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85章 灭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还有你方才的话对也不对,这里是有畜生,但可不是我那两条爱犬,而是你。”

    说罢,他再度离开,仓库门被打开,一道昏暗的月光溜了进来。

    “有件事,我也可以告诉你。”

    天烈影将大门关上前低声道:“方才你说在这东洲做主的该是花天阁的阁主,这话不假,但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这花天阁阁主不是别人。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天烈影转眸看了看潇潇月色。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天烈影,就是这花天阁的阁主。”

    话音落下,他再不想听到风月明的声音。

    “咣当”一声震响,大门被紧紧关了上。

    “天.......花天阁阁主?”风月明喃喃自语道:“是......是天烈影?不.....不可能!绝不可能!”

    说着,他像是疯了一样笑道:“他这种下等人,怎么可能是花天阁的阁主!他在骗我!在骗我!”

    疯狂的吼叫声后,犬吠也越来越近。

    “不要--”密不透风的仓库内,留下了他最后的吼叫......

    凌晨。

    天蒙蒙亮。

    偌大的花天阁却隐约透着几分血腥气息。

    寒鸦的叫声更凄惨了些,似乎天象都在暗示这一晚过去,东洲的历史已悄然发生了变化。

    别墅书房内。

    天烈影朝一动不动盯着窗外那勾冷月。

    几年前的大仇,今日总算是痛下狠手了结了一半,而风家余孽势必不会就此罢休。

    身后响起轻轻的敲门声。

    “进。”

    瑾墨进门汇报:“我派了破军和七杀在医院守着,君王请放心。”

    “好,我马上去医院,风月明呢?”

    “人已经送到风家门前了。”

    “还活着吗?”

    “放心,留了一口气。”

    “伤势如何?”

    “除了那条断掉的胳膊,其余部分只是伤及皮肉,没有生命危险,但是......”

    “但是?”

    “风月明素来心高气傲,他的心魔概会因此种下。”

    “心魔最是磨己,这本就是他该承受的,今日之事只不过是个开始,腥风血雨的日子还在后头,风月明八成是要废了,但风家其余人,只会反扑得更快,这一天也该来了。”

    窗外一片乌云缓缓遮住了淡月,血色朦胧,万籁俱寂。

    天烈影耳畔却似听到了不久后即将到来的万马奔腾。

    “君王,接下来有何指示?”

    “风月明已是个废人,云城那边恐怕坐不住了。”

    “那黑鬼城.....”瑾墨忧道:“以乐云云心狠手辣的性子来看,她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新仇旧怨一起算。”

    “没错,所以--”天烈影顿道:“雷煞该出发了。”

    “好,我立刻去安排。”

    跟瑾墨交代完紧急事宜,天烈影马不停蹄赶赴医院

    病房外,破军和七杀严阵把守,鹰隼般的目光足以令旁人都绕道而行。

    “不必这么紧张。”天烈影低声道:“在医院的也都是受苦之人,再吓到他们。”

    “那可不行,小姐不能再出任何意外了。”

    两人很是坚决。

    幸好医生已经诊断了啾啾只需再吊水三日即可在家休养,只是洗胃着实让她受了一番苦。

    天烈影轻轻走入病房,看到秦沐雨一晚未合眼在病床旁守候,心口一颤。

    “沐雨,我让破军送你回去休息,这边我来候着。”

    “我......不放心。”

    “医生已经说过啾啾没有生命危险了,安静修养就好。”

    正安慰着,天烈影改主意道:“不如今日晚一些将啾啾接回别墅,花天阁内也有可靠的医生,在家看护更方便。”

    “这样可行吗?是不是又要麻烦阁主?”

    “你放心,没问题的,花天阁是我的家,也是你和啾啾的。”

    闻言,秦沐雨点点头,算是应了下。

    下午时分,一家人从医院返回别墅。

    啾啾从睡梦中醒了来,看起来精神亦恢复了一些。

    “爸爸?妈妈?”她一睁眼,看到眼前的秦沐雨和天烈影,弯了唇角道:“我怎么记得自己昨天一直在吐,可是又好像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小小的她,总是能说出令二人鼻尖儿一酸的话。

    “啾啾。”天烈影温柔摸了摸她的小脑瓜道:“你只是睡了一觉,没事了。”

    正说着,瑾墨出现在别墅内。

    “正是如此。”天烈影回道。

    “花天秘籍内究竟写了什么,我一无所知,但先前有人为了盗这秘籍,潜入我花天阁被瑾墨生擒,随即不惜自尽,不给我们丝毫盘问的机会,我们也是之后在他们的体肤之下发现了暗报,才知道是为了花天秘籍而来。”

    “看来那秘籍,大有来头。”

    “所以我担心有人已经掌握了花天秘籍的秘密,并在外界势力的帮助下,想要逃脱。”

    “倘若这般,那人胃口不小。”

    “没错。”天烈影看了破军和龙老爷一眼,一边起身一边道:“今日来山庄,主要是为了拜见您,说上几句话,心中已经很是清明了,只是没来得及细细挑选礼物,有些过意不去.......”

    “都是小事。”

    庄主亦起身道:“你抽空来看看我这个老头子,我已十分宽慰了。”

    “再让您捉弄一番,更是痛快。”

    “呵,你这小子,我哪次成功地捉弄你了?都是旁人替你倒霉。”

    “不!”龙老爷抢道:“是龙某的福分!”

    此话一出,众人皆失声笑了出来。

    “好。”庄主无奈道:“这好话,我听了也不会骂,东洲看似平静,实则波云诡谲,前路艰险,烈影,注意安全。”

    “嗯。”

    天烈影感谢的话在嘴边,沉默片刻,抱拳作揖以示感谢。

    少顷,三人下山,准备返回城内。

    破军驱车先是将龙老爷送回了龙家,随后载着天烈影回到了花天阁。

    大门前,正巧和瑾墨相遇。

    莱肯超跑内的瑾墨,意气风发。

    “君王。”他从车内跳了出来,用赞叹的眼光看了看身边的坐骑,最终只开口句“好车。”

    “出息。”

    天烈影又是一个眼刀。

    “是不是该接啾啾了?”

    “对,你开吉普去幼儿园,我去接沐雨,然后我们直接在餐厅门前见面。”

    说着,破军已经从吉普车上跳了下来,跟瑾墨打了个照面,起身朝花天阁内走去。

    “哪家餐厅?”

    “......忘记订了,你来吧。”

    天烈影跳上了莱肯,吩咐道:“找一家幽静雅致的,口味随你挑,尽量清淡,沐雨现在注意养生,不喜大鱼大肉,订好了发消息给我。”

    话音落下之时,超跑已绝尘而去。

    很快,天烈影就抵达了海利天酒店。

    不迟不早,刚刚好。

    半分钟后,秦沐雨出现在大门前,一样就看到了站在莱肯旁的天烈影。

    可她的目光,转瞬就全然放在了那辆新车之上。

    “这......”她一脸不可置信道:“哪几来的?”

    “当然是买的,难不成是我抢的?”

    “可是......这车够买十个你了吧?不,一百个都够了!”

    秦沐雨毫不留情挪揄,令天烈影笑不出来。

    “沐雨,我在你心中就这么不值钱?”

    她话音刚落,周围经过的人低叹道:“天哪!居然是限量版莱肯超跑!这车至少得八千万吧!”

    “不是限量版的要八千万,这限量版,怎么也得一亿。”

    “真是长见识了,果然来这海利天酒店消费的,卧虎藏龙。”

    几人说着,不时朝秦沐雨投来羡慕的目光。

    “你看,女人就要嫁对郎,我若有这样的好福气就好了。”

    “你还是做梦快一点。”

    恭维话听在天烈影耳中,他反倒不好意思起来。

    清晨陈落星还因为他背着秦沐雨来酒店,而语带轻蔑鄙视他让妻子受委屈。

    天烈影冲秦沐雨点了点头,俯身碰了碰啾啾的鼻子,轻道:“爸爸一会几就回来陪你。

    说罢,起身随瑾墨朝外走去。

    “准备好了?”天烈影一边疾走一边问道。

    “嗯。”瑾墨应道:“您看了会满意的。”

    少顷,两人抵达花天阁内的训练场。

    只见一个消瘦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竟是雷煞!

    “烈影哥。”

    此时的雷煞,宛若变了个人,瘦了一大半不说,神情还很是憔悴。

    “这.......”天烈影不可置信道:“怎么做到的?”

    他朝一旁的瑾墨投去欣赏和惊讶的目光。

    再看雷煞,亦带了些不忍。

    好端端一个喜欢耍小聪明的壮汉,当下被“折磨”成这个样子,势必下了一番苦功夫。

    “你.......感觉还好?”他试探问道。

    “好!”

    雷煞果断答道,还拍了拍自己的胸膛,更是和他枯瘠的样貌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样子真有些滑稽。

    天烈影皱皱眉对瑾墨道:“不过才半个月,你到底怎么训练雷煞的?”

    “怎么?”瑾墨得意道:“你还怕我虐待他不成?”

    “不是我怕你虐待,他现在这个样子,就是被虐待后的样子。”

    话说出口,几人不约而同忍笑。

    “雷煞你还笑?”天烈影哭笑不得道:“这几日到底是如何训练的?”

    “没什么,就是让墨哥又将我关入监狱中几天,再加上不吃不喝,这不就.......俘虏不就该有俘虏的样子吗?”

    他挠挠头憨道:“否则我出了这花天阁的大门,恐怕就要被当做叛徒灭口吧?”

    没有什么比保命更重要--雷煞的人生格言。

    “倘若回到黑鬼城,那些人发现端倪,威胁你的生命逼你说出跟花天阁有关的事,你会如何选择?”天烈影不紧不慢问道。

    雷煞却好像早就有所预料般,嘿嘿一乐,对瑾墨道:“墨哥,我说什么来着?我就知道烈影哥放不下心。”

    说着,他朝前一步,一改往日投机取巧的神情,郑重道:“我不会供出和花天阁有关的任何一件事的。”

    果断异常,似乎不必思考。

    天烈影默默看了他数秒,亦毫无质疑,点头道:“好,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反倒轮到雷煞惊讶。

    “烈影哥你就这么相信我?”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当日我决定派你回黑鬼城,就代表着对你的信任,当下也说明了我确实没看走眼,雷煞,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家,你就是我的兄弟。”

    一番话下来,雷煞竟红了眼眶!

    黑鬼城精兵在外可震慑敌人,可活在里面的,才冷暖自知。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