周黑得看不到五指。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何时被人打晕而挟持的!

    一阵疼痛忽然袭来。

    风月明蓦地一惊,想要伸手去摸,却发现自己的右手竟完全不得动弹!

    “我......我的手?”

    他惊恐抬起左手,还有知觉,刚想松一口气,却发现用左手去触碰右手时,方才钻心的疼痛再度袭来!

    他的手断掉了!

    就像当初他们逼迫天烈影自断手臂一样,完完全全地断掉了!

    “是谁!”风月明绝望吼道:“有种就不要做缩头乌龟!把我关起来算什么英雄好汉!”

    一阵狂吠之后,跟着的是更激烈的犬吠声!

    吓得他闭口不言,不敢再大放厥词!

    黑夜中的沉寂尤其令人感到恐惧。

    断断续续的犬吠更令他心神难安。

    手臂的疼痛反倒显得微不足道。

    不知过了多久,黑暗深处终于传来一个声音。

    “英雄好汉?这四个字,你配得上哪个?”是天烈影。

    “我就知道是你!卑鄙小人!只敢在暗处偷袭我!”

    风月明嘴上张狂,却依旧不能理解自己是怎么被抓进来的。

    在餐厅后厨下毒后,他马不停蹄地逃至东洲边郊的一家小旅馆中。

    那样破旧的小旅馆入住根本不需要登记身份,无人知道他的去向,他完全可以在那里躲上个几天。

    只要想到天烈影一家会因为下毒一事吃到苦头,一切就都是值得的!

    本以为一切都天衣无缝,却没料到连第一晚都没能安稳度过,就被人头套麻袋打晕送到了天烈影身边!

    此时的他,无异于砧板上的鱼肉!

    “卑鄙小人?”天烈影的声音越来越近。

    “跟你比,我还当真不敢背负这名号,风月明,你不是一向自以为是觉得自己了不起吗?你不是一向看不起我吗?既然你自视清高,又何必使用下毒这种阴险的伎俩呢?”

    声音一句比一句冰冷。

    “什么下毒!”风月明道:“我警告你不要血口喷人,还

    有我的手,是不是你打的?天烈影,我知道你拳头厉害,但这是东洲,还轮不到你做主!这笔账,我会好好跟你算清楚的!”

    “哦?你要跟我算账?”天烈影冷笑着,声音听起来已是近在咫尺。

    “好啊,我也有账要跟你算,咱们一笔一笔算,如何?”

    “你不要以为嘴上威胁我两句,我就会怕你!你一个看大门的,何德何能靠着攀关系骑到我头上!”

    “攀关系?你倒是说说,我攀了谁的关系?”

    “别明知故问了,自然是攀瑾墨先生跟阁主的!月清已经是花天阁的编外军了!你若不放我走,日后他也不会放过你!”

    “风月明,别自欺欺人了,你跟风月清之间到底如何,难道还需要骗我?”

    “我和月清两兄弟关系如何跟你又有什么关系,你不会真以为在我风家讨过几口饭就真得能跟我们平起平坐吧!卑贱的人果然不懂自知之明是什么!”

    “好。”天烈影已失去最后的耐心,冷森道:“今天我就来教教你什么叫做自知之明。”

    暗处犬吠声更激烈了些,就像是听到了什么命令。

    “你......你什么意思?”风月明声音之中的恐惧亦越发明显。

    “没什么意思,风月明,我身边的两条军犬是我从花天阁带来的,出于人道主义的考虑,我已经喂过一顿了,但它们吼了这么久,想必也饿了,最后留你全尸还是一条胳膊一条腿我说了不算,你好自为之。”

    话落,脚步声渐远离开。

    而风月明全然没了方才的气势,声嘶力竭道:“天烈影!你站住!”

    “怎么?你这么快就后悔了?”

    “你.......你别吓唬我!你把畜生跟我留在这里会出事的!”

    “出事?你放心,它们都经过严格的训练,不会咬死你,好歹也会留半条命给你。”

    “你....”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