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思路客 > 龙婿奶爸归来 > 第90章 教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siluke.cc/最快更新!无广告!

    可那笑意中摆明了藏着无尽的得意。

    仿佛此刻的她就是一个胜者!

    幻影,哪是寻常人开得起的?天烈影在花天阁再得势,薪水也绝不足以支撑他开这种豪车!

    天烈影自是一眼就看明白了她的心思,也不辩驳,只是轻笑道:“当然可以,那就有劳......”

    说着,他一顿,改口。

    “还没请问怎么称呼?我总不好跟着你们一起叫‘思狂'吧?”

    “有什么不行的,以后你们就是连襟。”秦母已是喜笑颜开。

    “他姓罗,你喊他小罗也可。”

    两个分明知晓对方底细的人,现下却装着从未见过。

    天烈影感觉此刻的自己就是在跟罗思狂拼演技,谁先沉不住气,谁就是落败的那一个。

    可他心底,根本无心恋战!

    想必是罗思狂坐不住了。

    “好,那就辛苦小罗了。”

    天烈影拿起手边一杯茶,自在抿了一口。

    大人们心思各异,算盘打得吧嗒响,却无人留意到坐在秦盛林怀中的啾啾,一双灵巧的大眼睛正朝这边看来。

    她黑溜溜的眼珠一转,兀自低头笑了笑。

    再仰头,又是一脸天真,将方才秦父送他的玩具伸到了自己外公眼前,甜甜道:“外公,啾啾好喜欢这个玩具哦!”

    “喜欢就好!以后外公送你更多的玩具!好不好?”

    “好!谢谢外公!”

    “啾啾,外公喂你吃块小蛋糕,这是你思狂叔叔方才刚烤的。”

    说着,他伸手在眼前一盘精致的糕点中拿起一块,看上去确实高档可口。

    “好。”啾啾小嘴一张,将秦盛林递过来的一小块糕点全部吞进了嘴巴里。

    “好吃吗?”桌对面的罗思狂竟主动问道!

    “好吃!”

    啾啾亦回应得纯真可爱。

    “啾啾,你喜欢吃,以后可以让思狂叔叔经常做给你吃。”

    秦沐雪亦在旁边开了口,更是得意了几分。

    啾啾笑眼弯弯,似乎很开心,紧跟着就自己动手又拿了一块放进了嘴巴里。

    转眼,仆人将醒好拿上了桌,正要倒入杯中,忽听啾啾痛苦喊道:“外公,啾啾肚子好疼哦......”

    欢声笑语戛然而止。

    所有人都朝啾啾看去!

    “啾啾你怎么了?”天烈影最是紧张。

    前两日啾啾刚食物中毒,这件事甚至没敢告诉秦父秦母,倘若当下再发生类似的事,他担心啾啾这么小的孩子根本经不起二次洗胃的痛苦!

    “啾啾!”秦沐雨亦担忧地跑了来,失措问道:“烈影,要不要用牛奶催吐?”

    夫妻二人一副“流程熟悉”的模样,一旁的秦盛林既焦虑又疑惑。

    “你们是不是有什么瞒着我这个老头子?”

    “没有!”天烈影和秦沐雨不约而同道。

    天烈影当即将啾啾抱入怀中,正准备仔细观察,忽然看到原本眯着眼睛的啾啾冲他眨了一下眼睛,不仅如此,还偷偷笑了一下,随即那张小脸儿又恢复了方才痛苦的模样。

    有一说一,小家伙演技还是了得。

    天烈影哭笑不得。

    他轻轻皱了皱眉,对秦沐雨道:“可能是吃坏肚子了,没什么大问题,不如我们先带啾啾回花天阁吧。”

    “吃坏肚子?”秦沐雨疑道:“你确信吗?”

    “应是如此,她只是肚子痛,没有其他危险迹象,不出意外是肠胃的问题,小孩子很容易肠胃不适的。”

    一番话下来,秦沐雨看天烈影不甚紧张的模样,也放下些心来,点点头道:“好,那我们今日先回。”

    她转身对秦父秦母急忙道:“爸,妈,今天实在是不方便,不能陪二老好好用餐,过两日周末,我们再带着啾啾来玩儿。”

    “没事。”秦盛林忙道:“孩子身体最重要。”

    然后又对天烈影道:“别掉以轻心,回到花天阁好好查查,花天阁里不是有很厉害的医生吗?让他们给啾啾看看。”

    一番嘱咐,令秦沐雨满是疑惑。

    “爸,烈影只不过是在花天阁内工作,他怎么能随随便便请医生来?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啾啾的。”

    “呃......”一时之间秦父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好尴尬笑笑又道:“那就好,那就好,周末一定要带啾味再来。”

    “好。”

    几人瞬间做了决定,餐桌对面的罗思狂和秦沐雪却有些不知所措。

    自啾坐上餐桌,她什么都没吃,只吃了几块罗思狂亲手烤的糕点。

    小孩子喊腹痛,大人就算是不相信,也没理由说出口。

    更何况这是在秦家,啾啾是秦盛林最疼爱的外孙女!

    一切摆明了将矛头直指罗思狂,却又无人挑明。

    当下的他,只能按兵不动。

    转眼,天烈影抱着啾啾和秦沐雨来到了院内,将母女二人送上车后,还不忘转身道:“小罗,今天就没机会搭乘你的幻影了,不过来日方长,你和沐雪和睦相处,以后机会多的是。”

    他又对秦父秦母点头致意,才上车离开。

    天烈影一家三口驱车离开,秦家内的气氛却很是尴尬。

    “啾啾也没吃什么啊,只吃了那几块糕点.......”

    秦父自顾自嘟囔着,开口问道:“思狂,那糕点可以给孩子吃吗?孩子肠胃弱,会不会不好消化啊?”

    他终于将疑问说出口。

    此刻罗思狂的脸,已是铁青中透着惨白。

    他一向心高气傲,做事游刃有余,怎受得了被人如此误会?

    “伯父,糕点没问题。”他开口道:“您不如问问自己的外孙女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话音落下,秦母抢道:“你这年轻人,怎么这样讲话?沐雪说你家世优越人也优秀,今天辛辛苦苦做了一桌子菜,我们秦家确实应该感谢你,可你怎么能怀疑一个小孩子呢?”

    一旁的秦沐雪亦急道:“思狂,这种话怎么能随便说?”

    蓦地成为众矢之的,罗思狂亦不再开口,只低声道:“我累了,沐雪,我先回。”

    说完,竟自顾自朝门外走去.....

    而此刻天烈影的车内,啾啾终于装不下去了。

    她在秦沐雨怀中摆弄着方才的玩具,表情平静甚至带了点儿喜悦,没有半分生病了的模样。

    “啾啾?”秦沐雨疑道:“你不是......肚子疼吗?”

    “啊?”啾啾扬起小脸儿道:“不疼啦。”

    “不疼了?”

    “嗯,刚才也不疼。”

    “你.......装病?”

    秦沐雨气道:“啾啾,撒谎可是不对的!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因为我不喜欢那个坏叔叔。”

    “坏叔叔?”秦沐雨意识到她指的是罗思狂:“为什么?那位叔叔辛辛苦苦做了一大桌子的菜,你不喜欢吃可以不吃,为什么要骗大家因为吃了他做的蛋糕而腹痛呢?”

    “因为你们讲话的时候,我发现他看爸爸的眼神了。”

    “眼神?”

    “对啊,有一瞬间,他看爸爸的眼神很可怕,一看就是不喜欢爸爸的样子,可很快,他就将眼神收回去了,所以我才讨厌他。”

    原来小小的啾啾当时一声不吭,却是在察言观色。

    驾驶位上的天烈影默默听着,会心一笑。

    即便没有啾啾的发现,他也知道罗思狂不怀好意。

    可当下,他更是发现了自己这可爱的女儿有多机灵,虎父无犬女,概是如此。

    “啾啾。”

    秦沐雨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如果那位叔叔真得不喜欢爸爸,你可以私下告诉我们,以后可不许再撒谎了。”

    “前两日你才出了那场意外,妈妈很担心,不愿再看到你承受痛苦,还有你的外公外婆,也会睡不着觉的,明白了吗?”

    说着,温柔地抚摸了她的小脑瓜。

    啾啾闪着大眼睛点头道:“啾啾知错了,回到家啾啾就给外公打电话报平安,就说只是想拉臭粑粑了,好不好?”

    秦沐雨“噗嗤”一声笑出了声,道:“好,那就这么说定了。”

    天烈影从后视镜看着温馨的母女二人,止不住嘴角上扬。

    劳斯莱斯幻影?呵,他天烈影从不稀罕这种可以用钱买到的东西。

    于他而言,这世上没有什么比秦沐雨和啾啾更重要了。

    夜晚。

    天烈影等秦沐雨和啾啾安睡之后,起身朝花天阁主宴会楼走去。

    他直接来到了窗外的平台上。

    已有一个人在等他。

    “君王,接下来怎么做?”瑾墨低声问道。

    瑾墨身旁放置着一个小小的茶案。

    不同于送走苗连山前一夜时摆的小酒桌,这茶案,多了几分宁静的意思。

    平台之上,月光映着海面,波光粼粼,和着涛声,好不惬意。

    “你猜,盗走《花天秘籍》是罗思狂的主意,还是罗镖的?”

    天烈影径直坐在了茶案边的圆椅上,一阵海风吹来,咸腥气和着茶的清香,令人更清醒了几分。

    “君王的意思是.......”

    “罗思狂终究只是罗镖的侄子,亲生父子都有可能反目,他同罗镖并非一心,当初咱们一起去青龙会馆教训风月明,我就看出来了。”

    瑾墨也作势回忆道:“确实,当时罗镖看着难惹,可那罗思狂更像是伏在暗处的一条蛇,且是毒蛇。”

    “哦?怎么说?”

    “罗镖煞气外露,又是会馆主事人,可那会馆,明明就是吃人的地方,否则这么多年来,怎么可能在这东洲屹立不倒?”

    “这样一个地界儿,没人暗中运筹帷幄,恐怕早就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了,罗镖看起来,并不具有这般心性。”

    东洲城西势力错综复杂,众所周知。

    “你的意思是罗镖没这能力?”天烈影笑道

    “若我这次没看错的话,更何况那之后我托人稍稍打听了一下,不少私下的买卖,可都是罗思狂做的,他当下只是没有明面上的大权罢了,叔叔防着亲侄子,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罗镖不放权,罗思狂会如何?”

    “自然是更加肆无忌惮地挖自家老巢,并不放弃在外寻找帮手的机会,恐怕时机一到,就要夺权了。”

    “我们的《花天秘籍》就是他的杀手锏?”

    “正是。”

    “呵。”天烈影抿了一口茶道:“果真是年轻气盛,一身都是挡不住的傲气,那不如就让他这叔叔亲手教训教训自家侄子吧。”

    “好戏要开场,我真想亲眼看看。”

    “你放心,凑热闹的事,我自会通知你,还有,竹兄的身份可确认了?”

    “千真万确,果然人不可貌相,若他能归顺于我花天阁,我花天阁便是如虎添翼。”

    “这种事还是不要奢望了,我有你们这些好兄弟就够了,林园待他不错,我不想令他为难。”

    天烈影起身朝屋内走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